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666
    几秒后,急刹车的司机连忙道歉:“抱歉,刚才路上突然蹿出一只袋鼠,韩先生,方小姐,你们没事吧!”

    韩子瑞的大手紧紧的揽着方翊,定了定神:“我没事!”说完,低下头看自己怀里的方翊:“小翊,你有没有受伤?”

    方翊确实被刚才的急刹车惊了一下,但是在那一刻就被韩子瑞紧紧的搂着。

    她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跟他这么拥抱过,甚至带着疏离,甚至还想过分手,但是在无意间的状况下,再次落入他的怀中。

    他的怀抱依旧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宽阔,那么的熟悉。

    是的,熟悉的气息,熟悉的体温,一切都是她说熟悉的。

    她身体里的反应机制没有排斥,所以此刻的她就像小猫一样缩在韩子瑞的怀里。

    “我...我没事!”惊魂未定的方翊低声的应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韩子瑞揽着她的身体的手,没有因此放开而是将她揽的更紧了。

    这个动作其实是下意识的,害怕她受伤。

    司机再次道歉:“抱歉!”

    韩子瑞没有责怪司机,毕竟在国外,尤其是澳洲这个地方,经常可以看到动物在马路上乱窜,时常发生撞死动物的事件。

    “没事,多注意路况!”韩子瑞平和的对司机道。

    坐在前面的朱亚丽回头看到韩子瑞紧紧的揽着方翊,听到方翊说没事之后,也没在多话。

    因为这丫头在国内就开始不太喜欢跟人肢体接触,所以这些天牵手算是最大的进步,眼前她没有第一时间排斥韩子瑞,这是好现象。

    过了许会,韩子瑞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搂着方翊,本想放手,但是内心十分不愿意,最后就这么一直紧紧的抱着她。

    方翊定神之后,其实也想抽离,但是最终没有推开韩子瑞。

    一个月多的时间,没有跟韩子瑞这么拥抱过,她心底还是其实依旧还是那么的依赖这个温暖又宽阔的胸膛。

    尽管前面还坐着妈妈,还有司机,但是这一刻她似乎也不愿离开。

    她静静的依偎在他的怀中,无声的吸取他的温暖。

    车上很是安静,似乎谁也不愿意打破这份安静。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安静的让方翊只能听到韩子瑞的心跳声。

    他的心跳声还是那么的稳健,那么的铿锵有力,一下接着一下。

    时间久了就像听一场协奏曲一样,但是方翊似乎听不厌一样,贴在他的怀里,足足聆听了大半个小时。

    不过这样的姿势维持久了,身体有些僵硬。

    方翊最终还是忍不住动了一下,韩子瑞察觉了,连忙低头询问:“怎么啦?”

    方翊有些尴尬:“腰...快麻了!”

    韩子瑞闻言,连忙放开她,他自己没有太多感觉,因为他真的是在他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半个多小时。

    这段时间,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有多么的渴望拥抱方翊,给以她温暖,给以她安慰。

    “对不起,我帮你揉揉!”韩子瑞道。

    前面的朱亚丽听后,脸上不自觉的浮现一抹笑意,而方翊却有些尴尬,连忙抓住他的手:“不用!”

    司机这几天一直都为他们服务,知道他们是情侣,也就见怪不怪了。

    回去的路程还需要一个小时,方翊活动了一下,腰总算缓解了酸麻。

    不过接下来,两人似乎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说。

    刚才在情急之下拥抱在一起,谁都不会在意,但是离开之后,要想在重新黏回去,方翊似乎做不到。

    她主动不了,现在她对男人似乎都无法主动。

    她讨厌这样的自己,但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韩子瑞对她的离开,一直很不舍,甚至眷恋,看了下时间,不由道:“还要一个小时,可以休息养神一下!”

    方翊点了点头:“嗯!”

