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652
    杨静的检查结果是没有被感染,而廖主任却未能如此幸运。

    杨静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刚轻松一秒,接着又开始沉重起来。

    而廖主任整个人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在了那边。

    虽然有过心理建设,但是真正的面对结果的时候,他还是没办法做到完全接受。

    而杨静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廖主任:“廖主任.......”

    叫他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异样起来,其实这个时候说任何话都是无异的。

    因为谁都没办法像当事人一样感同身受。

    虽然艾滋病在近年的治疗方案有所改善,但它终究是不治之症。

    而一个拥有貌美的妻子,可爱的小孩的中年男人,因为救人而感染上这种不治之症。这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巨大的冲击。

    站在一旁的其他同事,也跟着叫:“廖主任......”

    廖主任面无表情,眼光空洞,缓缓张开嘴巴:“我想自己一个人呆一会!”

    看到这样的廖主任,心疼是无疑的,痛惜也是肯定的。

    院长也来了,看到如此,也是面色沉重的开口:“小廖!”

    “院长,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廖主任还是那句话。

    “好,我们先出去!”院长妥协了。

    这个时候,说任何话,都无法安慰当事人。

    杨静和大家一起退出了廖主任的办公室,大家的表情都特别的不好。

    都是同事,也是战友,面对这种情况,就像自己的手足兄弟出了事一样。

    而且比起高冷的杨静,廖主任倒是他们骨科的和事老,别的科的主任有些特别会端架子,他没什么架子。

    不管是科内还是科外,有什么矛盾,他经常会帮忙出面协调,脾气特别的好,就算态度再不好,他也不会跟你对冲,让彼此少生几分气。

    然而这样的好人,出了这样的事,大家都很难接受。

    为什么好人没有好报呢?

    看着紧闭的办公室的门,杨静的心里沉到了谷底,如果可以,她真的想跟他交换。

    或者这话,会让人觉得站在说话不腰疼。

    但是杨静此刻真的是这么想的,或许她的这个想法是对袁斌的不负责任,但是比起上有小下游老的廖主任而言,她身上的负担没有那么重。

    接下来,廖主任会怎么样?他的家庭会怎么样?

    杨静真的不敢去想。

    从医院出来之后,杨静就一直没有说话,陪伴在她身边的袁斌就这么默默的陪着她。

    两人上车之后,她还是一声不吭。

    袁斌启动了车子,带着她离开这个沉重之地。

    两家的长辈都在家里等他们的消息,而在消息出来之后,袁斌给妈妈发了一条信息,告诉她们杨静没事。

    长辈们知道后,都很高兴,甚至在念阿弥陀佛。

    这个消息对于两家而言是最值得高兴的事,所以都在家里等着他们回来庆祝。

    杨静此刻其实没有想庆祝的心情,但是也没驳长辈们的意见。

    袁斌驱车往袁家的方向驶去,一路上车内安静无比。

    袁斌不想刚流产的杨静过于伤心,还是忍不住开口:“静静,别难过了!”

    杨静听到袁斌的话,缓缓的侧过脸,看着他几秒随后问了一句:“袁斌,如果今天的结果,我也是感染了,你会怎么做?”

    袁斌知道杨静还在沉浸于廖主任的事,不由道:“今天的结果是好的,就别想那么多了!”

    但是杨静却很执着:“你回答我!”

    袁斌的心中自然有着很明确的答案:“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杨静听后,嘴角挤着一抹笑容:“其实这种话,说来容易,做起来很难,你知道我在来医院检查时的想法吗?”

    “你说?”袁斌道。

    “我当时在想,如果我真的感染,第一件想做的事情就是跟你离婚!”杨静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袁斌听后,情绪直接波动:“你敢!”

    “有什么不敢!”杨静很冷静的回道。

    “静静,我知道廖主任的事情,让你很难受,但是你也别这么悲观,现在的医疗在不断的发展,或许那一天艾滋病就可以治愈了!”袁斌安慰道。

    杨静听后,却摇了摇头:“不是我悲观,而是这就是现实!”

    “静静,别这么说!”袁斌道。

    杨静看了看他:“如果我跟你离婚,你会同意吗?”

