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遇害
    “他怎么会来这儿?”

    王炼怎么会带着这么多人到这荒山野岭来?不知为何,云零心里隐约升起了一些不安,于是他加快了步伐。

    不一会儿,二人就是来到了自己家小木屋前,然而此时,屋子里却是一片寂静,寂静得让云零心里有些发慌。

    云零眉头微皱,上去推开门。

    然而,当云零推开门之后,里面的一幕,却是让得他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只见屋子里一片混乱,自己的父母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全身皮肤紫青,不知是死是活。

    “爹!娘!”

    云零手中食材掉落一地,连忙一下子扑了上去!看着自己爹娘没了动静,他瞳孔放得老大,颤抖的双手缓缓伸到他爹娘的脖子处,当感觉不到任何动静时,他一下子瘫软了下去。

    “这是……怎么了……”

    云零声音颤抖,呼吸一片混乱,双眼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脑袋无法接受突然的现实。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自己不过是去卖了一些菜,怎么爹娘就突然……毙命了?还有,阿璃去哪儿了?

    在门口的心儿看着地面上死去的云零父母,又看着痛哭流涕的云零,她秀眉微皱,然后没有说话。

    “是谁,这是谁干的!”

    云零大声咆哮起来,泪如涌泉…

    “爹?”

    咆哮了一会儿,云零突然想起一事,于是连忙找来一个尖锐的物品,对着他爹耳后的隐藏真气穴刺了下去。

    “咳!”

    随着云零刺下去的那一刻,云龙玄突然一口鲜血咳出,然后竟然死而复生了。

    “儿子,你没事……没事就好了。”

    云龙玄刚复活过来,看到云零之后松了一口气。北夏璃还算说话算话!

    “爹还以为平常跟你说的爹会留一口真气在灵枢这件事你会当玩笑话!还好你听进去了。”随即云龙玄一笑,他以前就经常告诉云零,自己喜欢留个后手,包括性命方面。

    “爹,这是谁干的,阿璃呢?”云零跪在云龙玄身前。

    听到他这话,云龙玄苦笑一声,然后一把紧紧抓住云零的手,压着声音说道:“听着儿子,你还小,看错人很正常!爹娘一开始也看错了。”

    云龙玄此话一出,云零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回想起刚才看到的王炼,现在北夏璃又不知所踪,难道说这些都是……

    “是她做的?”云零眉头紧皱,说出了一句自己都不太敢相信的话。

    “呵呵,爹娘虽然修为尽失,但是凭她一个小丫头还杀不了我们!她带来了三个化境强者。”云龙玄苦笑说道。

    他这话,让得云零心头一沉。这么说刚才的王炼他们,也是北夏璃带来的了?

    “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样!”云零忍不住嘶吼,她不是一直关心着自己鼓励着自己的人么?她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儿子,我时间不多了,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一定要牢记心里。”

    云龙玄又咳了一声,虽然他留了自己一口真气,不过这真气是无法真的让他复活的,顶多支撑他几分钟而已。

    “爹……”云零紧紧握着云龙玄的手,心里说不出的悲痛和无力。

    “北夏璃和以往那些人一样,目的是冰魔晶魄!儿子,你还记得小空吗?”云龙玄声音无力。

    此时站在门口的心儿,当她听到冰魔晶魄四个字的时候,小脸表情也是发生了一些变化,将目光看向了云龙玄。

    “弟弟?”

    云零脑海里回忆起来,自己其实还有个弟弟,叫云空,只不过在很小的时候,就被一个神秘人带走了!当初云零还因为自己弟弟被带走这件事难过了好一阵子。

    “对,就是弟弟!他现在还活着,而冰魔晶魄,就在他体内。”云龙玄吃力的说道:“冰魔晶魄是一股强大的力量,是无数人都想得到的力量源泉,当初带走小空的人,目的也是小空体内的冰魔晶魄!那个人,是菩提总院的副院长。”

    “菩提总院?”云零听北夏璃说过,他们北夏大陆这个菩提学院,只不过是菩提总院的第二十三个分院,真正的总院并不在这里。

    心儿在门口听到云龙玄这话,稍微有些诧异。

    “迟早有一天,冰魔晶魄会觉醒,那时副院长一定会杀了小空夺取晶魄的力量,所以……你需要保护好小空!这就是爹娘倾家荡产也要你进入菩提学院的原因。只要你在分院中实力突出,就会有机会去总院。”云龙玄接着说道。

    云零此时才明白所有的未知,自己爹娘真的有那什么冰魔晶魄,只不过不在他们身上,而是在自己弟弟体内,自己的弟弟在菩提学院的总院。

    “北夏帝国也知道了这件事,小空面临的危险远不止这些,冰魔晶魄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太大!”云龙玄忍不住摇了摇头,为了追求力量,多少人视他的儿子云空为第一猎杀对象,最后逼不得已,他才将云空交给了同样是打着冰魔晶魄主意菩提学院副院长。

