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114
    “就你这样,怎么嫁人啊?”袁斌吐槽一句。

    提及这个话题,杨静白了他一眼:“这事完全用不着你操心!”

    “这么说,有男朋友了?”袁斌正好剥完一个小龙虾,还没放在盘子里就直接被杨静拿了过去,直接塞进嘴里。

    “我要交男朋友分分钟的事,关键我不想在这浪费时间!”杨静边吃边回道。

    “我看是没人看上你吧!”袁斌毫不留情面的吐槽。

    杨静不服:“笑话,我要挥挥手,追我的人至少一个加强连。”

    “你就吹吧!”袁斌笑。

    “我还用得着吹吗?我都是靠实力说话的!不像你,别说女人嫌,就连狗都嫌。”杨静道。

    袁斌听后,直接来了一句威胁:“杨静,你还要不要吃小龙虾了!”

    “要啊,这四斤你要是不剥完,别想走!”杨静道。

    袁斌看了下还有两盒没剥,不由噎了她一句:“四斤下去,不撑死你才怪!”

    “就算撑死也是我的事!”杨静回击一句。

    袁斌扫了她一眼,对于眼前的这个女人,从小到大他实在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每次跟她一起,总是被她当牛做马的使唤。如果不是看在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他哪会有这么好的包容心啊!

    杨静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吃着小龙虾,简直不亦乐乎啊!

    许会,杨静再次开口:“唉,能跟你八卦一件事吗?”

    袁斌没等她张口就知道她想八卦什么,于是道:“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杨静看他:“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

    “秦朔阳!”袁斌道。

    杨静翻了一个白眼:“你能不能别跟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还没说出来,就已经猜到了!”

    “别说你肚子里有几条蛔虫,就连你家有几只蟑螂我都知道!”袁斌扫她一眼说道。

    “你能别在我吃饭的时候提蟑螂吗?”杨静瞪他。

    袁斌却不听:“这小龙虾跟蟑螂长得其实有点雷同!”

    “你再说,我捶你了啊!”杨静声音明显提高几分贝。

    袁斌知道她这丫头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就怕蟑螂,看她凶巴巴的样子,就像捉弄她:“尸体都不怕,却害怕蟑螂,传出去应该会笑死人!”

    “袁大头!”杨静怒了。

    袁斌见此,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但却不敢继续这个话题,因为杨静这丫头发起飙,那绝对跟海啸有的一拼。

    袁斌不说话,默默的给她剥小龙虾。

    杨静也沉默几秒,接着道:“秦朔阳那女朋友什么交的?”

    “不是女朋友,是未婚妻!”袁斌纠正道。

    “别跟我咬文嚼字,直接告诉我,他什么时候有女朋友的?”杨静懒得跟他绕弯子。

    “你得问他啊!问我哪知道!”袁斌道。

    杨静再次瞪他:“你不是天天跟他在一起吗?”

    “我又不像你这么八卦!”袁斌回了一句。

    杨静觉得自己跟袁斌简直就是前世冤家,说没几句话,就像挽袖子跟他打一架的冲动。

    “像你这样的人,活该是单身狗!”杨静愤愤的骂道。

    袁斌勾唇:“说的好像你是已婚人士一样!”

    杨静听后,瞪他:“袁大头,你存心气我的对吗?”

    “嗯,存心的!”袁斌点头。

    杨静直接给他一脚,袁斌吃痛,微微皱眉:“杨静,你抽风啊你!”

    “再说!”杨静又给他一脚。

    袁斌见此,直接停止剥虾,套着手套的手对着她威胁道:“再踢我,我就不客气!”

    杨静见好就收:“快剥!”

    袁斌叹了一口气:“我觉得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你什么了?这辈子来还债。”

    “你上辈子欠我一个亿,你这辈子就好好还吧!”杨静道。

    袁斌直摇头:“倒霉啊!”

    杨静看了他一眼,随后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尽管袁斌这人嘴很损,但是跟他在一起却是最舒服的,什么话都可以说,完全不要过脑。

    杨静吃了大半的小龙虾,有些吃不下去了:“我不吃了,剩下的你吃了吧!”说完,打了一个饱嗝。

    袁斌见此,又吐槽:“看吧,吃撑了吧!”

