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帮
    轰!轰轰!

    随着云零体内爆发出恐怖气浪,云零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发生着极大的变化。

    “好强!”

    感觉到自己每一个细胞、每一寸筋脉都充满了战斗力,云零忍不住赞叹,不愧是神诀,这种提升,让得云零有把握哪怕是凭借凝气五丹的实力,起码也能和凝气七丹甚至八丹的人一战。

    浑身都在沸腾,云零忍不住狂喜了一下,这样一来,自己也是有强大底牌的人了。

    心神收敛,云零打算收起身体,虽然还能提升,不过云零可不想爆体而亡。现在已经够强了。

    但是,就当云零打算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了,身体还是疯狂的爆发着。

    “怎么回事?”云零大惊,怎么停不下来?

    “混蛋!给我停下!”怒吼一声,云零使出浑身解数,但都完全没有办法。

    “该死!不该碰这神诀的。”云开始后悔起来,一开始就不该这么不知天高地厚,这神诀自己果然驾驭不住,妈的只怕要死在自己手上了。

    轰轰轰……

    “他怎么了?”

    房间里,心儿看着身体由于力量疯狂的爆发,皮肤都是发出了阵阵通透红光的云零,忍不住问道。

    “他在使用驭龙神诀!快阻止他!”白酒连忙从一边扛起椅子,二话不说就是朝着云零砸过去。

    嘭!

    然而,椅子砸在云零身上,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就是被此时云零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浪震碎。

    “打晕他!”见没用,白酒连忙朝着心儿吼道。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看着白酒那着急的表情,心儿也没有迟疑,上去用力一掌拍在云零胸膛。

    嘭!

    紫气翻涌,心儿这力道恰到好处,刚好将云零拍昏了过去。

    昏厥在床榻上,云零的身体这才恢复了平静。

    “这小混蛋,凝气五丹就想动驭龙神诀,找死。”见云零停了下来,白酒这才松了一口气。

    “刚才他就是在用驭龙神诀?”心儿小脸饶有兴致的问道。

    “是第一式,不过现在的他还承受不住那种爆发!”白酒点了点头,这驭龙神诀云零他爹以前也用过,后来顾忌到龙族才没有再使用的,所以白酒也稍微有些了解。

    “好像很厉害嘛!”心儿脸上挂着一抹奇怪的笑容。

    “你可别打驭龙神诀的主意,你是不可能修炼的。”看着心儿那表情,白酒连忙说道。

    “我知道啊,有祖龙精血的人才能修炼嘛!”心儿瞥了云零一眼,祖龙精血在云零体内,就是说只有云零可以修炼。

    看着心儿,白酒暂时心里相信了她,希望她对云零真的没有恶意。

    ……

    不知过了多久,一缕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这才将床榻上的少年从昏迷中唤醒。

    “嘶……”

    身体的后痛让得云零忍不住长嘶一声,这才发现已经是清晨。

    回想起自己使用龙极爆停不下来,后来胸口一道闷痛就昏过去了,云零使劲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

    “你爹都叫你别随意使用了你还乱来,白痴啊!”

    见云零醒来,白酒和心儿走过去,心儿肩上的小松鼠也是从心儿肩上跑到云零肩上去。

    “发生了什么?”

    云零自然是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停下来的。于是白酒将心儿打晕他的事说了出来。

    “又被你救了一次,谢了!”

    云零听完朝着心儿投来感谢的眼神!心儿只是不置可否的一笑。

    “你刚才使用的是龙极爆,现在的你,身体还强悍不到可以承受那种爆发的地步,所以以后注意着点,别不知天高地厚。”白酒接着教训道。

    “你怎么会知道?”云零有些好奇,白酒怎么知道他是用的龙极爆。

    “我和你爹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你说我怎么知道?”白酒刮了云零一眼,然后接着说道:“驭龙神诀一共十式,有的是功法,有的是战技,龙极爆就是功法。你爹当年也使用过,不过他都只学到第三式就停了下来,因为害怕被龙族察觉。”

    “十式么。”云零点了点头,他现在只能学到第一式,而且还不能使用,不知道后面的到底是什么样。

    “以后悠着点,无论是驭龙神诀还是烟骨龙枪,都不要随便使用!在北夏大陆还好,没有龙族的人,如果你动静不是太大一般不会被远在几个大陆之外的龙族感应到。要是到了外面你还使用,一旦被发现保证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白酒叮嘱道。

    “烟骨龙枪?”云零拿起床边的烟色长枪,白酒说的是这个?

