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664
    张幼林终于耐不住脾气爆发了出来:“你要敢跟我离婚,我也死给你看!”

    杨静听到张幼林的话,愣了愣,脑海也想起袁斌对她说得那些话,就算她提出离婚,他也绝对不会同意。她这辈子只能是他的女人。

    男人说这种话,通常会认为非常霸道非常帅气,而女人对男人说这种话,大多数的情况会被认为纠缠,没自尊。

    然而眼前这对,想离婚的夫妇让人看了十分心疼。

    不是因为感情破裂,没有出轨,没有小三,也没有家庭暴力,而是因为男方为了救一个病人,导致职业暴露被感染hiv,不得不提出这个痛心的决定。

    “幼林,别说这样的气话!”院长赶紧劝道。

    杨静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又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张幼林。

    廖主任看着含泪的妻子,心痛的程度不言而喻,但是他没有表露出来。

    他不敢表露,他怕自己一个心软,更加难以离婚。

    他已经这样了,这辈子是不能再给以妻子任何的幸福,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

    可是这样伤她,确实是很伤。

    “小廖,虽然接下来要面对很多困难,但不应该直接选择逃避!”院长耐心道。

    “我没有逃避,而是勇敢的面对现实,这个现实迟早都要面对的,只是我提前处理了!”廖主任道。

    张幼林听后,哽咽道:“院长,他就是选择逃避,事情还没到那种地步,那就不敢面对了!”

    廖主任听后,轻笑:“行,你们说我逃避那就算逃避啊,我是怂货,我是个缩头乌龟,我不配为男人,你跟我直接离婚吧!”

    三句话不离离婚二字,可见这件事廖主任绝非说说而已。

    他或许考虑很多之后才做出的决定,而做出这个决定,应该对他而言,也是特别的困难。

    舍去自己心爱的妻子,可爱的孩子,这是多么令人痛心的事情。

    “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跟你离婚,清泉,能不能别闹了!”张幼林收起悲伤的情绪,开始振作起来。

    “我不是闹,我是真心不想跟你过了,院长,你也别劝我,这个决定我不会更改的!”廖主任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话语中带着无比的坚定。

    张幼林刚想振作,却又再次被他的话给气得掉几滴眼泪:“清泉,我知道你怕拖累我跟孩子,但是我不拍拖累!”

    “你是不是听不懂中国话啊!”廖主任忍不住说些讽刺的话。

    “听懂了,可我不怕你拖累!”张幼林再次回道。

    廖主任看着妻子,眼神有种说不出来的隐忍:“张幼林,你这么做,是想让别人称颂你吗?”

    “廖主任,你这么说话就过分了!”杨静忍不住跳出来为张幼林说话。

    廖主任看了下杨静,随后幽幽的反问:“杨静,你也经历过考验,我就想问问你,你要是也感染了,你会不会跟袁指导离婚?”

    杨建愣了愣,廖主任果然是可怕,他问她的想法,显然是知道他们有过这样一段经历的人,肯定有过相同的同理心。

    “别说违心的话,我要知道你说实话!”廖主任道。

    “小廖别闹了!”院长忍不住呵斥,“你现在是感染了没错,但不至于是个废人,你如果现在就这么消极,谁也救不了你。”

    廖主任听完院长的呵斥,嘴角扬了一抹笑:“可我现在就是一个废人!”

    杨静心里叹气不止,她不能像院长一样呵斥廖主任,谁遇到这种事,都无法做到从头到尾的坚强。

    院长听到廖主任的话之后,很是无奈,沉默了许会,伸手拍了拍廖主任:“小廖,你也在家休息一周时间了,下周回医院上班吧,上班了,你就不会这么胡思乱想了!”

    “我都这样了,怎么回去上班?”廖主任幽幽的笑道。

    杨静看了看他,其实医生感染hiv之后,是可以继续工作的,但不能拿手术器械和急救,只能开写医嘱和观察病情,其他工作交给医生助手或护士。但是大多数发现医生感染了hiv后,医院一般也不会再聘用,这也是很现实的事情。

    “可以的,我相信你!”院长道。

    廖主任却摇头:“院长,谢谢你的好意,你对我一直都这么照顾,但这次我不能接受这样的照顾!”