    “我乐意!”杨静不服气,“剩下的你吃了!”

    “我不喜欢吃小龙虾!”袁斌坚持道。

    “这么好吃的东西你竟然不喜欢,你这个真是矫情。”杨静吐槽。

    “我是矫情行了吧!”袁斌承认道。

    杨静白了他一眼:“剩下的别剥了,我明天起来热一下再吃!”

    “那我给你放冰箱里了!”袁斌道。

    “可以!”走在沙发角落靠着的杨静跟大爷似的应道。

    于是,袁斌把没有剥的小龙虾重新封了起来,随后拿进了厨房,放进冰箱。

    袁斌准备去洗手的时候,看到洗碗池里的一堆东西,不由皱眉,对于杨静的邋遢他真是忍无可忍啊。

    但最终还是动手将洗碗池里的东西清洗起来。

    杨静听到声音,知道袁斌在帮自己洗碗,也没跟他客气,而是冲着厨房喊了一句:“谢谢啊,辛苦了!”

    袁斌听后,真想开口骂她一顿,但还是先把碗碟洗好再出来教训她。

    可是等他收拾好了之后,从厨房走出来:“你那水池的碟碗是不是半个月没洗啊!”

    但是他的话没人回应,听到电视的声音,接着看到沙发上赖着一个已经睡着的女人。

    杨静四仰八叉的呼呼入睡,毫无形象可言。袁斌见此,走了过去看着她的睡颜,不由摇头:“就你这样还能嫁的出去!”

    睡着的杨静舔了一下嘴唇,然后一动不动。

    袁斌知道她估计是太累了太困了,毕竟医生这份工作没有旁人想象的那么轻松。于是不由弯下腰,将她抱了起来,往卧室走去。

    将她放下来后,帮她盖好被子,调好空调,才离开房间。

    既然来了,看到这么乱,他也不好直接离开,于是又花了半个小时,帮她把客厅厨房打扫一遍,顺带将她的衣服扔进洗衣机清洗。

    当然看到她的内衣裤,袁斌还是会有些不太自在,只能将其放在洗衣机旁边放着的篮子里。

    要离开的时候,已经快两点了。

    袁斌不由感叹,每次来她家,自己就跟老妈子一样。

    ————

    清晨,阳光晒在s市的每一个角落。

    靠着浴室门口的墙壁睡了一夜的秦朔阳被郭林的脚步声给惊醒。

    “阿姨,早!”秦朔阳睁开眼睛,打了一个哈欠跟郭林打招呼。

    郭林微微点头,随后小声问:“嫣儿他爸昨晚没什么事吧!”

    “一直帮他冷敷着,他觉得好受一些,后半夜睡到现在!”秦朔阳的眼睛看向躺在浴室地板上沉睡的刘明亮小声的回道。

    “那就好,小秦,你去客卧睡一会,这一晚辛苦你了!”郭林道。

    “不辛苦,我再给他冷敷一下!”秦朔阳道。

    “我来吧,你去补补觉!”郭林道。

    “不用!”秦朔阳道。

    “听话!”郭林道。

    秦朔阳却道:“要不,我去做早餐吧!”

    “不用,保姆待会就来上班了!你的眼睛都红了!快去补补觉!”郭林道。

    秦朔阳有些推脱不掉,只好道:“阿姨,那有事就叫我!”

    “好!”郭林点头。

    秦朔阳去了客房,其实以他的生物钟,现在正是出早操的时候,不过昨晚给刘明亮冷敷了好几个小时,折腾到四点才睡确实有点困意,于是倒在床上便直接睡着了,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半了。

    即便这里是刘焉的家,但还是给他一种放松的感觉,少了在部队时的警觉,更多是全身心的放松。

    眉头微痒,他便醒来,闻到熟悉的香水味,便知坐在床边的人是他爱的女人——刘焉。

    刘焉的手指摸着他的眉头,他的眼睛,以及他的鼻子,到他的嘴唇时,他实在有些忍不住,于是睁开了眼睛:“摸够了吗?”

