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六章 阴谋
    ..重生之仙帝归来

    “看来刚才的不是梦,没想到神门居然还有这种好处,不仅能帮我研究武技,而且还能滋养神识。假以时日我说不定能成为一个有着完整金仙神识的金丹修士。”

    宋天晓想想都觉得激动,到时候他跟人斗法,只需要神识出马就可以大获全胜。顺带一提,他现在虽说有金仙质量的神识,但是数量太少了,就好像是一根针,不管你多么尖锐,攻击的范围就是那么一点,杀伤力非常有限。

    为了更快增强神识,宋天晓试着操控神识重入识海,然后径直往神门而去,却发现不管他怎样叩响神门,都不能进去。

    神门被关闭了!

    “这下糟糕了。”宋天晓皱眉,他从来没有遇上过这种情况,神门关闭了,《无量经》还在里面,他到时候怎么突破筑基期?

    心情忐忑,宋天晓又试着强行突破,结果他金仙级别的神识——全力释放足以把地球都给毁灭的威力,撞在神门上如同泥牛入海,不仅一点用处没有,还白白损失了不少念力。

    宋天晓无奈放弃,决定顺其自然,也许明天神门就自己开了。

    眼下该料理的事情还有很多,譬如说从一枯和尚那里抢夺过来的长剑,方才宋天晓只是被长剑上面附带的一丝白气吸引了注意力,长剑的本体还没有研究过。

    此时长剑还泛着微弱的白光,仔细一看才看到剑柄处镶嵌着一颗心形的符文,只有拇指的指甲盖大小。

    宋天晓眯起眼睛,在他注意到这枚铭文之际,体内气海中的碎片又开始躁动了起来,想来这符文就是碎片的一部分。

    宋天晓将符文从剑柄处摘下,原先以为会多么艰难,没想到他只是把手伸过去,符文下面就自动伸出了一根红色的东西想吸附在宋天晓手上,结果因为没有了白气的操控能力,它这根触手就像是绳子一样被宋天晓抓住。

    符文被拔出,宋天晓端详了一下,就是这个符文给了一枯和尚使用剑意的能力,不过宋天晓本身就有剑意四层的实力,这种增幅对他完全无用。

    他在意反倒是如果把所有碎片整合在咸鱼之枪上,到底会增加什么样的能力呢?

    可惜宋天晓现在无法把气海中的碎片赶出来,它们藏在气海深处,想要把它们赶出来的话得费很大力气,现在宋天晓并不打算这么做,另一方面他也担心有变故发生,所以这个计划作废。

    把符文收入气海中,这个符文立马去找到其他碎片结合,在元力的填补之下合成的碎片有了盾牌的原型。

    搞定了这一切,宋天晓起身,看了眼窗外天色,夜已经很深了。

    “该回去了。”宋天晓如此想到,后天他就要跟着陈凤国他们去找杨子贺,也许能一举把杨子贺击杀,不过宋天晓并不打算那么做,他要好好折磨一下杨子贺才行。

    顶层,一间房间内,陈凤国跟一群修武者挤在这里面,陈凤国坐在椅子上发呆,其余人低着头。

    屋子气氛凝重,没有人说话。

    忽然房间的门被打开,道袍老头走进来说道:“他走了。”

    听得这话,屋子里瞬间响起了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陈凤国脸色难看,说道:“我们得想个办法把他做掉。”

    “什么办法?”有人问道,“那小子年纪轻轻,但是却能一剑杀掉一枯和尚,实力最少有先天中期,我们修为虽然不弱,但对上他还是没什么希望。”

    “是啊。”在场人都点头。

    先天境每一个阶层差距都很大,十个先天境前期才能勉强跟先天境中期打个不相上下,但是先天境中期的人要逃的话,其他人却是追不上。

    所以想要杀掉宋天晓,最少也得有三个先天境中期的存在,而在场的最强不过是半步先天,根本不够宋天晓塞牙缝。

    “话说回来,没想到一枯和尚隐藏得这么深,不声不响就到了先天境,真是阴险狡诈。”一个胖子说道,他就是好几年前跟一枯和尚切磋过的。

    不过另一个人有不同的看法,他说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一枯和尚手中的剑,你想想,一枯和尚怎么可能短短几年就到先天呢?三年前我们见过一面,他不过是内劲后期,距离内劲巅峰还有一大段路。”

    “说的也是。”

    被这么一提醒,所有人都明悟了。

    陈凤国冷声说道:“不管是为了防患于未然,还是为了宝物,宋天晓必须得死!”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都看出彼此眼中的无奈,能杀的话他们当然愿意杀,问题在于现在完全打不过啊!

    陈凤国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放在桌子上,说道:“我师兄临走前把一样东西交给了我,他让我移交给师门,我那几天正好有事,所以那样东西还在我手上。”

    “嗯?”所有人都等着陈凤国的下文。

    “我想那样东西说不定是龙虎山秘境的令牌。”陈凤国说道,“我们见机行事,如果到时候令牌能用,那么就利用秘境的力量把宋天晓除掉!”

    “好!”

    “陈大师,靠你了!到时候我们都会助你一臂之力的!”

    在场的全都是p市以外的人,能除掉p市的绝世天才,对他们是有极大的好处,当然不遗余力支持了。

    陈凤国露出狰狞的表情,说道:“这个该死的宋天晓,如果到时候柳杨也去,我们也把他一并解决了!”

    “这......”有个人犹豫了一下。

    陈凤国抓起杯子便掷了过去,半步先天的内力包裹在杯子之上,那人只来得及露出惊骇的表情,就被杯子穿透了脖子。

    “噗!”那人脖子处血液喷出,整个人抽搐着,倒在地上,他盯着陈凤国,不知道陈凤国为什么要杀他。

    “此事事关重大,绝对不能有半点差错。”陈凤国冷漠地说道,扫视了一圈。

    剩下的人虽然心惊胆战,可还是强迫自己跟陈凤国对视,以表忠心。

    陈凤国满意地点头,说道:“届时伺机而动。”

    “陈大师,”道袍老头走了过去,压低声音说道,“上次您让我查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蔣仙师邀请去参加宴会的有三十六人,除了詹护国爷孙俩之外,其余人这些天都没有出现过。”

    “詹护国?”

    “他们是p市人,我已经让人抓起来了。”道袍老头说道。

    陈凤国眯起眼睛,想了许多种可能,然后起身说道:“带我过去看看,还有,你们都跟我一起过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