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654
    夫妻两个一起给腹中的宝宝做了大半个小时的胎教才去睡觉。

    彭艳给秦师长倒水的时候,经过他们的房间听到里面传来声音,不由微微一笑,回到房中,依旧笑眯眯的。

    “笑什么?”秦师长问。

    “朔阳再给嫣儿念诗呢!”彭艳道。

    “念诗?”秦师长愣了愣。

    “估计是做胎教吧!本来这次过来,想着教教嫣儿如何做胎教,不过现在的年轻人似乎都不用我们老一辈操心了!”彭艳边说便将手中的水杯递给秦师长。

    秦师长接了过来,脸上露出笑意:“刘焉做什么都让人很放心!”

    彭艳对此还是很认同的,点了点头:“是啊,朔阳幸好娶了一个大方得体,进退有度的女孩做媳妇!”

    “朔阳能娶到刘焉,可有我的一半功劳!”秦师长道。

    彭艳看了下秦师长:“是,是,是,师长眼光独到!”

    秦师长看了下彭艳,微微勾唇,拿起手中的杯子,喝了几口,放在床头柜。

    彭艳拉开被子躺了下来,秦师长也躺了下来,顺道把灯给关了。

    彭艳没有立马睡着,黑暗中的那两字眼睛直接看着天花板。

    “老公,你说嫣儿要是怀的是女孩,叫慕嫣如何?”彭艳开口道。

    秦师长也没睡着,听到彭艳想到的名字,不由念了起来:“慕嫣,哪个慕,哪个嫣?”

    “慕爱的慕,嫣然一笑的嫣!”彭艳道。

    “你这名字取得比年轻人还浪漫!”秦师长笑道。

    彭艳笑,侧过脸:“他们两口子感情好啊,要是女孩的话,叫秦慕嫣,多好听!”

    秦师长认可:“好听,记下来,备用!”

    彭艳笑:“男孩的名字,我得再想想!”

    “明天再想,现在先睡吧!”秦师长道。

    “唉,睡不着!”彭艳道。

    秦师长知道彭艳这人认床,只有在家能很快入眠,一出去的第一天睡眠都很浅。

    “躺过来!”秦师长开口道。

    “躺过去干嘛?”彭艳道。

    “我抱你睡!”秦师长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有些不好意思。

    彭艳听后,不由笑了起来:“不要!”

    “你不是睡不着吗?快点躺过来!”秦师长道。

    彭艳听后,缓缓的挪了过去,秦师长一把将她搂住。

    两人结婚差不多了36年了,其实早已过了激情时光,即便手牵手也感觉是左手牵右手。

    不过每每她去外地睡不着,只要秦师长在她身旁,都会这样抱着她睡觉。

    当然这样的机会还是少的,因为彭艳出差,几乎很难得跟秦师长一起,也就是来儿子这边,才会双双对对。

    窝在秦师长怀里的彭艳,笑着道:“这么多年了,你也就这个习惯,让我最感动!”

    “我做的感动你的事情就这么少?”秦师长问。

    “你觉得呢?”彭艳反问。

    秦师长笑:“这些事,也只有你们女人记得,我们哪记得!”

    彭艳回道:“不是你们记不得,而是你们没做多少!”

    “都老夫老妻了,你还要来数这个啊!”秦师长道。

    “那倒不是,不过幸亏儿子不像你这么木纳,比你浪漫很多!”彭艳道。

    秦师长笑:“浪漫是需要有条件的,现在年轻的孩子不愁生活,哪像我们那个时候啊,不过我当时对你不也是很浪漫!”

    彭艳笑:“给我一束野花就叫浪漫啊?”

    “你就因为那一束野花,喜欢上我的吗?”秦师长笑道。

    “胡说!”彭艳否认。

    “难道我记错了?”秦师长笑问,“对,记错了,你是看我长得帅,喜欢上我的!”

    彭艳伸手捶了一下他的胸口:“不要脸!”

    这个举动是年轻的时候经常做的,少女时期比较娇羞,被秦师长调戏之后,就是这般反应。

    秦师长心头一痒,抓着她的手:“什么叫不要脸,这叫自信,你敢否认当时不是看我长得帅!”

    “老都老了,还这么没脸没皮!”彭艳反驳。

    秦师长笑:“我没脸没皮你都喜欢我这么多年!”