    方翊确实有点累,缓缓的闭上眼睛。这几天似乎每天都跑出来,虽然不是正餐旅行一样,一天赶场似的从一个景点到另外一个景点。

    但是连续出来几天,没有午休,确实有些累,所以每天晚上回去她吃完晚饭,在花园散散步,就去洗澡睡觉了。

    或许因为累的缘故,她晚上很快入睡,而且睡得特别的沉,她的睡眠质量总算恢复了一些。

    刚才一直被韩子瑞抱着,光顾着听他的心跳声了,这会倦意袭来,很快就睡着了。

    睡着的她,也便直接靠在韩子瑞的肩膀上。

    韩子瑞没有睡,而是一直侧脸看着沉睡的她。

    就这么看着,满心满眼都是满满的幸福。

    副驾驶座的朱亚丽也睡着了,车内安静的只能听到呼吸声。

    韩子瑞嘴角一直勾着笑意,缓缓的低下头,在方翊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

    司机通过后望镜看到这一幕,也不自觉的勾唇,在表达爱意的形式上,比起澳洲男女的热烈,中国人确实内敛许多。

    韩子瑞之后抬起头,眼睛看向窗外,暮色笼罩大地,一盏盏的灯火等待着回家的人们,他与她正在回家的路上。

    这一路是甜蜜的,是幸福的。

    ——————

    一小时后,他们到了预定的餐厅吃了一下晚饭,之后便回家了。

    今天的气氛变得明显不一样,因为韩子瑞和方翊一直都手牵着手。

    朱亚丽在一旁,感觉自己有点像电灯泡一样。

    不过就算是电灯泡,也是照亮幸福的电灯泡。

    韩子瑞到了别墅还是有些舍不得放开牵着方翊的手。

    朱亚丽见此,也很识趣,自己先回房间了。

    这是方翊这一多月来,第一次跟韩子瑞这么黏腻。

    “那个...你去休息吧!”方翊开口道。

    “嗯!”韩子瑞点头,但是手却没有松开。

    “你不松手,怎么去休息!”方翊看着他紧紧握着她的手的大手,低声道。

    如果可以韩子瑞很想说,他不想松手,他想抱着她。

    但是此刻这种话不能说,在方翊还没完全摆脱心理阴影的时候,这种事情急不来。

    “让我再牵你的手一会!”韩子瑞温柔的说道。

    从她在车上醒来的时候,他就一直牵着她的手,去吃饭的时候,也是时不时牵她的手,吃完饭回来又是如此。

    方翊目光温柔的看着韩子瑞,没有拒绝他的这么请求。

    韩子瑞的大手在她的手背上摩挲了一下,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看着她:“小翊,我想就这么牵着你的手,一起白头到老!”

    方翊看着他,没有说话,但内心绝对是感动的,幸福的。

    “等我们都老了的时候,再回来这里,重温我们这几天走过的地方,你说好不好?”韩子瑞继续道。

    方翊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缓缓张口:“子瑞哥,谢谢你在这段时间,一直在我身边陪着我!”

    “该说谢谢的人是我,谢谢你让我呆在你的身边!”韩子瑞道。

    方翊听后,很是感动,手指也轻轻的摩挲他的大手。

    这个回应,韩子瑞很喜欢,不由跟她的手指黏糊了起来。

    两人不说话,但是手指却在那纠缠,彼此的内心将从前那浓烈的爱意,一点点的找了回来。

    其实韩子瑞觉得来澳洲是来对了,在这段时间,他就像追求心爱女孩的毛头小伙子一样,小心翼翼的追求着。

    也算是对这段恋情的一种弥补,方翊跟他在一起,一直都是她主动,这次换他主动。不,从今以后,都由他来主动。

    许会,韩子瑞才不舍的抬起头,看着方翊:“早点去休息,睡个美容觉!”

