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663
    方翊记得小时候才会去逛植物园,长大之后,便很少去这种地方。

    墨尔本的皇家植物园,是澳大利亚各个城市中最大的公园,可以算是城市之肺。

    花园规划特别好,花卉分区而划,有绿地,有儿童戏水区,有人工湖,很多老外都喜欢在绿地扎营,野餐聚会,坐在绿地上,树荫下,有说有笑,打打闹闹,这种其乐融融又贴近自然的方式让人看了很是羡慕。甚至还有人在举行草坪婚礼,即环抱,又不铺张浪费,还有特别的意义。

    韩子瑞和方翊去的时候就刚好看到一对情侣在举行婚礼,洁白的婚纱,绿油的草坪,头戴花环的新人从走过一道道拱门的时候,感觉就像中世纪的婚礼现场一样。,

    看到婚礼,任何女孩内心都会有所触动。方翊也不例外。

    她曾经不止一次的畅想过自己当新娘会是什么样子。她心目中的新郎毋庸置疑一直都是韩子瑞。

    但是现在的她,对于这些畅想却不敢去想。

    看到草坪上正在举行婚礼的新人,方翊的脸色从喜悦慢慢的暗淡下来。

    韩子瑞一直都很注意方翊的一举一动,看到她的表情,也猜到几分,不由道:“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于是大家才离开。

    可能是因为看到婚礼现场,后面再去了玫瑰园,面对一束束花开灿漫的玫瑰园,方翊的心思还是一样的重。

    朱亚丽一直想着调动她的情绪:“小翊,你看着玫瑰,好美啊!”

    玫瑰园种植的玫瑰品种特别的多,现在又是澳洲的夏天,花正是开的旺盛时期。

    玫瑰自然是美的,但是方翊却无心欣赏。

    韩子瑞去了洗手间,方翊便随处看看。

    “小翊,快过来!这玫瑰拱门太美了!”走在前面的朱亚丽喊她。

    方翊幽幽的走了过去,但是却没见到朱亚丽人了,就这么一会功夫。正当她东张西望的时候,韩子瑞遥控着轮椅朝她过来。

    韩子瑞像是变魔法一样,腿上竟然多了一束蓝色妖姬。

    方翊站在玫瑰拱门里,看着韩子瑞一点一点的靠近她。

    这让她想起了刚才的婚礼。

    韩子瑞的眼睛直视着她,很快到了她的面前,随后递上膝盖上放的蓝色妖姬:“送给你的!”

    方翊愣了愣,刚才韩子瑞说要去洗手间,迈克主动带他去,但是回来却多了一束花。

    “这里的玫瑰可以采摘吗?”方翊呐呐的问。

    韩子瑞笑:“当然不可以!”

    “那这花从哪来的?”方翊问。

    韩子瑞举着花:“你只要收花就好,别管哪来的!”

    这束玫瑰自然是韩子瑞亲自定的,让人送过来的。

    迈克当时看到这花以为韩子瑞要求婚,但是韩子瑞却笑了笑说,只是单纯的想送女朋友玫瑰花。

    现在求婚自然是不合适的,搞不好直接被拒绝。

    心理医生也交代,想让方翊慢慢不排斥自己,一切都别强来。

    迈克听到韩子瑞的话,不由觉得这个男人特别的浪漫。而且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很爱那位方翊姑娘。

    但是那姑娘的态度确实很奇怪,既自然又别扭。

    迈克为了学习中文也会追一些国产剧,脑袋也是联想一番。或许这是家族联姻,女方其实并不爱男方,但是男方很爱女方,并且能拯救女方的企业。

    这种狗血剧他有看过一两部,也只能想到这些了。

    玫瑰本是任何女孩都拒绝不了的鲜花,蓝色妖姬更是让人无法拒绝。

    方翊前面收到过韩子瑞好几束玫瑰花,其中一束还是在她比赛之后,赢得冠军的时候,有人特意送到现场。

    当时光收到花,她就开心的不得了。

    现在韩子瑞如此深情的看着自己,亲手递上一束这么娇艳的玫瑰,方翊确实无法拒绝,缓缓的接了过来:“谢谢!”

    韩子瑞微微勾唇:“喜欢吗?”

