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653
    刘焉笑:“没什么不习惯的!”

    秦师长接着解释:“我的意思,保姆照顾肯定没有你妈妈照顾的仔细,不过回你妈妈家住,势必会让她每天辛苦,对此我们夫妇心里实在有些过于不去!”

    刘焉其实刚才就明白秦师长的意思,但是她毕竟是结婚了,要是天天住在娘家,就怕有人觉得秦朔阳是入赘。

    “是啊,嫣儿,你觉得怎么舒心就怎么住,不要管我们,反正朔阳天天在部队,你一个人在家我们也不太放心!”彭艳道。

    由自己亲妈照顾,自然是细心无比的,刘焉也觉得最近老妈经常跑来跑去,也是怪累的,她劝过说自己另请保姆,但是刘焉妈不让,就算跑来跑去她也乐意,当然她妈妈和他爸爸也暗戳戳的试探,想着让刘焉直接搬回去。

    刘焉内心的顾忌就是已婚身份,不过没想到公公婆婆这么随性。

    “爸妈,我父母是一直想让我搬回去,不过我和朔阳.......”刘焉笑道。

    不过话还没说完,秦师长道:“别管朔阳,你在哪,他也跟着住哪!只能服从你的命令!”

    “我爸说得对,你住哪,我就住哪,无条件服从!”秦朔阳立马接话。

    刘焉听后,侧脸看秦朔阳:“真的吗?”

    “真的!”秦朔阳肯定道。

    后面的秦师长接着道:“回头我拜托你爸妈,虽然有些不要脸,不过你住的舒心才是最重要的!”

    “谢谢爸的关心,不过我听说怀孕期间最后不要搬家!”刘焉道。

    彭艳听后,连忙道:“是有这个说法!”

    而秦师长和秦朔阳这些大老爷们自然不太懂这些忌讳。

    “嫣儿,那算了,还是请保姆吧!”彭艳道。

    “嗯,我这几天让我妈帮我物色!”刘焉道。

    “恩恩,物色一个细心的人,工资这边我和你爸出!”彭艳道。

    “妈,不用!我这边来就行!”刘焉道。

    “嫣儿,这个必须由我们出,本来是我们来照顾你的,但是隔着这么远,只能委屈你!我明年上半年结束教学任务后,就不再接受学校返聘了,到时候搬过来照顾你!”彭艳道。

    刘焉笑:“好,听妈的安排!”

    刘焉没有拒绝,因为不想跟家人之间有所生分,也不想在家人面前这么强势,所以自然的接受。

    当然不是别扭的接受,因为她从结婚的那一刻,就把自己当成秦家的一份子,一家人在一起开心就好!

    刘明亮知道刘焉的公公婆婆要来,准备了一桌好菜,还拿了一瓶珍藏多久的好酒出来。

    秦师长因为下午要去医院看望一下今天新闻报道里的两个医生,只是小酌了几杯,不敢跟亲家公喝个痛快。

    至于搬回家的问题,刘焉的父母是有这个想法,不过怀孕期间不能搬家的禁忌还是让他们打消了念头。

    不过秦师长的意思,虽然朔阳是女婿,但是不需要太多顾忌,毕竟两家膝下就这么两个孩子,既然结合在一起,那都是自己的孩子。

    刘明亮很赞同秦师长的意思,毕竟秦师长夫妇对刘焉特别的好,而作为岳父岳母自然都是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的。

    ————

    下午秦师长去探望了一下廖主任,秦旅长也一同前往。

    领导亲自探望自然是荣幸的,但是他们对于这件事,也是感到无比的痛惜。

    廖主任从上午开始就一直沉默,妻子知道这事之后,在电话那头直接哭了出来。

    他们其实一直有这样的预感,但是心里还是保留一丝希望,但是现在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难以承受。

    这件事很快又在社交平台热搜,各路网友纷纷留言。

    大家都觉得为了一个颓废的男人,而失去一个好医生,根本不值得。

    然而这种事对于医生来说,没有什么值不值,尤其是那些专门设立艾滋病毒患者手术的医院,他们的每一场手术,都是伴随着危险进行的。

    这是他们的职责,这是他们在选择这个专业的时候立下的誓言: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谨庄严宣誓:

    我志愿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恪守医德,尊师守纪,刻苦钻研,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全面发展。

    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

    安慰的话,听了很多很多,秦师长自然也说了几句,不过他还是再三叮嘱:“小廖,以后家里或你个人有什么困难,直接跟组织汇报!也可以直接给我电话!”