    彭艳听后,忍不住老脸一红:“谁喜欢你啊,是你当年一直缠着我好吗?”

    “我缠着你?你是缠着我好吗!”秦师长反驳。

    “我手上可还留着你写给我的那些信!”彭艳丢出杀手锏。

    秦师长顿时底气不足:“你真还留着?”

    “当然留着,以防向你刚才一样颠倒黑白!”彭艳道。

    “看看,我给你的信这么多年还留着,你敢否认你不喜欢我!”秦师长却揪住这个,给自己添加作证。

    彭艳发现现在的自己是越来越说不过他了,不过当年她跟秦师长在一起勉强算是自由恋爱吧。

    别人帮忙介绍,当时还在念大学的彭艳还不喜欢,觉得军人粗鲁,自己要找肯定找个知识分子,两个人才有共同的语言。不过拗不过家人,还是去见了下秦师长。

    看到秦师长本人之后,她便否认自己当时的想法。

    秦师长虽然只是高中毕业,但是谈吐不凡,而且特别喜欢钻研,算是部队里的一个技术骨干。

    缘分就是如此,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碰到自己的真名天子。

    秦师长第一眼就看中了彭艳,知书达礼,长得还好看,见过之后就想跟彭艳定下关系。

    但是彭艳却说,先了解一阵再说。

    秦师长当时急,可是女方不同意,急也没办法,于是两人在接下来的一年里,秦师长因为被派到外地,两人除了相亲那次,后面就只见过一次,其余都是用书信联系。

    通过书信,一点点的了解对方的思想,对人的为人,以及对方的品格。

    秦师长也算是通过这些书信,把彭艳的那颗芳心给拿下了。

    等到彭艳出来工作半年后,两人便直接登记结婚了。所以在那个相亲之后就很快结婚的时代,他们勉强算是谈恋爱之后,觉得合适才一起建立了家庭。

    “都当了爷爷,还扯喜不喜欢,害不害臊啊!”彭艳反驳。

    秦师长的大手正搂着彭艳的腰,不由用力往自己身上一揽:“就算当了爷爷,还是你的男人!”

    彭艳听后,老脸更红了,要是开灯的话,她肯定拿薄被给遮住了。

    而夫妻两这么多年感情一直很好,而秦师长又是军人,就算现在已经六十开外了,但是跟普通人相比,还是很硬朗的。

    具体表现则是在夫妻生活上,彭艳都已经绝经了,但是两人在一起还是非常的和谐。

    “不正经!”彭艳戳他。

    “还有更不正经的!”秦师长说完,直接翻身。

    彭艳连忙阻拦,昨天在家已经交过一次公粮的,现在是在儿媳妇家,两人这样实在不太好。

    秦师长看彭艳挡着自己的身体,不由道:“不想?”

    “昨天不是已经要过了吗?”彭艳道。

    “竟敢怀疑我的能力?”秦师长直接压了下去。

    现在的秦师长确实不如年轻的时候那么强悍,但是一般正常六十多的男人而言,还算是很man的。

    “在儿媳妇家呢?”彭艳挣扎。

    “你待会小点声就行!”秦师长已经开始行动了。

    彭艳也是无奈,论力气这几十年来,都是输家,再者两人也分开两个月,刚回来那几天,秦师长难免会跟她温存几夜。所以也就半推半就的进行了下去。

    ————

    第二天一早,彭艳容光焕发的起来给大家做早餐。

    昨晚被秦师长折腾一番之后,倒是不失眠了,结束之后很快就睡着了。

    秦朔阳也很早起床,生物钟一直如此,秦师长也一样,就刘焉一个人还在放假睡觉。

    父子两在阳台泡茶。

    秦朔阳给秦师长倒了一杯茶,秦师长伸手端起了茶杯,随后道:“昨晚你妈想了一个宝宝的名字!”“哦,什么名字?”秦师长很感兴趣。

    “女孩的名字,慕嫣,秦慕嫣!你觉得如何?”秦师长说完,喝了一口茶。

    “好听,这名字我喜欢!还有吗?”秦朔阳追问。

    “男孩的名字还在想呢!”秦师长道。

    秦朔阳勾唇笑道:“从取名字来看,就知道我妈想要个孙女!”

    秦师长听后,笑了笑:“正常啊,你妈当年就想要个女儿,没想到是个儿子!”