    方翊嗅了一下花香,点了点头:“喜欢!”

    “喜欢就好!”韩子瑞开心道。

    “小翊,以后我每天都会让你收到一束花!”韩子瑞道。

    方翊听后,愣了愣,随后下意识的回道:“真的吗?”

    韩子瑞点头:“真的!”

    方翊内心很感动:“谢谢!”

    “傻丫头,跟我还客气吗?”韩子瑞伸手牵过她的手。

    方翊这次没有缩回去,而是让他牵着,眼睛看着韩子瑞,带着一丝温情,带着一丝感动。

    两人置身于玫瑰园最浪漫的一处,被一束束玫瑰花包围着。

    一个人站着,一个人坐着,这样的画面,特别的唯美和温馨。

    刚才特意躲在一旁的朱亚丽没敢惊扰他们,但不忘用手机给他们拍下此时此刻如此美好的画面。

    迈克也是见证人,看到这样的画面,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为什么韩不在这直接求婚呢?”迈克询问旁边的朱亚丽。

    朱亚丽跟迈克一时解释不清楚,只能淡笑道:“求婚也是要讲天时地利人和的!”

    迈克虽然在学习中文,但是要他理解天时地利人和这句话,目前是没办法的。

    因为一束玫瑰花,两人似乎又不那么别扭了。

    迈克也摸不准方翊跟韩子瑞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

    逛到中午,大家在植物园里一家咖啡厅随意吃了点东西。

    其实来这在湖边一处的阴凉地野餐是最惬意不过的,但是不想放朱亚丽准备东西太累,也便什么也没准备就出来了。

    不过来这之后,可以考虑以后常来这晒太阳。

    咖啡馆的周围的环境很好,是下午茶的首选地。

    毕竟不是正餐,也就随便点了一些吃的。

    不过迈克却笑着提醒:“待会注意一下这里的鸟!”

    幸亏迈克提醒,方翊才知道在这里吃东西,其实是有鸟跟你抢食。

    在国内方翊去爬过峨眉山,那山上的猴子也是成精,只要你看到你手中拎着袋子就一路跟随,伺机抢夺。

    还听人说过就连包都被抢走过,只能蹲在路边欲哭无泪。

    动物界是不分国内国外的,这里抢食的小鸟也挺凶悍的,或许是因为长期有人用食物投喂,一点都不怕人,直接飞到你的桌边跟你一起共进午餐。

    方翊最近本身吃的不多,也就不吝啬的跟鸟一起分享。

    看着她喂小鸟的样子,脸上绽放着开心的笑容,韩子瑞觉得自己都想化身成鸟了。

    不过韩子瑞是注定无法化身,只能用相机拍下方翊喂食的笑的样子。

    “别偷怕了!快吃饭吧!”方翊见韩子瑞又在拍她,不由道。

    韩子瑞勾唇:“再拍几张!”

    “你一个上午还拍的不够啊!”方翊道。

    韩子瑞笑:“不够!”

    方翊瞪了他一眼,随后伸手:“相机给我!”

    韩子瑞又争分夺秒的抓拍了一张,随后才把手中的卡片相机递给方翊。

    方翊拿过相机之后,翻看了一下。

    出现在画面上的第一张便是她朝他伸手要相机。

    不得不说,韩子瑞的摄影技术极高,这么随意的拍,竟然也这么漂亮。

    再翻看一下其他的栽培,虽然里面有不少的花花草草,但是在这一上午韩子瑞的相机储蓄了百来张方翊的照片,她知道他在拍她,但是不怎么看镜头,然而呈现出来的效果却特别的好。

    “拍的好看吧!”韩子瑞对自己的摄影技术一向有自信。

    “是本人好看所以才拍的好看!”方翊回了一句。

    听的这话,韩子瑞笑得更加灿烂,这样的方翊才是以前的方翊,跟他说话,又娇又嗔。

    “嗯,确实本人好看!”韩子瑞认证道。

    方翊看了他一眼,随后低头看照片。

    都说在爱你的人眼里,所拍出来的照片也能看出爱意。

    方翊看过这些照片,脑海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韩子瑞的拍照技术是好,无论是光线还是角度都是处理的很好,但是照片除了技术之外,也可以赋予一些东西上去,例如感情。

    从韩子瑞给她拍的这些照片来看,还是可以看出每一张都是带着感情去拍的。

    朱亚丽也能察觉,韩子瑞送那一束花之后,方翊似乎心情好转一些。

    这样的状态是朱亚丽喜闻乐见的,不由凑了过来:“我看看!”

