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呼延广
    “讲道理?”云零一脸疑惑,没有拳头,拿什么刚跟人家讲道理?

    “我和你爹娘来菩提城虽然一年不到,但是对于各方势力还算是了解!整个菩提城,最为强大的莫过于菩提学院,其次就是城主罗家。

    然后是四大城区的各大家族或帮派,而这些三流势力,最强的人也不过是玄化境,而且数量一般在三到五个,所以只要有心儿丫头在,我想讲道理是可以的。”白酒淡淡道,说话间目光转向心儿,现在他们最大的底牌,莫过于心儿。

    “然后呢?”云零摊了摊手,就算有心儿在何家不敢随便动手,但是你要怎么讲道理?你讲了人家会听?

    “呵呵!顺水推舟呗。”白酒轻轻一笑。

    听到他这话,云零也是猜测到他想干什么了。

    于是三人休息了一晚,打算明天去何家一趟。当然,所谓的休息,不过是心儿一个人躺床上舒舒服服的,云零和白酒要么睡地板要么趴桌子上。

    ……

    第二天,诸葛昱继续铸剑,而他们三人,则是一番商议之后,赶往菩提城的西城,来到那赫赫有名的何家。

    大家族就是大家族,光是那豪华的府邸就是让得云零一阵赞叹。

    白酒上去给门卫说了一声,于是门卫就是进去通报去了,不一会儿,带着一名穿着较为华丽的男子出来,看样子应该是管家。

    “诸葛剑炉的人?”

    那男子一出来就是随意瞥了一眼白酒,因为白酒是打着诸葛昱的名头来的,所以他当然是有些瞧不起。

    “不,我们只是来替诸葛大师讨个说法,并非剑炉的人。”白酒一笑道。

    “说法?你们要什么说法告诉我,我是何家的管家,没必要去麻烦我们家主。”那男子不屑一笑,他既不把诸葛剑炉放在眼里,也不把白酒放在眼里。

    “呵呵!你个区区管家,还没资格和我交谈。”

    不料白酒却是轻轻一笑,然后说出了一句让得这管家脸色瞬间冰冷下去的话。

    “你说什么?”管家直接是握紧了拳头,就诸葛剑炉来的能有什么人?说话竟然敢这么狂妄?

    “我是什么人,你一样没资格知道!你只需要知道,如果今天因为你的自以为是耽误了我们公主的大事,你们何家就有可能在菩提城消失,而你……有可能在这世上消失。”白酒脸色不变,淡淡说道。

    这话,又是让得那管家脸色变了几分!不过他毕竟不是什么莽撞之人,目光淡淡的看朝了白酒身后那身穿紫衣,肩上立着一只小松鼠的小女孩。

    “公主?他们莫非是某个帝国来的人?”心里暗暗思索了一下,他放下的白酒是说假话的这种想法。

    毕竟在菩提城,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他们何家,如果真有人敢说出这种话来,那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傻子,要么真的很牛逼。

    “最好赶紧让你们家主出来迎接。”白酒又补了一句。

    既然是虚张声势,那当然得装像一点,所以他一来就直接不客气。

    “我们家主正在家中与呼延广大师商议事情,如果你们实在是想见,那就自己去见吧。”随即那管家忍了忍心里的不满,冷着脸说道。如果真是某个帝国来人的话,他最好就低下头,否则真的会性命不保。

    “呵呵!那就麻烦管家带路了。”白酒淡淡一笑拱手道。

    管家轻哼一声,挥了挥手手,在前面带路,云零三人紧随其后。

    穿过大门,走过华丽的大院,终于来到何家的大堂。

    “我就送到这里了,请吧!”在外面,管家伸了伸手,瞟着白酒说道。

    “多谢!”

    对于他任何表情,白酒当然是都不放在眼里的,说了一声之后,就带着云零二人朝大门走过去。

    管家狠狠的甩了白酒三人一眼,然后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

    三人走到门口,突然听见里面的人在谈话,于是白酒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先停下,然后侧耳听去。

    “百天后城主罗家主持的菩提城第一锻造师之赛,我何家倾力支持呼延大师,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透过门缝,只见大厅你坐着四道人影,首位上的是一名身形魁梧的中年男子,他正冲着另外三人说道。

