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诸葛剑炉
    那老人和小男孩都是吃了一惊,没想到居然会有人帮他们。

    “抱歉了,我不懂怎么滚!”云零一挺长枪,完全没有退意,虽然他也知道自己不是面前这些家伙对手。但是自己有后台啊,所以不怕。

    “哼!那就只有教教你了!”

    见云零不让开,十几人握着大刀就是冲上来。

    哗!

    就在这时,他们身后一道娇小的身影冲上来挡在云零面前,身上一阵紫气翻涌,那般强大的气息威压就是让得他们谁也无法再上前一步。

    “玄气?”

    他们中有人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这威压的强大程度。

    凝气境、融气境、化境用的都是灵气,而超过了化境之后,灵气化玄,就可以使用玄气。也就是玄化境的实力方可开始使用玄气!

    玄化境,这样的境界,绝对足以在菩提城立于上流,是哪里来的牛人?所有人目光看过去。

    但是,当他们目光落在那看上去不过十岁、小肩上站着一只烟毛松鼠的小女孩时,顿时都是惊得下巴差点儿掉地上!

    什么情况?刚才出手的是这个小女孩?

    吃惊的不仅他们,周围那些看戏的都是一脸惊讶,有些不敢相信!一个小女孩居然可以用气息威压就让个十几个融气境的成年人无法靠近?

    “你们是什么人!”

    忍住惊讶,那十几人中带头的一个硬气脖子上去问道。不管怎么样,他们此行目的还没有达到,所以不能就这样放手。

    “嘁!”

    看着这十几个人,心儿只是不屑的瞟了他们一眼,话都懒得回。

    “你……”

    被心儿无视,那人眉头一皱,要不是考虑到这丫头玄化境的实力的话,他只怕已经出手了。

    “这诸葛老儿欠我们何家三百把剑,如今没有按时交货,我们只是来讨个赔偿,所以还请二位不要管我们何家的事!”收了收心里的火气,那人淡淡说道,直接是报出了自己家门。

    “何家?西城三大霸主家族何家?”

    当听到他这话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吃了一惊,这诸葛剑炉惹到了何家,只怕这事没这么好解决了。

    菩提城比较广阔,因此被分成了东南西北四个城区,每个城区都有大小势力无数,而何家就是西城三大顶尖势力之一。

    “嘁!”

    别人知道何家,心儿可不知道,而且就算是知道了她也不会放在眼里!于是她又是朝着这些何家的人甩了一个不屑的眼神。

    “你……”

    见她还是这样,那十几人顿时气得有些磨牙,紧握手里的刀,就要出手的样子。

    “你们走!再给我十天的时间,十天之后如果交不出货物,这剑炉我自愿让给你们何家!”就在这十几人打算硬着头皮上的时候,那老人开口了,语气中满是无力。

    他并不想因为自己而让别人受到牵连。

    “十天,你不是说材料被盗么?再给你一个月也是无用吧?”何家人冷笑道。

    “我诸葛昱说话算话,倘若交不出来,剑炉我自愿让人。”老人接着说道。

    看了看心儿和云零,又见诸葛昱都用剑炉来承诺了,一时间何家这几人也没有什么办法。

    “好!十天之后我们来取货,到时候你如果交不出来,我何家可就不管有什么人给你撑腰也要收了这剑炉。”

    既然没有选择,那就只有暂时听诸葛昱的了,狠狠的看了一眼云零和心儿,他们这才转身离开了去。

    随着何家人的离去,这里围观的人也是一一散了。只是心里都是摇头,这诸葛昱一把年纪了,剑炉就他们爷孙俩,还怎么在十天的时间里锻造出三百把剑来?恐怕十天后,这诸葛家最后一个剑炉也要消失咯。

    “多谢你们出手相助,不嫌弃的话还请到屋中一坐。”

    见他们离去,诸葛昱牵着小男孩上来朝着云零二人道谢。不管怎么说,人家还是帮了他们。

    “该说谢的是我,谢谢你们上次救我一命!”云零拉下脸上的围脖,朝着诸葛昱笑道。

    “是你?”

    当诸葛昱和小男孩看到云零那张脸时都是一惊。

    “你果真活着?”诸葛昱忍不住惊讶,因为当天他回来时看到的是挂在剑炉上的锁链断了!因此认为他孙子说的是为了避免挨训的假话。现在看到云零他才相信他孙子没有说谎,同时也欣喜自己孙子没有害人性命。

    诸葛昱赶紧将云零二人引入屋中,白酒这时也是跟了上来,这让得云零和心儿都是白了他一眼,刚才的时候他居然不出面?