    “妈,还有你的照片,是不是很好看!”方翊翻了一下韩子瑞给朱亚丽拍的照片。

    朱亚丽看过之后,也是对韩子瑞的拍照技术夸赞一番:“拍的真好看,回去洗出来,放进相册里!”

    “妈,其实现在有电子相册,不用洗,而且可以储存很多!”方翊道。

    “知道,不过似乎习惯看冲洗的照片了,还有啊,虽然现在的科技很发达,但是什么东西都储存在机器里,也未必就很保险!”朱亚丽道。

    “朱姨说的是,电子产品要是出了故障,很多东西也找不回来!”韩子瑞附和朱亚丽的话。

    “我这思想是比较老套,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喜好,不冲突的!”朱亚丽道。

    他们用中文对话,迈克听得一知半解,大概知道他们是在讨论照片的事,不过自己毕竟是个外人,这种时候也不多加参合,默默的吃着他的汉堡。

    ————

    在咖啡馆呆了一个多小时,休息的差不多,又继续走走。

    期间经过人工湖看到上面有游船,游客坐在狭长的船上,船夫划船带着他们穿越整个湖区。

    “哇,这画面有种穿越中世纪的感觉!”方翊看到那船体不由道。

    “要不要坐?”韩子瑞勾唇问道。

    方翊本来想点头,但是考虑到韩子瑞的脚,还是摇了摇头:“看看就行了!”

    “没关系,你和朱姨去,我在这等着你们!”韩子瑞道。

    “不用了!”方翊还是拒绝了。

    虽然是逛了一天,但都是走走停停,而且逛的区域不是特别的大,因为还要在这住上一段时间,以后可以经常来。

    不过方翊出来走走之后,确实好了一些,久违的笑容时常浮现在唇边,这让朱亚丽和韩子瑞都很欣慰。

    朱亚丽平时经常有锻炼身体,所以走一天的路,面前还能支撑下来,不过方翊却有些不行了,迈克开车送他们回去。

    或许是因为运动量大了一些,方翊晚上的胃口不错,而且因为累了,睡的比平时早了一些。

    韩子瑞在方翊熟睡后,去了她房间看了一下,看到她恬静的样子,韩子瑞也倍觉心暖。

    伸手去拨了一下她额角的发丝,发现方翊真的彻底熟睡了,没有像往常一样根本没睡着。

    韩子瑞微微勾唇,低沉着嗓音道:“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

    方翊去了澳洲好些天,但是都没在朋友圈发任何记录。

    不过今天在睡觉之前,发了几张植物的图出来,不过能看到这条微信的人不多,也就几个好姐妹,外加刘焉。

    大家都在猜她拍的植物是什么,刘焉一直都是旅游达人,国内国外都去过很多地方,墨尔本自然也去过,这个植物园对她来说也不陌生,看一下照片便知是什么植物。

    于是,她在下面留了言。

    方翊也跟她回了一句,你是植物学家。

    刘焉又回了一句:去过外加一个笑脸。

    方翊看到这条留言,便没再回刘焉了。

    刘焉要睡觉之前,将方翊还是没回复,给她发了一条:“睡了没?”

    但是等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刘焉知道方翊还处于非常敏感的时期,想了想,不由给韩子瑞发了微信:“子瑞,方翊睡了吗?”

    韩子瑞刚才方翊的房间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收到刘焉的微信,回了过去:“睡了,你找她有事?”

    刘焉怕方翊有所误会,不由将微信留言截图给韩子瑞:“方翊是不是误会了?我去澳洲可不是跟你一起去的,她要是误会了,我回头去解释一下!”

    “她应该不会误会吧!”韩子瑞道。

    “要是没出事,我一点都不担心小翊会误会,不过她最近比较敏感,怕她多想,对你们修复亲密度有所不利!”刘焉回道。

    “我明天去问问她,她要是误会了,吃醋也未必是坏事!”韩子瑞道。

    刘焉看到这条留言,微微皱眉:“你怎么这么心大啊!”

