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回菩提城
    烈日当空,照耀在这片广袤的森林上空,使得下方绿叶都是卷起了边角,一片萎靡。

    “唳!”

    突然一声尖叫,一头两米多大的烟色巨雕狼狈扑动翅膀从树枝穿过,然后不要命的朝前逃!

    唰!

    一道人影手持烟色长枪,身形在树梢之间灵活掠动!紧追不放。

    看准一个机会,他运足力量,猛然一跃而出,烟色枪尖寒光涌现,于半空中刺向那烟雕。

    “唳……”

    伴随着一声惨叫,烟色长枪贯穿烟雕身体,一人一雕从半空中砸落下来。

    一脚踩着没了生气的烟雕,伴随着粘稠的鲜血云零一把抽出长枪,随手一挥甩掉上面的血迹,然后抗在肩上。

    “不错不错,凭借凝气四丹猎杀凝气五丹的魔兽!”

    一道娇小的身影从后方灌木丛中跑出了,拍着小手叫好。她小香肩上的松鼠也是一跃跑到云零肩上。

    “不错个屁!”云零却是摇了摇头,由于他体内的祖龙精血,所以这些魔兽完全不敢和他打,明明比他强都是见面就跑。

    “这家伙用飞的你都追得上,说明你还是厉害的嘛!”心儿还是鼓励了一句。

    说话间她走到云零跟前,两只水灵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云零,好像在暗示什么。

    云零苦笑一声,然后伸出手来。只见此时云零手腕上,已经是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牙印。

    心儿嘿嘿一笑,抱着云零手腕,照着那牙印就是咬了下去,然后一阵吸允。

    “嘶……”

    虽然几乎每隔三五天就要给心儿咬上一次,但是这才刚刚要恢复的伤口又是被咬时,还是传来了一些疼痛,让得云零长嘶了一声。

    不过就这点儿疼痛的话,云零还是完全可以忍受的,谁让自己吞了人家晶魄,供人家鲜血也是应该的。心儿吸他的血,他吸心儿晶魄里的力量,这样算是扯平了。

    一个月下来,云零每天都吸收着心儿晶魄里的力量,实力也是达到的凝气四丹!一个月的时间从凝气一丹突破到凝气四丹,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一定会惊得说不出话来!一般人想要上升一丹都得几个月的,而云零却一个月提升了三丹,这种速度已经不是天才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了。

    除了单纯的力量提升以外,云零当然知道战斗技巧也需要提升,所以就每天出来猎杀魔兽。可惜的是,这些魔兽因为忌惮他的祖龙精血,所以基本遇到什么样的都是追着人家杀,所以并没有得到什么太大的锻炼。

    吸得差不多了,心儿这才将小嘴从云零手腕上移开!小粉舌舔了舔唇上血迹,她咂了咂嘴,朝云零投来满意的眼神。

    “奇怪,我怎么吸收不了他的祖龙精血呢?”看着云零,心儿有些好奇,她吸了云零这么多血,但是完全感觉不到自己身上有祖龙精血的反应。莫非只有云零才能用那祖龙精血?

    “怎么?还不够?”看着心儿那小眼神,云零当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好奇问道。

    “够了够了,嘿嘿!”心儿调皮一笑,小小年纪,配上这般天真的笑容,就如同绽放的花朵一般,异常迷人。

    这段时间。由于心儿隔几天就会吸云零的血,所以她的身体也是成长了一些!如果说一个月前她是**岁的话,那现在看上去应该就是十岁。

    看着心儿这诱人的小模样,云零回想起她本来的样子,心里不自觉的有些期待起来,他倒是希望自己每天看到的都是那仙女容颜的少女,而不是这么个娇嫩的小孩子。

    虽然这样也好,可以看到她从幼 女开始一点点发育成长最后破茧成蝶的整个珍贵时光……

    “咳…”自动干咳一声,云零赶紧把自己这龌龊想法压到心底去!

    “看什么?”恰是察觉到云零眼神有点不对劲,心儿眉头微皱,冲着他投来警惕的目光。

    “没……”云零赶紧把目光移开,这丫头太诱人了,哪怕是收敛到十岁都这么容易引人遐想。

    “猎杀魔兽的确不能给你带来太大的作用,所以需要换个方法。”就在这时,一名衣衫褴褛的男子提着一个酒葫芦从后面走上来,一脸醉相的冲着云零说道。

    “怎么做?”云零点了点头,随即问道。这一个月下来,白酒老练经验的指导的确对云零的修炼产生了一些作用,让得云零越来越相信他曾经可能真是个牛人。

    “自己不会想办法啊?”

