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646
    孙萌萌和刘焉万万没想到韩子瑞会当着他们两个女人的面掉泪。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看来方翊的事情,让韩子瑞很内疚。

    “子瑞,别这么自责自己,遇到烂人,踩到狗屎才这样的,不是你的错!”刘焉安抚道。

    “是我的错!”韩子瑞坚持着。

    孙萌萌看着他,虽然以前也接触过韩子瑞,但是几年过去,人的变化很大,但有一点没变,他一直很善良。

    因为善良,才会如此自责,因为善良,才会如此内疚。

    都说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有果,有时候我们会遇到一些恶人,正面击退之后,却无法抵挡他们背后偷袭。

    韩子瑞说他有责任,要说有,确实有,或许就是因为他报复了孙浩,才导致这样的悲剧发生。

    可是起因确实那个孙浩引起的,这种事情,就如刘焉所说,遇到烂人,踩到狗屎。

    刘焉抽了几张纸巾递给他:“子瑞,你现在不该一味的自责,而是应该想着如何陪方翊走出阴影!”

    韩子瑞微微抬起头:“小翊,现在连我都排斥,这都是我造的孽,都是我造成的!”

    孙萌萌听后,又了解了一些,她因为写作的关系,去进修了两年心理学。

    方翊的案件是强奸未遂,但是期间经历了什么,今天下午的那篇新闻里是一清二楚。

    任何女孩看到这些,应该都会受不了。**的伤害很容易恢复,但是心理的阴影会像附骨之疽长期如影随形。

    方翊是当事人,而且还是一个女孩,遭遇这种事,产生创伤后应激障碍也不是没可能。

    想必她下午也是看到那篇报道,应该再次给她带来巨大刺激,所以回避,排斥男性的现象是极有可能发生的。

    而对于这种创伤后应激障碍治疗如同强迫症、焦虑症一样难治,一般都要采取专业的心理治疗一家抗抑郁药物。

    “你们有带方翊去看心理医生吗?”孙萌萌询问。

    韩子瑞稍稍平复一下情绪:“去看了,医生给她做治疗,但是下午又发生这样的事!”

    “明天再带她去心理医生那边,有些事情是我们解决不了的,只能考专业人士去给方翊做正确的疏导!”孙萌萌道。

    “我知道!”韩子瑞的声音很低。

    “韩总,你也别太自责,眼下你是方翊的支柱,也是解开她心结的钥匙!”孙萌萌道。

    韩子瑞闻言,眼睛看向孙萌萌。

    孙萌萌接着道:“我前面学了点心理学,稍微知道一些皮毛,方翊现在排斥你,也是正常的,但是这个时候你也不能因为她的排斥过于疏离了,适度的跟她接触,让她减少恐惧和害怕!”

    韩子瑞认真的听着:“还有呢?”

    “对她温柔,体贴,爱护一些,让她感受到你对她坚定的爱,让她慢慢消除心中的阴影!”孙萌萌道。

    “还有呢?”韩子瑞显然把孙萌萌当着指导老师。

    孙萌萌想了想:“带她多出去走走,放松心情,鼓励她保持乐观,积极!”

    其实这些话,方翊现在的心理医生都跟韩子瑞说过,只是当有人给他建议的时候,韩子瑞就想多听听,希望能对方翊恢复有所帮助。

    “上次方翊跟我说想去冬季去国外滑雪!”刘焉道。

    但是刘焉说完,立马有些后悔了,因为韩子瑞的腿,连行走都不行,滑雪就别想了。

    “对不起!”刘焉下意识的道歉。

    韩子瑞也下意识的看来下自己腿,但是心里却没在意,连忙询问:“小翊,有说想去哪滑雪吗?”

    “这倒没说,不过你可以问问她的闺蜜!”刘焉道。

    韩子瑞默默的点头:“好!我去问问!”

    刘焉接着道:“子瑞,以后有什么事,我希望你能都告诉我,我要能帮得上忙,一定尽力帮忙!”

    韩子瑞知道刘焉肯定会为他的事情全力以赴,两人虽是前情侣,但现在更像两姐弟。

    “这事师总帮了很多忙!”韩子瑞道。

    “师锐开?”刘焉问。

    韩子瑞点了点头。

    师锐开的儿子认刘焉做干妈,两家也算是亲家了,但是却没有听师锐开提起,不由嘟囔一句:“师总也真是,也不说一声!”

    “是我不让他对外说的!”韩子瑞道。

    刘焉也能理解,这种事谁愿意到处宣扬啊!