    方翊点了点头,两人的手才依依不舍的抽离。

    各自带着幸福的微笑回到各自的房间。

    方翊关上房间门后,抬起自己的右手似乎在回味韩子瑞的摩挲。

    她现在不排斥他了,这是好事,希望自己今后不会再条件反射推开他。

    韩子瑞回到房间,没有立刻去洗澡,而是拿起ipad记录了今天的事情,外加整理了照片。

    男生大多数不太喜欢在朋友圈po一些心情之类的话,因为那样感觉特别的娘,韩子瑞也是如此,但是他还是用自己的方式记录下他和方翊近期的点点滴滴。

    等他们老的时候的,再拿出来看看,应该会是一种很美丽的回忆。

    想到这些,韩子瑞嘴角维扬,修长的手指就子昂弹钢琴一样在屏幕上滴滴答答的打着字。

    ——————

    晚上是刘焉做东,请杨静和袁斌去了一家餐厅吃饭。

    杨静吃完之后,大为感叹,因为她本以为今晚的好几道菜都是虾为主料,但是没想到跟材料没有虾,这些都是素食做出来带虾鲜味的菜,而且做的摸样都还原成虾的摸样。

    刘焉的解释是,她还在吃药,怕她有过敏反应,所以才带她来这吃饭。

    得到的结果自然是杨静非常喜欢,也从细节再次感受到刘焉的贴心。

    吃完饭两对新婚夫妇各自回家。

    刘焉拿着手机在刷微信,发现韩子瑞也发了一条朋友圈。

    点赞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还留言夸他的拍照技术炉火纯青。

    “看什么呢?”开车的秦朔阳询问。

    刘焉把韩子瑞拍的照片给秦朔阳看:“可爱吧!”

    秦朔阳看到企鹅照,笑了笑:“是方翊发的朋友圈,还是子瑞发的!”

    “他们两个多发了,感觉两人这几天关系亲密了很多!”刘焉道。

    “那就好!”秦朔阳道。

    “希望方翊快点好起来!”刘焉道。

    “感觉你现在就是她们的贴心小姐姐啊!”秦朔阳道。

    刘焉笑:“以前我们几个好姐妹里,萌萌是最贴心的,或许受她影响吧,对待朋友诚心相待,相互扶持!”

    “老许的老婆很早就听说很贤惠,认知时候,觉得她确实是你们几个脾性最温和的!”秦朔阳道。

    刘焉见秦朔阳夸孙萌萌,其实一点都不吃醋,但是却娇瞪起眼睛:“你的意思是我很暴躁!”

    秦朔阳看她,微微勾唇:“刚认识你那会,你就是小辣椒!”

    刘焉听到秦朔阳的评价,不由伸手戳他:“知道真正的小辣椒是谁吗?”

    秦朔阳愣了愣,猜测道:“叶子青?”

    “不是,是g市权贺俊中校的老婆叶子欣!”刘焉道。

    秦朔阳跟叶子欣见过一面,不由道:“不可能吧,权中校的老婆也挺温柔的!”

    刘焉笑:“现在当然温柔可人啦,听她自己说当初权中校追她的时候,就给她取了一个小辣椒的绰号,不过脾气再辣的女人,遇到喜欢的男人,慢慢的将所有棱角收起来。子欣跟权中校经历那么多,现在真的完全感受不到她身上的辣劲了!”

    秦朔阳听说过权中校的事,对于这些嫁给他们军人的军嫂们,真的是十分的佩服。

    “你们这些选择我们职业军人做丈夫的女人,真的很伟大!”秦朔阳道。

    刘焉听后,笑了起来:“因为你们伟大,我们才跟着伟大名头的光!”

    秦朔阳也笑,随后伸手牵起刘焉的手:“谢谢你选择了我!”

    刘焉娇嗔:“我身旁的很多朋友到现在都觉得选择做军嫂是假的!”

    秦朔阳笑:“什么假的,都板上钉钉了!”

    “就是啊!”刘焉道。

    “估计她们很难接受军人做伴侣的现实吧!”秦朔阳道。

    刘焉点头:“虽然身旁有两个军嫂,但要不是遇见你,我也很难选择军人做伴侣!”

