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锻造
    伴随着一股劲风,那人转眼接近云零!由于他是突然出手,所以罗溪都还来不及反应他就来到云零身后,一把扣住云零身上五百斤重的烟铁矿往下扯。

    云零本就是有压力在身,加上此人力气又大,所以一个不慎就是被他把五百斤烟铁矿扯下去,狠狠砸在地上。

    见对方竟然出手,勉强稳住身形,云零眉头微皱,一把握住手中烟骨龙枪,转身一枪刺出去,那人面无表情,以他的实力当然是无惧云零的攻击,直接是迅速躲开半步,手掌朝着云零脖子扣过来。

    云零身后,心儿小脸微变,紫气在掌间运转。

    “罗必!退下。”

    就在心儿正打算出手时,罗溪的声音响起,那叫罗必的人这才停了下来,此时他的手掌距离云零脖子不过几寸距离。

    “大小姐,他……”

    “叫你退下!”

    罗必正要说话,不过却是被罗溪厉喝一声,他这才不甘的收回手,退到了罗溪身后。

    罗必退下后,罗溪连忙抱拳道歉:“实在是不好意思,他行事比较莽撞,还请……”

    “不必多说,这烟铁矿我不会卖!”

    由于对方不礼貌的出手,云零也懒得和她们废话,弯腰扛起烟铁矿后,就转身离开了,心儿也是朝着刚才出手那人投去一个敌意的眼神。

    “云零,你又不是锻造师,就把这烟铁矿让给我会怎么样嘛!”

    就在云零三人刚走到门口时,后面突然传来罗溪变了个样的声音。

    “你认识我?”云零忍不住又停下脚步回过头来,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因为罗必突然出手,让他的脸露了出来。

    “菩提学院有几个不认识你的?”罗溪一笑说道。

    听到她这话,云零明白过来,看来她也是菩提学院的人。

    因为北夏璃的原因,所以整个菩提学院,知道他云零的人是非常多的,导师中也有不少人认识他。

    “呵呵!”苦笑一声,云零拉起围脖遮住脸。

    “最近学院里传闻你和北夏璃回北夏帝国做驸马爷去了,没想到你居然在这儿。”罗溪走到云零面前,笑盈盈的说道。说话间她心里有些好奇,云零明明是凝气五丹的实力,为什么好多人都说云零是个废物?

    “她回北夏帝国了?”

    提到北夏璃,云零心中就忍不住泛起深沉的杀意。不过他随即就是收了收表情,问道。

    “怎么?你会不知道?”罗溪一脸好奇,云零和北夏璃这种关系,两人之间应该是无所不知的吧?

    “我和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云零狠狠说了一句,现在对于北夏璃,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了她为父母报仇。

    “你们怎么啦?”罗溪两只眼睛中涌出一阵好奇。

    “没事!”云零当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身上发生的事!随即回到话题上:“罗溪小姐,我的确不是锻造师,但是我一个朋友需要这些材料,所以抱歉了。”

    “好吧好吧!既然你死都不肯给我那就算了。”见云零还是不给,罗溪只有无力的点了点头。

    “告辞了!”

    说了一声,云零耸了耸背上的烟铁矿,便是离开了这里。

    “真是的,城主家的面子都不给!”看着云零三人离去的背影,罗溪嘟了嘟嘴,随即走进店铺与老板算价钱。

    云零三人又去买了五沙石与淬灵液,然后便是朝着诸葛剑炉回去了。

    由于刚才罗溪提到北夏璃,云零一路上都是闷闷不乐的。她既然回了北夏帝国,那自己上哪儿去找她报仇去?杀到北夏帝国?

    北夏帝国位于被夏大陆的北境,自己要怎么去找?重要的是,北夏帝国是整个被夏大陆最为庞大的势力之一,底蕴雄厚,深不可测!要是北夏璃真的一直在北夏帝国不出来,自己要何时才能报仇?

    “零儿,不要想太多!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走。”见云零一脸郁闷,白酒在一旁淡淡道。

    “白叔,你觉得实力优秀到全院第五的这种地步,北夏璃会去总院么?”云零思索着问道。

    “想要去菩提学院的总部,可没这么简单!北夏璃天赋突出,所以她有可能去,但是她身份贵重,所以也有可能不去。”白酒分析道。

    “什么意思?”云零不太明白。

    “在分院的选拔只是第一步!想要进入那主界赫赫有名的大学府,还得经过一个死亡的考验,所以她有可能不会去冒险。”白酒淡淡说道,对于菩提学院,他还是有些了解的。

    “死亡考验?”云零还是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以后你就会明白!菩提总院的选拔……是残酷的。”

    白酒并没有打算现在就告诉云零是什么。只是给云零留了个悬念。

    说话间,三人就是回到了诸葛剑炉。白酒和心儿留在外面,云零一个人扛着烟铁矿走进去。

    “大师!由于五沙石和淬灵液比较稀有,白叔他们正在寻找采集中,所以我先把这烟铁矿给你带了回来。”扛着烟铁矿走进剑炉,云零将其放在剑炉旁边,然后说道。

    “你们……果真找到了这材料!”