    另外三人,其中两人看上去四五十岁,都是气势雄厚,明显不是普通人!而另外一人,则是一名五六十岁的干瘦老头。

    “既然何家主都支持呼延广大师,那我们西城三大家族自然得站在一起。”其中一名中年男子朝着首位上的何家家主说道:“只不过我听说元虚那家伙收了城主家千金做了徒弟,最近罗溪大小姐正在满菩提城的替他师父搜寻锻造材料,有了罗溪大小姐的资助,只怕要比过那元虚,不容易啊。”

    “呵呵!二位尽管放心,只要你们站在我这里,当年的诸葛昱我且不放在眼里,更何况他元虚?”那老者开口了,他冲着那两名男子说道。

    “那大师你且说说,我们需要如何帮你?”那两名男子问道。

    “呵呵!也不需要什么,只要林家主拿出林家的寒如意,田家主拿出田家的冰参便是。”呼延广老脸一笑,淡淡说道。

    他这话,却是让得林家主和田家家主脸色变了下去。因为这两样东西,都是他们家祖传下来的宝物,怎么能随便交给呼延广?

    “当然,只要二位家主肯拿出你们的传家之宝,我呼延广可向你们承诺,以后我呼延家的锻造市场收益,二位家主各占一层。”呼延广当然是看出了他们的不舍得,于是接着说道。

    “二位不妨想一想,只要呼延广大师拿下这菩提城第一锻造大师的称号,那呼延家的锻造市场将会垄断整个菩提城,百分之十的利益,那可不容小觑。”何家家主明显已经彻底站在了呼延广这边,冲着林家家主和田家家主怂恿道。

    “第一锻造大师之争?”

    他们的谈话,被门外的云零三人听在耳中。

    大厅里,林家和田家家主开始迟疑起来,虽然拿出传家宝这是非常大的代价,但是就整个菩提城锻造市场的十分之一收益来看,那也是值得的。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就欲答应。就在这时,门口突然走进来三道人影。

    “呵呵!何家主好大的派头,我们公主想见,居然还得亲自上门!”

    进来的自然就是云零三人了,白酒上去就是从容不迫的说道。云零只装作随从,跟在后面。

    突然有人未经允许就闯进来,何家主脸色大变,不过随即他就是收了起来,因为来人这番狂妄,而且还说出了这种话。

    “三位是什么人?”何家主缓缓问道,说话间目光落在心儿身上,当即就是不由得大吃一惊。

    因为他发现,这个看上去不过十岁的小女孩,居然和他们一样,是玄化境的实力?

    有些不太相信的眨了眨眼,他脸色发生了巨大变化,刚才那带着酒葫芦的家伙提到了公主,莫非就是这小女孩?

    看着他那表情,白酒和云零都是心里一笑!之前就和心儿说好了,到了这里之后就别隐藏实力,直接让对方看到。

    “我们,正是昨日阻止了你何家抢夺诸葛剑炉的人。”白酒直接说道。

    听到他这话,何家家主与呼延广都是脸色一变,这才回想起来之前回报有人保护了诸葛昱,而且带头的就是一个玄化境的小女孩。

    “三位先请坐,这番来我何家,不知有何要事?”何家主毕竟是有眼光的人,一个十岁的玄化境公主,天知道她背后是什么强大的帝国,所以他最好对人家客气点。

    整个北夏大陆,有许多个国家,其中最为强大的就是北夏帝国!但是好像北夏帝国也培养不出来这种天才吧?这个公主是来自什么地方?

    见何家主这么礼貌,白酒三人都是一笑!兵者自虑,越是有本事的人越知道凡事不可莽撞,所以白酒这装腔作势的方法在何家主这里,反而比在那些下人身上使更有作用。

    三人毫不客气的坐下,云零依然没有说话,能在这些人面前装腔作势而不被看出来的只有白酒了,所以任何话都让白酒来说。

    “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位应该就是呼延广大师了吧。”白酒目光落在呼延广身上,故意问道。

    “正是老朽。”

    呼延广笑着回答道,来人背景不明,所以他当然也是得礼貌相待。

    “呵呵,那我们来的正是时候!”白酒淡淡一笑,然后说道:“此番来何家,主要是跟何家主以及呼延广大师说一句,我们公主心善,见诸葛大师一把年纪,不想看到他再受人欺凌与陷害。所以还请二位以后……不要再任何方面为难诸葛大师。”

    白酒直接挑明了说,既然是以高贵的某帝国公主的身份来的,那自然就不要太过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他这话,让得何家主和呼延广都是脸色微变,这公主一时心好就要保护一个老人?

    另外两位家主自然不太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安静看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