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647
    都说原生态家庭是对一个人的成长有着致命的影响。

    它就像血液一样,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涌动。

    什么样的家庭,什么样的父母,什么样的子女,他们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孙浩知道自己这些年犯下的错误,但是他在这方面像极了她妈妈,一直逃避,一直逃避,所以日积月累也就变得麻木,变得放纵。

    公司频临破产,他的内心似乎又高兴又愤怒,高兴是他父亲的一生心血没了,即便他没有得到,他那个宝贝女儿也得不到。而愤怒的是他以后就是穷光蛋了。

    为什么就这么容易被人踩到脚底下。

    他不服,他想抗争,他想报复,所以选择了方翊下手。

    而方翊对于他来说,他的内心也是极度讨厌她,憎恨她,因为她不接受自己的求爱,看不起他,鄙视他,他是男人,堂堂正正的男人,岂能容一个女人这么看待。

    而韩子瑞,被他这个瘸子打成这样,对于孙浩而言,也是一种侮辱。他要方翊身败名裂,也要韩子瑞受尽痛苦。即便知道后果可能不堪设想,但是他却完全失去理智的直接疯狂了一把。

    疯狂过后,面对父母,他心中有那么一点后悔,却又有那么一点解脱,又有那么一点恐惧。

    因为他知道自己疯狂过后的面临的结果,或许那一天他就看不见太阳,看不见月亮,看不见父母。

    父亲也就算了,母亲他的内心还是有些心疼。

    “好,我没资格!”孙浩冷哼一句。

    老孙总看了下孙浩,内心波动不已,孙浩变成如今这副德行,确实他有着撇不开的责任。

    作为父亲他没有以身作则,对孩子的教育没有尽到责任,关于这点上他是自责的。

    可是他的内心也有说不出的苦楚,他是农村孩子,好不容易大学毕业,本以为可以跟大学的女朋友双宿双飞,却被父亲叫回老家结婚。

    结婚的对象就是眼前的老婆,在他读大学的这几年,一直在家帮忙照顾他家生病的母亲,姑娘别无所求,就说自己一直都很喜欢老孙总。

    而老孙总已经有了女朋友,肯定不愿意跟她结婚,父亲骂他陈世美。

    他很冤,因为他从一开始就跟孙浩的母亲说清楚,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不会跟她在一起,不过为了表示感谢她这么多年对家里的照顾,他会支付一笔钱给她。

    孙浩的母亲不要钱,就要嫁给他。

    父亲和母亲也一个劲的说他不懂事,孙浩妈妈当时是大队长的女儿,虽然不是大学生,但也是高中毕业,家境不错,完全配得上他。

    老孙总觉得无语至极,想要逃走,却被父亲关在家里,最后被父亲强硬的方式将两人扯在一起。

    这段婚姻本来就是不情不愿的,所以婚后老孙总对孙浩妈几乎是很冷淡。

    然而家里见此,怕他们离婚,于是给孙浩妈支招。有一天老孙总被灌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孙浩妈躺在他的怀里,身上没有穿任何衣服,他也是如此。