    刘焉被他吓了一跳:“你什么醒的?”

    “从你进来的时候!”秦朔阳因为刚醒过来,声音有些沙哑,但是格外的好听。

    “装睡到现在,这么坏!”刘焉伸手戳了他的脸一下。

    秦朔阳抓着她的手:“想知道你会对我做什么?”

    “我还能对你做什么,叫你起来吃饭!”刘焉道。

    秦朔阳看着刘焉,随后大手一拉,刘焉整个人往他倒去。

    “干什么啊?”刘焉娇嗔。

    “让我抱一下你!”秦朔阳揽着她。

    “别闹了,吃完饭,要送我爸去医院呢!”刘焉嘴上推脱,但是身体却很诚实的靠着他。

    “你爸现在能动了吗?”秦朔阳磁性的声音在刘焉的耳边响起。

    “好了点,不过不管如何,还是要送去医院看看!”刘焉道。

    “军区医院的骨科是最好的,我待会陪你一起去!”秦朔阳道。

    “我们从来没去过军区医院看过病,能接收吗?”刘焉赖在他的怀里,轻声的问。

    秦朔阳看着她的小脑袋,回了四个字:“你是军嫂,医院肯定会接收的!”

    刘焉笑:“我现在还不是啊!”

    “很快就是了!”秦朔阳揉了一下她的头。

    刘焉享受他的怀抱,过了好一会才恋恋不舍的爬了起来。

    秦朔阳洗漱之后,快速的吃了早餐,和刘焉一起将刘明亮送到医院。

    接待他们的医生,还是昨晚的杨静。

    看完拍片出来的结果后,杨静对着刘焉道:“腰部经脉偏了,腰部骨头连接处的软骨组织被碰伤,不过整体问题不大!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刘焉的心总算落了下来:“谢谢杨医生!住院大概要住几天?”

    “四五天左右,不过现在床位比较紧张!恐怕你们要去别的医院住院。”杨静道。

    “杨静,你帮下忙,给我们调个床位!”站在一旁的秦朔阳道。

    “秦营长,不是我不帮忙,现在床位是真紧张!”杨静直白道。

    秦朔阳也没为难杨静,于是道:“我去打个电话。”

    没过一会,杨静便接到电话,随后让刘焉去办理了住院手续。

    “秦营长,还是你有能耐!”杨静笑着对秦朔阳道。

    秦朔阳笑笑:“我岳父住院,你帮我们多照顾点!”

    “没问题!”杨静道,“你们先去办住院手续吧!”

    秦朔阳点头,随后和刘焉走了出来,刘焉好奇秦朔阳给谁电话,于是问:“你给谁打电话。”

    “孙贝贝的妈妈!”秦朔阳道。

    “林阿姨!”刘焉有些意外。

    “她是军区总院的院长,她发话自然管用!”秦朔阳道。

    “我怎么没想到林阿姨呢?”刘焉拍了下自己脑袋。

    秦朔阳摸了一下她的头,随后道:“别看杨静年纪小,她的医术还是很了得的,她做你爸的主治医生,应该会好的快一些!”

    “刚才去到她的办公室,看到墙上那些锦旗,便猜她的医术应该不错!”刘焉道。

    “她是中西骨科的全才!”秦朔阳道。

    “全才?”刘焉有些好奇。

    “杨静她外公是全国有名的骨科医生,从小就跟他学习中医,不过上医科大她却又选择了西医,这丫头把两者糅合在一起,尽管才当医生几年,但名声在外!”秦朔阳替杨静宣传一把。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刘焉侧脸看她。

    “她是袁斌的兄弟,这些都是从他那里得知的!”秦朔阳道。

    “兄弟?”刘焉有些不可置信。

    “袁斌的口气,就是把她当成了兄弟!”秦朔阳笑。

    “袁斌的眼神是不是有问题啊,杨医生多漂亮的一个女孩啊,竟然把她当成兄弟!”刘焉直摇头。

    “他的眼神有没有问题,我不太清楚,但听说他每次见到杨静,他就变成了老妈子!”秦朔阳道。

    刘焉笑:“这两人还真有意思啊!”

