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283
    陆之剑迎视着袁斌那充满怒火的眼神,多年不见这小子还是这么冲动,当然这样的冲动可能只是针对他。

    见陆之剑一脸“你来打我啊’的表情,袁斌的拳头真想砸下去,但最后他还是放开了他。

    所谓的放开,不带一丝温柔,而是非常粗鲁,陆之剑的身体重重的的靠在沙发上。

    “给我滚出去!”袁斌直接下逐客令。

    “你就这么不待见一个多年未见的朋友?”陆之剑却赖着不走。

    “你早已不是我朋友?”袁斌的口气很冷漠。

    陆之剑听后,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要不是朋友,你会让我进屋?”

    袁斌撇他一眼,冲他吼:“滚!”

    陆之剑嘴角的笑意更甚:“你啊,还是一点没变!”

    袁斌不想鸟他,转身往房间走去,接着听到重重的关门声。

    陆之剑见此,不由笑着摇头,这小子还是这么幼稚。

    主人去睡觉,而陆之剑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去了厨房,打开冰箱。

    冰箱除了啤酒,什么都没有。

    但是此刻陆之剑需要的就是啤酒,于是拿了几瓶出来,冲着房间喊了一句:“我喝几瓶就走!”

    已经躺在床上的袁斌听到这话,真有种冲出来把这小子打得满地找牙的冲动。

    陆之剑坐在沙发上,打开了一瓶啤酒,仰起头喝了好几口。

    即便没人陪他喝酒,但坐在这陆之剑的心情却莫名的舒畅。

    许会,房间的门打开了,袁斌走了出来,随后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陆之剑看了他一下,很麻利的帮他打开一瓶啤酒递了过去。

    但是袁斌没领情,而是自己动手开了一瓶。

    陆之剑不在意,将那瓶拿了回来,眼睛随后看着袁斌:“还没放下?”

    袁斌撇了他一眼:“不想我揍你,就别跟我说话!”

    “不说话就不说话,喝酒!“陆之剑笑道。

    袁斌最讨厌的就是看到他这嬉皮笑脸,但他没说什么,而是拿起啤酒灌了半瓶下去。

    陆之剑见了,不由道:“几年不见,看来酒量增长不少!”

    袁斌再撇了他一眼:“什么时候滚回来的?”

    面对袁斌这么不友好的口气,陆之剑还是很心平气和:“有大半个月了!”

    “什么时候滚?”袁斌问。

    “不打算走了!”陆之剑回道。

    袁斌听后,眼睛微微眯起:“在国外混不下去了?“

    陆之剑笑了起来:“在你眼里我就这么差劲?”

    “你一向很差劲!”袁斌毫不留情的损他。

    陆之剑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好吧,跟你相比我确实比较差劲!”

    袁斌对他的拍马屁一点都不领情,又喝了一口啤酒,随后对陆之剑进行再次警告:”我警告你,别去骚扰杨静,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不好意思,你这个警告有点迟了,我已经去骚扰了!”陆之剑丝毫不在意他的警告。

    “陆之剑!”袁斌直接连名带性的吼道。

    陆之剑微微勾唇,悠悠的说道:”既然这么在乎,那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无动于衷!“

    “她是我妹妹!”袁斌回道。

    陆之剑听后,嘴角的笑意变的有些意味深长:“你知道我最恶心你的一点是什么吗?”

    袁斌没有接话,陆之剑接着道:“太装,外加变态!”

    ”你才变态!“袁斌回击道。

    陆之剑冷笑:“你不喜欢杨静,又不允许别人喜欢杨静,不是变态是什么?”

    “那是因为你不配!”袁斌道。

    陆之剑笑;“我不配,你就配了?”

    袁斌那犀利的眼光像小李飞刀一样直射了过来。

    陆之剑接着道:“其实你比我还伪君子!至少我喜欢谁,会直接说出来,表露出来,而你太虚伪!“

    袁斌听后,眼眸再次冒火:“我没你这么龌蹉!”

    “龌蹉?我喜欢杨静,想亲她,想睡她,是再自然不过的心理,没什么可龌蹉的!”陆之剑为自己正当的行为辩解。

    “陆之剑,当年的事,不是你的想法的问题,而是你的做法的问题!”袁斌直击症结。

    “我的做法或许有些欠妥,但是我是真的喜欢杨静!“陆之剑道。

    袁斌直接让他打住:”别在我面前说喜欢杨静,你不配!“

    “我在你眼里或许不配,但是这事还是杨静说的才算!”陆之剑道。

    “你想干什么?”袁斌的眼神闪过一丝警惕。

    “追求她!”陆之剑直接说明自己的想法。

    “你!”袁斌的眼睛再次闪着刀光。

    “别这么看着我,杨静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她有自己的判断,你不把她当宝,就别妨碍别人把她当宝!”陆之剑道。

    “陆之剑,你别让我像当年一样揍你!”袁斌扔了一句话过来。

    陆之剑轻笑:“我还是害怕你,就不会来找你,更不会跟你直接说明!”