    “唉,你都不知道我已经一多月没看到她对我笑了,今天总算进步了,看到她笑了!”韩子瑞道。

    “你们去了植物园逛了是吧,那么很悠闲,在那样的环境下,人会放松许多!”刘焉回道。

    “嗯,她今天确实放松一些!”韩子瑞回道。

    “多带她出去走走,别老闷在家里,免得胡思乱想!”刘焉道。

    “接下来会规划一下,带她把整个澳洲玩一遍!”韩子瑞道。

    刘焉看到这条刘焉,不由勾唇:“玩可以,但是得注意身体,你和方翊都得注意身体!”

    “谢谢关心!”韩子瑞回复道。

    “她在澳洲有继续看心理医生吗?”刘焉接着问。

    “我爸的朋友给介绍了一位!”韩子瑞道。

    “那就好!有心理医生帮忙疏导,外加在国外心情会放松一下,相信她很快就能好起来!”刘焉道。

    “嗯,希望如此!”韩子瑞回道,“刘焉谢谢你这么关心我们,早点休息吧!”

    “好,有事联系!”刘焉回道。

    韩子瑞正要回复晚安的时候,想起一件事:“对了,我在澳洲,要不要给你寄点奶粉回去!”

    刘焉看到这条留言,不由笑了起来:“还有主动帮忙做代购的?”

    “你不是怀孕了吗?需要什么样的奶粉,或营养品,我给你寄回去!”韩子瑞道。

    刘焉笑着回道:“不用,你好好陪方翊就好了!”

    “你还跟我客气吗?”韩子瑞道。

    刘焉见此,也便不跟他客气:“既然你主动要做代购,那就麻烦你帮我寄几样东西回来!”

    “你说!”韩子瑞道。

    刘焉想了想,随后列了四五样东西的名称发给他。

    “有空的话,帮我买这些寄回来,钱我转给你!”刘焉道。

    “跟我谈钱很伤感情的!”韩子瑞道。

    刘焉笑:“一码归一码,该给的还是要给!亲兄弟明算账!”

    韩子瑞看了刘焉的回复,不由笑了起来:“你现在把我定位为亲兄弟!”

    “不然呢?”刘焉笑着回复道。

    “你说的算,我过几天去买,到时候给你寄!”韩子瑞道。

    “好,辛苦你了,多注意身体!”刘焉谢道。

    跟刘焉聊完之后,韩子瑞心情也放松一些,随后拿起桌上的相机,重新翻了一遍他今天抓拍的一些照片。

    看着一张张照片,韩子瑞的手也情不自禁的一张张的拂过,拂过方翊的脸,方翊的唇,目前也只有这样,她才不会条件反射的拨开他的手。

    看到朱亚丽在玫瑰园为他们怕下的照片,韩子瑞的唇角不自觉的微微勾起。

    那一刻,他们似乎回到了从前,你深情的看着我,我温柔的看着你,彼此的眼底尽是浓情爱意。

    韩子瑞相信过不了多久,方翊就会慢慢恢复,重新投入他的怀抱。

    到时候他会将这段时间隐忍下来的爱意化成亲吻,通通的表达出来,他爱她,就如她爱她,没减半分,只会与日俱增。

    ——————

    因为得知方翊的事情之后,杨静偶尔会询问刘焉她最近的状况,知道她最近在国外疗伤,心里其实有些羡慕。

    当然这份羡慕不是杨静从自身角度出发的,而是对比廖主任。

    廖主任至从查出感染之后,回家休息了一周天,整个人不仅没有养好精神,反而变得憔悴不已。

    今天他的老婆来了医院找了院长,她不是来索赔的,而是来让院长劝说廖主任的。

    一周前,廖主任便将老婆和孩子送回了娘家,孩子肯定是不能留在家里,但是老婆每天回回来给他做饭。

    也就过了一周,廖主任便跟老婆商量离婚的事。

    廖主任的老婆对于这个提议,是肯定不同意的。

    尽管她知道,老公被感染之后,接下来他们的生活就要成为两条平行线,不再相交。

    但就算如此,他们还是一家人。

    可是廖主任却在一周,做出这样的决定。

    廖主任的老婆昨晚哭了好久,说死都不会离婚,他也别想这些事。

    然而廖主任说,不离婚,他就去死。

    这话惹得廖主任的老婆哭得更加厉害,都说劳燕分飞,但是夫妻这么多年,感情一直很好,岂能说断就断的。

    于是,她来找院长,让他出面劝说廖主任。

    院长立马答应她的请求,也亲自跟她去了一趟家里。

    杨静知道此事,也跟着院长一起去了廖主任的家里。

    进屋之后,发现茶几上到处都是酒瓶,迎面扑来的全是酒气。而廖主任就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