    “看袁斌对她倒没什么意思,但至于杨医生这边,就不得而知了!”秦朔阳道。

    刘焉看了下秦朔阳:“你怎么知道袁斌对她没意思?”

    “他自己说的啊!”秦朔阳道。

    “切,也许是嘴硬呢!”刘焉嗤道。

    秦朔阳笑:“难不成你还看出什么猫腻了?”

    “男人对一个女人能无线包容,那心里是肯定有这个女生的!”刘焉道。

    “那也不一定!”秦朔阳道。

    “谁说的,别扯什么友情,爱情,亲情之类的话,男人其实很多时候就是一个爱得深却不自知的人。”刘焉道。

    秦朔阳笑了笑:“这我就不太清楚了,毕竟我没有青梅竹马!”

    刘焉瞥他:“你虽没青梅竹马,但刚才看到好几个漂亮的小护士见到你,都主动跑过来跟你打招呼,看样子你在她们之中还挺受欢迎的吗?当初怎么没想到挑个漂亮的小护士或医生啊!”

    秦朔阳知道她是故意这么说的,笑着道:“她们都没你漂亮!”

    刘焉听后,嘴角染上一抹开心的笑意:“嘴巴真甜,不过这话要是被她们听到,可就要伤心了!”

    “只要你开心就好了!”秦朔阳勾唇,刚好走到办理住院手续的地方,他亲自去处理,而刘焉则站在一旁。

    “秦营长,好久没见到你了!”收费的小姑娘见到是秦朔阳,很热情的招呼。

    “要是经常见到我,岂不是糟糕了!”秦朔阳笑道。

    收费的小姑娘笑:“是,是,不见代表大家都好!”

    或许是因为人帅,或许是因为熟悉,没过一会秦朔阳就把住院手续办好。

    收费的姑娘看到秦朔阳身旁站在的刘焉:“交费吗?”

    刘焉道:“跟他一起的!我是他的女朋友!”

    收费的姑娘微愣:“秦营长这是你的女朋友啊?”

    秦朔阳大方的点头:“嗯,漂亮吧!”

    收费的姑娘挤着笑容,眼睛看了下刘焉:“漂亮!”

    “谢谢,先走了!”秦朔阳告辞。

    接着,刘焉跟秦朔阳离开收费窗口,刘焉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么开心啊?”秦朔阳勾唇。

    “开心啊!”刘焉得意道。

    “估计不出中午,我有女朋友的事情,很多人都会知道,你这几天在这估计要被人不断的围观了!”秦朔阳道。

    “啊!”刘焉啊了一声。

    秦朔阳笑了笑,大方的牵起她的手往电梯口走去。

    安排好刘明亮住院后,秦朔阳还是没能立马歇下来,而是载着刘焉回去拿衣服和洗漱用品。

    刘焉靠在他的肩上:“以前觉得自己特别能干,什么事都自己担着,现在你在身边,我好想什么事都不用干了!”

    秦朔阳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我也就是今天能帮上一点忙,接下来一周照顾伯父的任务还得压在你的肩膀上!”

    “我已经很知足了!”刘焉道。

    秦朔阳看了下刘焉,内心犯软无比,她是看似坚强,其实比任何人都想要个依靠。

    “嫣儿,以后我们多生几个孩子吧!”秦朔阳道。

    刘焉微愣,怎么把话题转换生孩子了?

    秦朔阳接着道:“多生几个,彼此有照应,我不在家的时候,他们也会照顾你!”

    刘焉听后,不由笑了起来:“你说的是二十年后的事情吗?”

    秦朔阳勾唇:“十年后的事。”

    “别想象太美好,别到时候孩子调皮,每天把我气哭了!”刘焉道。

    “他们要是敢把你气哭,我回来替你揍他们!”秦朔阳道。

    刘焉娇笑,随后低声道:“还没播种,就想着收获的事!”

