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真正的天才
    这些最低级的黄阶导师,大部分整天就是无所事事,坐在屋檐下等着学生来讨教。

    也不怪他们,毕竟他们手上的学生都是普通人,培养不出什么好结果来,所以他们就相当于破罐子破摔了,没什么责任心。

    “荣林导师,我想跟您讨教一些关于学院的问题。”

    云零扯下脸前的布,朝着这名男子说道。

    “哦?云零?”当荣林见来人是云零时他也是稍微好奇了一下,因为云零和北夏璃的关系,所以认识云零的人也比较多,而且也都知道,云零是个天赋挺差的学生。

    “问吧!”随即荣林随意挥了挥手手。从他眼神可以看出,他也不怎么瞧得起云零。

    “我想问一下荣林导师,要如何才能获得去总院的资格。”对于这样的目光,云零早就习以为常,所以并未在乎,直接问道。

    然而云零这话一出口,却是让得荣林脸色一变!连忙从椅子上撑起身子来。

    “你怎么知道有总院这一说?”荣林目光看着云零,云零入院时间才半年,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导师只管告诉我就行。”云零礼貌的回道。

    “好吧!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与你不会有什么关系。”荣林瞟了云零一眼。然后说道:“想要去总院很简单,实力达到总榜前二十就会有选择去与不去的资格,总院每三年招一次生,下次招生也就是今年了,还有五个月。”

    “五个月么?”云零计算起来,四个月后就是一年一度的院赛,也即是院赛过后一个月就是总院招生!就是说自己需要在四个月后的院赛上打进全院前二十,如果今年打不进,就要再等三年。

    “多谢荣林导师了,学生还有一事相求,还望导师答应。”云零抱拳说道。

    “说说说!”荣林有些不耐烦。

    “学生想请假四个月,因为家中出了一些事情。”云零缓缓说道。

    “请假?”荣林先是好奇,随即又是嘀咕了一句,“就你那家还能出什么事?”

    云零没有说话,现在并没有什么人知道他父母已死的这件事。

    “去吧去吧,你就是请五个月也行。”随即荣林挥了挥手手,就云零这种学生,在他眼里留在学院也没什么用,所以就随他去吧。

    “谢过导师。”

    云零拱手道谢,这才转身离开了。见云零离去,荣林朝着他投去一个奇怪的眼神,然后又是靠在椅子上打起了盹。

    “平常别人对你都是这种眼色?”走出导师房,心儿好奇问道。

    云零苦笑一声点头,自己十五岁才凝气一丹,这样的废柴谁会放在眼里?就北夏璃正眼看过他,而且都是装出来的。

    “那还挺可怜的。”心儿随口说道。

    两人安然无恙的走出了学院,这一进一出,云零并没有碰到北夏璃或者王炼,也没有遇到任何北夏帝国的人。

    北夏帝国势力庞大,达官贵族的孩子送往菩提学院的也不少,其中以北夏璃为领导,王炼次之。王炼虽然地位低于北夏璃,不过他的实力倒是毋庸置疑的全院总榜第一,学生中的主战神。

    白酒见云零平安出来也是松了一口气,他生怕云零被北夏帝国的人看到,然后被乱刀砍死。

    “接下来住哪儿?”走出菩提学院,云零朝着白酒问道!家被你烧了,学院又不能久居,以后怎么办?

    “先去我的住处吧,凡是有北夏帝国的地方,都不安全。”白酒说道。

    云零也不拒绝,于是三人离开了菩提城,赶往远处深山。

    与云零父母一样,白酒也是深居山林。

    而白酒的住处,则是比云零家还要“简单”,就山脚下一个小山洞,门窗家具什么都没有,吃的喝的也完全没有存货,酒葫芦倒是有几个。

    “以后你们就住这儿了,我来指导你如何修炼,虽然我现在是废柴,不过我年轻时也算天才,你爹都没我厉害。”

    站在山洞门口,白酒笑道。

    他这话云零当然是已经听腻了不想再听的,云零只是走上去,看了看洞里,一穷二白啥都没有,床就是一块石板。

    “我去打猎,先填饱肚子再说,小丫头要不要一起去?”白酒一笑说道,说话间看着心儿。

    “好呀!”心儿毫不犹豫的答应,有趣的事她就喜欢。

    当然她不知道的是白酒之所以叫她是因为她实力强大,打猎方便,想捡便宜而已。

    “你就别去了,祖龙精血威慑力太大,你只会吓跑猎物。”随即白酒又冲着云零说了一句。

    云零点了点头,的确现在的自己不适合去打猎。

    于是白酒便是带着心儿冲着林子去了,只见心儿招了招手,云零肩上的小松鼠竟然是跳下来然后跟了上去!

    随着她们离去,这里就只剩下云零一人!