    这家打铁铺子还算大,一个院子,一间铸剑炉,一间客厅以及两间材料储存室。

    不过就这么大个院子,却是空荡荡的只有诸葛昱爷孙俩。

    “刚才那些何家的人,是什么来头,为何要这般对你们?”

    客厅里,云零忍不住问起来。怎么可以这么对老人和孩子?还有,周围那些冷眼旁观的人是什么意思?居然看得下去?

    “唉!这也怪我无用,没能按期交付他们货物。”

    诸葛昱叹了一口气,然后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原来,一个多月前他接到了何家一单生意,锻造三百柄剑,何家已经把材料运来了。可惜就在不久前,材料不知被什么人从他铺子里盗走,他就只能交出之前锻造好的八十多把剑!何家人不答应,所以就来强行收剑炉以作赔偿。

    “这么说,你是一名锻造师了?”白酒目光看着诸葛昱,从一开始他就看的出来这诸葛昱不是普通人。

    “是啊,爷爷以前可是菩提城最厉害的锻造师呢。”

    不待诸葛昱说话,小男孩就先开口了。

    他这话让得云零和白酒都是一惊!锻造师,就是专门锻造兵器等物品的一种职业,如果说是菩提城最厉害的锻造师的话,那应该是非常厉害的人了?怎么连何家那些融气境的人都应付不来?

    “老爷爷好厉害,可不可以告诉我们你以前的故事呢。”

    云零和白酒正想开口询问诸葛昱身上是不是发生过什么,心儿就率先脱口而出了。对于故事什么的,她好像很有兴趣。

    “呵呵!也不是什么故事,一断不堪回首的往事罢了。”

    诸葛昱捋了捋胡子,老脸上涌出一抹苦笑,然后也不拒绝,说起了自己的往事。

    以前,在菩提城,有着两大锻造世家,诸葛家就是其中之一,诸葛昱的一手铸剑术在菩提城赫赫有名,被人们称为诸葛大师,连他的儿子都成了菩提城较为有名的锻造师,诸葛剑炉几十家分店坐落在菩提城。

    但是就在几年前,他们诸葛剑炉招人陷害。在为城主家锻造的一万把剑中,有人做了手脚,开战之际所有的宝剑都是变得极其脆弱,导致城主家一场大战的失败,伤亡惨重。

    百年功名毁于一旦,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相信诸葛剑炉,诸葛昱的儿子为了去城主府解释也丢掉了性命。几年下来,诸葛剑炉已经慢慢消失在了菩提城,这里剩下的,就是诸葛家最后一个剑炉了。

    “那诸葛大师又是为何落得这般田地?”听完之后,白酒又接着问道。

    既然他以前这么厉害,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是当初陷害我的人所为!”诸葛昱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他不仅让我诸葛家毁于一旦,还废我魂源,导致我无法再锻造出高阶兵器。”

    魂源,是锻造师才有的一种东西,简单来说就是灵魂和锻造之气的聚合体,就相当于修炼者的晶魄一般!一旦魂源被毁,也就意味着锻造师失去了锻造能力。

    “听诸葛大师的口气,你应该知道是何人所为?”白酒看着诸葛昱道。

    “哼!当然知道,就是菩提城另一锻造世家家主,呼延广!”提到这里,诸葛瑾就是忍不住握紧苍老的拳头,咬牙切齿。

    那家伙毁了他诸葛家,害死了他的儿子,最后还废了他的魂源而不杀他,故意让他以这种废物的姿态活下去。

    “那为什么不找他报仇呢?”心儿一脸疑惑,都被害成这样了怎么不去讲道理?

    “呵呵!如今菩提城无人信我诸葛昱,我要如何报仇?”诸葛昱无力一笑,他现在连招个打铁的都没人来,孤立无援的他已经是无能为力,本想一死了之但又考虑到自己还有一个孙子需要照顾。

    “唉!同是天涯沦落人。”白酒长长叹了一口气,那种从英雄沦为狗熊的滋味,他再清楚不过了。

    “那大师这一次要如何在十天之内锻造出三百把剑来交给何家?”云零回到眼前的问题上来。

    “若是有材料,倒是有可能!可惜材料已被人盗走!唉,我打算离开这菩提城,今后不再回来。”诸葛昱摸了摸他孙子的脑袋,这一次,他已走投无路。他们诸葛家这最后一个剑炉,也要不复存在了。

    看着他那苍老的面容,云零突然站起身来:“大师,需要什么样的材料,或许我们可以帮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