    “明天我就去打结婚申请,等下下周一我们就去登记!登记后就开始辛勤的播种!”秦朔阳说自己的规划。

    刘焉娇羞的捶了一下他,秦朔阳的嘴角漾起了愉悦的笑容。

    ————

    周末时光一眨眼就结束了,秦朔阳在医院呆到下午四点才回部队,再看着他走进安检的背影消失后,刘焉又开始思念的一周。

    好在这一周她都在忙碌中度过,一边工作一边照顾住院的刘明亮。

    周五飞北京,和高婕跟一个国内知名女明星洽谈业务。

    女明星刚接了一部现代时装剧,无意间看中了高婕设计的一个系列服装,想让她们进行品牌赞助。

    这样的赞助,刘焉和高婕肯定是乐意之极的,因为这也是宣传品牌的一种强有力的广告。

    而且这位女明星,自身带很强大的流量,演的每一部电视剧收视都很好,可以说观众缘杠杠的。在前几天丰瑞集团举办的慈善晚宴,她捐了一千万,还上了热搜第一,被网友夸赞一番。

    刘焉的品牌要是能搭上她这样的大牌明星推广,那绝对是走狗屎运。

    商谈的时候出奇的顺利,女明星对高婕的设计作品特别的满意,跟高婕聊了不少,刘焉在一旁听着,不过交谈的过程中,总觉得女明星看中高婕的作品绝非无意那么简单。

    “菲姐,这个系列我会一定按照你的身材尺寸进行修改!”高婕道。

    “那就麻烦你了!”菲姐对着高婕谢道。

    “应该的!菲姐,你要是有什么建议,也尽管提!”高婕道。

    “好,我待会还有一个通告,就不留你们了,你们有事的话直接跟我的助理联系!”菲姐道。

    “那我们先告辞!”高婕和刘焉齐齐的站了起来。

    菲姐微微一笑,眼睛看了下刘焉:“刘总,那下次见!”

    见这么大牌的明星竟然称呼自己为刘总,刘焉有些受宠若惊:“下次见,菲姐!”

    正当刘焉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却停下了脚步:“菲姐,能问你一个冒昧的问题吗?”

    “可以!”菲姐应道。

    “你选择我们品牌作为你新剧的服装赞助之一是谁帮忙引荐的?我想改天见到的时候当面谢他!”刘焉问。

    “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无意中看到的!”菲姐笑着回道。

    或许是因为演技好的缘故,刘焉完全看不出菲姐说的是假话,不过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刘焉只好道:“谢谢你选择我们的品牌,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菲姐冲她笑了笑:“我相信你们的实力,小高,帮我送送她们!”

    “是!”旁边的助理应道。

    接着,助理送两人到私人会所的电梯口,才转身回去。

    而她们刚离开,韩子瑞便从另外一个包厢走到菲姐的包厢。

    “韩总,你交代的事情办妥了!”菲姐对着韩子瑞客气的说道。

    “谢谢菲姐!”韩子瑞笑着谢道。

    “应该的,要感谢的人是我,谢谢你投资我们这部剧!”菲姐道。

    “那也是菲姐你给我这个投资机会!”韩子瑞笑道。

    “韩总说这话可就要让我脸红了!”菲姐笑道。

    韩子瑞笑了笑:“这事一定要对刘总保密!”

    菲姐点头:“一定,不过那个刘总应该有所察觉,我想最后肯定是纸包不住火的!”

    韩子瑞看了下菲姐:“能瞒一天是一天吧!”

    菲姐看了看韩子瑞:“看来韩总很喜欢那位刘总!”

    韩子瑞没有否认:“是喜欢,不过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菲姐有些意外:“那韩总还这么帮她!”

    “喜欢并不一定要占有,也可以默默祝福!”韩子瑞笑道,但是笑容里却藏着一抹苦涩。

    “韩总,你真是一个难得绝世前男友!”菲姐道。

    “菲姐你就别取笑我了!”韩子瑞苦笑道。

    菲姐就此收住话题:“韩总,来喝点我刚从国外带回来的葡萄酒!”