    院长见此,武了脸:“小廖,说你胖还喘上了是吧,你现在还是我们医院的医生,就得服从我的安排,下周一回去上班!”

    院长的话带着命令的口吻,杨静知道院长这样的安排,是不想看到廖主任继续这么低迷下去。

    但是廖主任回去工作,院长的处境势必也是艰难。

    经过那么一报道,其实很多人便知道廖主任感染的事,他回去工作,无论是同事还是病患,都没法很正常的跟他接触。

    “廖主任,你还是先回去工作再说吧!”杨静为了不想让廖主任失去生活的希望,劝说道。

    廖主任摇头:“谢谢院长,谢谢杨静,但我真的不能回去,辞职信我周一交上去!”

    “你敢!”院长的声音不自觉的拔高。

    其实院长看似斥责,但是傻子都能听出来,他从头到尾都是想帮助廖主任。

    “清泉,你还是回去工作吧,回去工作了,就不会胡思乱想,你要是不想回去工作也行,想去哪,我陪你去,我们一起出去走走,散散心!”张幼林道。

    廖主任看了下妻子:“我哪都不想去!”

    院长接着道:“周一回来上班,离婚这事就当我从来没听到过!”

    “院长!”廖主任叫着院长。

    “如果你还当我是院长,还当我是你的老师,就别再说这些话!”院长道。

    廖主任看着院长,内心其实真的满满的感动,人生能遇到一个这样的恩师足以。

    “我还有事,要回医院,先走了!”院长接着告辞。

    杨静跟着站了起来:“嫂子,主任,我们先走了!”

    “嗯,有空常来家里坐坐!”张幼林对着杨静道。

    从廖主任家里出来之后,杨静坐上了院长的车。

    院长的表情不是特别的明朗,可见还是在担心廖主任。

    回医院的路上,车上安静了好一会,院长才开口说话:“杨静,刚才小廖问你的话,你真实的想法是什么?”

    杨静愣怔一下,随后缓缓张口:“我....我的想法应该会跟廖主任一样!”

    院长直接回过头来,看着杨静。

    杨静冲着院长笑了笑:“院长,有这想法很正常好吗?”

    “你们怎么都这么消极!”院长道。

    “不是消极,而是因为太爱了,因为爱,所以害怕,所以才会想着远离!”杨静幽幽的回道。

    院长听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你们年轻的想法怎么都这么偏激,既然相爱,就得相互扶持,不能因为出现困难就选择自我放弃。或许心里会觉得亏欠对方,但是对方未必觉得是种亏欠,在他心里能呆在你们的身旁,才是一种真正的幸福!”

    杨静听后,没有否认:“或许吧!”

    院长看了看杨静:“你回头跟廖主任好好聊聊,你们有着一段相同的心理经历,你说的话,肯定比我们还要有说服力,试图开导他一下!”

    杨静默默的点了点头:“我试一下吧!”

    院长道:“辛苦你了!”

    杨静摇头:“院长客气了!”

    院长的目光看着前方:“没跟你客气,接下来你会更辛苦,你和廖主任都是骨科的骨干,现在少了廖主任,你的业务会增加很多!”

    “我能应付的过来!”杨静道。

    院长自然相信杨静的能力,但是也知道她刚失去一个样子,身体正在恢复。

    外科其实真不是女孩子干得事!这句话没有任何歧视之意,是心疼。当医生本来就忙,而女医生还要兼顾家庭,就更慢了。

    院长想起了前几天杨静的话,不由道:“你前几天说,你想换个研究方向?想换哪个病理研究?”

    “hiv!”杨静道。

    院长很是诧异:“你这是跨科目研究!”

    杨静点头:“是的,我想挑战一下自己!”

    院长审视了一下杨静,感觉她不像是开玩笑的,当然杨静通常不怎么开玩笑。

    “杨静,你可想好了?”院长询问杨静。

    杨静点头:“想好了!虽然从头开始,但是我相信自己能很快进入状态的!“

    院长看了看她,杨静的能力不用怀疑,但是重新来过,这几年势必都要把精力花费在这上面,于是道:“你家袁斌知道这事吗?”