    “儿子,菩提学院的强大,远远超乎你的想象,你以后做事要量力而行,切不可鲁莽!原谅爹娘将如此重担交付在你身上!”云龙玄声音越发虚弱,眼看着就要断气的样子。

    “爹…”看着自己亲爹生命力一点点消散,这种无能为力的痛苦,让得云零脑子一片混乱。

    “冥山兽洞,放着一些东西,你去取出来!不过切记,不可随便使用。”接着云龙玄又说了一句,这句话说出来之后,他已经没了什么力气。

    缓缓扭过头来,云龙玄看着萧仙,然后轻轻握住她的手,眼神中一片柔光:“仙儿,到了最后,还是让你跟着我受苦了…”

    此话出口之后,云龙玄再也没了动静!

    “爹,爹!”

    云零连忙扯开喉咙大喊,然而已经无力回天。

    小木屋里,云龙玄牵着萧仙的手,两人静静躺在地上,云零则是跪在一边,无法承受的痛苦让得他除了咆哮大哭外什么也做不了!

    “北!夏!璃!!!”

    痛哭了一会儿,云零抬起头来,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之中,充满仇恨、悔恨、以及泪水!他咆哮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朝着外面冲了出去。

    “哎…你干什么?”

    看着不顾一切冲出去的云零,心儿连忙追出去!

    云零一路飞奔,顺着山路冲下去,不一会儿就远远的看到了数里之外的王炼和那些士兵。

    他拎着拳头,全速暴冲追上去。

    哗!

    就在这时,一道娇小的身影从后方冲出来,拦在了云零面前。

    “你个白痴!”看着失去了理智的云零,心儿抬起娇嫩的手掌,一下子拍在云零胸膛。

    看似简单的一掌,却是活生生将云零拍飞出去,在空中倒飞出去六七米狠狠砸在灌木丛中才停下。

    “给我让开!”

    被拍飞出去,云零又立刻爬了起来,完全不顾心儿这一掌在他身上留下的痛。

    “你现在上去就是送死!”看着冲过来的云零,心儿又是加大力气一掌打了出去。

    嘭!

    云零身形再次倒射而出,嘴角已经是一片血迹,不过他还是没打算放弃,继续挣扎着爬了起来。

    “你爹刚才说了让你量力而行,你倒好,他刚走你就乱来了,你要是就这么死了,谁去救你弟弟?谁给你爹娘报仇!”心儿再次开口,稚嫩的声音冲着云零叱道。

    就云零这种凝气一丹的实力,人家那里最弱的都能随随便便拍死他!他冲下去一定必死无疑。

    听到心儿这话,云零才停了下来,他双拳紧握,指甲深深掐入掌心中。

    “啊!!!”

    到得最后,他只有仰天大吼,拳头狠狠的冲着地面发泄。

    肉拳打在地面石头上,伤到的只有自己,不一会儿,云零的拳头已经是血淋淋。

    心儿不再说话,只有眼睁睁看着他这样。

    没用的发泄了一会儿,云零爬起身来,然后默默转身回去了。

    “…摊的什么人、摊的什么事啊!”看着云零那狼狈无力的背影,心儿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她本来是打算在那岩浆里面恢复肉身的,却不想被云零给毁了,也不想云零身上又发生这种事。

    当然,其实心儿最意想不到的,是刚才云零父亲提到的冰魔晶魄!

    云零回到家里,背上自己父母的尸体,缓缓走了出来,然后朝着深山里去了。

    心儿紧跟在后面,一言不发。

    不知走了多远,云零找到一个风景还算可以也不会有人踏足的地方,将云龙玄和萧仙的尸体放下,然后跪在地上,十指插入泥土,挖出一个大坑。

    将父母肩并肩放入坑中,给他们整理好身上的衣物,让他们手牵着手,云零便是开始一把一把的黄土盖了上去,每一把泥土,都让得云零心在滴血。

    埋葬父母,用了两个多时辰,当地面上出现一个隆起的坟坡时,云零从一旁拾起一节树干,用自己的血给他们立了碑。

    做完这些之后,云零就地跪下,一动不动起来。

    此时在后方,心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点起了篝火,她坐在火堆旁边,安静看着,一夜没有说话。

    ……

    嘀嗒!

    清晨的阳光从东方斜洒在林间绿叶清澈的露珠上,放出五彩光斑,一滴晨露从叶尖滑落下来,拭着少年眉前湿润的烟发划过,让得他下意识眨了眨通红的眼。

    在云零后方烧了一整夜的篝火,现在也只剩下一堆木炭,冒着屡屡青烟。

    双腿早已跪得发麻,云零撑着地面,吃力的站了起来。再度深深看了一眼自己爹娘的坟墓,他转过身,离开了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