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偶遇
    只见小男孩有些惊吓,站在原地目瞪口呆,而他面前,正躺着一个人!此人面色铁青,不知是死是活。正是云零!

    老者弯下身子,食指放在云零颈脖,发现他还活着之后,老者赶紧将背上背篓取下来。

    “他中了蝉毒,尚未死去!若不及时去蝉,必死无疑!得带回剑炉救他一命。”

    老练的目光一眼看出来云零体内有毒蝉,于是他将云零背在背上,带着小男孩回了剑炉。

    下了山,老者背着云零来到城中一家打铁铺子,这间铺子看上去挺大的,年代貌似也很久远。

    老者没有逗留,直接将云零带到铸剑炉前,顿时一股炙热的高温就是迎面而来。

    取来锁链,将云零紧紧捆绑住,然后挂在冒着滚烫热气的剑炉炉口。

    “取寒水来!”

    吩咐了一声,小男孩立刻从一旁拿过来一支小玉瓶,这玉瓶里面,装着半瓶蓝色液体,隔着瓶子,就能感觉到这液体传来的冰冷温度。

    老者将一半的寒水灌入云零嘴中,顿时云零全身温度就是下降。然后他又在绑着云零的锁链上滴了一滴寒水,让得整个锁链也是温度降低。

    做好这些后,他便是缓缓的,将云零朝着剑炉口放了下去。

    “活人可以吸收寒水,锁链却不行,你就守在这里,每隔半刻钟滴一滴寒水于锁链上,切不可让高温熔断了锁链,不然他要是掉入炉底地下岩浆,必定死无全尸。我得去接一单生意。”

    将云零放入剑炉深处后,老者朝着小男孩说道。

    “嗯嗯!”小男孩乖乖点头。

    “能否活下来,只有看他造化了。”

    于是老者便是将剩下的小半瓶寒水交给小男孩,看了一眼剑炉之后,离开了这里。

    剑炉口往下二十来米,云零被锁链捆绑着,在他的下方,是滚滚岩浆,滚烫的高温烘烤着他的身体。他体内的那些毒蝉,也是发出了一些骚动。

    老者将云零置于这种高温之下,又给他喝了半瓶寒水,因此这里的温度就只能伤到他体内的毒蝉而伤不了他。

    剑炉外,小男孩静静等待着半刻钟的过去。

    然而,好动的天性却是让他有些按耐不住,想离开这里吧,又怕云零的锁链被高温融断!不离开这里吧,简直就是监禁他。

    突然,小男孩灵光一现,举着瓶子走过去,然后将玉瓶中的寒水倒在了锁链上。

    “半刻钟要滴一滴,那我一次倒下十滴,不是就可以出去玩十个半刻钟了?”

    这么想着,小男孩硬是一次性倒了十滴的量。

    寒水顺着锁链流下,然而,让得小男孩不知所措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下方锁链上,沾上大量寒水的地方竟然是出现了裂纹,然后嘣的一声,尽数断裂,云零瞬间掉了下去。

    他不知道的是,适量的寒水可也缓和锁链的高温,但是过量的话,就会出现极大的温差,锁链会变得极脆。

    这突然的一幕,顿时吓得小男孩脸色惨白,他连忙哭着脸跑出剑炉。

    “爷爷,爷爷!他掉下去了!”

    然而,他的爷爷已经出门,如何哭喊也没有用,他只有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哇哇大哭。

    咕噜咕噜……

    火红的岩浆上,冒出阵阵炙热气泡。

    扑通!

    突然这时,一道人影从高处落下来,栽进岩浆里。

    岩浆的温度自然不是外面可以比较的,云零身上的锁链,一会儿就是被融化了去,而他身体的温度,也是开始渐渐升高,要是继续下去,他体内的寒水将失去作用,霎时云零必定化为灰烬。

    身体一直朝着岩浆深处下沉,不知沉了多深,云零的脸色,已经从铁青变得火红。此时他体内的毒蝉已经尽数死去,不过可惜,他自己也活不长了。

    毒蝉已除,云零身体恢复,周围滚烫的温度将他从昏迷中刺激醒过来。

    “嘶……”

    身体的后痛让得云零忍不住发出一声长嘶。

    “我靠!什么情况!”

    然而他睁开眼睛后,就是被周围的景象吓了一跳。怎么突然一个岩浆世界?而且自己在往下沉!

    云零想要试图行动,可惜由于毒蝉刚除,他的身体还没有彻底恢复,根本动弹不得。

    “这一定是个梦!”

    云零有些不相信起来。第一,他记得自己是赶着去市集买食材,怎么会突然来到这儿?第二,这如果真是岩浆,凭他区区凝气一丹的实力怎么可能会安然无恙?

    “赶紧醒来啊我草!”