    杨静点头:“已经告诉他了!”

    “他支持?”院长问。

    “嗯!”杨静应道。

    “你家袁斌是个好男人啊!”院长赞叹道。

    杨静微微一笑:“是不是好男人暂时不能定论,但是我知道他现在还算喜欢我!”

    院长听后,也笑了起来:“刚开始听说,你要跟袁斌闪婚,我真是又意外又惊喜,不过我还是相信你的眼光,袁斌错不了!”

    “院长,看样子你平时没少关注袁斌啊!”杨静笑着接话。

    “是啊,我要不是女儿还在读高中,说不定他就是我心目中女婿人选了!”院长开玩笑道。

    咳咳咳——杨静咳嗽了一声:“院长您还真是爱说笑啊!”

    院长笑:“磨难已过,接下来都是幸福的日子!”

    杨静收下院长的这句祝福,希望接下来都是幸福的日子吧!

    ——————

    今天是周五,知道袁斌会回来,杨静没加班,早早的回家了,平时不怎么下厨的她,特意去煲了一个汤。

    结婚还是多多少少能改变一个人的,就算再不爱干家务,但是为了心爱的人,还是会做出改变。

    所以杨静算是第一次为袁斌洗手做羹汤。

    至于炒菜,杨静真的不太在行,于是去叫了几个菜回来。

    袁斌回到家的时候,刚好在电梯门口遇见外卖小伙。

    进屋之后,闻到了香味,袁斌笑嘻嘻的对杨静道:“好香啊!”

    杨静知道袁斌肯定碰见了外卖小伙,不由道:“点了外卖,不过汤是我亲手煲的!”

    “我说的就是这汤真香!”袁斌还是知道拍老婆马屁的。

    杨静笑:“娶了一个不会做饭的老婆,你也只能吃外卖!”

    “没关系,我这不是有汤喝吗?有汤喝就知足啦!”袁斌道。

    “嘴真甜,快去洗手吧!”杨静笑道。

    袁斌洗完手,坐了下来,第一时间端起碗,喝杨静煲的汤。

    杨静定定的看着他,眼睛带着一丝期待。

    毕竟是结婚后第一次煲汤给他喝,还是期待他做出的评价。

    袁斌喝了几口,对着杨静竖起大拇指:“真好喝,老婆的厨艺真赞!”

    咳咳咳——这马屁拍的,杨静觉得这话已经没有任何真实性了。

    “妈今天怎么没过来给你做饭啊?”袁斌道。

    杨静听后,回道:“她这几天感冒了,我让她在家休息别过来了,估计是前段时间照顾我太辛苦了,给累着了!”

    “我待会给她打个电话!”袁斌道。

    杨静点了点头:“快点吃饭吧,不然菜凉了!”

    尽管三菜一汤只有汤是杨静做的,不过袁斌还是吃的津津有味,尤其是对汤,赞不绝口。

    杨静见此,不由道:“你就算夸出花来,我对提高厨艺的信心还是不强!”

    “不用提高,你负责煲汤,我负责做菜,我们分工有序!”袁斌道。

    杨静笑:“幸好你不嫌弃,不然连汤都没得喝!”

    袁斌笑:“哪敢嫌弃啊,你这双救人的手为我做羹汤,知足了!”

    杨静微微一笑:“那你就多喝点吧!”

    不过袁斌却道:“这汤好喝,不过不能多喝!”

    “看吧,泄露了你真实的评价!”杨静道。

    袁斌笑:“不是,这汤喝多了上火!”

    杨静愣了一下,随后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因为最近家里都给她煲的是补身子的汤,所以今天杨静煲的排骨汤里放的料也是补的。

    两人现在过着佛系婚姻生活,要是上火,袁斌可要难受了。

    “那就别喝了!”杨静道。

    袁斌笑看着她:“你可以多喝点!”

    最后,这锅中号炖盅的汤杨静喝了好几碗下去。

    吃完饭,袁斌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嘘寒问暖一番后,提到了房子。

    经过一周时间处理,袁家的老宅总算可以交给杨静了。

    “袁斌,不是要装修吗,明天要不要过去先看看!”袁斌妈妈道。

    “行,我明天过去一趟!妈,你早点休息吧!”袁斌道。

    “好!”袁斌妈妈应道。

    挂完电话之后,杨静给袁斌口中塞了一颗草莓。

    “妈是不是跟你说明天去看房子?”杨静坐在袁斌的身旁。

    袁斌边吃边点头:“嗯!”