    “所以这就是缘分!你注定是要嫁给我的!”秦朔阳勾唇道。

    刘焉笑:“幸好你及时出现了,不然我就要立独身一辈子的fiag了!”

    “好像有这么一句话,终于等到你,还好没放弃!”秦朔阳道。

    刘焉点头:“对,就是这句,终于等到你,还好没放弃!”

    秦朔阳笑:“该遇见的人,终将遇见,该相爱的人,终将相守一生!”

    刘焉握着他的手:“嗯,我们相守彼此一生!”

    ——————

    杨静和袁斌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一个电话,随后袁斌立马将车子掉头开往医院。

    杨静倒了医院,快速的奔向了急诊科。

    看到当值的医生,连声询问:“廖主任呢?他情况怎么样?”

    “只是昏倒,正在输液,应该很快醒过来了!”急诊科当值的医生道。

    他的床位在哪?”杨静问。

    “在右手边,角落的位置,幼林嫂子在那!”医生道。

    杨静和袁斌一起走了过去,还没走到就听到张幼林嫂子的哽咽声。

    杨静缓和的走了过去:“嫂子!”

    张幼林转过头看见杨静,连忙伸手摸了一下眼泪:“杨医生......”

    杨静走了过去,看了下昏睡着廖主任,随后询问张幼林:“嫂子,廖主任怎么会昏倒!”

    “天天喝酒,这两天胃难受,吃不下东西,然后就这样了,你说他怎么就这么爱作贱自己呢?”张幼林红着眼睛道。

    杨静听后,轻轻的拍了拍张幼林的后背:“嫂子,别难过,我们回头好好跟廖主任沟通!”

    张幼林垂下头哽咽道:“我看他就是铁了心要抛下我和妞妞了!”

    杨静听后,内心难受,随后安慰张幼林:“嫂子,别这么想,廖主任的内心肯定是很爱你跟妞妞的,他舍不得你们,只是现在的他心里难受,却又无能为力,才会心情低落,自暴自弃!”

    “杨静,你帮我好好劝劝他,我前几天在百度看到一篇报道,说有hiv患者治愈的案例,是不是真的啊?”张幼林道。

    杨静自然也是看过那篇研究报道,不过是好几年前的报道,世界首例艾滋病治愈患者——蒂莫西布朗。

    蒂莫西布朗是一名美国白血病患者,并同时患有艾滋病。2007年他来到柏林找到了胡特医生。胡特医生是一名肿瘤病和血液病专家。当时布朗的状态非常不好,病情正在恶化,几乎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不过胡特医生做出一个决定:进行骨髓移植,先治白血病。结果却出人意料,经过3年多的临床观察,这次移植同时治愈了布朗的艾滋病。这个手术不仅骨髓捐献者的配型非常吻合,而且骨髓中还有一种能天然抵御艾滋病病毒的变异基因。

    据以往研究发现,这种变异基因只在少数北欧人体内存在。

    不过许多专家表示,像布朗这样的例子很难复制,他的痊愈包括许多因素,比如布朗体内可能存在的某些基因变异正好配合了骨髓干细胞移植疗法,并发挥了抵抗病毒的积极作用。

    但是真正攻克艾滋病的资料之路,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那个是特例,不过现在的医学条件目前只能做到有效的治疗和延长存活的时间。”杨静实事求是道。

    医生这个职业,既给人希望,又给人绝望。

    因为他们一般都会实事求是的告诉你真正的实情,然后在说一些鼓励的话。

    有些人听完鼓励的话,会振作起来跟病魔抗争,但也有些人,直接就被可怕的病魔给打倒。

    “现在最重要的是劝说廖主任配合治疗!”杨静道。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劝不了他,他现在完全就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是想着跟我离婚,就想着作贱自己!”张幼林哽咽道。

    杨静轻轻拍了拍张幼林的肩膀:“嫂子,他的气话,你别往心里去,其实他现在最需要的人就是你!”