    “陆之剑,你最好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袁斌道。

    陆之剑笑:“袁斌,有时候人要知道自己的立场,在杨静的事情上我当年的方式是错的,但是我现在回来重新追求她,根本不碍着你。话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你呢也别多管闲事!”

    袁斌拿着啤酒瓶的手不由用劲,瓶中还有一些酒瞬间的冒了溢出来。

    陆之剑放下手中的啤酒,随后站了起来:”走了!“

    陆之剑跨步走向玄关,袁斌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拿着啤酒瓶的手更加的青筋突暴,瓶中的啤酒全部滴在了茶几上。

    如果陆之剑的那些话,不是为了刺激他,而是动真格的,他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

    清晨五点,半眯着的眼睛看的镜子里的自己,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穿。

    咳——她可没裸睡的习惯啊?莫非秦朔阳有?

    因为内急,刘焉先去解决这个问题,解决了之后,站在镜子前,想起自己昨晚没有卸妆就睡,便伸手去拿卸妆水和化妆棉,正要往脸上擦的时候,发现脸没有了彩妆的花花绿绿,而是一片干净。

    刘焉以为自己还迷糊,睁大眼睛认真看了下镜子里的脸,果然很干净。

    看来昨晚秦朔阳帮她卸妆了,刘焉在看来下自己的身体,也是清清爽爽的,嘴角不由扬起一抹笑意,于是放下卸妆水,走了出了浴室。

    刘焉走到床边,轻轻的掀起薄被,看到什么也没穿的秦朔阳,嘴角笑意更甚,随后直接躺了下来,往他怀里蹭。

    她的意图不是继续睡觉,而是想到老公昨天那么细心的伺候她决定犒劳犒劳他。

    而刚才掀开被子时,她便看到男人早上时常出现的日常。

    刘焉往情朔阳怀里钻,不忘将他蹭醒,吻了吻他的唇,吻了吻他的喉结。

    秦朔阳的警觉性一向很高,在她去洗手间的时候就半醒过来,等她回来爬上床,彻底清醒了。但他没有表露出来,想着看她怎么反应。

    结果老婆大人,果然是个性情中人,帮她卸妆就对他有所回报。

    但他没有立刻回应,而是想看她下一步会怎么做。

    刘焉见秦朔阳没醒过,更加积极起来,爬在他的身上,开始在他的身上印下一个个吻。

    闭着眼睛的秦朔阳见此,心里满意又期待。但他却继续隐忍着。

    刘焉觉得奇怪,她都趴在她身上了,竟然还没醒来。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在装睡,不然那会睡的这么沉啊!

    刘焉不由伸手戳了他一下:“坏人,醒了还装睡?”

    秦朔阳还在装,刘焉见此,撅嘴道:“你要再不睁眼,我不继续了!”

    秦朔阳还是没睁眼,刘焉想着从他身上撤离,但是秦朔阳岂能让她这么离开。直接握住她的手臂,稍稍用力,刘焉整个人在再次趴在他的身上。

    ”继续!“秦朔阳的声音在刘焉的耳边响起。

    刘焉见此,不由娇嗔的说道:“继续装睡吗?“

    ”继续你刚才想对我做的事情?“情朔阳低哑着嗓音道。

    ”我刚才有对你做什么吗?“刘焉不承认。

    ”你想睡我?“秦朔阳微微勾唇。

    刘焉闻言,脸瞬间红了起来,随后娇声道;”昨晚你帮我卸妆的?“

    ”嗯!“秦朔阳英道。

    ”你怎么知道卸妆的步骤?“刘焉问。

    ”百度!“秦朔阳回了两个字。

    ”哦,原来如此,也帮我洗澡了?”刘焉继续问。

    “洗澡倒没有,不过帮你查洗了一下!”秦朔阳如实回道。

    “很贴心,给你一个亲吻奖励!“刘焉送上一个亲吻。

    秦朔阳很享受她的亲吻,但又接着道:”一个亲吻似乎不够!“

    ”那再来一个!“刘焉说完,又吻了他一下。

    “还是不够?”秦朔阳最终要的不是这个。

    刘焉看着他的表情,非常清楚的知道他的想法,于是慢慢的挪了一下身体,将两人的身体契合度调整到最佳的状态。

    刘焉刚好蹭到情朔阳那滚烫之处,小脸更是热了几分。

    秦朔阳的声音更加的暗哑,嘴里吐出两字:”继续!“

    刘焉是个不矫情的人,既然老公想要继续,那她就恭敬不如从命咯。

    于是刘焉伸手下去,扶住了它,缓缓的坐了下去。

    ————

    今天三更,合一起,明天见。。。。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