    “这话让我伤心的!”秦朔阳道。

    秦师长笑:“我当时是无所谓,觉得男孩女孩都好!”

    秦朔阳笑问:“那现在呢?”

    “现在也一样啊,男孩女孩都行!”秦师长道,“不过要真是女孩,你妈妈应该会很高兴!”

    秦朔阳摇头叹道:“重女轻男!”

    秦师长笑:“现在可以生两个,有一男一女是最好的!”

    “爸,你前面还说,随嫣儿的意思,现在又把心思给抖露出来了!”秦朔阳道。

    “这话我就在你面前说,千万别传到嫣儿耳朵里,一切还是随她的意!”秦师长道。

    秦朔阳见此,不由笑了起来,端起茶杯喝了半杯。

    这时彭艳从厨房走了出来,一边端着碗,一边道:“朔阳,饭好了,去叫嫣儿起来吃饭!”

    秦朔阳听后,立马起身,回自己卧室。

    刘焉还没醒,那长长的睫毛遮住了明亮的眼睛。

    “老婆,醒醒!”秦朔阳坐在床边,伸手轻轻的摇了摇刘焉的身体。

    刘焉的眉头动了一下,翻了一下身体,秦朔阳见此,微微勾唇道:“小懒猪,起来吃饭啦!”

    刘焉这才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秦朔阳,恍惚之间感觉像是在梦中一样,慵懒的伸手揽过他的脖子。

    秦朔阳的身体俯身而下:“小懒猪,终于醒了!”

    “你才小懒猪呢!”刘焉嗔道。

    秦朔阳笑:“快起来,妈已经做好早饭了!”

    毕竟是为人媳妇,就算公公婆婆对自己再好,也不能持宠而娇。刘焉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现在几点了!”

    “快八点了,你要是困,待会吃完饭再回来睡!”秦朔阳道。

    刘焉顶着凌乱的头发点了点头,随后又打了一个哈欠。

    洗漱一番之后,刘焉出来,秦师长已经落座,而彭艳还在厨房热牛奶。

    “爸,早!”刘焉边拉开椅子便跟秦师长打招呼。

    秦师长微笑的点头。

    彭艳正好端牛奶出来,看到刘焉起来了,不由笑道:“起来啦,先喝一杯热牛奶!”

    “谢谢妈!”刘焉谢道。

    随后一家人坐在客厅吃早餐。

    “妈,昨晚睡得好吗?”刘焉知道彭艳有认床的习惯,不由关心的问了一句。

    提及昨晚,彭艳立马有些不好意思,眼睛瞥了一下对面坐着的秦师长,随后道:“睡的挺好的!”

    刘焉没注意到这个小细节,却没有逃过秦朔阳的火眼金睛。

    再看看秦师长精神焕发,而老妈面带羞涩。

    父母恩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记得很小时候爸妈回来便锁着房间门。

    长大一些便知道怎么回事了。

    家庭环境很和谐,秦朔阳自然也对父母的爱情心生向往。

    当时一直没有女朋友的他,为什么一直宁缺毋滥也是这样原因,他也想拥有一份这样的爱情。

    不过现在的他如愿了,不仅拥有了心意相通的娇妻,而且娇妻肚子里怀着他们爱情的结晶。

    秦师长昨晚威风了一把,今天自然是神清气爽,见儿子那眼神,便知这小子猜到一二。

    他没媳妇的时候,不好去虐狗,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

    正在吃饭的时候,秦朔阳的手机响了,于是便去接了电话。

    电话是许烨磊打的,知道秦师长来了,想着一起吃饭。

    “爸,老许说,中午一起去他们家吃饭!”秦朔阳向秦师长转达许烨磊的邀请。

    “可以啊!”秦师长很爽快的答应了。

    “老许,我爸说行!”秦朔阳道。

    “那我在家等你们!”许烨磊道。

    “好!”秦朔阳应道。

    挂掉电话之后,秦师长道:“不该是老许邀请我们去他家,是我们该主动去看望老首长!”

    秦朔阳笑:“我跟嫣儿周末都会去趟老许家!”

    秦师长知道刘焉跟许烨磊的老婆孙萌萌是闺蜜,经常聚在一起,不过他相对比较少。

    许大雷年事已高,前几年腿就利索了,现在都是坐在轮椅上。

    “老婆,你待会去买点营养品!”秦师长对着彭艳道。

    彭艳点了点头:“好!”

