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651
    秦朔阳听到父亲的夸奖,自然扬起唇角,而刘焉却有些不好意思。

    “爸,我和嫣儿的算是完成了人生一阶段的任务了,接下来爸妈你们这对爷爷奶奶也有任务!”秦朔阳道。

    “什么任务?”秦师长笑问。

    “给孩子取名字啊!”秦朔阳道,“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们,你接受吗?”

    “接受,这种任务给我一百次我也接受!”秦师长笑道。

    咳咳咳——一百次!

    刘焉听得都肝颤,她一年生一个,这辈子也生不到一百个啊!

    “一百个也太多了吧!”秦朔阳笑道。

    彭艳接话:“就是,怎么说话的,嫣儿别介意啊,你公公太高兴了,说话都过脑了!”

    “哈哈哈,太高兴了,说错话了!”秦师长笑道。

    “爸妈,没事!”刘焉大度的说道,“是朔阳他想偷懒,连名字都让爸爸取!”

    “朔阳这个懒可以偷,宝宝的名字由我来想,我乐意啊!”秦师长道。

    “爸妈,那就拜托你了!”秦朔阳顺势说道。

    毕竟是亲生儿子,自然知道怎么对父母的脾气,让秦师长夫妇给孩子取名字,也算是给他们二老的一种参与到整个家庭的一种乐趣。

    “没问题,没问题!”秦师长乐呵道。

    “嫣儿,你现在有没有想吃什么呀,要是想吃什么,我给你买!”第一次做奶奶的彭艳,非常关心刘焉。

    刘焉随后道:“前阵特别的喜欢吃酸的,不过现在好像又变了!”

    “现在想吃什么?”彭艳笑问。

    “想吃偶尔会特别的缠我们这边的特色小吃,我妈给我做了好几次!”刘焉道。

    “哎呀,我们不在你身边,真是照顾不周啊,辛苦你妈妈了!”彭艳歉意道。

    “妈,你别这么说!”刘焉道。

    “刚好你爸回来,我们明天过去一趟!”彭艳知道刘焉怀孕,还是想过去看看她。

    刘焉就知道,她这边只要说有什么事,彭艳肯定又会特意的跑过来。

    不过刘焉也没拒绝,毕竟这个消息宣布后,她肯定会成为两家父母的保护对象。

    “好!”刘焉应道。

    “朔阳,嫣儿现在有身孕了,你得多照顾着点!”彭艳还不忘叮嘱儿子照顾好儿媳妇。

    “知道,你们订好票告诉我,我到时候去火车站接你们!”秦朔阳道。

    “嗯!”彭艳应道。

    “爸妈,那你们早点休息!明天见!”刘焉道。

    “好,明天见!”彭艳笑道。

    挂掉电话之后,刘焉歪头看了下秦朔阳:“为什么你不自己亲自给宝宝取名字啊?”

    秦朔阳笑着揽紧刘焉:“我肯定也会参与其中,不过也让爸妈参与一下,我妈好歹也是教授,可以派上用武之地,至于我爸,他盼了三十多年,总算当上爷爷,不让他参与,他会生气的!”

    刘焉听后笑着道:“还以为你真的想偷懒呢?”

    “这种懒,我可不会偷,这毕竟是我们的孩子!”秦朔阳说完这话,大手放在刘焉的腹中。

    刘焉笑:“那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都喜欢,男孩像我,女孩像你!”秦朔阳道。

    “也许是结合我们两个的优点或缺点呢?”刘焉道。

    “你没有缺点,你是完美的!”秦朔阳道。

    刘焉笑:“嘴真甜!”

    “嗯,确实你很甜,你尝尝!”秦朔阳笑道。

    刘焉仰头亲了一下他,但是一下哪够啊,秦朔阳直接将喜悦化成了爱意,用他的唇直接去表达。

    ————

    一家欢喜一家愁。

    秦朔阳归来得知自己升级为父,而袁斌回来却承受着双重打击。

    杨静职业暴露,再者又流产,他得知这个消息的消息的时候,感觉就像脑袋被人用锤子猛地捶了几下,又痛又晕,但是这种感受跟正在承受磨难的杨静相比,又显得微不足道。

    搂着她那清瘦的身体,袁斌心疼的不行:“对不起,我现在才回来!让你受苦了!”

    杨静经过两位亲妈的重点调理,身体恢复了一些,但是阻断药的反应却越发的严重。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自己不小心,造成职业暴露,还顺便没了孩子,袁斌,真的对不起!”杨静歉意道。

    袁斌静静的搂着她:“别跟我说对不起!不需要!”

    杨静感觉自己快要被他搂着喘不过气来,但是她没有推开他,而是让他紧紧的抱着自己。

    这两个月来,第一个月她的内心被思念缠绕,第二月接连发生这么多事,她从心里和生理都遭遇重创。

    她需要温暖,她需要力量,她需要他。

    袁斌紧紧的搂着她,温热的鼻息扑在她的鹅颈上,他亲了一下,随后想着吻她的唇,想用自己的吻去给她温暖,给她爱意。

    但是杨静却及时的伸手挡住他的唇:“不行!”

    袁斌听到这两个字,心揪了一下:“没关系,我不在乎!”

    “可我在乎!”杨静回道。

    袁斌定定的看着她几秒,随后揉了一下她的头:“傻丫头!”

    杨静也看着他:“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袁斌比任何人都想这句话不是让他安心的话,而是一句承诺。

    她会没事,一切都好起来。

    袁斌没用其他方式安慰她,只能再次将她拥紧,狠狠的抱紧她。

    今夜是月圆之夜,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刘焉在秦朔阳的怀里沉沉的睡去,而杨静今夜也睡的特别的安心。

    她们都是军嫂,被温暖的身躯包裹着的日子,一年也数的过来,所以在此刻都极尽全力的索取身旁所爱男人的温暖。

    ————

    第二天在袁斌的陪同下,杨静去做了检查。

    和她一起检查的人,还有廖主任。

    袁斌见过廖主任,一个特别精神的中年男人,但是眼前的他,憔悴了好多。

    此刻的他就自己只身一人来做检查。

    “嫂子呢?”杨静见此,还是询问一句。

    廖主任脸上挤着勉强的笑意:“让她在家等消息!”

    杨静看了看廖主任,没再说什么,之后两个人进去做检查。

    袁斌一个人在外面等候,他一直都是无神论者,此刻却在祈求。

    不仅祈求刘焉平安无事,也祈求廖主任平安无事。

    但是检查出来的追踪结果,却没有让他如愿,没有让所有为他们祈祷的同事们如愿。

    ————

    第一更2000字。。。。继续码字。。。。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