    “那王八蛋就判了几年?”刘焉接着道。

    “因为是未遂,判了五年!”韩子瑞道。

    “这么少!”刘焉下意识的回道。

    其实五年算多的,在刑法规定,犯强奸罪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而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强奸未遂一般要结合具体案情在三年上下量刑。

    这五年的刑期,自然是背后势力所致,而且案件审理判决都是第一时间处理。

    “他今天这么做,应该会再来个几年吧!”韩子瑞道。

    “最好永远呆在监狱里!”刘焉道。

    “他不会活着出来的!”韩子瑞微微眯眼。

    刘焉和孙萌萌都愣了一下,韩子瑞知道自己不该在孕妇面前说这些,连忙道:“他受到相应的惩罚的!”

    对于方翊遭遇这种事,刘焉自然也是心疼的,但是她也担心韩子瑞。

    “子瑞,我知道方翊发生这种事,最难受的人是你,不过我不希望你做傻事,为这种人做傻事不值得!”刘焉道。

    韩子瑞看了看刘焉,女人都有一颗怜悯之心,而男人解决问题的方式,通常是比较直接,比较粗暴的。

    韩子瑞不傻,做这种事肯定不会牵连到自己。

    韩子瑞不想让刘焉担心:“你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就跟你说的一样,为这种混蛋不值得!”

    即便韩子瑞这么说,但是刘焉和孙萌萌都不太放心。

    两人也不是傻白甜,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光明的一面,也有黑暗的一面。

    虽然现在不是封建社会,要一个人的命没那么简单,但是也没那么困难。

    ————

    韩子瑞在刘焉的房间呆了一个小时,便离开了。

    心中压抑的事情说了出来,似乎好受了一些。不过刘焉和孙萌萌倒是有些担心。

    “你说子瑞真的会那么做吗?”刘焉询问正在收拾的孙萌萌。

    “应该会吧!”孙萌萌回道。

    刘焉的眼睛直看着孙萌萌,她是作家,其实比一般人更懂得人心,尤其是深层次的人心。

    “换做是我,估计也会这么做,但是又怕他出事!”刘焉道。

    “这是那男的自找的!当然就算出事,也不会牵连韩子瑞。”孙萌萌道。

    刘焉当然知道,但还是担心,眼睛看着孙萌萌:“感觉你这个作家当久了,骨子里也变得冷血起来!”

    孙萌萌笑:“有吗?”

    “有啊,你对这种事,似乎一点都不惊讶!”刘焉道。

    “人性这种东西,很难说的,再善良的人的内心也有黑暗的一面,在黑暗的人的内心也有善良的一面!”孙萌萌道。

    刘焉幽幽的叹了一句:“是啊,人性是最复杂的东西!”

    “你啊,别感叹什么人性了,赶紧洗澡睡觉,宝宝要抗议了!”孙萌萌提醒道。

    刘焉笑了笑:“知道了,我去洗澡,你继续收拾吧!”

    ————

    刘焉说的没错,人性是最复杂的东西。

    下午在网上发布那消息的孙浩此刻被从杭州赶过来的父母责骂。

    是的,现在已经快到凌晨了,但是孙浩的父母,见到儿子,还是没能忍住脾气,尤其是老孙总。

    “你是不是存心要气死我啊?”老孙总骂道。

    孙浩她妈心疼儿子,想着让他先休息,但是今天下午的事,又是让他们夫妻两个焦头烂额。

    孙浩的身上还缠着纱布,但是对于今天的行为却一点都无悔意:“你们要是特意冲过来骂我的,请便,随便你们骂?”

    这副态度就像虱子多了不怕痒一样。

    “你.......”老孙总气得脸色发青。

    “老公,别骂了?孩子还受着伤呢?”孙浩妈劝道。

    老孙总听后,直接把气转到孙浩妈身上:“他会成今天这个样子,全都是因为你,宠的他无法无天,不知道天高地厚!”

    孙浩妈听后,没敢回应,最近他们夫妻两为这个孩子真是快要操碎心了。

    老孙总直接一夜头发全白。

    “是我的错,是我没管教好儿子,老公,对不起!”孙浩妈哽咽的跟老孙总道歉。

    而躺在床上的孙浩看到这副场景,不由愤怒的骂道:“妈,你有什么对不起他的,是他对不起你好吗?”

    老孙总听到这话,眼珠子瞪得老大:“你说什么?”

    孙浩看了老子一眼,冷笑道:“我现在这样,你觉得就只有跟我妈有关系吗?你是父亲,你能撇的干净?”

    “你这个败家子你说什么?”老孙总的声音不自觉的变大。

    孙浩一副不怕死的表情:“我说子不教父之过,别什么都推给我妈,我成这样,可都是你的责任!”

    老孙总被气得血压直飚:“你这个败家子,自己做错事,不懂悔改就算了,还推给你老子!”