    老孙总当时气急了,也直接跑了。

    然而就那一次,孙浩妈怀上了孙浩。而老孙总一直都在外面,不知道这个儿子的存在。

    在陌生的城市打拼,慢慢的站住脚,后面又偶遇了大学的女朋友,两人直接旧情复燃。

    两人一起创办了小作坊,后面一点点的壮大,成了小有规模的工厂。

    本以为离开家里几年,那段被包办的婚姻肯定直接走到尽头。

    他特意回去离婚,但是孙浩妈不同意,而他父母也死活不同意,觉得儿子白读了那么多年书,简直丢了祖宗的脸。

    婚没有离成,倒是把他妈妈气病,孙浩妈一直在身边照顾。

    但是老人家没有好转,没过多久就离世,临终前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许离婚。

    老孙总对于这个要求是不答应也不是,答应也不是。

    老太太走了之后,他确实没有在提离婚的事,但是依旧没有跟孙浩母子在一起生活。

    而回到女朋友身边,得知他没成婚,女朋友气得直接流了产。

    当时想着分手,但是因为两人一起合办工厂,还是没能分成。

    但是老孙总的女朋友流产之后,造成了习惯性流产,之后一直没能怀上孩子。

    而工厂在不断壮大,老孙总的事业也日渐红火。

    在老爹走的时候,他又回了一次老家,当时看到了八岁的孙浩。

    因为农村出身,骨子里还是会顾忌一些血脉之缘,于是脑海萌生便将孙浩接到了身边的想法。

    告诉女朋友之后,上上下下闹得鸡飞狗跳。

    但是女朋友已经不能再怀孕,而且年龄也大了,跟他闹,跟他扭,最终还是妥协了。

    孙浩母子这才被接到了杭州,但不是跟老孙总一起生活,偶尔能看到他过来看看他。对于他的生活,他的学习,没有过多的关注。

    而即便过来,孙浩妈对他示好,也得不到任何回应,偶尔喝醉酒,还是对她大骂甚至挨打。

    老孙总的女朋友不能怀孕,导致一直抑郁,身体不好,所以老孙总的心里一直觉得是孙浩妈毁了他和女朋友幸福的生活。

    之后,过了几年,老孙总的女朋友去了国外,采用代孕的方式给老孙总生了一个女儿。

    而孙浩也长大了,这些年他看着家里发生的一切,小的时候作为孩子管不了大人的事,长大以后,也懒得管,但是内心却日渐扭曲。

    “浩子,这些年爸爸是对不起你,这件事我会去处理,你也别再做刺激韩子瑞他们的事情!”老孙总还是想着尽力挽救唯一的儿子。

    “你的面子不够,还是算了吧,我作为你儿子的身份过不了多久就会解脱!”孙浩根本不信老孙总能有办法去解决这事。

    “儿子,别这么说,我和你爸爸就算跪着求他们,也不会让你再出事!”孙浩妈哭道。

    孙浩看了妈妈一眼:“别跪了,这辈子还嫌跪的不够吗?”

    “儿子,妈妈为了你,就算跪一辈子也不会半点怨言!”孙浩妈道。

    孙浩看了掉泪不止的妈妈,自己内心也跟着心酸,随后道:“别管我了,我要休息了,你们去酒店吧!”

    说完,孙浩拖着被子盖住自己的脸。

    老孙总见此,也没想多说什么,因为现在说什么都是无益的。眼下是当务之急是看怎么去挽回一些局面。

    他自己的人生就是一个悲剧,没想到儿子也随了他的命,也是一个悲剧。

    这都是命啊!

    —————

    病房安静了下来,老孙总去了酒店,而孙浩妈没有离开,躺在旁边的看护床上。

    此刻的她睡不着,也没法睡着,儿子的话,她牢记着。

    她担心他所说的情况真的会发生,要是真的发生了,她一个人该怎么办。

    想到这些,开始默默掉泪。

    隔壁床上躺着孙浩,也没有睡着。

    今天报复完之后,心情却是有些小爽,但是被父母这么一骂,尤其是看到他妈掉泪不已,心最终还是有些软了起来。

    “别哭了,吵得我睡不着!”黑暗中孙浩听到抽泣声,心烦之余忍不住开口。

    孙浩妈赶忙擦泪,咬着唇让自己不再哭出声。

    孙浩侧过脸看了下那卷缩的身子,最终伸手开了灯,拿过床头柜的纸巾盒,抽了几张纸巾出来。想要探过身去给她擦泪,但是因为被打的身体还没恢复健全,所以没能够着。

    因为开灯,孙浩妈不敢睁眼睛,一直忍着。

    孙浩见了心疼,不由开口:“别哭了!”

    孙浩妈这次缓缓睁开眼睛,伸手抹了一下眼泪。

    孙浩给她纸巾,她擦了擦,随后道:“你说你怎么就不知收敛呢?”

    “对不起,让你伤心了!”孙浩对着母亲说软话。

    “知道让我伤心,干嘛还要做这些事!”孙浩妈擦泪之后,埋怨道。

    “我不是随了你吗,明明知道爸不爱你,却死活要跟他结婚!”孙浩回道。

    “这能一样吗?”孙浩妈道。

    “一样,我的性格随了你,也随了爸,所以注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孙浩道。

    “我不允许你这么说?”孙浩妈连忙道。

    孙浩嘴角挤着一抹笑意:“我已经坦然面对了,妈,你也坦然吧!”

    这种话,哪个母亲能接受。

    “别说这种话,你爸会给你想办法的!”孙浩妈还是寄予希望。

    孙浩笑:“别让他这把年纪还给人下跪,还不如当没我这个儿子呢?”