    杨静第一次看到这么邋遢的廖主任,平时的他说不上活得精致,但是至少很干净。

    院长走到沙发,摇了摇廖主任:“小廖!”

    廖主任才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院长和杨静,这才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廖主任的老婆连忙帮忙收拾茶几,也就回家一晚,就变成如此了。

    “院长,杨静,你们怎么来了!”廖主任还是很尊敬院长,连忙打招呼。

    “小廖,先去洗把脸!”院长道。

    廖主任看了看院长,摸了一下脸,发现嘴角粘着口水,于是站起身去了浴室。

    廖主任的老婆很快清理干净,让院长和杨静坐了下来,随后给他们递了两瓶矿泉水。

    至从廖主任出事之后,凡是来家里的人,都不曾使用过家里的任何东西,水全是没有开封的矿泉水。

    院长打开瓶子喝了几口,放在了茶几上,杨静那瓶水则静静的放着。

    廖主任很快洗了把脸出来,整个人清爽了一些,但是脸色寡青。

    “小廖,坐!“院长叫廖主任坐在他的身边。

    廖主任坐了下来,廖主任的老婆将刚从在外面买回来的草莓洗好端了过来。

    没有用任何盘子而是直接用草莓原装的盒子装着。

    “小廖,这一周你都是这样过的?”院长问。

    廖主任微微的垂下头,没有回答。

    院长见此,微微叹气:“幼林跟我说了,你想离婚?”

    廖主任立马抬起头,看向妻子:“你去找院长的?”

    院长见此,连忙道:“是我碰到幼林,问她你的情况,她才说的!”

    廖主任的老婆张幼林目光感激的看着院长。

    但是廖主任不是傻子,看妻子的目光便知道这事肯定是她跟院长说的。

    “院长,这是家务事!”廖主任道。

    “家务事我就插手不得吗?”院长反问。

    “最好别插手!”廖主任道。

    院长看着廖主任,随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廖,我知道我们说什么安慰的话都是无益的,只会让你不断想起这个病魔,徒增你的痛苦,但是小廖,我们不能一开始就放弃,放弃就代表什么希望都没有!”

    “院长,这病本身就没希望!”廖主任幽幽的回道。

    “就算现在没希望,不代表以后没希望!”院长道。

    廖主任听后,嘴角浮起一抹似笑非笑:“都是医生,都习惯用这样的话,安慰病人!”

    “小廖!”院长的表情慢慢严肃起来。

    “院长,你刚才也说了,安慰的话都是无益的,我现在要是有请求的话,只有一个请求,就是请组织批准和和幼林离婚!”廖主任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看向对面坐的妻子。

    张幼林听后,眼睛立马红了:“你休想!”

    廖主任看着她:“我现在是hiv的感染者,你跟我,是也想被感染吗?”

    “小廖!”院长叫住廖主任。

    张幼林开始掉泪,杨静看得心里难受,连忙伸手抽了纸巾递给她。

    张幼林擦了擦眼泪:“清泉,我告诉你,我死也不会跟你离婚!我们可以分居,但是绝对不会跟你离婚!”张幼林当着院长的面,再次表明自己的态度。

    有不离不弃的这样的妻子,谁都会感动。

    但是杨静似乎能理解廖主任的做法,因为她当时也想过这个问题,如果她真的感染,第一件事就是跟袁斌离婚。

    这个想法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因为太爱了,所以才会这么做。

    “我是一定会跟你离婚的,你带着苗苗自己过,要不再找个人,总之不要在我身边!”廖主任回道。

    杨静听到这些话,眼睛看向张幼林,想必她听了这句话,肯定很是心伤,丈夫这竟然让她再找一个人,任哪个妻子听了,都生气。

    杨静忍不住开口:“廖主任,别这么跟嫂子说话!”