    闭上眼睛,云零尝试着各种在睡梦中强行清醒的方法,但是都是无果。几番尝试下来他才不得不承认,这不是梦。

    “泥马我要死这儿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云零心中各种挣扎和疑问。

    嗡!嗡!嗡……

    就在这时,岩浆下面突然传来一波一波的鸣动声。云零勉强扭过头,朝着下方看去。

    只见下方火红的岩浆里,突然泛起了一阵阵的紫色涟漪。

    “那是什么?”

    透过岩浆,云零可以看到自己正下方深处,有一个紫色光点。随着下沉接近,他才看清,那是一颗核桃大小的紫色晶石。

    “这是……”

    随着接近,云零有些惊讶起来。因为他发现,在那颗紫色晶石旁边,正有一道半透明的倩影盘腿而坐。

    虽是半透明,不过云零却是可以看清她的轮廓!这是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一身淡紫色短裙紧紧包裹着她那稍显峰峦的身躯,略带青涩的精致脸蛋,此时她面无表情,**盘坐,挺着纤细的柳腰,两只雪白娇嫩的手腕举过胸前,纤纤细指正结着印法。

    双目紧闭,她面前的晶石中,阵阵紫色气流传向她,随着紫气入体,她的身体,也越发变得清晰起来。

    “好漂亮的姑娘!”

    少女这般容颜与诱人的娇俏身姿,让得云零都是稍微沉浸其中。

    “不不不,我都有阿璃了,怎么能想这些呢。”随即云零赶紧甩了甩脑袋,将心中的杂念抛开。

    “她好像是灵魂体?”

    这少女应该是灵魂体,为什么她会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重要的是,自己正在下沉,在不停下来的话就要碰到她面前的晶石了。

    她看上去好像是在修炼,又好像是在吸收晶石里的能量,而云零就这么沉下去,一定会对人家产生影响。

    “喂!醒醒啊!姑娘?小妹妹?美女?仙女?”

    云零连忙扯开喉咙喊了几声,不过那少女还是双目紧闭,一动不动。

    “喂喂喂!我动不了啊,要是影响到你你可别怪我啊。”

    一连喊了几声都没有动静,云零放弃了,只有任由自己下沉。他倒是想做点什么。可惜现在使不上力气,根本动不了。

    一点点下沉,终于,他的身体落在了少女面前的紫色晶石上。

    嗡!

    就在云零的身体触碰到晶石的那一刻,突然就是嗡的一声,一阵强大的紫气涟漪四散而开,云零只感觉到一股浩瀚的能量钻入了自己体内,他的身体,竟然是在迅速恢复着。

    此时那双目紧闭的灵魂体少女仿佛才感觉到了什么,她秀眉微蹙,猛然睁开眼睛。

    当她睁开双眼看到眼前的一幕时,顿时俏脸就是大变。

    “你……你干了什么?”

    看着眼前的云零,少女直接表情难看,娇声呵斥:“你这混蛋,你干了什么?”

    “我……那个……”云零支支吾吾的:“刚才叫你你没听见。所以我就……掉下来了。”

    “混蛋混蛋混蛋!!!”少女有些暴跳如雷起来:“你吸了我的晶魄你知不知道?你毁了我恢复真身的机会你知不知道?你这混蛋,我杀了你!”

    说话间她就是站起身来,拎着小拳头就要出手的样子。

    “那个……仙女,有话好好说啊,我也是身不由己啊!”云零连忙解释,就在这时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能动了,于是他连忙扑腾起来!

    “我杀了你!”少女灵魂体飘过来,举起拳头就朝云零打出去,云零虽然身体可以行动,但是依然是使不上太大力气,只有眼睁睁看着少女的拳头带着淡淡紫气击向自己。

    不过,当少女的拳头距离他脑袋只有一寸不到的时候,她却是突然停了下来。

    只见她动人的眼眸之中,出现一丝心软,她竟然是下不去手!然后她收回了拳头,转过身去,原地坐下,双手抱着膝盖,竟然是哭了起来!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灵气旺盛的地方,好不容易修复好一点晶魄,眼看着就要恢复真身了,却被一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混蛋给吸掉!呜呜呜…”

    小脑袋埋在膝盖里,少女一边嘟囔一边哭泣…

    “那个……你说的晶魄就是刚才那紫色晶石么?它好像钻我身体里去了,既然那是你的,那你就把它取出来呗。”云零尝试过去安慰道。

    少女歪过脑袋来,双眼看着云零,撇着嘴说道:“杀了你才能取出我的晶魄,那你自己动手好不好?”

    “我草!”看着少女那人畜无害清纯软萌楚楚动人的眼神,云零差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我因为受了重伤,只剩下脆弱的灵魂体,不久前发现这里灵气旺盛,所以就来这里修复晶魄,本来刚才打算恢复肉身的,哪里想到,这里居然会有人,呜呜……”少女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