    “我这周本来想约焉姐吃饭,让她正式引荐一下师妮可,结果太忙了,什么也没做。”杨静道。

    “要不明天约约看!”袁斌道。

    “周末会不会打扰别人啊!”杨静道。

    “你问问焉姐吧!”袁斌道。

    “好吧,我去问问!”杨静道。

    杨静随后给刘焉打电话。

    刘焉还在陪秦朔阳吃饭,接到杨静的电话,很快接了起来:“杨静......”

    “焉姐,不好意思,周三晚上有手术,没能跟你一起吃饭!”杨静歉意道。

    “没事,等你有空的时候,姐再约你!”刘焉大气道。

    “明天有空,不过我做东,请你吃饭!”杨静道。

    “好啊!”刘焉没有拒绝。

    “还有一件事想让你帮忙?”杨静没有绕弯子,直接进入主题。

    “什么事?”刘焉问。

    “我想装修房子,上次去许大校家里,看过孙贝贝家里的装修很是喜欢,想着联系师妮可设计师!”杨静直白道。

    “哈哈哈,贝贝果然成了代言人!”刘焉笑道。

    “不知道你这边方不方便!”杨静道。

    “方便,我待会联系师妮可,要是她有空,明天让她一起跟你见见面,她家宝宝的奶粉钱有着落了!”刘焉笑道。

    杨静笑了笑,自然知道刘焉是说笑的,师妮可哪差那么一点奶粉钱。

    杨静道:“好,那麻烦你了!”

    “你下班了吗?吃饭了没?”刘焉还不忘关心一下每天忙碌跟陀螺一样的杨静。

    “下班了,刚跟袁斌吃完饭,嫂子呢?”杨静客气的礼尚往来。

    “正在吃,我这不叫晚饭了,这是第一顿夜宵!”刘焉道。

    杨静笑:“现在宝宝正是迅速成长的时候,自然吃得多!”

    “是啊,最近真是胃口大开了,吃完没多久,又开始饿,特别想吃东西!肚子里这个宝宝就是小吃货!”刘焉道。

    杨静笑:“能吃是福!”

    “也是!”刘焉笑道,“我待会帮你问问可可,到时候给你回复!”

    “好,麻烦你了!”杨静道。

    “跟我还客气!”刘焉应道。

    挂完电话,坐在对面的秦朔阳看着刘焉:“杨静的电话?”

    刘焉放下手机,点了点头:“嗯,她想装修房子,找妮可帮忙设计,让我看看妮可什么时候有空!”

    关于房子的事情,秦朔阳在部队的时候,有听袁斌提过一嘴,这个土著竟然要装修老宅做新房,而且这还是杨静的注意。

    “那你帮忙去问问你可,袁斌对装修老宅的事也很上心!”秦朔阳道。

    刘焉听后愣了愣:“装修老宅?不是装修新房吗?”

    看刘焉的表情,便知道她还不了解这事,于是秦朔阳道:“袁斌是你们这边的土著,在xx陆的民俗街商业区有一处大厝老宅,杨静喜欢那,想装修做新房?”

    刘焉听后,眼睛瞪大:“袁斌家进入在那有老宅,这真的非常土著!这人实在太低调了!”

    刘焉也是s市的本地人,但是家里可没有像袁斌那样的大厝老宅。

    秦朔阳笑:“确实很低调!”

    “民俗街商业区那里面的老宅随便一套现在都上亿的价值,不,不能这么说,那片房子是人类的文化遗产。不过奇怪,那片应该都是被政府收购了啊!他们家竟然还拥有产权?”刘焉道。

    “具体不太清楚,不过好像具体位置不是商业街的主街位置,应该是靠边一些吧!”秦朔阳道。

    “能抱住产权,说明很牛!”刘焉道。

    秦朔阳笑:“估计前面有跟当地政府商榷过吧!”