    然而云零满怀期待的看着白酒时,却是被他一盆冷水盖上来。要是云零什么都靠别人拿主意,那还谈什么成长?

    “我想……回菩提城!”想了想,云零说道!魔兽无法给他带来历练,那就去有人的地方。

    “那说说看,去干嘛!”白酒提起酒葫芦闷了一口,然后问道。

    “菩提城表面上平静,但各方势力在市场、领地、人力等方面其实充满了竞争,我可以去试试进入社会,然后……自然会有能锻炼的时候!”云零淡淡一笑道。

    “哦?那感情好啊,只要不被北夏帝国的人遇到的话,可行!”白酒点了点头,对于云零这个想法表示赞同。

    于是三人决定,明天天就去普提城,找事干。整天住在这破山洞里也不是滋味…

    ……

    烈日高照,烘烤着下方繁华的菩提城,令得整个普提城中太阳照得到的地方几乎都见不到什么人影!

    街道尽头,走来一大一中一小三道人影。

    大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四十来岁,衣衫褴褛,手里提着一个酒葫芦,一看就是个酒鬼;中的是一名少年,十五六岁,肩上扛着一柄烟色长枪,脖子上围着几圈烂布,不知道的一定会以为他是神经病,这么大天还捂一堆在脖子上;小的则是一名十岁的小女孩,虽然才十岁,但是却已经是具备一番脱俗气质,娇嫩精致的小脸,一双与年龄不太相仿的明净眼眸,小香肩上还站着一只调皮的小松鼠给她增添了几分活泼。

    云零拉起脖子上的布遮住脸,然后三人就在这大街小巷之间寻找起来。

    来到一间赌坊前,三人一起走上去:“老板,需要人手么?”

    “不招童工!”一名肥得一脸油福的中年男子瞟了一眼心儿,挥手道。

    “我……”心儿气得有些憋屈,拎着小拳头就要冲上去!还好云零赶紧拦住。

    三人离开赌坊,又来到一家当铺:“老板,如果忙不过来,可以试试找几个小弟。”

    “不招神经病!”正低头打着算盘的老板抬起头来看了脸都不露的云零一眼,甩了一句后又低下头去了。

    “我特么……”云零挺起烟色长枪就欲讲道理,还好白酒和心儿阻止及时。

    离开当铺,又来到一家酒坊,白酒就欲上去,云零和心儿直接拉住:“行了,人家不招酒鬼。”

    ……

    这番折腾,愣是到了晚上都没找到归宿!夜晚灯火通明时,三人坐在街边石梯上,低着头一脸沮丧。

    那样子,倒是有些滑稽!

    咕噜~~

    心儿小肚子传来一声饿叫,三人都是摇了摇头。要是在山里还好,最起码可以打猎维持生活,到了这儿却是无奈,饭都吃不上。

    看着心儿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云零有些心疼,然后将自己手腕伸到她面前。

    “干什么?”

    云零突然的动作让得心儿微愣。

    “吸吧!”云零咬牙道。

    “今天吸过了!”心儿却是没有像以前一样不客气的咬下去。

    见她也不忍下口,云零这才收回了手。然后苦笑一声,真特么无能啊,只想找个地方混吃混喝都办不到。

    “白叔,你不是照顾我的么?我想吃鸡腿!”云零扭头斜眼看着白酒道。

    “呃……”白酒尴尬一笑,今天的确有点意外了。

    就在这时,白酒突然目光注意到对面一栋娇声连连、柔香弥漫的彩楼,随即他灵光一现,拉着云零避开心儿一段距离,一手搭在云零肩上低声说道:“我有个办法,不仅可以吃饭,还能大赚一笔。”

    “什么办法?”云零颇为好奇,怎么突然就有办法了?

    “你看啊,心儿这丫头小小年纪就这么水灵,活生生一美人胚子,咱要是把她卖到对面的妖花楼,不就什么都解决了?”白酒指着对面的那栋门口站着几个婀娜多姿女人的彩楼说道。

    “我拒绝!”云零狠狠一口打回,这算什么?拐卖幼 女啊?

    再说了,怎么能这样对心儿?

    “你先听我说,心儿是玄化境,玄化境啊,这已经是高手中的高手了,咱就假装把她卖进去,然后钱到手后咱就溜!等我们离开了心儿自己杀出来不就行了?反正没人拦得住她。”白酒接着道。

    “这好像……可以啊?”听到白酒这话,云零思索了一下,的确就心儿这种实力,要走谁拦得住?

    “不能让她知道,不然一定会搞砸。”白酒又加了一句。

    云零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随即二人就是转过身来,不怀好意的朝着心儿走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