    “我知道,所以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不会往心里去,但是只求他能好好珍惜自己。”张幼林眼泪掉了出来。

    杨静的包在袁斌的手中拿着,见此不由打开包去找纸巾递给了杨静。

    杨静抽了一张出来,给张幼林:“嫂子,我明天找个时间单独跟廖主任聊一聊!”

    “好!杨静,谢谢你!”张幼林边擦眼泪,边谢杨静。

    杨静查看了一下廖主任滴的盐水之后,随后去了急诊室,对当值的医生和护士说:“你们待会给嫂子安排一张陪护床!”

    护士道:“嗯,知道!”

    “还有,换药操作的时候注意一点!”杨静提醒道。

    医生和护士都点了点头。

    杨静让袁斌去了几瓶水和一些水果,没过一会袁斌提着一袋东西回来。

    安抚了张幼林,杨静便和袁斌一起离开了医院。

    杨静的心情从接到电话那一刻开始就低沉不已,回去的路上也依旧如此。

    袁斌伸手牵过她的手,杨静抬头侧过脸看向袁斌。

    “你的身体也才刚恢复一些,别胡思乱想!”袁斌道。

    杨静定了定的看了看袁斌:“我没胡思乱想,只是为廖主任担心而已!”

    “廖主任确实让人担心!”袁斌叹道。

    “有时候在想,若是我们手中的手术刀,是魔法棒就好了,念念咒语,轻轻一挥,把每一个人身上的病魔都驱走!”杨静幽幽的说道。

    袁斌很少见杨静说这么孩子气的话,不由道:“其实你们的手术刀也是魔法棒,只是有些病魔太过强大了,没办法根除!”

    5静看了看袁斌,随后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随后低声道:“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幸运儿,没有被感染,所以还能这么幸福的依偎在你的怀里!”

    袁斌低头看了看她:“不管有没有被感染,我这个怀抱永远都属于你!”

    杨静听后,蹭了蹭他的肩膀,霸道的说:“你的怀抱也只能属于我!”

    袁斌微微勾唇:“回头把这句话教给幼林嫂子,让她亲口跟廖主任说!”

    闻言,杨静的眼睛扑闪了一下:“知道廖主任为什么要跟幼林嫂子提出离婚吗?”

    “知道,因为爱!”袁斌回道。

    “是啊,因为爱,所以痛心选择分开。”杨静幽幽道。

    “他的想法我不能说是错的,但也不能说是对的,换做是我,也会很为难!”袁斌将心比心道。

    “所以那天我跟你说,我要是感染第一件事就是跟你离婚,你应该会理解吧!”杨静道。

    “理解,但是做不到,我不会让你离开我,就算今后会有很多困难,也想跟你一起经历,一起扛!”袁斌道。

    “患者的角度,旁人的角度,各有各的坚持,各有各的无奈,”杨静道。

    “静静,你只要知道,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我不会让你离开我!”袁斌道。

    “我知道,所以我会更加珍惜我们现在的幸福!”杨静道。

    “嗯,珍惜当下才是最重要的!”袁斌道。

    ———————

    回到家,杨静去洗澡,袁斌去厨房给她热了杯牛奶。

    杨静从浴室出来,主动将那杯温牛奶喝完,便去隔壁书房了。

    袁斌洗完澡后,也没立马去睡,拿了一本心理学的书翻看了起来。

    时间很快过,当袁斌的眼睛从书上抬起了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半了,而书房的门还是紧闭。

    袁斌知道杨静想要换研究项目,所以需要补充的知识特别的多,最近都在疯狂的学习中。在这方面他是支持她的。

    但是眼下十一点真的有点晚了,于是起身去敲了敲书房的门,打开走了进去:“静静,十一点半了,该睡觉了!”

    杨静这才一堆医用名词堆砌而成的文献中爬出来:“怎么这么快过啊,我还想再看一会!”