    “胡说!”孙浩妈斥责道。

    孙浩重新躺了下来,随后幽幽的说道:“妈,你这一辈子真的很傻,他当初不要你,就别嫁,他不要这个家,就该直接带我离开。”

    孙浩妈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心里难受极了,回想当年自己确实很傻很扭。

    如果时间能重来,她一定不会那么固执的要嫁给孙浩他爸爸,孙浩变成这样,也是她造成的。

    不仅给别人带来伤害,也给自己带来毁灭。

    如果时间能够重来,她一定不会让这样的悲剧发生。

    ——————

    g市,董宇此刻还在办公室。

    在事情发生之后,他便帮忙紧急处理这事,他是程序员,能帮忙的便是净化搜索。

    让业内的朋友帮忙,而自己也是亲力亲为的做这项工作。

    当他看时间的时候,才知道现在已经是12点了。

    窗外的霓虹灯已经熄灭过半,只留下一些巨大的广告牌。

    董宇的表情有些沉闷,净化搜索做到了七八成,剩下的只能明天再继续,这已经算是最大程度的阻止在网络上出现方翊的相关新闻。

    因为久坐,胳膊有些酸疼,但是刚才在工作期间却一点都没察觉。董宇缓缓的站了起来,晃了晃手臂,才拿起外套和背包离开办公室。

    电梯一层层往下,整座大楼寂静无比。

    到了大厅,保安人员站了起来:“董总,现在才下班啊!”

    背着包的董宇轻轻的点了点头。

    “董总慢走!”保安人员道。

    开车回家的路上,董宇还是有些心事重重,他很想知道现在的方翊到底怎么样了?

    只可惜现在太晚了。

    关于下午的新闻他也看了,但是没看完,因为不忍看下去。

    看了一点,脑子就会不自觉的想象那些画面。

    男人没几个没有看过成人动作片,但是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变成别人身上侵犯的对象,董宇打心底里接受不了。

    关于那天晚上,他至今还是很自责,他当时送她到房间门口就好了。

    可惜,时光不能倒流。

    这件事应该会成为他内疚一辈子的事情。

    ————

    第二天,刘焉又去了方家。

    方翊昨天就知道刘焉来了,对于她能在第一时间飞过来看她,内心蛮感动的。

    昨晚没有吃任何东西,导致脸色看起来特别的憔悴。

    “焉姐,谢谢你来看我!”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方翊,对着身旁的刘焉道。

    刘焉握着她的手:“我昨天才知道这事,要是早知道,我也可以早点过来看你,帮帮你!”

    方翊软软道:“你已经帮我很多了!”

    刘焉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我们虽不是亲姐妹,但是在我心里把你当亲妹妹看待,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记得跟我说一声,姐姐或许不能帮上忙,但是至少可以来看看你!”

    方翊看着刘焉,随后点了点头。

    刘焉见气氛还行,不由小心翼翼道:“事情已经过去,就把它彻底的忘了。”

    方翊想点头,但是目前的她做不到,忘不了。

    “恶人迟早遭天谴!”刘焉道。

    这些话,方翊听了很多,她比任何人都希望孙浩没有好下场。

    见方翊没有多说话,刘焉继续道:“小翊,要不来s市住些时间,给我作伴好吗?”

    方翊摇头,现在的她什么地方都不想去,只想呆在家里,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想见任何人,不想说任何话。

    “方翊,来s市玩几天吧,我们几个好姐妹一到周末都会组局去玩,你也一起来!”孙萌萌道。

    “谢谢你们的好意,我还有工作呢!”方翊道。

    “暂时把工作放下,跟我们去s市走走!”刘焉道。

    朱亚丽自然是希望女儿能出去走走,不由帮话:“小翊,去玩几天没事,公司有你爸呢!”

    方翊看了下朱亚丽,刘焉接着道:“小翊,跟我们一起去s市吧!嗯?”说完,刘焉晃了一下方翊的手臂。

    方翊其实就想躲在家里,但是与其在杭州,这么多人认识的地方,去s市或许能让自己逃避一下。

    “你们打算去哪?”方翊问。

    刘焉听后,笑着道:“你想去哪,我们陪着你去!”

    方翊知道刘焉的好姐妹都是有孩子的,她们出去玩肯定没办法像她身旁的好姐妹一样自由自在。

    “还是算了吧!”方翊又放弃了。

    刘焉也是无奈,眼下的方翊还要接受心理治疗,提出去走走,其实为了帮韩子瑞做铺垫。

    “我到时候看看!”方翊道。

    刘焉听后,鼓励道:“多出去走走!”