    “推给你?推给你,你能接着啊?老废物!”孙浩冷哼道。

    听到老废物这三个字,老孙总直接暴跳了:“你这个败家子,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孙浩妈连忙拦着:“老公,别这样,别这样!”

    “你给我走开,看我今天不打残了这败家子!”老孙总伸手拨开孙浩妈。

    孙浩妈一个踉跄撞到墙上,躺在病床上的孙浩见了,手中带着针头的手,不由紧攥拳头,青筋突爆。

    但是即便撞到墙上,孙浩妈还是立马抱住老孙总:“老公,别这样,儿子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打残他,你让他下半生怎么过啊!”

    “他下半生怎么过?别活着了,我怎么就生了你这样的败家子!”老孙总怒道。

    孙浩听后,冷冷的看着老孙总:“你会如愿的!”

    孙浩妈听到这句话,呆了呆:“儿子你说什么?”

    “我说你们会如愿的!”孙浩吼了一声。

    “败家子,你死了也倒干净了,做什么事都不用脑子,让我在后面给你一直擦屁股!”老孙总道。

    孙浩冷笑:“以后不用你给我擦屁股了!”

    老孙总最讨厌看到就是儿子这副冷笑的嘴脸:“我今天非打死你这个败家子不可!”

    “老公,别这样!”孙浩妈连忙拦着,抱着老孙总的身体,不让他靠近孙浩。

    老孙总的力气还是比孙浩妈强一些,很快将孙浩妈甩到一边,拳头正要砸向孙浩的时候,孙浩妈扑了过来,帮他挡了这一拳。

    而老孙总看到自己打到老婆,也顿了一下,接着要拉开:“你给我走开!”

    孙浩妈没有走开,而是紧紧的抱着孙浩,不让老公伤害儿子。

    “你给我走开!”老孙总再次扯孙浩妈的手臂,试图将她拉走。

    “老公,我求你了,求你别打儿子了!”孙浩妈哭着哀求道。

    孙浩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由想起很多小时候的场景。

    “妈,放开,别求他,让他直接打死我吧!”孙浩硬气道。

    孙浩妈听了之后,气得要命:“你给我闭嘴!”

    “妈,你要这么窝囊的活到什么时候?”孙浩怒道。

    “闭嘴!”孙浩妈直接用手封住孙浩的嘴巴。

    老孙总虽然很气,但是刚才那一拳下去打到自己的老婆,也没便继续下手。

    孙浩头挣扎了一番,直接挣脱了孙浩妈的手:“让我说!”

    “好,让你说,你说啊,你这个败家子把家里毁成什么样,把公司毁成什么样?原本已经帮你摆平了,五年之后就出来,你倒好,在网上发那种新闻,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是吧!”老孙总怒道。

    “我是不想活了!”孙浩直接道。

    “你不想活了,也不能拉着父母一起去死啊!”老孙总道。

    孙浩冷笑:“在你心里永远考虑的只有你自己!”

    “你说什么?”老孙总的声音再次拔高。

    “我说你的心里永远都只考虑到你自己!”孙浩重复一遍。

    “败家子,我为你操心的事情还不多吗?”老孙总吼道。

    “操心,你什么时候操心过我?在你搂着别的女人的时候,还是在你抱着别的女儿的时候?”孙浩冷笑。

    提及老孙总的**,更是让他暴跳如雷:“我打死你个败家子!”

    孙浩妈就像老鸡护小鸡一样,静静的护着孙浩:“老公,别这样,孙浩,你也给我闭嘴!”

    然而孙浩却道:“妈,让他打吧,死在他的手里总比死在别人手里好!”

    而这句话让握紧拳头想要揍他的老孙总顿了一下,孙浩妈也跟着呆了呆。

    “儿子你说什么?”孙浩妈连忙询问。

    “让他打死我,他打死我,或许以后会内疚,别人要是打死我,他估计会没什么感觉!”孙浩冷笑道。

    “你胡说什么?”孙浩妈捧着孙浩的脸。

    老孙总的拳头缓缓的放了下来:“你说什么?”

    孙浩看了一下老孙总:“你以为我进了监狱就能活着出来啊,你盼不到那天的,所以死在你手里也是好的,你给了我一条命,我还你一条!”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老孙总心里虽然冒出一些想法,但是不敢去相信。

    “我今天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让自己死的值一点!”孙浩道。

    “你再胡说一遍?”老孙总黑着脸道。

    “你不相信啊,等我进了监狱,你自然就会相信了!”孙浩冷笑。

    “儿子,你的话是什么意思?”孙浩妈捧着他的脸问道。

    “字面上意思,妈,我这辈子是不能报答你的养育之恩了!”孙浩对着自己母亲的口气,明显有所转变。

    “儿子,你瞎说什么,也就判五年,五年就出来了,可你偏偏干傻事!这么一闹,你又得多判几年。”孙浩妈哭道。

    “妈,不管判多少年,我是出不来的!”孙浩脸上的笑意不再是冷笑,倒是像宽慰自己的妈妈一样。

    站在一旁的老孙总,反反复复的听儿子这么说,也渐渐明白什么意思了!