    廖主任的目光看向杨静,她跟他一起煎熬了一个月,但结果是好的,他也庆幸她是好的结果,毕竟杨静还这么年轻。

    “杨静,你劝劝你嫂子,离开我是好事!”廖主任开口道。

    杨静愣了下,没想到廖主任竟然让她帮忙劝说他老婆离开。

    如果她和廖主任的检查结果一样,设身处地一下,她会不会也会让袁斌的战友劝说他对自己放手呢?

    似乎心里的回答是:会的!

    但是此时此刻,杨静就算再耿直,也不会听从廖主任的话去劝说张幼林。

    “嫂子,别听廖主任的话,他现在说的就是酒话!”杨静道。

    说到酒,院长不由问:“小廖,你从回家休息之后,就每天如此吗?”

    “不然呢,没事干,不喝酒又能做什么呢?”廖主任显然完全放弃自己一样。

    “小廖!我不允许你这么自暴自弃!”院长严肃道。

    廖主任听后,笑了笑:“院长,我知道你一直待我很好,你的提拔之恩,我这辈子都无以回报!下辈子吧!下辈子我再来报你的恩情!”

    “小廖,你这话什么意思?”院长警惕的看着他。

    廖主任笑:“我的意思是,我现在不想工作了,没法报答你的提拔之恩!”

    院长不是傻子,旁边的杨静和张幼林也不是傻子,总感觉听他的话之后,他会做一些傻事。

    “小廖,你还年轻,路还很长,就算暂时不能工作,不代表以后不能回到岗位上!”院长道。

    廖主任摇头:“我是外科医生,感染后是绝对回不到手术台的!”

    “小廖,别这么悲观!”院长道。

    “我乐观不起来!”廖主任回道。

    也就一个多月,整个人就变了个样。

    杨静理解这种变化,或许第一次检查公布之后,直接瓦解了廖主任内心一直寄予的一丝希望。

    人一旦没有了希望,便觉得世界一片黑暗。

    不是每一个人的意志力都是钢铁铸成的,人毕竟是**砌成,少了精神支柱,整个人就跟着崩塌。

    院长明白他的话,遇到这种事谁能乐观的起来。

    “清泉,别这样,现在的治疗水平提高了,就算你不能跟我白头偕老,但是有几年我们就算几年好不好!”张幼林哭着道。

    “唉,我老婆说的对,我现在就是等死!”廖主任道。

    “廖主任,人从生出来就是等死,谁都一样!”杨静接话道。

    廖主任听后,看了看杨静:“还是不一样,早死和晚死,区别很大!”

    杨静想回他,但是还没开口,张幼林就哭着呸了几声:“呸呸呸,你不许你说死!”

    廖主任笑:“老婆,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廖主任后面的两句,拿起了京剧腔唱了起来。

    “廖主任,你说的没错,人是固有一死,但你绝对是重于泰山!”杨静道。

    廖主任听后,失声的笑了起来。

    整个客厅都充斥着他的笑声:“哈哈哈,杨静,你实在抬举我了!不过今天我们暂时不讨论这个死亡问题,院长,杨静,我廖清泉没别的所求,只希望你们能帮忙劝说我老婆,尽快让我厉害!”

    “小廖,我是不会同意你这个想法的!”院长直接驳回了他的话。

    “廖主任,我也爱莫能助!”杨静道。

    廖主任又笑了起来:“唉,是不是我成这样了,什么人情面都没有了!”

    “这跟人情面无关!”院长道。

    廖主任看了下院长,随后又看了下杨静:“杨静,你我应该是一个月的病友,你应该充分理解我的感受和想法,你得帮帮我!”

    “帮你什么?帮你离婚吗?廖清泉,我都跟你说几遍了,我不会离婚!”张幼林哭着道。

    廖主任又看了下老婆,眼睛眨了一眼,随后道:“哭死没用的,该离还是得离!”

    ————

    今天(0字合一大章)完。明天见。。。推荐亚亚的旧文:家有萌妻:腹黑老公嫁不得也是军婚文,可以去看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