    “不行,已经十一点了,再看一会不得两点啊!”袁斌拒绝她的申请。

    “就让我再看一会嘛?”或许是因为在袁斌的面前,杨静自然的变成特别的女人一些,声音带着撒娇的味道。

    袁斌走了过来,收起她桌上的书:“明天再看!”

    杨静努嘴,但是下一秒袁斌弯下腰将她抱了起来。

    “干嘛呀!”杨静连忙圈住他的脖子。

    “睡觉!”袁斌抱着她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杨静见此,这书是看不成了,只能指挥袁斌:“抱我去洗手间,我洗把脸再睡!”

    袁斌抱她去了浴室,杨静洗了把脸,便乖乖的上床睡觉。

    有了男人之后,女人就是属猫的,直接钻进袁斌那温暖的怀中。

    “看你半天也不知道多穿一件衣服,手这么冰!”袁斌大手环着他的腰,将她揽紧。

    “不是已经穿了吗?手冰冰的是因为刚才沾了水!”杨静辩解道,“不过放在你身上捂一捂就暖和了!”

    说完,杨静直接将手放进袁斌的衣内,贴着他的腹肌。

    小手确实有点凉,贴着袁斌的皮肤,感觉就像被人塞进一团雪进衣服内一样。

    不过袁斌没有嫌弃,而是拉着她的手在自己的皮肤上撮了撮,快速让她的手暖和起来。

    杨静搓了几下之后,嘴角微扬:“腹肌真结实!”

    袁斌笑:“要不要数一数!”

    都已经坦诚相待过,杨静岂能不知道袁斌有几块腹肌,哼了一句“早就知道你有八块腹肌啦!”

    “其实有九块!”袁斌纠正道。

    “拿来的九块,明明八块好吗?”杨静辩解。

    “你摸摸!”袁斌拉着她的手摸了摸,口中还帮忙数,“一块,两块,三块......”

    被他这么一数倒是真有九块,不过杨静提出异议:“这里应该算人鱼线吧!”说完,手往下摸了摸。

    拥有人鱼线的男人,那身材都是好得不行的男人!

    不过这种身材搁在部队,其实有很多,常年的体能训练,他们的身材都是一等一的好。

    “这才是人鱼线!”袁斌将她的手又往下拉一些。

    不过杨静的手虽冰但是特别的软,往他身上一摸,让人浑身起疙瘩皮。

    “好吧,作为医生没能瞬间分辨出人鱼线,有些失职!”杨静道。

    “这有什么好失职的,只能说你平时看到用人鱼线身材的男人太少了!”袁斌道。

    这话是大实话,经常锻炼身体的人,自然很少生病去医院,而且杨静又是骨科,大多数的病例都是手脚居多,当然也有胸骨这类,但是有好身材的患者确实遇见的很少。

    “是啊,没见过几个,你的身材是我见过最好的!”杨静还是忍不住给袁斌一点糖吃。

    被杨静这么夸着,又被她这么摸着,是个正常男人都会心潮澎湃,于是忍不住拉着杨静的手又往下一些。

    当碰到某个东西的时候,杨静下意识的将手握拳,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干嘛呀?”

    “这个也是你见过最棒的是吧!”袁斌的声音变得低哑起来。

    出现这种声音,气氛自然瞬间跟着变化。

    杨静是医生,自然见过不少尸体,也看过不少这些,但主修不是泌尿科,所以生龙活虎的还真只见过袁斌这一个。

    “有这么夸自己的吗?”杨静低声的回应道。

    “难道不是?”袁斌低沉着嗓音反问。

    “活的见得不多,就你最棒,满意了吧!”杨静承认了。

    袁斌嘴角微勾:“满意,非常满意!”

    不过接着袁斌感觉自己失策了,就被杨静的手那么轻轻一碰,就出现问题了。

    “静静,坏事了!”袁斌低哑着嗓音道。

    杨静自然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于是回了一个字:“该!”