    方翊微微点头。

    刘焉跟孙萌萌在方家呆了一上午,陪着方翊说说话。

    孙萌萌学过一些心理学,大致知道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不可以说,所以上午一直再跟方翊做引导对话。

    对话的内容,大致都是工作上的事情。

    “我现在手上有一本剧开始筹拍,我记得你跟闺蜜经营的潮牌,可以考虑合作一下!”孙萌萌道。

    只要让方翊不想昨天的事情,便是成功的一半。

    “你可以决定合作方吗?”方翊声音低低的问。

    “虽然不是最终拍板的人,但是可以引荐,问题应该不大!”孙萌萌道。

    孙萌萌手上的这部剧跟朱漫合作的,交情自然不在话下。

    刘焉帮话道:“我也是其中的合作方!”

    因为是都市偶像剧,,有几条人物线,既需要刘焉经营的高档女装品牌,也需要年轻活力的潮牌服装。

    “可以啊,我让依依跟你们洽谈!”方翊道。

    “行,我回头跟资方说一下!可以话的,你们自行洽谈。”孙萌萌道。

    方翊看了下孙萌萌,她是那种特别的面善,让人想主动亲近的女人,所以她引导的一些话题,方翊都会跟着回应。

    “谢谢你,孙姐姐!”方翊谢道。

    “不客气,都是朋友!你是嫣儿的妹妹,也便是我们几个好姐妹的妹妹,有什么事可以跟我们一起分享,一起承担,一起欢笑,一起痛哭!”孙萌萌道。

    “谢谢,其实真的羡慕你们之间的感情!”方翊道。

    “你也有依依这样的好姐妹!”刘焉道。

    方翊怔了一下,随后微微点了点头:“确实!”

    刘焉知道方翊肯定又想到了什么,有些自责,不过好在孙萌萌插话进来:“生活要继续,快乐也要继续,你要笑给坏人看,笑给所有人看,不要轻易被打倒,你要更骄傲的勇往直前!”

    孙萌萌还是带着书生气的说了一段鸡汤鼓励方翊。

    但是眼前的方翊暂时做不到,目前的她只想缩在自己的壳子里。

    不过见到刘焉和她的好姐妹孙萌萌,她的心情没像昨晚那么压抑,聊了一些话,也不至于一直在想七想八。但是她们吃过午饭便离开了,方翊送她们到门口。

    刘焉抱着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随时可以给我电话!”

    “嗯!”方翊轻声应道。

    刘焉放开她,再次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臂,用眼神给以她鼓励。

    ————

    看望方翊回到s市,已经是五点多了。

    刘焉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直接坐在沙发上赖了好一会。

    等肚子有些饿了的时候,她才懒洋洋的从沙发上爬起来,去厨房做点吃的。

    刘焉以前不怎么下厨,但是最近她却积极的精进厨艺。

    有了宝宝,她注意了很多,外面的饭局推了很多,毕竟再好的餐厅,难保一定都是用好的油给大家做菜。

    所以最近她都是尽量在家做饭。

    不过正当她围上围巾的时候,听到外面有开门声。

    估计是她妈妈来给她做饭了。

    “妈,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我都快饿死了!”方翊一边说一边走出厨房。

    但是她出去的时候,没有看到口中的妈妈,而是看到离别两个月的秦朔阳。

    两个月啊!一点音讯都没有。

    刘焉都觉得要不是有婚纱照,她思念成狂到模糊了秦朔阳的容貌了。

    “老公,你回来了!”看到阔别两月的秦朔阳,刘焉自然是激动无比的,连忙快步奔了过去。

    秦朔阳见此,嘴角扬着灿烂的笑容,张开手臂想要一把抱住她。

    但是刘焉跑到他面前还差两部距离却突然停了下来。

    秦朔阳愣了愣,刘焉却站在那没再走过来了。

    “怎么啦?”秦朔阳有些不解。

    刘焉刚才其实是想直奔过去,跟往常一样,像猴子似的一把蹭到他的的身上,缠着他,抱着他。

    但是肚子里有孩子,她最近是格外的小心,这种蹦跳不太适合现在的状态。

    刘焉看着秦朔阳,眼神是激动的,但却缓缓的走了过去,轻轻的抱住他。

    两个月啊!两个月啊!她似乎觉得像是过了半年一样。

    她熟悉的气息,她熟悉的温度,她熟悉的身体,此刻被她轻轻的抱着。

    这不是做梦吧!这是现实吧!