    “谢谢师长!”廖主任感激的对秦师长道。

    秦师长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医疗在进步,这方面的治疗一定会有所改善的!好好休息。”

    廖主任微微点头。

    “郭院长,小廖这边你多关注一些!”秦师长对着院长道。

    郭院长郑重的点头:“是,师长!”

    ————

    晚上袁旅长安排大家在一块吃饭,刘焉和杨静也都在。

    两人直接坐在一块,刘焉拉着杨静的手,看着她的脸:“总算见到一些血色了!”

    杨静淡淡一笑:“被我妈和我婆婆塞着吃了很多好料,不过还是没有胖多少,算是浪费了!”

    刘焉笑:“不浪费,继续吃!”

    杨静笑,随后低声道:“其实我想吃小龙虾,可是她们死活不让我碰!”

    刘焉笑:“听长辈的话,小龙虾很寒的,你要是想吃虾类,我过几天请你吃澳洲大龙虾!”

    “哇!”杨静眼睛闪了闪。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请你吃!”刘焉道。

    “焉姐,那我就不客气了!”杨静笑道。

    “别客气!”刘焉笑道。

    “你们两个在嘀咕什么呢?”袁斌见刘焉跟杨静一直在说悄悄话,不由笑问。

    “这是我们的秘密!”杨静直接回了他一句。

    秦师长听后,不由笑道:“袁斌,女孩子的秘密少打听!”

    大家哈哈的笑了起来。

    “来来来,大家一起喝一杯,恭喜老秦升级为爷爷!”袁旅长举杯。

    秦师长知道老袁在前不久也升级为爷爷,只是时间很短暂。

    “大家一起吧,杨静,平安无事,必有后福!”秦师长道。

    “谢谢师长!”杨静谢道。

    大家一起喝了一杯。

    大家继续边吃边聊,刘焉拿着手机看了下微信。

    发现方翊在刚才发了一条微信,配图有些抽象。

    至从出事之后,方翊就很少在社交平台发微博发微信,今天是第一次,刘焉给她点了一个赞,顺道问她吃饭了没。

    方翊跟她回复了几句,知道刘焉正在吃饭,便说不打扰她。

    刘焉把手机放下的时候,杨静无意间瞄到,她的聊天框第一个人是方翊,不由问了一句:“方翊最近怎么样?”

    刘焉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回复下来,杨静出事那会应该方翊也差不多出事,所以可能根本没有关注。

    “她...不太好!”刘焉道。

    杨静眼神闪了一下:“怎么啦?”

    “这事吃完饭再跟你说!”刘焉道。

    杨静听后,只能稍稍点了点头。

    晚餐结束之后,刘焉在回家的路上跟杨静说了方翊的事。

    杨静听完之后,整个人呆怔了好一会,直到刘焉喊她名字,才回神过来。

    “我在听!”杨静道。

    “其实不该跟你说这个的!”刘焉道。

    “没事!只是没想到方翊也遭遇这种事!”杨静回道。

    杨静的回话用了一个也字,这让刘焉愣了下:“你身边也有人遇到这种事!”

    杨静顿了一下,她就是其中之一,当然还有她前段时间遇到的那个小姑娘。

    “前面有个病人,刚成年的小姑娘,也被人枪杆!”杨静没有袒露自己,而是说了自己的病患。

    “这种悲惨的事件太多了,只是我们国家的法律判的太轻,面对这种强奸犯,就该直接宫刑!”刘焉道。

    杨静自己曾经也是受害者,也是强奸未遂,但那是好朋友之间喝醉造成的,幸好被及时发现给以制止。

    “方翊她现在怎么样?”杨静问。

    “精神状态很不好,产生了创伤后遗症!”刘焉道。

    被加害人伤害两次,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杨静沉默没有说话,刘焉见此,连忙道:“我不该跟你说这些,杨静你好好休息,把身体养好再去上班,知道吗?”

    “我明天就去上班!”杨静道。

    刘焉愣了下:“明天,你多申请休息一周再回去上班,别这么逼自己!”

    “不是逼自己,廖主任出现这种状况,坚持上班了一个月,而我在家躺了好几周,现在的我该回去接他的班,让他好好休养,专心治疗!”杨静道。

    刘焉听后,知道自己也阻止不了,于是道:“那你自己悠着点,多注意身体!”

    “嗯,会的!”杨静回道。

    挂掉电话之后,杨静握着手机好一会都没说话,整个人愣在那。

    袁斌见此,不由询问:“怎么啦?”

    杨静回过神:“没事!”

