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139
    董平听到这句话,着实愣了一下,刘焉也是,端着的汤碗的她愣怔的看着他。

    不过董平很快反应过来:“好,妈来喂你!”说完走了过来。

    刘焉只好将位置让给了董平,董平拿着汤勺舀了一口喂韩子瑞。

    韩丰恒见此,看了下儿子,又看了下刘焉。

    最近关于他的报道,韩丰恒都知道,也清楚刘焉有了新的男朋友,但是他儿子似乎还是没放弃。

    都知道爱情是勉强不来的,但是看到儿子这样,他的心里还是自私的希望失去一条腿的儿子能心想事成。

    而且从刘焉的表现来看,其实也没完全排斥韩子瑞,或许他儿子还有一线希望吧。虽然这份希望是建立在失去一条腿的沉痛事实上。

    董平喂完韩子瑞,帮他擦了一下嘴角:“还要吗?”

    韩子瑞摇头,董平心疼的摸了摸他的脸,很想掉眼泪的她,还是忍住了。因为现在的她不该在韩子瑞面前落泪,她要给他信心,让他坚强起来,而不是悲戚戚的掉泪,徒增他的伤痛。

    刘焉都看在眼里,五年前对她给她留下的印象也因此改观。母爱这种东西,有时候是自私的,但大多数是无私的。

    韩子瑞岂能看不到董平眼底的心疼,开口道:“妈,我没事,只是一条小腿而已,至少我捡回了一条命!”听到这话,董平的心疼的厉害,都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一条小腿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

    韩子瑞越说自己没事,越表现的坚强,便让人看得越发的心疼。

    董平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摸着他的脸,但是那只手是微微颤抖的。

    “子瑞,别说太多话,好好休息,很快就会好起来的!”韩丰恒开口道。

    “我也没说几句话!”韩子瑞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儿子能够坚强面对这个现实,作为父亲的韩丰恒是开心的:“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先休息吧!”

    “嗯!”韩子瑞应了一声。

    因为药物里有安眠成分,韩子瑞很快的再次睡着。

    看着他的睡颜,韩丰恒夫妇眼底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伯父伯母,你们回酒店休息吧,今晚我在这守着子瑞!”刘焉轻声的开口道。

    韩丰恒看了下刘焉:“你参与救援好几天,应该也没睡什么觉,就让护工在这守着子瑞吧!”

    “我没事,我在这守着他!”刘焉坚持道。

    “你眼睛都红的跟兔子一样了!”韩丰恒道。

    “那是...那是哭的!”刘焉解释。

    董平见此,开口道:“刘焉,那你在护工床躺着休息,有什么事让护工去做!”

    “谢谢阿姨!”刘焉道。

    之后,韩丰恒和董平被人接到附近的酒店,而刘焉则坐在病床边上,看着韩子瑞沉睡的脸庞,心里想了很多很多。

    有以前的事,有最近的事,在她的眼里,无论是五年前,还是现在,韩子瑞在对待爱情,总是带着一股执拗。

    被一个人深深的爱着,是一件令人感动的事。如果又是两情相悦的话,那便是一件极其幸福的事。

    只是她与他,现在的关系,不再是两情相悦。

    他一直停留在原地,而她已经远走高飞,甚至将心交付给了另外一个人。

    然而这场地震,让她深刻的感受他对她的爱,接下来,她该如何处理现在的关系呢?

    ————

    清早,一缕阳光撒进了病房。

    韩子瑞醒了过来,眼睛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在醒过来之时,还做了一个美梦,梦到自己牵着刘焉的手在跳舞。但是醒过来之后,心情直接沉入谷底,因为麻醉已过,伤口的疼痛不停的袭来,让他无比难受。

    但疼痛根本不算什么,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他变成了一个瘸子。

    瘸子!他这辈子都不再是一个身体完整的男人。

    想到这些,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

    而就在这时,刘焉走了进来,看到醒过来的韩子瑞,快步的走了过去:“你醒了?”

    当看到刘焉时,韩子瑞的拳头不由慢慢的松了下来:“刘焉你一个晚上都在这吗?”

    “嗯!”刘焉看着他应道。

    韩子瑞听后,心里有那么一丝开心,随后问:“我爸妈呢?”

    “他们在附近酒店住,七点会过来!”刘焉道,“你是不是要上洗手间?”

    “嗯,帮我叫护工一下!”韩子瑞应道。

    “我来吧,大的,还是小的!”刘焉询问。

    韩子瑞听后,看了下刘焉:“让护工来吧!”

    刘焉也看了下韩子瑞,他在避讳,这说明他在尊重她有男朋友的事实。

    换做以前刘焉绝对避讳,但是对于救命之恩,这些小节根本不算什么,刘焉道:“没事,我来就好!”“叫护工吧!”韩子瑞坚持。

    刘焉看了他几秒,最后只好随他:“好,我去叫护工!”

    护工进来后,熟练的帮忙韩子瑞进行解决膀胱问题。

    结束之后,在客厅的刘焉走了进来,看着躺在床上的韩子瑞。

    韩子瑞也看着她,随后招呼她:“坐!”

    刘焉坐了下来,韩子瑞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刘焉,这事你完全不用自责,还有我爸妈那边我今天会跟他们好好解释清楚。”

    刘焉也看着他,听完他的话缓缓开口:“子瑞,你为什么这么傻!”

    “我是傻!”韩子瑞回道,“五年前,为什么就这么傻傻的妥协了,让我永远的错过了你!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你就这么喜欢我?”刘焉看着他内疚的问道。

    “与其说喜欢,不如说自私吧!”韩子瑞道。

    “什么意思?”刘焉问。

    “我这个人吧,骨子里就是一个非常自私的人,总觉得只要我曾经拥有过任何东西,绝对不允许别人占有,包括感情在内,所以明明知道你有男朋友,却一直在骚扰你!记得有这么一句话,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这句话完全诠释我这的本质!”韩子瑞说道。

    “那我便是诠释了下一句话的人,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刘焉回道。

    ————

    第一更。。。继续码字。。。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