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6 含珠玉蚌
    得知李布耳因为工作马虎没装完货就起飞,被处罚一百星币和扣减五百贡献点,凌七幸灾乐祸大笑。

    让你这老家伙贪酒,出任务还敢喝,这下好了吧,等于完成任务还要倒贴!

    “老师您继续努力接任务,等我完成这一趟旅行团,就去帮你。”结束对话前,凌七这么对李布耳说。

    “行吧,我先看看任务,尽快把你小子拉扯到工程师,老子才能躺着享受奖励。”李布耳毫不掩饰自己的真实意图。

    断开联络后,凌七继续行程。他们要走的旅程已经过去大半,剩下四个宜居星的景点就返回景月星。

    又一个景点过后,第十二层的纪念品展销区,许多旅客围在这里。

    由卓芸亲自洽谈进货的新一批货物上架了,这些纪念品价值极高,在景点地区不一定有,是卓芸从整个宜居星筛选挖掘的,有的声名不显,工艺价值却不菲,所以很有吸引力。

    这里的布局和第九层的纪念品展销区又不同,弯曲回廊结构的展柜与独立展柜结合,空间利用率极高,又不失自由写意的风格。

    就在其他旅客兴致勃勃欣赏或购买各式工艺品和天然纪念品时,两名男旅客却在使劲向柜台后负责看场子的两名女孩搭讪。

    他们拿出自己在景点淘到的纪念品,或者从个人通讯器投影出自己的收藏,夸夸其谈各自的见识和眼光,意图引起女孩崇拜的眼神。

    被纠缠得不耐烦了,其中一名短发女孩表示没有共同话题,说道:“对不起,虽然我们负责这个展销区,但我们是真正的外行,你们说的这些我们听不懂,这里的东西都是我们老板亲自挑选的。”

    “哦,没关系,我们可以帮你们普及一下,先从最基础的分类说起……”

    看着滔滔不绝的两人,女孩对视一眼,显得很无奈。

    这两个家伙已经纠缠很久了,从行程出发第二天开始就每天过来搭讪,还经常邀请她们换班后去喝咖啡,即使她们从来不应邀,对方仍孜孜不倦,好像要用不放弃的精神打动她们。

    “其实,我们在景月星也经营有自己的工艺奢侈品公司,你们在这游轮上打工,收入再高想必也有限,不如和我们回去吧。到时安排你们进入公司的管理岗位,参与利润分成,一年至少也有百万信用点以上的收入。”一名男子话风一转,突然变了话题。

    两名女孩差点控制不住露出鄙夷的神色。年薪百万对于一般人来说确实属于高收入水平,但怎么和她们比?

    “我们所有人每一期出团的保底工资是十星币!”短发女孩尽量平淡地说道。

    “……”

    两名男旅客差点噎死,脸上精彩纷呈。

    这脸打得太痛了!

    一期旅行团最多五六十天,保底收入却是他们所谓百万年薪的千倍以上,年化收入相当于六十星币以上,就连他们作为实际股东,一年下来利润分配也达不到这等水平。

    “而且我们船长会给我们提供修炼功法传承!”另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加了一记重拳,把两名男子轰得脸色一白,心里升起深深的忌惮。

    这根本就不是一艘普通的游轮!

    距离这边十几米的场中,有一个独立的小展柜,大小不过半米,上边展示着一个天然奇物含珠玉蚌。

    旁边光屏的商品介绍上写着这是真正的河蚌化石,**意外被未知的胶质捕获,所以蚌肉没有被分解。它掩埋在沙土中历经无尽岁月,完整石化后,又经历更漫长的时光自然玉化,被发现后经过精心清理边角杂物,最终还原而成。

    介绍中还提供了一段它的原型影像,包裹在一块半玉化的玉石当中,栩栩如生。

    玉蚌有巴掌大,两扇蚌壳张开半指宽,露出里边的蚌肉一粒玉珠,其中隐隐有流光。玉蚌整体晶莹润泽,如美丽成熟的少妇,美得惊心动魄,迷离眼神。

    一名气质高贵的妇女站在玉蚌边上,眼神被玉蚌牢牢吸引。看上去她很想下手购买,但可能高达三百星币的价格让她犹豫。

    过了一会,妇女招手叫来短发女孩:“你们这个商品介绍说是化石玉化,怎么证明它不是用玉料制造而成?毕竟石化再玉化后,成分和天然玉料很难区分了!”

