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649
    有丈母娘在,这顿晚饭的重点便围绕着秦朔阳进行,一会给他夹菜,一会给他打汤。

    刘焉这个孕妇看得都有些嫉妒,说好她是大熊猫的呢?

    不过妈妈也自然不会忘记刘焉,只是不敢表现的太明显,真不知道这丫头想要憋到什么时候!

    吃完饭,刘焉妈也没久留,毕竟小两口两个月没见,肯定有很多话要说,于是很主动的离开。

    刘焉见此,有些好笑,她要是没怀孕,妈妈急着离开给他们多些亲密的时间,但是她现在可是碰不得啊!

    两人送妈妈到楼下。

    “妈,你明天不用过来了,我跟朔阳中午回家吃饭!”刘焉道。

    “好,你爸爸也盼着朔阳回来!”刘焉妈妈道。

    看着妈妈开车离开之后,秦朔阳侧脸看了下身旁的刘焉,随后弯下腰一把将刘焉抱了起来。

    “干嘛呀?”刘焉吓了一跳,惊呼不已。

    “回家睡觉!”秦朔阳说了四个字。

    咳咳咳——幸好旁边没人,不然刘焉真的要羞死。

    “放我下来啦!别人看到了羞死人!”虽然是高级公寓区,住的人口不是那么的密集,但也是会遇到邻居。

    “我不会害羞!你要是害羞,就趴在我怀里!”秦朔阳说完,抱着她往门厅走去。

    刘焉拿他没办法,只能将自己的脸趴在他的胸口,不过幸好在电梯里没有遇到其他人。

    回到家,秦朔阳直接把刘焉抱回房间。

    果然是温饱思**啊!

    刘焉再次用手挡着,看着他:“你回家脑子就想着一件事啊!”

    “饿了两个月,能不想吗?”秦朔阳边说边倾身下去。

    刘焉用两只手挡着:“可我不想?”

    秦朔阳听后,愣了愣,发现这次回来刘焉确实变了。

    或许自己新婚之后,就直接离开两个月,心里一时之间接受不了!

    都说军嫂不易当,秦朔阳虽不能感同身受,但是让自己的女人天天在家等自己,想想这个画面就觉得心疼。

    于是秦朔阳也便不再强攻,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是不是我一下离开两个月,让你不习惯了!”

    关于这点,刘焉点头表示赞同:“嗯,非常不习惯!”

    秦朔阳笑,俯看着她:“跟我这种职业军人结婚就是这样,聚少离多,家里一切都要靠你,让你过的很辛苦!”

    “是有那么一点辛苦!”刘焉再次点头。

    秦朔阳摸了摸她的脸蛋:“有没有后悔嫁给我?”

    刘焉瞪他:“现在后悔也来不及啊!”

    “是来不及!”秦朔阳应道,“既然嫁给我,这辈子就是我的人!”

    “真霸道!”刘焉笑着嗔道。

    秦朔阳笑:“只要霸道一点,才能把你永久的留在我身边!”

    “我又没说要离开你!”刘焉嗔道。

    “不是说不习惯吗?”秦朔阳温柔道。

    “当然不习惯啦,刚蜜月回来就跟你分开这么说,你习惯啊?”刘焉反问。

    “我也不习惯,在大理的时候,每天晚上都搂着你睡觉,一回到部队,整个人都不习惯,调整了好几天才回到以前的状态!”秦朔阳道。

    提及大理,刘焉脸红:“你在大理哪里是搂着我睡觉啊!是完全不让我睡觉!”

    咳咳咳——刘焉说完,觉得自己不该说这些话去撩他,离开两个月的人,就跟干柴一样,随便丢个火星子下去就着了。

    秦朔阳听后,脑子确实闪过两个在大理市恩爱缠绵的画面,他们身无片缕的像两根藤蔓一样紧紧地纠缠在一起。

    即便此刻也很想把身下的女人身上的衣服给扒了,重温大理时解锁的各种姿势。

    但是他还是克制了一些,知道女人在家等候的苦楚,不由温柔的抚摸她的脸,低沉着嗓音道:“其实在这两个月的梦里,我也没让你睡好觉!”

    咳咳咳——这话的暧昧程度可想一般。

    换做以前刘焉肯定会问他是怎么没让他睡不好觉的,这种撩拨的话,简直直接就是在煽火,效果非常好。

    但是刘焉现在不敢这么做,因为现在的她惹不起他啊!