    “嫂子说了什么,让你如此失神!”袁斌还是追问一句。

    现在的他就在杨静的身边,想多关心她,不让她胡思乱想。

    “没什么!”杨静还是那句话。

    袁斌侧脸看她:“静静,有事一定要跟我说,别自己一个人憋着!”

    杨静觉得袁斌紧张过度了,于是道:“不是我的事,是别人的事?”

    袁斌看了看她,不过杨静顿了几秒之后又道:“虽然是别人的事,但是我也曾经经历过!”

    袁斌愣了愣:“什么?”

    杨静看着他:“嫂子结婚的时候有个从杭州过来的伴娘还记得吗?”

    袁斌想了想:“坐你旁边的那个?”

    杨静点头:“嗯,就是那个姑娘!”

    “她怎么啦?”袁斌追问。

    “被人蓄意强奸,以及二次精神伤害!”杨静道。

    袁斌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开车的手不由抖了一下,车子也跟着拐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过来。

    “对不起!”袁斌对这个消息是在太震惊了,导致开车不稳,连忙跟身旁的杨静道歉。

    杨静轻轻的摇了摇头。

    “蓄意强奸的人抓到了吗?”袁斌问。

    “抓到了,都已经判刑了,却还给方翊二次精神伤害,估计又得重判!”杨静将了解到的信息告诉袁斌。

    “这么猖狂!”袁斌道。

    “丧心病狂吧!”杨静道。

    “确实丧心病狂,这种人就该直接拉出去毙了!”袁斌道。

    杨静看了看袁斌,看他如此愤慨,也便知道为什么他一直不跟陆之剑和好。

    “你现在还恨陆之剑?”杨静询问。

    袁斌没想到杨静将话题转到陆之剑的身上,一时没想到怎么回应:“怎么突然提起他?”

    “刚才听过这件事,我的脑海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陆之剑!”杨静如实的回道。

    “静静,别想这么多!”袁斌不想杨静胡思乱想,连忙道。

    杨静看了看他,其实对于自己当年的事,袁斌和她应该都是出于逃避的状态,不敢直接面对,原因是他担心她接受不了。

    “回答我!”但是杨静还是有些执拗。

    “静静......”袁斌不想讨论陆之剑。

    “袁斌,事情已经过去了,而且我也没有相关记忆,你不用担心我!”杨静道。

    袁斌看着杨静:“该怎么说呢,说不恨是假话,说恨,事情又过去了这么久,不过因为他,耽搁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这个账还是要算在他的头上的!”

    袁斌说出自己心里所想,杨静听后,沉思几秒缓缓开口:“因为没有记忆,感觉这事跟自己无关,但是知道真相后,心里也是说不上来!本来应该极度讨厌陆之剑,但是似乎因为是他的出现,让你紧张,才大胆的跨出这条界限!”

    袁斌听完,想起当时参加陆之剑公司开业酒会,两人之间的对话。

    陆之剑回来确实是为了刺激他,让他不要在这么耗下去,关于这点,袁斌觉得应该有所感谢,但是特意跟他说谢谢,似乎又做不到。

    “静静,你也说了,都过去了,别想这些了!”袁斌想收起这个话题。

    杨静看了看他,也识趣的没再继续下去,虽然没记忆,但事实是改变不了的。

    ————

    回到家中,杨静先去洗澡,袁斌紧跟其后。

    得知她没事之后,他就一直想吻她,现在终于可以如愿了。但是杨静却还是不让他亲吻自己。

    “为什么不行?”袁斌看着她问。

    “第一次检查是没事,但不代表就完全没事,还有可能存在潜伏期!”杨静解释。

    袁斌直接愣住了:“什么?”

    “我说可能!”杨静道。

    “你的意思是,还不能完全确定!”袁斌道。

    “是,类似的检查还有持续半年!”杨静道。

    袁斌脑袋有点炸:“静静,你怎么现在才说!”

    “我不想让爸妈担心,你知道就好,别告诉他们!”杨静道。

    “我.....”袁斌一时说不出话来。

    杨静拉过他的手:“袁斌,这事本来不打算告诉你的,但是你是我的老公,有知情权。”

    袁斌知道杨静吃药还需继续好几个月,但是他不知道这次检查,其实还不能完全确定无事。

    那颗袁斌踏实的心,再次被提了起来:“静静,你能告诉我是好事,凡是别自己一个人扛,知道吗?”

    杨静点头:“只是,这半年多,我们...不能有所亲密!”

    “半年而已!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袁斌随即回道。

    听到袁斌的话,杨静顿时心暖,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脸:“刚结婚就不让你过夫妻生活,真是抱歉!”