    将手中的烟色长枪插在地面,云零找到一块石板就地坐下,闭上双目,心神收敛。

    他想试试看,能不能吸收心儿晶魄里的力量。

    慢慢的,云零的心神一点点进入体内,来到气海。

    看着气海里静静悬浮着的三样东西,云零没有理会驭龙神诀和自己的气丹,而是来到那颗紫色晶石面前。

    “呼……”

    长长吐了一口气,云零尝试着去触碰晶魄。

    嗡!

    就在他刚接近那晶魄的时候,就是突然嗡的一声,一股澎湃的紫色能量从晶魄上散发出来,瞬间充斥云零全身。

    “好浑厚的力量!”

    云零忍不住惊讶,真不知道心儿原来到底有多强。

    随即云零静下来,尝试着吸收这晶魄里面散发出来的能量。

    “果然可以!”

    感觉到自己真的可以将晶魄的力量转化到自己身体,云零大喜,如此一来,自己就拥有一个强大的能量源泉了,如果每天都吸收着里面的力量,快速变强也不是问题。

    这么想着,云零就是疯狂的吸收起来,这般疯狂的吸收,让得他都是忘记了时间的存在,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的气海之中,突然发生了一些变化。

    只见云零身体各个角落,突然有着无数股力量朝着他气海里汇聚于一点。

    “这感觉……”

    云零察觉到身体的变化,心里忍不住狂喜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正在凝气。

    于是他加快了这种汇聚,过了不知道多久,在云零的气海之中,一直汇聚着的能量,突然凝结成了一颗气丹。

    嘭!

    就在气丹形成的那一刻,云零体内,一股气浪爆发了出来。

    “凝气二丹!”

    看着自己气海里新出现的第二颗气丹,感觉到自己比之前不知道强了多少,云零忍不住狂喜,没想到自己居然突破凝气二丹了,心儿的晶魄果然是有用。

    云零有些欣赏似的看着气海里静静悬浮着的两颗气丹,如果每天都吸收着心儿晶魄里的力量,一定可以很快达到更高的境界。

    长长吐了一口气,云零缓缓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天居然已经烟了,在洞口处正架着一堆篝火,篝火上串着几只烤鸡,一股烤肉的香味飘过来。

    “怎么会这样?”

    就在这时,云零发现白酒和心儿就站在自己面前,两双惊疑的眼睛看着自己。

    “怎么了?”看着他们那奇怪的眼神,云零有些好奇。

    “怎么会这么快就凝气二丹?不太对劲啊!”白酒看着云零说道。

    心儿也是好奇,不过她好奇的并不是云零突破了凝气二丹,而是为什么云零可以吸收她晶魄里的力量?与别人的晶魄相比,她的晶魄比较特殊,一般人的吸纳能力没理由办得到啊。

    “怎么不对劲?”云零摊了摊手,虽然自己的确挺废柴的,但是没必要用这种质疑的眼神看着我吧?

    “难道说……”白酒若有所思起来,随即朝着云零问道:“零儿,是谁帮你踏入凝气境的?”

    “能有谁,我自己啊!”云零随口回道。

    他这话,却是让得心儿和白酒都是一惊。

    “你是说……你没有借助别人的帮忙也没有借助天地能量,自己就踏进了修炼一途?”白酒不太相信的说道。

    “没错!我爹让我这么干的。”云零点了点头,当初他爹死都不肯帮他,也不允许他找人帮忙,所以云零就自己参悟着踏进了凝气一丹。

    “难怪!”

    白酒和心儿这才明白过来。这么看来云零吸纳能力这么强也是情有可原的了。

    “你爹干得好啊。”白酒笑了笑,然后解释起来:“所有修炼者,想要踏入第一步,就得借助引子。当然也有人不借助外力参悟出了第一步,这样的人,是一种及其罕见的存在。”

    “什么意思?”云零一知半解。

    “意思就是你是个天才!”白酒狠狠说道。

    “十五岁凝气一丹的天才?”云零自嘲一笑。那那些几岁就凝的算什么?心儿又算什么?

    “唉!这么跟你说吧,凡是自己不借助外力走出第一步的人,本身天赋就得到了极大的改变,很多人为了这种改变想要自己突破第一步,但是基本到老死都没办到,你十五岁就达到了,你说你是不是天才?”白酒好气没气的说道。

    “这么说……我真是天才?”云零慢慢明白过来。

    “你爹虽然让你输在了起跑线上,但却给了你一帆风顺的未来。”白酒赞叹道。

    “现在你清楚了吧,你不是废柴,只是第一步踏出得有些晚了,也是因为这第一步踏得晚,你反而是个常人无法媲美的天才。”白酒冲着云零笑道。

    心儿在一旁也是点了点头!的确,自己踏出第一步的人,相当于打通了天才之路,云零其实是个真正的天才。

    十五岁就能自己踏出第一步,说明云零是天才,而因为他是自己踏出的第一步,所以天赋又得到了提升,两者加起来,现在的云零还不是一般的天才。

    云零握了握拳头,这么说,自己根本不亚于北夏璃王炼他们了?自己只是缺少资源所以才在凝气一丹停滞了两个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