    “老公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刘焉缓缓抬起头。

    秦朔阳低头看着她,见她如此淑女的环抱自己实在有些不太习惯。

    他喜欢她用热情来迎接他,用诱惑来迎接他,于是双臂不由用力静静的将她环抱在自己的怀里。

    刘焉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要被他嵌入他的身体里,正想说让他别抱那么紧的时候,嘴巴直接被他给封住了。

    熟悉的唇,熟悉的吻,熟悉的唾液,熟悉的牙齿,以及熟悉的胡须。

    秦朔阳好些天没有剃胡子了,那硬硬的胡须直接扎在刘焉的脸上,让她知道这不是做梦。

    他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而新婚之后就离开的秦朔阳,再次回到家中的时候,唯一的想法就是抱着老婆去卧室。

    于是一边吻着她,一边抱着她去卧室。

    刘焉被他的热吻弄得有些迷糊,直到高大的身躯将自己压住的时候才回过神。

    他的意图太明显了!他想要吃她!

    咳咳咳——以前看孙萌萌写的军婚,觉得就是孙萌萌自己的故事。

    无论是故事中的人物,还是孙萌萌她家许中校,不,现在是许上校,一回到家,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吃了孙萌萌。

    如今刘焉也算是有着共同的体验,以往秦朔阳回来的时候,她都会事先准备好。

    把自己打扮成一道可口的美食,就等着他回来享用。

    她的行动,自然成了夫妻间的情趣,两人为此更加的契合,更加的愉悦。

    而如今秦朔阳在她身上撒下了种子,而且还生了根,所以近期想要这种契合和愉悦是不太可能了。

    毕竟是年龄比较大才怀孕,刘焉自然是很小心,所以眼下知道秦朔阳的目的,却只能硬生生的阻止。

    “老公,等等!”刘焉用手挡着秦朔阳的身体。

    即便手贴着衣服,还是清晰的感受到他那壮实的胸肌。

    两个月不见,似乎更加坚硬了。

    秦朔阳很少见刘焉喊停,都是主动勾住他的脖子迎合他,两人一起共赴爱河。

    “怎么啦?”秦朔阳微微喘息。

    “不行,现在不行!”刘焉道。

    秦朔阳清楚的记得刘焉来大姨妈的日子,不由道:“今天不是你例假的日子!”

    确实不是他来例假的日子,但是她有了宝宝呀!

    “我刚从杭州回来,肚子很饿,我想先吃饭!”刘焉道。

    提及杭州,秦朔阳想到的便是韩子瑞,不由缓了动作:“你去杭州了?去看韩子瑞吗?”

    “不是,去看方翊!”刘焉道。

    “方翊?”秦朔阳有些意外。

    刘焉趁机推开他,立马爬了起来,但是下一秒又被秦朔阳的手按了回去。

    “老公,我肚子好饿,先吃饭吧!”刘焉央求道。

    眼下是真办不了事,还有肚子也真饿,再者想着怎么对秦朔阳宣布有宝宝的好消息。

    “先让我吃点餐前甜点!”秦朔阳的身体压了下来。

    刘焉急忙用手挡着:“不要,先吃饭!”

    两个月未见啊,秦朔阳只能在梦里想她,要她,如今她整个人在自己的身下却不让吃。

    或许她是真的累了,秦朔阳也不好强来,但是放开她之前,把她吻得快要喘不过气来才甘心。

    刘焉感觉自己像是从虎口里逃出来一样,大口大口的喘息,小心脏砰砰砰直跳。

    而两人刚出卧室的时候,刘焉的妈妈来了。

    秦朔阳因为身体有所反应,连忙躲进了卧室的浴室。

    “朔阳回来了?”刘焉妈看到玄关的鞋子,不由笑问道。

    气息维稳的刘焉应了一句:“嗯,妈,我好饿,你赶紧做饭!”

    “哎呀,我原本是掐着时间过来给你做饭的,可是没想到半路有人撞车,堵得一塌糊涂!把你和我外孙给饿着了......”刘焉妈妈解释,不过话还没说完,刘焉连忙紧张的捂住她的嘴巴,低声道:“妈,小声点!”

    ————

    第一更(7000字合一大章)。。。晚上还有更新哦。。。亚亚要月票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