    “以后你慢慢补偿我!”袁斌抓着她的手,温柔的说道。

    “好,我以后慢慢补偿你!”杨静爽快的答应了。

    袁斌听后,拉过她的手,亲了亲。但是杨静条件反射的缩了回去。

    “这都不行吗?”袁斌愣了愣。

    “以防万一!”杨静回道。

    袁斌顿时心里难受,杨静见此,伸手抱住他:“可以拥抱,爱的抱抱!”

    袁斌的大手环在她的芊腰上,随后慢慢的用力抱紧她。

    “别这么大力,我都快被你抱得喘不过气来了!”杨静抗议。

    但是袁斌没有听话,而是更加用力几分,像是像将她整个人嵌入自己的怀中。

    ————

    秦朔阳和刘焉此刻也回到了家,洗完澡,刘焉躺在床上,秦朔阳很快爬了上来。

    刘焉递给他一本书:“老公,帮忙念诗!”

    秦朔阳愉快的接了过书:“老婆,你想听我用那种语言念诗啊?”

    刘焉知道秦朔阳精通几国语言,不由笑道:“这篇各种语言来一遍!”

    秦朔阳看了一下刘焉所指篇幅,竟然是王勃的滕王阁序。

    这可是一篇超级古诗美文,篇幅有点长,但是朗读起来的时候特别的磅礴。

    “我读过这篇的英文版,我找找!”秦朔阳从床上爬了起来。

    刘焉伸手拉住他:“跟你开玩笑的,孩子是中国人,先听汉语版吧!”

    秦朔阳笑了笑:“这算是胎教吗?”

    刘焉点头:“嗯,医生说四个月左右宝宝的听觉神经系统发育完善了,可以每天做点胎教,助于智力发育。你这当爹的刚好回来,给宝宝念几首诗,让它开始熟悉你的声音!”

    “没问题,宝宝,爸爸给你念诗了!”秦朔阳自信满满道。

    刘焉叠了两个枕头,靠在床头,笑看着秦朔阳。

    “滕王阁序,唐代:王勃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雄州雾列,俊采星驰。台隍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都督阎公之雅望,棨戟遥临;宇文新州之懿范,襜帷暂驻。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

    刘焉在读大学的时候就很喜欢王勃的滕王阁序,那个时候没有蜻蜓fm,也没有喜马拉雅,大部分都是自己大声朗读。

    不过刘焉毕竟是女的,女声似乎表达不出诗歌的磅礴大气。

    后面有了有声频道,刘焉听过好几个版本,都是男声版,都听得如痴如醉。

    秦朔阳的嗓音不错,带着磁性,念诗的时候铿锵有力,抑扬顿挫,听着听着,刘焉不自觉的闭上眼睛,特别享受的做个聆听者。

    “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花了十几分钟,秦朔阳总算把这首诗给念完了。

    刘焉似乎听得如痴如醉,眼睛都不睁开,直接道:“再来一遍!”

    秦朔阳见此,微微勾唇,又再来一遍。

    刘焉听完之后,缓缓睁开眼睛:“老公,你可以开个读书频道了,这是听过这首歌最好听的版本之二!”“版本之二,这么说还有之一?”秦朔阳笑问。

    刘焉点头:“没听你朗诵之前,我最喜欢这个版本!”

    刘焉说完,拿起手机,点开了有声软件。

    里面的播放出来的是配乐朗读版,不过确实很有味道。

    秦朔阳安静下来,聆听大半:“这个版本不错!”

    刘焉笑:“我要把你的念的录下来!”

    “啊——”秦朔阳惊讶。

    “这个软件本身就可以自己录音的,我把你的念得版本发上去,绝对碾压好些朗读版本!”刘焉道。

    “要谦虚!”秦朔阳笑道。

    “我们不露脸,但是可以露声,而且录下来之后,你不在家,我也可以一遍遍的听啊!”刘焉道。

    秦朔阳听后,笑道:“这个可以考虑一下!”

    科技发展还是给人类带来非常多的便利,譬如这个,录下自己的声音,留在妻子的身边,当着催眠曲让她入睡。

    “再念一遍,我录下来!”刘焉拿着手机,在屏幕上滴滴答答的点着。

    “老婆大人,我能申请喝几口水吗?”秦朔阳举着右手。

    刘焉听后,脸上挤着抱歉的笑意,连忙将旁边放着的保温瓶递给他。

    秦朔阳喝了几口水后,清了一下嗓子:“可以了!”

    ————

    今天(6000字合一章),明天见。。。求月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