    原来她是纠结这个,如果是天然玉料制造,少了多层意义,确实远不值这个价格。

    短发女孩艰难地从玉蚌上收回目光,说道:“它有证书的,经过鉴定师的鉴定。”

    妇女摇头:“三级鉴定师出具的鉴定证书,我不是很信任。有些操守不好的鉴定师,给些费用就能拿到证书的。”

    “那您可以结合它的原型影像进行判断……”

    女孩还没说完,妇女再次摇头:“这种原形也证明不了什么。其实我真的想买下它,但如果它不是玉化石,就失去很多意义。”

    旁边一些同样在欣赏的旅客也纷纷出声表示赞同。

    女孩很有水平,笑道:“既然您认为它无法被证实,那您说它是,它就是,对吗?它真的很漂亮,我们老板也是花了大毅力,才摆脱它的吸引力拿出来展销的。”

    妇女点头,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说法,所以她很纠结。

    这时旁边一个男旅客插话:“我个人看法,觉得他是工艺品的可能性较大,只是所用的玉料真的很完美。毕竟它要是真的化石,需要的巧合条件太多了,说是举世唯一也不为过!”

    “但您也不能否认它真实的可能性,对吗!”短发女孩并不生气,笑吟吟说道。

    围观者又点头。

    神意派主带着双胞胎蹓跶过来,也被玉蚌的气质吸引。

    “你们船长不是高级鉴定师吗,叫他来鉴定一下,出个证书,这件商品我买下了!”

    神意派主决定把玉蚌买下,正好还缺少一份带给妻子的手信,本来打算把巡天号模型让给她,现在这个玉蚌明显更合适。

    至于价钱,他才不在乎,他只是想让凌七这个九级鉴定师出个证书提高玉蚌的逼格,就算它并非真实化石也没所谓,只要证书说它真,那就行了。

    短发女孩一楞:“七哥是高级鉴定师?我们不知道啊!”

    “不但是高级,还是最高的九级,赶紧叫他过来。”

    “啊……哦爷爷您稍等,我马上通知七哥!”

    围观的旅客这时也从震惊中醒神,这艘游轮的船长竟然是九级鉴定师?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

    在众多惊叹声中,那名妇女皱眉急道:“这是我先看中的,阁下此举不妥吧?”

    神意派主翻一下怪眼:“你又没确定要买,还在怀疑它的真实性。而我已经明确要买,就算按顺序也应该是我排在前面!”

    那名妇女一急,就要直接划扣星币,抢先成交。那名出言怀疑它是工艺品的男旅客见状,提醒道:“小心托儿!”

    妇女一滞,又迟疑了。便在这时,神意派主直接把玉蚌抢在了手中。

    “我说了,它被我买下了,别找不自在!”说完,他就要通过个人通讯器进行支付。

    妇女这下再也不管托儿不托儿,趁刚才已经打开支付程序,迅速抢在神意派主前面完成支付。

    神意派主脸色一沉:“你什么意思?”

    “按照游轮上设定的自动交易规则,支付后就算完成了交易,商品自取。阁下现在的行为等于抢夺了别人交易下来的商品,不符合阁下的身份地位!”

    一个男声从人群外响起,随后高卫排开旅客走了进来。

    “夫人!”高卫来到妇女面前恭敬地躬身行礼。

    妇女点点头:“哦,是你!”

    高卫显然认得神意派主,靠近妇女耳边,用强大的修为控制声音传入她耳中,告知神意派主的身份。

    妇女脸色不善,既然是神意派主,那就不可能是托儿。她冷冷地盯着神意派主:“阁下,这是要强抢我的东西么?”

    神意派主现出诧异神色,猜出妇女的身份:“你是老鹰那个低调的大老婆?”

    妇女没出声,高卫便帮腔答道:“正是我们大夫人!阁下身份尊崇,何必和女人抢东西,夺人所爱?”

    围观的旅客退开一段距离继续安静地看戏,他们从对话中察觉到冲突双方的身份好像非常不简单。就连更远的旅客听到动静也纷纷过来关注情况。

    神意派主脸色一沉,对高卫斥道:“你是什么东西?敢拿话挤兑老子,信不信老子一掌拍死你!”

    高卫一顿,不敢再吭声。听说这老家伙脾气古怪,他这么说,就绝对做得出来。

    神意派主重新看向妇女,没有任何绅士意识地嗤笑道:“我都已经在你前面说了要买下东西,你还来抢着买单?就算老鹰在这里,也别想和老子抢,何况只是他的女人!”

    他双眼一瞪:“老子这里可没有不打女人的规矩(心里:因为老子就特么经常被女人打),再唧唧哇哇,连你照样收拾!”

    妇女盯了神意派主半晌,默默地给昆吾派主发出联络请求。

    显然,她不打算就这么放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