    袁斌听后觉得倍加委屈:“它也就对你这么敏感!”

    杨静很想捶他,但是知道男人的生理构造,精满自溢,接下来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在一起,可真是难为袁斌了,于是心软的很,开口道:“等我一下!”

    袁斌愣了愣,本以为她会让他自己去洗手间,但是却有了其他转折。

    杨静开了灯,打开抽屉。

    袁斌愣了愣,以为她去拿套,但是她的身体暂时不能进行夫妻生活不是吗?

    下一秒杨静拿出一盒东西,就是套,不过不是那种套,而是手套。

    袁斌看着她打开盒子,眼睛闪了闪,开心道:“静静实在太体贴了!”

    杨静带着手套的时候,娇瞪他一眼:“算是给你的周木福利!”

    袁斌听后,真的恨不得把她按在床上碰亲一把,但是杨静是不会让他亲的。

    有这样的周末福利,对于袁斌来说,已经知足了。

    杨静带着手套帮他解决个人问题,虽然没有直接弄来的舒爽,但还是比自己来的愉快。

    毕竟这种东西,有了女人的介入,就是一种灵魂的交流。

    结束之后,袁斌气息不稳道:“静静,辛苦你了!”

    杨静甩了一下微酸的手臂,心里呜呼:确实快要累死了。比她做一场手术还累人!

    “叫我不要,结果时间都给你了,是不是很开心呀!”杨静微微喘息道。

    “开心,当然开心!”袁斌哪敢说不开心。

    杨静起床,去浴室摘下了手套,扔进了垃圾桶。

    袁斌也爬了起来,什么都没穿的跟着进去。

    用水冲了一下身体,擦干之后,重新回到床上。

    经过刚才那么一折腾,整个房间都弥漫着荷尔蒙的味道,尤其是被子里。

    “被子刚才被沾染了一些,我明天拿来洗一下!”袁斌道。

    杨静不讨厌这个味道:“没关系!”

    袁斌勾唇,将她揽了过来:“你喜欢这个味道?”

    杨静蹭了蹭他:“不讨厌,不过我喜欢被子里有你身上的味道!”

    袁斌嘴角笑意更甚:“我也是,我也喜欢被子里有你身上的味道,只可惜你没去我的部队!”

    “你这是邀请我去探亲吗?”杨静贴合着他,轻声道。

    “想是想,不过现在你最重要还是养好身体,等身体好些了再说吧!”袁斌道。

    现在的杨静也确实没空去探亲,不由道:“我桌上有香水,你可以带去部队往你被子喷一下!”

    杨静平时也不怎么用香水,不过偶尔会使用花果味道的香水喷一下被子。

    “不要,我一个大男人往被子李喷香水,不被战友们笑死才怪!”袁斌道。

    杨静笑:“也是,所以你还是在部队闻带汗味的杯子吧!”

    “我部队的被子可没多少汗味,经常清洗,干净着呢!”袁斌道。

    “行了,知道你爱干净,我邋遢行了吧!”杨静回道。

    袁斌微微勾唇:“你现在还好吧,跟我在一起似乎爱干净了,这个影响意义非常的深远!”袁斌道。

    杨静听了这句话,不由伸手掐了一下袁斌腰上的肌肉:“敢嫌我邋遢!”

    袁斌连忙改口:“不是,不是,你是忙的没时间整理,不是邋遢,不是邋遢!”

    杨静提后,又掐了他一下:“反正你已经娶我了,你要敢嫌弃,有你好看的!”

    “不敢,哪敢嫌弃,爱都来不及!”袁斌连忙道。

    杨静这才松手,往他怀中钻,手臂圈着他的腰,低声道:“等我彻底解除感染嫌疑的时候,再好好爱我!”

    袁斌知道杨静的意思,将她抱紧,附在她的耳边道:“遵命,我一定爱你爱到三天下不了床为止!”