    “杨静怎么会想到新房定在那呢?她的品味实在太独特了!”刘焉笑。

    秦朔阳笑道:“人家小时候经常去袁家老宅,那里有他们的很多回忆!”

    刘焉听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明白了,明白了!青梅竹马就是好!”

    秦朔阳笑:“青梅竹马是好,我们千里姻缘一线牵也不错!”

    刘焉抿嘴而笑,娇媚的看了秦朔阳:“是,都很好!”

    ————

    吃完饭,刘焉跟师妮可联系了一下,师妮可答应明天一起去跟杨静见面,还说孙贝贝真是一个活广告,一下子让她的工作室接下这么多的单子。

    刘焉之后又跟杨静确定明天见面的具体时间。

    杨静定在中午,吃饭的地点就在商业区的附近,想着一起吃午饭,认识一下师妮可,便带她去老宅看看。

    而师妮可对杨静这单活特别的感兴趣,她是学建筑设计的,走遍了中国很多地方,也研究了很多建筑,但是没能亲手给一个历史悠久的老宅做涉及。

    因为现在太多历史悠久的老宅几乎成了参观的景点。

    让更多人了解曾经建筑风格以及人文,这一点是好的,但是话又说回来,房子毕竟是给人住的,也没必要全部都归成景点。

    毕竟一座房子也是一个家族的印记,他们代代传承下来,也会形成另外一种人文。

    所以第二天几个人见面的时候,大家都很平常,但是唯独师妮可有些小激动,很是期待饭后的行程。

    杨静见师妮可一口答应,特别的感激:“谢谢你师设计师!接下来就麻烦你了!”

    师妮可笑道:“其实应该是我说感谢,是你们让我有这个荣幸去设计一个时代久远的房子!你们具体喜欢什么样的风格,到时候可以跟我详细的说明,想要保留原汁原味,还是另做新意,都可以跟我说!”

    “我们对设计不太懂,不过待会你去了之后,师设计师你给我们建议就好!”袁斌道。

    师妮可笑:“我是可以给相对的设计意见,不过至于风格,还是得你们说的算!”

    杨静其实心里有过设想,于是道:“毕竟是老宅,还是想大部分保留原来的风格,不过细节上的东西,还真的师设计师给意见!”

    师妮可听后,笑着道:“既然你们这么说,我们待会去看了之后再具体商议!”

    “你们的房子是现有的,要装修,一两个月就搞定了,不像我们的别墅,现在还在施工,还得等上七八个月呢!”刘焉道。

    杨静笑了笑:“师设计师,最近可要分身乏术了!”

    师妮可笑,随后道:“杨静,还是叫我妮可吧,在这谢谢大家捧场,让我家宝宝有奶粉吃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

    吃完饭,杨静便带着大家去看了袁家的大厝老宅。

    参观之后,齐齐称呼袁斌为土著。

    房子的整体风格特别的诗情画意,从屋顶到地面,从墙壁到窗扇,每一处的细节都可以让我们看见当时的工匠那精湛绝伦的手艺。

    不过也间接反应了袁家当年是何等的有钱,不过这有钱还得有品位,不然瞬间就溢出土豪的气息。

    房子整体格局一直保留原样,不过一般的老宅进去总觉得有一种阴森感,毕竟时代久远,少了人气。但是袁家老宅却特别的敞亮,进去之后,感受到每一处都透着人文和儒雅。

    师妮可看了之后,笑着道:“这房子太雅致了!”

    杨静笑了笑:“妮可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师妮可看了之后:“感觉自己都下不了手!”

    杨静笑:“为什么?”

    “因为动了一下,就感觉破了当时工匠的心血!”师妮可道。

    杨静笑:“你的意思是不需要重新设计?”

    师妮可看着杨静:“我觉得主要设计应该会是在新房,毕竟年代久远,你们可能会不太习惯,你觉得呢?”

    杨静点了点头:“确实,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其他地方都好,唯独睡房,这几个睡房可以稍微重新设计一下!”

    “跟我的想法一致,你老公的意见呢?”师妮可道。

    “她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袁斌道。

    师妮可笑:“妇唱夫随!不过这里有六个房间,你们想具体怎么规划,跟我一个清单!”