    “绝对不同意!”袁斌斩钉绝铁的回道。

    “如果我强行呢?”杨静道。

    “静静,别想这些不存在的假设!”袁斌道。

    “这不是不存在的假设,廖主任现在就要面临这样的现实!”杨静道。

    袁斌听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她。

    他们家今天是雨过天晴,但是廖主任一家应该是愁云遮天。

    “我相信他的家人,会在他的身边默默的陪伴着他!”袁斌道。

    杨静听后,内心自然也是这样的寄予,但是谁能保证这一切呢?

    正在杨静心情沉重的沉思时,手机冒出好些条微信。

    都是一些关心她的人,其中就包括了刘焉。

    “结果如何?”刘焉留了四个字。

    杨静不想让这个孕妇担心自己,第一个回复:“没事了!”

    刘焉看到这个结果,简直开心的快要蹦了起来。

    这比她知道自己怀孕还要高兴,于是快速的回复:“我就知道,好人有好报,会平安无事的!”

    “不,好人未必有好报!”杨静又回了一句。

    但是发出去后,又立马给撤回了。

    但还是被刘焉看到了这句,她立马反应了过来,因为上次报道中职业暴露是有两名医生,杨静是其中之一。

    “另外一个医生被感染了?”刘焉试问。

    杨静觉得自己刚才回复的太快了,有些后悔,但是事已至此,也只能实话实说:“是!”

    平时发是的时候,打个字就发出去了,但是此刻发出去,却带着一股沉重的气氛。

    刘焉看了回复之后,内心也是咯噔一声。

    虽然跟杨静骨科的主任没有见过,但是人都有一颗悲悯之心。

    “怎么会这样?”刘焉也接受不了。

    “焉姐,我没事啦,你别担心我了,好好养胎!”杨静不想刘焉担心,不由回了一句。

    刘焉也不好在这个时候去追问杨静太多事,毕竟这一个月多来,她承受的煎熬实在太多太多了。

    “你也好好照顾自己!”刘焉回道。

    “嗯!”杨静回了一句。

    而眼睛从手上的手机抬起来之后,对着袁斌道:“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从昨晚回来的袁斌,就一直接收不好的消息,杨静还是不想让这种气氛弥漫在两人之间。

    “什么好消息?”袁斌问。

    “焉姐怀孕了,秦营长当爸爸了!”杨静道。

    这个消息虽然是别人的,但终归还是一条好消息。

    袁斌听到这条消息,脸上的表情稍微上扬一些,但是很快就耷拉了下来。

    他其实也当了爸爸,只可惜这孩子他无缘见到。

    还记得当时他跟秦朔阳的对话,他说,说不定我比你更早当爸爸呢?

    当时他的很自信,但是这份自信也是实实在在的自信。

    杨静看到袁斌的表情变化,不由内疚:“对不起!”

    袁斌瞬间将耷拉的脸收了起来:“老秦当爸爸了,确实应该好好恭喜他!我们比他们年轻,以后生十个八个都没问题!”

    “谁跟你生十个八个啊!”杨静反驳。

    “十个八个确实有点多,两个就好,一男一女,凑个好字!”袁斌嘴角挤着笑容跟杨静商量。

    “由你来生,我不反对!”杨静道。

    袁斌笑:“要是男人可以怀孕,我宁愿我来生!”

    “现在有这个技术了!”杨静回了一句。

    袁斌看了看杨静:“那你赶紧去咨询一下!”

    杨静听后,忍不住被袁斌给逗乐:“行,我明天去咨询!”

    “好嘞,等你确切消息!”袁斌道。

    气氛总算缓解了一点,袁斌也庆幸自己取得女人是杨静,因为她很坚强。

    这份坚强在他眼里是既欣赏又心疼,但是正因为有这样一个女人出现在自己身边,他才有勇气直接进入婚姻生活。

    只可惜他们的结婚太过顺利了,老天爷似乎看不顺眼,又给他们制造了几道磨难。

    ————

    杨静跟袁斌回到袁家,长辈们又再次确认了一遍,才心里踏实。

    “静静,现在平安无事了,你唯一要做的事,就是配合我们调理好身体!”袁斌妈妈道。

    “你婆婆说的没错,以后别那么工作狂,已经结婚了,不是一个人,你自己好好的,大家才会放心!”柳文娟附和。

    杨静没有反驳,因为这段时间,真的很辛苦两位妈妈。

    “廖主任怎么样?”杨姚远问道。

    杨静听后,目光看着爸爸,缓缓张口:“廖主任,他...感染了!”

