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七章 皇甫裂
    破门而入,立在那燃烧着火焰的大鼎正上方,感受着这炙热的高温,又看着那一群被拖起来即将丢进大鼎的人,云零清楚,这个大鼎是用来焚人的。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云零就不知道了!

    但拿活人来做什么祭品,不管是干什么,都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来者何人!”那中年男子怒吼一声,凶狠的目光盯着云零。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有人闯进这儿?

    唰!

    这时,又是一道人影从外面飞了进来,停在云零身旁。

    “我操!”看着云零居然这般横冲直撞,皇甫忌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既然云零敢这么做的话,应该是有他的打算的吧?

    希望他们俩今天不会被黄府的人给剁了。虽然他有办法招来皇甫族的高手,但若是可以的话,他是尽量想自己解决这件事的。

    当看到皇甫忌时,当看到皇甫忌手中那一卷黑色卷轴时,那中年男子的脸色更是的难看起来。因为那战技是他黄府最动不得的东西。

    “家主,就是此二人闯入了战技阁!”刚才跑进来的那士兵连忙说道。

    这两个家伙的确是狂妄得很啊,不仅闯了战技阁,还直接闯到他们家主面前来了。

    “你便是黄府的家主?”云零目光看着那中年男子,淡淡问道。

    “今天若是你们拿不出满意的解释,我会让你们清楚我黄府是什么的地方。”那中年男子冰冷的声音说道。

    他的确就是黄府的家族,黄赟。他身边的老人则是黄府大长老,黄苍。

    “问吧!”云零冲着皇甫忌摊了摊手道,既然这家伙就是黄府家主的话,有什么疑问现在可以问。

    看着云零那丝毫没有畏惧之色的表情,皇甫忌一时间也只有鼓足了勇气,拿出了自己以往的少爷气度来。

    “正好,这湮杀拳你若是拿不出满意的解释,我也会让你清楚……盗用我皇甫族的战技,后果是什么!”手中的卷轴滚开,皇甫忌高声说道。

    此话一出,黄赟脸色顿时一僵!

    “你是……皇甫族的人?”拳头死死握紧,黄赟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本少爷,皇甫族少族长,皇甫忌!”皇甫忌挺着胸膛说道。其实这样也可以,报出自己强大的后台,这样黄府就不敢动他了。

    “少族长?”

    黄赟听了一惊!但是紧接着他就是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不想皇甫族的少族长居然会送上门来,我若是砍了你的人头,不知道皇甫族那些家伙会是什么表情?哈哈哈哈哈……”

    大笑声在大楼中回荡着,让得皇甫忌的脸色一下子僵了下去?这家伙……不仅不害怕他的后台,还打算砍了他?

    “你究竟是什么人?”皇甫忌沉着脸,听这家伙的口气,似乎和皇甫族族有什么仇恨?

    “我?哈哈哈哈!”黄赟大笑起来,那笑声让得皇甫忌感觉心中有些发凉。

    “你当然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你只需要知道,我脸上这道刀疤,就是拜你们皇甫族所赐!”黄赟脸上露出了狰狞的杀意,既然今天皇甫族的少族长送上门来,那他当然是要好好解一把气了。

    皇甫忌眉头紧皱着,皇甫族这么庞大,仇家自然也是有的,但是他似乎从来没听说过黄府和皇甫族有什么恩怨啊。

    “这湮杀拳你是从何而来?”皇甫忌接着问道。既然是仇家,那为何又会怀有皇甫族的湮杀拳?而且这家伙还用湮杀拳改造出了烈天拳。

    “当然是从皇甫族带出来的了!”黄赟冷笑道,带字说得特别重!若不是为了这湮杀拳的话,他的脸上或许是不用留下那一道刀疤的。

    “我曾经用过另外一个名字,这个你应该听说过!”冷冷一笑,黄赟双目盯着皇甫忌,吐出了三个字,“皇甫裂!”

    “皇甫烈?”听到这个名字,皇甫忌就是在自己脑海中搜寻起来,不一会儿,他的表情就是变得震撼起来。

    “你是……那个皇甫裂?”

    皇甫忌难以置信的双眼盯着黄赟惊呼道。在他们皇甫族的史上,曾经出现过一个疯子战技师,他对战技的悟性挺不错,但是有一点,他喜欢用活人来研究战技,因为战技是通过人体运转出来的,所以他经常将活人层层解刨开,同时为了保证正常研究又不取走其性命,其手段之残忍,让得皇甫族无法忍受,所以皇甫族便是打算联手将这样一个祸害死人的恶魔处死!