    “它叫烟骨龙枪?你之前怎么没说?”一个多月了白酒都没说过这枪的名字。

    “你又没问我!”白酒甩了云零一眼。

    “呃……”云零无语,的确是没问过,因为并不怎么在乎。

    “那这烟骨龙枪又是什么来头?”云零接着问道,这枪和驭龙神诀放在一起,应该也不是凡物吧?

    “不知道,总之也是龙族的禁物。”白酒摇了摇头,这一点他和云龙玄都不知道。

    “又是禁物?”云零有些好奇,当初去龙族的是什么人,怎么把人家禁物都给拿出来了。

    “好了,既然你醒了,那就接着干活吧。”白酒甩了甩手里的酒葫芦,伸了个懒腰道。

    云零强行撑起虚弱的身子,一开始被心儿吸了大量鲜血,后来又使用龙极爆差点儿毙命,现在的自己还真的挺虚弱的。

    不过在虚弱也得干活啊,现在云零倒是深深体会到那句话的真谛了——男人嘛,为了生活再累也得挺着。

    当然,他为的不是什么生活,而是磨炼、变强、报仇。

    最好的修炼地的确就是菩提学院,毕竟里面有各种锻炼场所,不过云零不可以随便进入,只有在外面锻炼,而普提城又不是那种混乱的地方,所以想要锻炼自己,就得先找一个势力。

    因为菩提城中,最为混乱的,莫过于那种暗地里的斗争,而且是血腥的争斗!云零就见到过有人为了争地盘而闹得两方人马大打出手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偌大的菩提城,愣是找不到云零三人的归宿,走到哪儿都没人要。

    又或许是人家不缺人, 又或许是不要他们这样的,总之各种理由将他们拒之门外,一个上午忙活下来,还是一无所获。

    三人深深体会到了找工作是多么的辛苦,但是为了不每天都住高额开销的客栈,他们也只有继续努力…

    ……

    “诸葛老儿,我们这生意你既然接了,现在拿不出货物来,你就得赔偿我们的损失。”

    街道一家打铁铺前,十几个人将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和一个小男孩围在中间,语气逼迫道。

    “不是我拿不出货物,实在是材料被人盗走,我也束手无策啊!”那头发花白的老人连忙鞠躬,求饶似的说道。

    “呵呵!锻造不出来就是锻造不出来,你得承认,承认你诸葛剑炉已经无用。”那些人围着老人,语气冷漠:“既然你拿不出货物来,那就用你的这铺子来做赔偿吧,反正留给你也没什么用。”

    “这……这怎么可以,就算我没能按期交货,也根本不至于用我的剑炉来做赔偿啊!”听到他们这话,老人顿时急了,连忙说道。

    “那可由不得你,兄弟们,进去把他的东西搬出来,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了!”带头一人直接挥了挥手手,十几人就朝着铺子里冲了进去。

    “不!你们不可以!”

    老人连忙阻拦。但是凭他怎么可能拦得住几个壮年,那些壮汉直接一把将他推开。

    见自己的爷爷被这样对待,小男孩不知所措,只有哇哇大哭。

    周围有不少人冷眼旁观,却没有谁上去阻止这些人。

    “唉!当年的名震菩提城的诸葛大师,如今竟然会落魄到连一批货都锻造不出来的地步。”

    “这就是欺骗人的报应。”

    不仅没有人拦着,还有人不断的冷嘲热讽。

    吱……

    就在这时,突然后方街道上,一名少年手里拖着烟色长枪冲了上来,枪尖在地面上摩擦着,发出阵阵火花。

    他拖着长枪上来,二话不说就是朝着打铁铺的门口跃去,然后手中长枪朝着那些刚要进门的人用力一挥。

    唰!

    那几人当然不是吃素的,感觉到攻击他们就连忙闪开,然后目光朝着这遮着脸的少年看过去。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想多管闲事?”

    十几人同时抽出大刀,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出手的自然就是云零了,他刚才在远处就注意到了这里,因为那个小男孩他记得,这间打铁铺他也记得!他就是在这里面的剑炉下遇到心儿的。同时也是这爷孙俩当初救了他。

    “闲事?你们欺负老弱,这算是闲事?”云零挡在门口,枪尖指着这十几个人说道。

    “呵呵!欺负?他没有按期交货,对我们造成了损失,我们只是要点赔偿而已!赶紧滚一边儿去。”

    这十几人目光看着云零,在第一眼就看出了云零区区凝气五丹的实力后,他们都是冷笑一声,看来是个不知死活的小子想充当英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