    此话一次,整个客厅瞬间安静了下来。

    大家的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听到自家孩子没事,自然是开心,但是听到战友被感染,又瞬间低沉。

    “唉,做医生不易啊!”袁旅长道。

    杨姚远点头:“是不易,我曾经去非洲维和,也差点被病毒感染回不来!”

    “静静,以后自己得多加注意点!”袁旅长道。

    杨静默默的点了点头。

    得知廖主任这样情况,庆祝的气氛瞬间冲淡了。

    不过两家人还是坐下来一块吃了顿团圆饭。

    杨静成了家里的熊猫,两个妈妈两个爸爸,以及袁斌一直都给她夹菜。

    杨静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如此境遇,此生足矣。

    “老杨,我们明天一起去看望一下廖主任!”袁旅长提议。

    杨姚远点头:“好!”

    人不该只沉浸属于自己的小庆幸里,廖主任的不幸是因为救人,他是高尚的,他是伟大的,他值得任何去尊重,去敬仰。

    ————

    秦朔阳和刘焉此刻正在车站接秦师长和彭艳。

    在来的路上,秦师长已经看到了军网的新闻,报道里的其中人物便是杨静和廖主任。

    所以也是一半欢喜,一半忧愁。

    接到两人之后,秦朔阳便载着他们去刘焉的娘家。

    坐在后面的秦师长道:“朔阳,下午送我去趟医院!”

    “爸,你身体不舒服吗?”刘焉立马询问。

    “不是,去看看廖主任!”秦师长道。

    刘焉听后,眼睛闪了一下:“爸,你也知道啦?”

    “路上看到了新闻!”秦师长道,“刚好来这,去看看他!”

    秦朔阳点头:“好,我下午送你过去!”

    “嫣儿,那个杨医生我记得没错,是你伴娘对吧!”彭艳问。

    杨静做过刘焉的伴娘,彭艳认得她。

    刘焉转过头,应了一声:“嗯!”

    “还好她没事!”彭艳叹了一口气。

    刘焉点了点头:“嗯!”

    “这两个可都是很年轻医生,发生这种事真是不幸了!”彭艳道。

    “是的,杨静因为这个事件,还流产了!”刘焉道。

    “还有这种事?”彭艳讶异无比。

    “估计她不让报道这些,但是私下里承受很多痛苦!”刘焉道。

    “唉,真是可怜的孩子,嫣儿,你多安慰安慰她!”彭艳道。

    “嗯!”刘焉应道。

    “听说另外一个伴娘也出了事?”彭艳又问。

    秦师长听后不由开口阻止:“老婆,别在嫣儿面前说这些!”

    “哎呀,我话多了!”彭艳连忙收口。

    “妈,没事,我前天去看过她了!她是子瑞的女朋友,没想到发生这种事。”刘焉道。

    “最近是怎么了,都发生这么不好的事情!”彭艳叹道。

    刘焉最近也一直在感慨,她的两个伴娘都这么不幸,有时候胡思乱想的时候,还会忍不住往自己身上想去。

    “老婆......”秦师长不满的皱眉。

    彭艳见此,再次收起话头。

    刘焉知道秦师长怕自己想太多,影响心情,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是逃避不了的。

    车内突然安静了下来,秦师长也觉得别扭,于是开口道:“嫣儿最近都是你妈妈在照顾是吧!”

    “嗯!”刘焉点头。

    “辛苦你妈妈了!”秦师长道。

    “我妈照顾我觉得很开心,因为要当外婆了!”刘焉不想车上的气氛变异,笑着道。

    “开心是自然的,不过要是你妈妈忙不过来,我们可以帮忙请个保姆专门照顾你!”彭艳因为还在大学任职,不能搬过来,昨晚睡觉的时候便跟秦师长商量这个。

    “谢谢妈,我其实也在考虑请个保姆!”刘焉道。

    而秦师长却道:“嫣儿,要是不习惯的话,你也可以直接搬回家里住!”

    ————

    第二更(4000字)、、、今天六千字完,明天见。。。。月票来几张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