    “谁威胁你了吗?”老孙总焦急的问。

    “这还用得着威胁吗?我就跟韩子瑞打一架,他就背地里让我们家破产,我现在动了他女朋友,你觉得我现在会有好日子过吗?”孙浩对着父亲说话,再次转换成冷笑。

    想到自家企业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濒临破产,老孙总自然知道韩子瑞的厉害。

    但是这是人命,哪敢这么胡来啊!

    “他不敢这么做的?”老孙总即便再恨儿子不争气,但是眼下还是开始担心起来。

    “用不着他的手,他可以彻底撇的一干二净!”孙浩道。

    “不可能,这是**的社会?”老孙总不信。

    “爸,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这是**的社会?”孙浩觉得他的话特别好笑。

    老孙总的眼睛看着儿子,他知道他的话背后的意思,什么**,都是可笑的,这个社会看似机制齐全,但是背地里有多少漏洞,他们这些在商场打滚的人,岂能不深知。

    要面临这种结果,老孙总是既担心又恨铁不成钢:“你说你当初为什么想到去强暴方翊,你简直就是自作自受!”

    老公,你怎么这么说话?”孙浩妈哭着道。

    “对,我是自作自受!”孙浩倒是承认。

    当时的孙浩确实也是意气用事,而且他对方翊一直都不死心,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睡了方翊之后,便可以直接就去方家提亲,一来表示负责,二来打击了韩子瑞,三来也解决了他们公司的危机。

    但是他没有得逞,被何依依和酒店经理给破坏了,他妈的,老天实在待他不公。

    “儿子,你别这么说,我们在想想办法!想想办法!”孙浩妈道。

    孙浩的眼睛看着眼前的妈妈:“妈,我这辈子是没办法报答你了!”

    “不许你胡说!”孙浩妈制止道,“老公,我们赶紧想想办法!”

    老孙总的怒气暂时压了下来,即便再恨不争气的儿子,但是血浓于水。

    老孙总怔了一下,随后碎碎念:“我明天就去求韩子瑞,去求方国斌,去求师锐开!”

    “没用的,别去丢那老脸!”孙浩道。

    “你还知道丢我老脸!”老孙总回了他一句,但是口气没有像刚才那么暴怒。

    孙浩看了看老孙总,虽然心里对这个父亲印象一般,但是看到他一夜之间苍老很多,内心还是要说波动的。

    “对不起!”孙浩放软了一些姿态。

    老孙总听到这句对不起,心也跟着软了起来,想要骂他几句,却又说不出口:“你说你......”

    “说我,怎么说我?我今天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跟你没有一点关系吗?”孙浩虽然是反讽,但是语气稍微平和。

    老孙总看着他,孙浩接着道:“从我小的时候,你就没给我温暖,没给我爱意,经常打骂我妈,要不是你那二房生不出儿子,恐怕你早就不要我和我妈这两个碍你眼的母子吧!”孙浩道。

    老孙总听后,脸上的表情抽了抽,孙浩这是要跟他算旧账。

    孙浩妈听后,连忙帮忙说话:“儿子,别这么说,你爸这些年对你,对我不都挺好的!过去的事情就别在提了!”

    孙浩看了下妈妈,其实他对这个母亲是既鄙视又心疼。

    一个女人这辈子委屈成这样,但从始至终的维护着这个男人。

    “妈,你不提,不代表我不能提!”孙浩道,“他这么对你,你还这么护着他,你是傻啊,还是呆啊!”

    孙浩妈抹了一下眼泪:“妈不傻也不呆,你爸终归是你爸,你做儿子没资格评论你爸的事情!”

    孙浩听后,表情直接变了,他其实最讨厌就是他妈妈这副贤良淑德的样子。

    有了这样的父亲,再有了这样的母亲,他在成长期间,性格变得特别的扭曲。

    他很他父亲不负责任,但是他最终也继承了他的基因,对女人好不负责。

    母亲的纵容,让他的性格变得飞扬跋扈,既自卑,又自大,又敏感,又暴躁,又荒唐。

    他就这么一步步的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虽然有他自己很大原因,但是父母似乎也脱不了干系。

    ————

    今天(6000字合为一更),明天见。。月票,月票,亚亚需要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