    “好!”杨静点头。

    老宅的睡房其实都不大,师妮可看了之后,心里有一个初步的规划,估计会将其中四个房间,变成两个房间,扩宽卧室的面积,这样整个空间感更大,不会那么压抑,正厅为客厅,保留中式风格,右边一处,可以开辟成一个茶室,后面的厨房也需要重新设计,房屋的屋梁和柱子可以稍微刨去表层的木料,其余保留原样。

    “这个房子要进行装修,也最好咨询一下长辈的意见!”师妮可还是给杨静一个提议。

    “嗯,袁斌爸妈虽说都随我的意思,不过这毕竟是他们的老宅,妮可你看过之后,给我一个大概的设计,我到时候给袁斌的爸妈过目,他们觉得ok,我们再动工!”杨静道。

    “好!”师妮可点头。

    刘焉再次环视了一周,随后感叹:“这房子真好,比别墅好!”

    “哪有啊,焉姐!”杨静低调道。

    “每一处都是文化的痕迹!”刘焉道。

    杨静笑:“其实从我很小的时候来这玩过之后,便特别喜欢这里!”

    “要是我很小的时候也能来这玩,估计我也会特别喜欢这里!”刘焉笑着道。

    “可惜当时不认识嫂子,不然就经常请你来这里玩了!”袁斌道。

    “以前不认识没关系,现在认识了,以后也可以经常来玩!”杨静笑道。

    “等你们装修好了之后,我肯定常来,说不定你家成了根据地!”刘焉道。

    杨静笑:“希望如此!”

    “被你们这么一说,我的压力无形中倍增啊!”师妮可道。

    刘焉目光看向师妮可:“有压力正常,你就喜欢挑战吗?”

    师妮可笑:“是喜欢挑战,不过感觉自己的功底在这座房子面前,显得特别的不足!”

    “妮可,别这么谦虚,我们相信你!”杨静还是对师妮可很有信心。

    “那好吧,我就硬着头皮接下来了!”师妮可绝对不会将这种机会让给别人,毕竟装修这种大厝老宅的机会真心不多啊!

    之后,师妮可将自己的初步想法大致告诉了杨静和袁斌。

    杨静和袁斌纷纷点头,其实师妮可的设计构思,跟他们大致的需求还是一致的,现在就等着看具体出来的设计图纸。

    参观完袁家大厝之后,大家又在商业街的一家甜点要了一间包厢喝下午茶。

    师妮可毕竟还要一个奶娃在家等着她回去喂奶,没坐一会便离开了。而刘焉特别喜欢这家的甜点,在这吃了好几份,杨静也陪着吃了一份。

    杨静尝过之后,很认可刘焉的推荐,笑着道:“焉姐,你就是行走的美团,s市哪家东西好吃你都知道!”

    “以后你有空不加班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我带你吃遍s市!”刘焉道。

    “好啊!”杨静笑着应道。

    刘焉吃完一份,随后道:“哎呀,我还想再来一份,怎么办?”

    “点吧!”秦朔阳道。

    “可是我又怕吃撑了,晚上吃不下饭!”刘焉道。

    秦朔阳勾唇:“等到了晚饭的时候,你又饿了!”

    “说的也是啊!”刘焉笑道。

    杨静作为医生,讲究的是正确适当的饮食方法,所以没有秦朔阳那么宠溺孕妇,开口道:“焉姐,下次再来吃吧,不要吃的过饱,少吃多餐!”

    刘焉听后,连连点头:“对对对,少吃多餐,我实在贪嘴了!”

    杨静笑:“也不是贪嘴,孕妇很多都这样,有时候会特别想吃某样东西!”

    “是啊,刚才经过这,脑海就浮现这里的点心,然后就很想很想吃!”刘焉回道。

    杨静笑:“明天你还想吃的话,我给你打包送过去!”

    “不用,你的周末还是好好的陪袁斌吧,我要想吃,直接打店里的电话就行了!”刘焉笑着指了指桌上的小广告标。

    杨静见此,不由笑了起来,感慨现在送餐服务的便捷给人们带来的便利。

    ————

    今天(0字合为一章),明天见。。。求月票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