    后来被皇甫裂提前察觉到,所以他逃出了皇甫族!但是他为了能够带走那时候皇甫族刚研究出来的攻击战技湮杀拳,又一次冒着生命危险回到了皇甫族,皇甫族由于疏忽大意,没能留住他,被他带着湮杀拳逃走了。

    皇甫裂,是皇甫族史上一大污点,他那残忍的手段,曾经引得整个主界无数人士对皇甫族避而远之,导致了皇甫族曾经出现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停滞。

    “若不是你这个疯子的话,我皇甫族或许现在还不止这般强大!真不知道当初挥刀的是什么人,居然没砍掉你的脑袋。”皇甫忌冷哼一声,提到这个皇甫裂,皇甫族无人不恨之。因为要不是因为他的话,皇甫族一定发展得远比现在繁荣。

    “呵呵!我当初为了更好的研究战技,才用了一些废物做研究对象,何错之有?你们皇甫族居然要杀了一个难得一见的天才?哈哈哈!现在我不在你们皇甫族,我要让你们皇甫族后悔对我所做的一切,我要让他们清楚抛弃我是多大的损失!我会建立一个比你们皇甫族更大的黄府,到时候,我会灭了你们皇甫族!哈哈哈哈。”黄赟疯狂的大笑着。

    这一下,云零和皇甫忌都是完全的明白过来了所有的事!

    黄府是皇甫族曾经的一个疯子天才建立的,所以名为黄府,他的目的,是建立一个比皇甫族更加强大的势力,用来证实他自己,用来复仇皇甫族。

    “呵!杀你这种死有余辜之人是损失?天才?你居然将这样的词用在自己身上?”皇甫忌却是冷笑起来,“你可知我皇甫族已经对湮杀拳进行了多少次改进?”

    “你说什么?”黄赟脸色一顿。

    “湮杀拳从编写出来之后,就经过了我皇甫族无数高人一次又一次的改进!而你现在还拿着最原始低级的湮杀拳在做研究,甚至还走下坡路改造出了那什么狗屁烈天拳,还妄想超越我皇甫族?”皇甫忌笑容越发嘲讽起来。

    听到这里,黄赟的脸色就是一阵的铁青,紧咬着牙!似乎一团火已经在他胸口燃烧,随时有可能爆发出来。

    “真不知道你弄出了那更低级的烈天拳,为何还这般骄傲。事实证明,你根本算不得什么天才,你只是个残忍的杀人疯子,你的方法,从来都是错的。”

    皇甫忌的声音在大楼中回荡着。同时又一次一次的敲打着黄赟内心最为薄弱的地方。

    “你……给我住嘴!”

    终于,黄赟没能忍住,爆吼一声,握着拳头朝着皇甫忌爆冲上来。他现在就要杀了皇甫忌,他现在就要将皇甫忌的人头拧下来然后送到皇甫族去。

    皇甫忌见状眼神一变,二段神尊境的气息尽数的翻涌出来!他知道这黄赟实力远在自己之上,但是这种时候他也只有正面试一下了,实在不行就叫帮手。

    唰!

    但是这时,云零的身形却是突然闪到了他的面前。

    拳头一握,九圈暗红色裂纹出现在拳头周围,云零故意的没有使用湮杀拳而是使用烈天拳,一拳和黄赟撼在了一起。

    嘭!

    一道冲击波爆发出来,整栋大楼瞬间被震得粉碎,大地颤动,周围的人也都是被震飞了出去!

    紧接着,就是一道身影从那冲击波中栽了下来,狠狠砸在地面上。

    咚咚咚……

    脚掌在地上狠狠踏出一片破碎,黄赟这才是稳住了身形,然后难以置信的双眼盯着半空中的云零。

    怎么可能?这小子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年龄,怎么会有这样的实力?另外他怎么会使用烈天拳?

    皇甫忌也是有些震撼的看着云零,这黄赟的实力目测至少也是四段神尊境啊,云零这一拳打得似乎毫无压力?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不是才三段神尊境的么?难道这大半年的时间他又提升到了更强大的境界了?

    “你确实远不如皇甫族,不然为何不让别人修炼你的烈天拳?是害怕修炼者通过烈天拳参悟出湮杀拳之后被皇甫族发现吧?既然如此害怕皇甫族,那怎么不想清楚动了皇甫族的少族长后果是什么?”俯视着下方的黄赟,云零冷冷的道。

    “小子,你是何人?烈天拳你又是从何而来?”稳住气息,黄赟皱眉问道。

    “几年前……在北夏大陆一个朋友所赠!”云零淡淡的吐出一句。

    此话一出,黄赟更是一惊!

    北夏大陆?他当然是记得,在五年前,一个叫云零的小子修炼了烈天拳,他派黄恺去处理过!后来在炎境他又派黄府三长老黄矶去抹杀云零。两次都是失败了!

    没想到那个云零,居然会直接来黄府?主战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