    吃完早餐,秦朔阳便带着秦师长彭艳出门买东西,而刘焉被彭艳叫回去多睡一会。

    刘焉推辞过,不过长辈却一直让她多休息。

    到了十点钟左右,秦朔阳才回来,拉上刘焉便去许家。

    许家今天像是要办宴席一样,一到周末,要是请客吃饭,自然是一大桌,有时候一桌还坐不下。

    以前在家吃饭,大多数是师文茹作为主厨,萌萌帮忙打下手。

    这几年考虑师文茹年纪也大了点,孙萌萌便请了一个固定的钟点工每天来家里帮忙打扫卫生,以及一个保姆帮忙做饭,看孩子,还以一个护工,帮忙照看腿脚不利索的许大雷。

    保姆在许家做了很久,孙萌萌给的待遇不错,所以一直都没换。

    师文茹也时常教她做一些好吃的,厨艺是越发的好,也很对家人的胃口。

    不过像周末请客,孙萌萌还是会主动去帮忙。

    她这些年也是深的师文茹的厨艺真传。写也得有点烟火气息,再者孙萌萌自己也是吃货,所以拿手菜至少有七八道,勉强可以撑场面了。

    邀请了秦师长一家来家里吃饭,自然也是少不了孙贝贝和叶子青,师妮可这对夫妇,以及昨天去检查无事的杨静夫妇和袁旅长。

    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再加上几对夫妇,足足超三桌的人。

    叶子青也自发的去厨房帮忙,而这几年厨艺没什么长进的孙贝贝负责照看孩子,师妮可刚出月子不久,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奶娃,只能跟刘焉一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当熊猫。

    杨静还在上班,只能等到中午休息的时候,赶过去。

    知道刘焉也将别墅买在附近,给大家倒茶的许烨磊道:“师长,等你们也搬过来之后,那就更热闹了!”

    秦师长道:“你们是不是都说好的啊,都搬到一块住!”

    正给孩子剥橙子的孙贝贝接话道:“师长,你说的对,大家就是想挤一块住!”

    秦师长笑:“大家感情好才会想着挤在一起!你们快要搬家了吧?”

    “下个月初八搬,也是周末,师长,你可一定要来啊!”孙贝贝邀请道。

    秦师长笑:“好,一定来!”

    “待会吃完饭,大家可以一起先过去看看!我那房子还是可可帮忙做的设计,你们看了之后,绝对会赞不绝口的。”孙贝贝道。

    房子都已经装修好了,家具也齐全了,不过为了散味,孙贝贝没有急吼吼的搬过来。

    师妮可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她只是帮忙设计,后面具体的都是她工作室的人在跟踪,所以房子装修的具体成果其实她也没看过。

    “可可,那我的房子也交给你了!”刘焉也不跟师妮可客气。

    “我的也是!”叶子青不再,李浩加入了进来。

    师妮可见此,不由笑了笑:“谢谢二位给我工作室捧场,宝宝,你有奶粉钱了!”

    大家听后,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我是不是也该考虑在这附近买房啊?”袁斌见此,笑着道。

    “来来来,就在这附近买,以后这里就成了根据地!”谢铁军道。

    袁斌笑:“回头问问我家杨静!”

    秦朔阳听后,看了下时间:“袁斌,你是不是该出发去接杨静了!”

    袁斌也赶紧看了下时间,随后站起身:“马上出发!”

    袁斌离开之后,秦师长看了下袁旅长:“老袁,要不要考虑一下,我退休之后,估计也会搬到这来,到时候一起打麻将,凑四角!”

    袁旅长笑:“可以啊!”