    “不是要执行任务吗?还有空做春梦?”刘焉尽量减免暧昧。

    秦朔阳笑:“在梦中满足你,也是我的任务!”

    刘焉听后,直接用手戳他:“我要去洗澡了,起来!”

    “我抱你去洗澡!”秦朔阳道。

    “才不要,我自己洗!”刘焉道。

    “老婆......”秦朔阳声音开始犯软。

    咳咳咳——刘焉最受不了他这种口气,像是跟你撒娇一样,令你无法拒绝。

    但是刘焉怕擦枪走火,还是坚持不要:“我自己洗!”说完,推了推秦朔阳。

    秦朔阳总感觉这次回来刘焉有些不对劲,似乎对自己没那么热情了。

    难道两个月就腻了?

    不可能!从她刚才的对话和口气,可以证明她还是很爱他的。

    但是为什么一直拒绝他呢?

    秦朔阳很想直接压下去,堵上她的红唇,然后扒了她的衣服,让自己的身体点燃她的热情。

    “起来啊!”刘焉见他一动不动,不由再次推了推他。

    秦朔阳的内心有一点点的失落,老婆真的有些变化。

    他也不想惹她不开心,于是放开了她,刘焉从床上爬了起来,去衣柜拿了睡衣,便去了浴室。

    进到浴室之后,刘焉偷偷笑了起来,刚才看到秦朔阳那表情,感觉他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啊!

    待会洗完澡出去,要是再次拒绝他,会不会爆炸呢?

    不过要是爆炸,说明他这个侦察兵军官不合格的!因为他已经留了线索给他了。

    刘焉进去洗澡后,秦朔阳心里却是有些别扭,但也没说什么,直接去了餐厅倒了一杯水,咕噜噜的喝了下去。随后去了客厅,打开了电视,顺手抓过一个抱枕时,发现旁边放着一个格格不入的抱枕。

    那个抱枕一看就是定制抱枕,上面印有一个可爱的小男孩的封面。

    虽然前面也就是周末回家,但是秦朔阳清楚的记得没见过这个抱枕。

    上面的小男孩笑得特别的灿烂,眼睛很大,亮晶晶的,特别的萌,让人想亲一口。

    这个家是刘焉一手布置的,注重每一处的细节,但是这个抱枕放在沙发上,显得很不搭。

    这不是刘焉的风格。

    秦朔阳盯着那可爱的小男孩,心里倍感狐疑,联想纷纷。

    当然他肯定不会想不好的事情,而是想到浴室的防滑垫,以及护肤品,再者就是这个抱枕。

    不会是.......

    秦朔阳往怀孕的方向想了去,他可爱的老婆大人,不会是...怀孕了吧!

    秦朔阳想到这个,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直奔卧室,表情特别的激动。

    而这个时候,秦朔阳又发现一个小细节,刘焉的梳妆台放着一双特别的可爱的婴儿鞋。

    秦朔阳见此,内心笃定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不然刘焉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自己。

    为此,秦朔阳直接奔到浴室门口,伸手拧门:“老婆......”

    刘焉却做了提前预警,浴室门给锁上了。

    “老婆,开门!”秦朔阳脸上的笑容特别的灿烂,声音也跟着激动。

    “我还没洗好呢?”刘焉猜想秦朔阳已经发觉了,不由回应道。

    “老婆,你快开门!”秦朔阳敲了敲门。

    “等会!”刘焉应道。

    秦朔阳急的不行,想当面跟刘焉确认,而且想进这扇门一点都不难。

    而刘焉本来想让他等一下,但是没过一会,门却被打开了。

    而此刻刘焉还站在花洒前,全身上下未着片缕。

    “你怎么就进来了!”刘焉羞窘无比,也不知道该不该遮掩一下。

    毕竟这是她知道怀孕后,第一次这样面对秦朔阳。

    其实做了母亲自然是感觉很幸福的,但是面对老公的时候,内心又有一点小浮动,不知道此刻自己身材在他的眼里是不是不在完美了。

    秦朔阳直奔过去,一把抱住刘焉,温热的水晒在他的身上。

    “老公,我在洗澡呢?”刘焉羞赧的想要推开他。

    秦朔阳没有放开她,而是紧紧的抱着她,头发和衣服都已经被淋湿了,但是他丝毫不在意,随后在刘焉的耳边道:“老婆,你想瞒我到什么时候?”