    杨静又想掐他,不过却被袁斌给抓住了手,紧紧的抱住她,似乎要将她整个人揉进自己的身体里,此时此刻他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他对她的爱意。

    ——————

    第二天,杨静去上班后,第一时间先去看望廖主任。

    廖主任半夜就醒了,本想说立马回家,不过却被急诊科主任拦着了。

    他的身体被他这么折腾了一两周,很是虚弱,让他再打几瓶点滴。

    袁斌送杨静来上班的路上,买了一些早点,杨静提着去急诊室。

    此时,廖主任已经醒了,不过还挂着一瓶点滴。

    “主任,醒了,嫂子呢?”杨静走了过去,淡笑的询问躺在床上的廖主任。

    “去洗手间了!”廖主任回答的声音不大。

    杨静点了点头:“我给你们带了早餐!”

    “谢谢!”廖主任谢道。

    “血液科的郭主任今天会给你做一个治疗方案!”杨静道。

    “他跟我说了!”廖主任回道。

    “积极配合治疗吧!别在折腾自己的身体了!”杨静轻声道。

    廖主任看了看杨静,没有回话。

    “活在当下,珍惜眼前!”杨静见此,又说了八个字。

    廖主任还是没有回话,杨静继续道:“主任,我承认我当时有过跟你一样的想法,觉得自己一个人承受这些就好了,但是现在我改变想法了,我觉得眼前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你推开嫂子或许会觉得不会拖累她,但是她的内心势必会承受很多痛苦,与其两个人都痛苦,不如一起快乐的活着。”

    廖主任的眼睛看着杨静,缓缓张口:“道理都懂,但是很难做到的!”

    “是很难做到,但没去尝试,怎么会知道结果就是不好的呢?”杨静道,“或许你会认为是安慰的话,但是就算安慰的话,也有一定的心里暗示作用,你是医生,也知道心理暗示的作用,如果你一直都这么消极,病情只会加重,让周围的人跟着一起痛苦,如果你能积极面对,有家人的陪伴,或许那一天就出现了奇迹!就算没有奇迹,看到她们每一天脸上的笑容,应该也会很开心吧!”

    廖主任定定的看着杨静:“当然开心,看到我每天下班,最喜欢看到的就是我老婆跟我讲我家妞妞的事,然后两个人笑了起来,妞妞这时也会跟着笑,说我们就喜欢拿她当笑料!”

    “是啊,一家人在一起,无论是什么情况,应该都会比自己一个人独自面对来得开心!别想着离婚的事了,你是丈夫,也是爸爸,不应该一出事就把这个重担直接给撂下了!虽然知道你真实想法,但这也是另外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杨静道。

    “杨静,你现在真是越来越会劝说人了!”廖主任道。

    “在安慰劝说别人的方面你其实我的老师,我这人嘴直,经常得罪了,你都会帮忙把话圆回来!主任,别在消极了,给妞妞做个好榜样!”杨静道。

    男人的软肋除了妻子,就是子女,而子女的威力是巨大的。

    血缘这种东西,一直都存在着强大的力量,支撑着每一个人。

    廖主任没有回话,但是也没有再反驳杨静的话。

    两人陷入几秒的沉默,杨静看了看时间随后道:“主任,上班时间快到了,我先去工作了,你好好休息!”

    廖主任这才点了点头。

    杨静转身离开,不过却在病床外面撞见了张幼林。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那了。

    因为有布隔离,刚才没注意点。

    杨静本想叫她一声,但是随后却改成对她微微一笑。

    张幼林也冲她感激一笑,刚才杨静的话,她都听见了,希望她的话能对廖主任的振作有所帮助,希望她接下来能看到一个不再消极的丈夫,一个跟往常一样给女儿做好榜样的爸爸。

    ————

    今天(一万字合一大章)。。。明天见。。。。推荐亚亚的旧文慕爱成婚:高冷上司在隔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