    “袁旅长,你要买的话,得赶紧下手了!”向南笑着道。

    “快没了吗?”袁旅长也认识向南,不由笑问。

    “是啊,刘焉那个片区差不多买完了!我前几天看报告,好像只剩下三套了。”向南道。

    “都说买房困难,但一直都是供不应求啊!”袁旅长道。

    “刚需远远不够,不过别墅是例外,但是我们公司旗下开发的别墅小区,也通常供不应求!”向南道。

    “回去商量商量!”袁旅长笑道。

    大人在谈房子,谈经济,小孩则在外面的院子里凑在一块玩游戏。

    许诺一显然是他们的领头羊,小朋友的一切行动,听他的指挥。

    师文茹站在一旁,一边剥蒜,一边看着她们玩耍。

    许烨磊在客厅招呼一会后,就让向南和李浩帮忙倒茶,他和谢铁军便去厨房帮忙。

    即便知道孙萌萌厨艺日益精进,不过做几桌的菜也不是件小事,心疼老婆的他,自然不会让她过于劳累。

    谢铁军周末在家一般都是他下厨,他可舍不得孙贝贝那双手沾了阳春水。

    不过即将要搬家,也跟家人商量好了,搬家的时候,父母也一起搬过来住,帮忙一起照顾两个双胞胎。

    免得孙贝贝一接戏还要带着两个孩子,实在太累了。

    有了两个男人的加入,似乎快速了很多。

    一道道香喷喷的菜肴陆续的从厨房端了出来。

    许家为了周木聚会,特制了一张可以坐二十人的大圆桌,小孩子则另外安排他们在旁边的平时吃饭的四方长桌上。

    虽然大家经常聚在一块,但是每次都是吃喝尽兴。

    杨静算是第二次来孙萌萌家里,再次感受到这种气氛,心里很是羡慕她们几对夫妇的友情。

    她没有闺蜜,也没有非常要好的同事,似乎大多数的时间都是独来独往。

    她似乎也习惯了,因为她这人其实也不怎么爱热闹,但是身处这样的氛围里,还是不由自主的被感染。

    羡慕别人的友情,羡慕别人的亲情,当然爱情无需羡慕,她自己已经拥有了。

    大家都知道杨静刚体检过,为此特意敬了她一杯酒,不是庆幸她没事,而是为有这样的战友而骄傲。

    不仅为她,也为那个廖主任。

    杨静今天回去上班,廖主任已经申请休假,医院的工作照旧,病人来来往往,似乎没有察觉有任何变化。

    但是杨静的心里是有变化的,那个爱给别人帮忙的廖主任的办公室是空的。

    其实心里还蛮难受的,或许有人会说生活需要继续,但是她不知道廖主任的生活接下来会如何继续。

    ——————

    因为聚餐家里一堆小孩,还有一个在师妮可的手中抱着。

    杨静觉得特别奇怪,以往她对小孩没有多大感觉,但是现在看到小孩就会觉得心软。

    或许是自己曾经当过那么一个月的妈妈吧,所以在感情触觉上发生了质的变化。

    刘焉还是很注意杨静的,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杨静冲她淡淡一笑,随后收起了看着师妮可的目光。

    饭后,杨静还是鼓起勇气,主动去抱了一下师妮可的宝宝。

    小帅哥长大特别的好看,而且还一个劲的冲人笑,简直要把在场每一个人的心都融化了。

    都知道杨静刚流过产,都安慰她,孩子以后会有的。

    但是杨静自己心里很清楚,吃了那么多阻断药,在这两三年内是不可能去怀孩子的。

    就连夫妻生活在这半年之内都不会有。关于这点,只有袁斌一个人知道。

    杨静抱着宝宝,逗了逗他,宝宝又笑了。

    “真的太可爱了!”杨静忍不住赞叹。

    “明宇现在就已经成了万人迷,等这个长大,更不得了啊!”叶子青笑道。

    “男孩还是别长的太帅!”向南回道。

    大家笑了起来。

    “你这是在夸自己的基因强大吗?”孙萌萌笑道。

    “没有,孩子是像妮可!”向南道。

    “确实,刚出生的时候,觉得像你比较多,现在倒是越看越像可可了!”刘焉道。

    师妮可笑:“总算捞到一点功劳啊!”

    大家再次笑了起来。

    “我家诺一和诺诚也是一个像烨磊,一个像萌萌!”师文茹接话道。

    许诺诚奔了过来,奶声奶气道:“奶奶,我像妈妈对吧!”

    师文茹笑:“是!你像妈妈!”

    许诺诚听后,特别的开心,又立马奔到孙萌萌的身边:“妈妈,我跟你很像!”

    孙萌萌温柔的摸了摸许诺诚的脸:“是啊,我们是两母子,当然像啦!”

    “可哥哥不像你!”许诺诚道。

    许诺一听到这话,也奔了过来:“谁说的,我也是妈妈生的!”