    刘焉听后,脸上露出笑容:“我瞒你什么啦?”

    秦朔阳这才放开她,端着她的肩膀,一个人穿衣服,一个人什么也没穿。

    以往看到这样的刘焉,秦朔阳的脑海想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狠狠的爱她。

    但是知道她怀孕之后,面对这样的她,似乎少了一些邪念。

    当然不是说刘焉对他没有任何诱惑力,他只要看到她,就会被诱惑,但是眼下这个不是重点。

    “你怀孕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秦朔阳看着眼前的刘焉。

    “我怀孕?你不会搞错了?”刘焉道。

    “你还不打算告诉我?”秦朔阳见她还在狡辩不由用力的抓着她的肩膀。

    刘焉随后笑道:“你是看到什么了?认为我怀孕了啊?”

    “防滑垫,护肤品,抱枕,以及你梳妆台上的婴儿鞋!”秦朔阳定定的看着她。

    刘焉听后,笑了笑:“防滑垫就是为了防滑啊,护肤品用完了换了一套,抱枕是高高送的,希望我快点生宝宝,至于婴儿鞋,逛街的时候看着好看,给干儿子买的!”

    刘焉的回话,简直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啊!

    这些回话确实也可以拿来反驳,但是秦朔阳的大手伸向她的肚子:“那这个呢?”

    “两个月没运动,吃多了,有小腹!”刘焉还是完美的回答他。

    咳咳咳——秦朔阳看着她一句句的反驳回来,真有种打她屁股的冲动。

    “还不告诉我实话,想隐瞒我到什么时候?”秦朔阳说这句话的时候,温柔的不行,宠溺的不行。

    刘焉觉得自己要是再硬挺,再狡辩,这个惊喜就会闹过了,于是伸手挽住他的脖子,笑嘻嘻的说道:“惊喜吗?开心吗?”

    惊喜和开心都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这丫头不及时告诉他,真是该打。

    于是秦朔阳伸手拍了一下她的屁股:“你说呢?”

    咳咳咳——她现在什么也没穿啊!这么一拍实在太暧昧了。

    刘焉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虽然怀孕了,但是不代表没有任何**。

    何况两人在这之前的夫妻生活都是非常的和谐,要是没怀孕,这个时候,肯定狠狠的缠着对方,将彼此潜入彼此的身体里。

    “我这么做就是想让你这个准爸爸印象深刻一点,你都不知道这一个月我又多想给你打电话,想告诉你我有宝宝的事!”刘焉娇声道。

    秦朔阳听后,心软无比,要是自己不是军人,应该是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消息,也会在她怀孕之后,一直在她身边陪伴着他。

    但是他的职业就是军人,知道自己当爸爸的消息,是在一个月之后。

    “你做的对,确实要让我印象深刻一些!”对于刚才刘焉的推山阻四,秦朔阳全部释然了。

    “你会不会生气啊?”刘焉看着他问。

    秦朔阳摇头:“不会,我现在很高兴,都快要高兴疯了!”说完,情不自禁的抱起刘焉。

    刘焉见此,连忙道:“哎呀,别激动,快放我下来!”

    秦朔阳这次没有固执,连忙将刘焉放了下来,毕竟那样抱她,直接压着肚子了。

    “我有些得意忘形了!刚才那样没事吧!”秦朔阳急忙询问。

    刘焉看他紧张的样子,不由笑道:“没事,你看你,全身都是湿了!”

    秦朔阳的衣服被彻底打湿个彻底,于是干脆也直接脱了:“我帮你洗澡!”

    咳咳咳——刘焉听了这话,不由朝他挤眼:“你确定?”说完,还不忘冲他抛了一个媚眼。

    如此行为,直接让秦朔阳的喉结滑动了一下,其实有那么一点不确定,但他还是很肯定的点头:“确定!”

    而脱去衣服之后,刘焉看到他那高高耸立的东西,不由笑了起来:“你确定,可它不确定啊!”

    秦朔阳低头看了下大兄弟,没办法见到未着片缕的刘焉,它就是这么没出息。

    “没办法,它喜欢你,知道你怀孕,它也很高兴!”秦朔阳为它辩解。

    刘焉忍俊不禁:“我想它应该不太高兴!”

    ————

    第一更(4000字)。。。晚上还有更新。。。。求月票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