    见云零回来,诸葛昱连忙上去迎接,看着云零带来的这些烟铁矿,他忍不住有些激动。

    “不瞒大师,我白叔是久居山林之人,所以对于何地有何种材料他都非常清楚。”云零一笑说道,这话当然是白酒叫他说的了。

    “这……好,好啊!感谢你们出手相助,我这就开始铸形。”诸葛昱老脸上一阵激动,连忙上去启动剑炉。

    剑,铸形只是第一步,淬炼是第二步,淬灵则是第三步。所以可以先把剑打造出来再淬炼。

    “大师放心铸剑,我这就去取五沙石与淬灵液。”

    见诸葛昱那激动的模样,云零也是一笑,说了一声后便是走出了剑炉。

    “给!”

    走出剑炉,白酒就将手里提着的一袋五彩晶莹的沙子扔给云零。

    云零连忙接住,虽然只是一小袋,但却是重得出奇。足足六十斤。

    为了真实一点,白酒才整的这一出,先让云零带着烟铁矿进去。然后再把五沙石与淬灵液晚点拿出来,表示他们是真的去采集。

    三人在外面溜达闲逛了一整个下午,日落西山时才带着淬灵液和五沙石回去。

    云零提着五沙石,心儿抱着十支小玉瓶走进剑炉。来到剑炉旁,三人却是不由得大吃一惊。

    只见热气蒸腾的剑炉旁边沙子堆里,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排排宝剑,大约五六十把!

    这让得云零三人都是疑惑了,那诸葛昱一个老头子怎么会这么快?

    咻咻咻咻咻……

    就在三人惊讶之时,突然剑炉炉口,一道道剑影飞出,整齐的插在沙子堆中。

    又是多了十把剑,云零三人忍不住好奇,连忙靠近剑炉炉口一探究竟。

    只见炉口下方,诸葛昱身形泡在岩浆中,在他面前火红的岩浆里,流淌着一滩金属矿液,这些液体金属在他的操控之下,缓缓汇聚,十把剑的雏形慢慢生成。

    岩浆滚滚,矿液蠕动,诸葛昱立于岩浆之中,静静操控着一切,这样一幕,看上去颇为壮观。

    “原来这就是锻造师啊!”

    云零忍不住赞叹,这诸葛昱的手法,果然是大师风范。

    “你以为锻造师是打铁啊?”白酒在一旁说道。

    “你也是第一次见吧?”云零白了他一眼,自己明明也很新奇,还装出一副老练的样子。

    “呃……”白酒干笑一声:“毕竟我们是修炼者嘛,对于锻造师方面的当然不怎么了解。”

    “难怪他没有魂源也能锻造出灵阶武器。”这是一旁的心儿突然说道。

    “心儿看出什么来了?”云零二人都是好奇。

    “这下面是地底岩浆,灵气旺盛,所以他可以利用这里的灵气。”心儿点了点头,当初她就是在这下面凝聚肉身的,也是在这下面遇到云零这混蛋吸了她晶魄的。

    云零这才反应过来,心儿当初就是在这下面,所以比较了解。

    “那你当初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白酒目光落在心儿小脸上,趁机问道。

    “你管我!”不过心儿明显看出了白酒的目的,刮了他一眼之后没有回答。

    诸葛昱在下方铸剑,云零三人在外面好奇看着。又是半个时辰过去,剑炉炉口中,再次飞出十把剑之后,诸葛昱这才顺着锁链爬了上来。

    出来后他才知道云零三人回来了,看着云零三人带回来的五沙石与淬灵液,他老脸阵阵激动:“此番大恩,老朽感激不尽!”

    “大师当初救我性命,相比之下,伸这援助之手不足挂齿!”云零抱拳说道。

    诸葛昱连忙招待云零三人饭菜,之后又腾出一间房给他们。

    只要有了材料,不出三天他就可以锻造出剑来,然后在话几天时间淬炼淬灵,十日之后定能交货。

    深夜,诸葛昱累了一个下午,毕竟是上了年龄,有些疲倦便是带着他孙子睡去了。

    房间里,心儿盘腿而坐,阵阵紫气缠绕在她周身。别人需要修炼,她也需要修炼,或者说回复。所以到了一定的程度,她也得静下心来恢复身体。

    云零二人在旁边静静看着,没有发出任何多余的声音打扰她。

    “嗯?”

    突然院子外发出一些动静,云零和白酒眉头微皱,朝着房间外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