    “可你像爸爸,不像妈妈?”许诺诚顶他。

    真不能说这个话题,不然两兄弟又要逗嘴了。

    “宝宝,你们都是爸爸妈妈生的,长得都像爸爸妈妈!”孙萌萌纠正他们的认知。

    “妈妈,可哥哥他......”许诺诚还像辩解。

    许诺一抢了话:“妈妈都说了,我们就像爸爸妈妈,你要是再说我不像妈妈,今天晚上不跟你睡了!”

    许诺诚才不怕这种威胁:“那我跟妈妈睡?”

    “诺诚,你已经四岁咯,要自己睡!”孙萌萌一本正经的说道。

    许诺诚听后,圆溜溜的眼睛看着许诺一,随后走了过去:“哥哥,我错了,晚上你跟我一起睡吧!”

    许诺一大人不记小人过,伸手摸了一下他的头:“我这次原谅你!”

    “谢谢哥哥!”许诺诚道。

    听到兄弟俩的对话,大家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家里有小孩就是热闹!”彭艳笑道。

    “彭教授,这样的日子你也盼到了!”师文茹道。

    不过关于这个话题,大家也没多说,毕竟考虑袁家的心情,杨静的心情。

    大家聊了一会,便去参观了孙贝贝装修好的别墅。

    孙贝贝说得没错,师妮可的品味绝对是一流的,她设计的格局,以及一些细节,都彰显了主人的品味。

    “真不错!”秦师长看完之后,也是赞不绝口。

    “秦师长过奖了,我只是出了一个整体设计,细节都是工作室的员工负责的!”师妮可谦虚道。

    “说明你的工作室实力非凡!”秦师长道。

    对于员工的实力,师妮可是不会否认的,但是做人吗,要低调,要谦虚。

    袁旅长跟着一起参观,看了之后,也觉得很棒。

    有一套这样的房子,一家人住在一块,挺舒服的。

    只是袁斌和杨静这两人,当时直奔结婚而去,都没考虑过房子的事。

    不过杨静不在乎这些,他们作为家长,也不能不完全就不考虑了。

    只是这一套别墅,自然是价格不菲。

    在部队的袁旅长和在事业单位的老婆的工资都是固定的,袁斌和杨静也是如此,所以想要买这么一套房子,还是得一家坐在一起商量一下。

    参观之后,大家一同回许烨磊的家。

    孙贝贝在路上的时候,还不忘对师妮可道:“可可,下个月搬家请客,让你工作室的员工让他们一起来,谢谢他们这么细心的为我设计这个家!”

    “干嘛这么客气啊!”师妮可道。

    “我是一点都不跟你客气,买房找你家老公打折,装修找你设计,都是折上折啊,占你们这么多便宜,请顿饭也是应该的!”孙贝贝道。

    “我又不是白给你装修!”师妮可道。

    “话是这么说,但是如此细心,没让我操一点心,这点实在太难得了,大家都快羡慕死了!”孙贝贝道。

    师妮可笑:“把你服务好,就是想让你帮我做广告啊,说起来我还赚了,请你代言少说也得好几百万呀!”师妮可道。

    孙贝贝哈哈的笑了起来:“哈哈,也是,所以以后绝对为你无偿代言!”

    师妮可笑:“谢谢啦!”

    “记得通知他们!”孙贝贝再次交代。

    师妮可也没再推脱:“行吧,我回头跟他们说一下!”

    “叫他们千万别包红包,只好带嘴来就行!”孙贝贝道。

    大家被逗笑。

    秦师长也跟着笑:“贝贝,你还是跟当年一样可爱!”

    孙贝贝嬉笑:“秦叔叔,你不管是当年还是现在,都一样的帅!”

    大家再次笑了起来。

    秦师长乐呵呵的看来下孙贝贝,想当年知道孙耀武有孙萌萌这个侄女,却介绍给许烨磊,当时还开玩笑的跟孙耀武抱怨说他偏心,后面这个孙贝贝这个野猴子,因为谢铁军去执行秘密任务,以为他真死了,下连队替他扛起了钢枪。

    只是他们秦家注定跟孙家无缘,不过因为孙家,又结缘了刘焉。

    这人与人的缘分,就是如此奇妙,缠缠绕绕,牵牵扯扯。

    ————

    今天(0字合一大章),明天见。。。。最近一直都在加更。。。大家多多投月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