    韩子瑞欣然点头:“好!”

    ————

    刘焉和高婕一起前往停车场。

    高婕对这次合作还没晃过神来:“谈的如此顺利,我现在还有些不敢当真!”

    “高高,你有没有觉得不太对劲啊!”刘焉问,接着连忙解释,“我不是指你的设计,而是菲姐那边!”

    “我知道你的意思,菲姐这样的大咖选择跟我们合作,如果没有人帮忙引荐,是不会这么顺利的!”高婕不是那种没脑袋的人,顺着刘焉的话道。

    “你说这人会不会是韩子瑞!”刘焉道。

    “有可能!”高婕应道。

    “要真是他,我岂不是又欠他一个人情!”刘焉道。

    高婕看了看她:“他怎么就这么痴情啊!”

    刘焉没有吱声:“不管了,下周一我就去登记结婚,别人爱咋滴咋地!”

    “下周一登记?”高婕每次听刘焉的恋爱进度,都有些不敢置信。

    “嗯!”刘焉点头。

    “或许这是断绝他一切遐想的最好方法!”高婕道。

    “希望如此吧!”刘焉道。

    两人快要走到车旁时,突然窜出一个人来:“刘焉女士对吧!”

    刘焉被吓了一跳,警惕的看着他:“你谁啊?”

    那人将一个麦凑到刘焉的面前:“刘焉女士你好,我是一名自媒体的记者,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我不是!”刘焉说完,直接拨开他的麦。

    记者却挡在刘焉的面前:“刘焉女士,请问你曾经傍富二代的事情是真的吗?”

    傍富二代?尼玛,谈个恋爱都歪曲成这样?

    刘焉无语至极,身旁的高婕实在看不过去,正要开口的时候,刘焉挡住了她:”走!“

    但是记者再次将她拦住:”刘焉女士,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可以请我们的律师回答你的问题!“高婕扫了记者一眼,随后扔了一句话给他。

    “你是心虚不敢回答吗?“记者一点都不畏惧的样子,继续追问刘焉。

    刘焉内心不由冷笑,她心虚个屁,即便挖出曾经的恋情她也一点都不在乎,但是她现在是秦朔阳的女朋友,她不想让他担心,所以处处低调,不敢张扬。’

    “刘焉女士......”即便刘焉不回答,记者还是不肯放弃。

    高婕很是生气,直接拨开记者的麦,接着哐当一声,麦掉在了地上。对于这些八卦记者,无论是刘焉还是高婕都很不待见,因为他们的报道很多都是不负责任的。胡编乱造,无中生有是经常干的事,以此满足大众的猎奇心理。

    刘焉以前也满喜欢看各种明星八卦,但是自己成为八卦报道的主角之后,她便明白了,身为明星的各种不易,一旦成为八卦主角,分分钟上社交平台的热搜,当然很多明星只要不是丑闻,还是乐意看到自己上热搜,说明自己有人气,有热度,有的甚至还自己故意买热搜,让天下人都知道她的存在。

    刘焉即便心理素质很强大,但是她毕竟不是明星,对于这种人气,热度,没有任何的渴求,甚至觉得恶心。因为一旦报道,她所谓的**就全没了。

    而在这个信息时代,接受信息的渠道太多,一有风吹草动,就直接置身于舆论之中。当事人可能还不会那么在乎,但是最怕的家人和好友看f到心理难受。

    “你这人怎么粗鲁啊!把我麦都弄坏了!”记者倒打一耙。

    “是你挡了我们的路,还有你这样是侵犯他人**,我可以告你的!”高婕警告道。

    记者似乎一点都不畏惧,辩解道:“我怎么侵犯他人**了,我是采访!”

    “我们不接受任何采访!”高婕扔了一句话给他,随后拉着刘焉往租来的奥迪走去。

    “想走之前,先赔我麦!”然而记者却无耻的拦住她们。

    刘焉看着眼前的记者,算是真正领悟到什么是无耻,于是开口道:“你想敲诈我们是吗?”

    “麦是你们弄坏的,赔偿也是理所当然!”记者振振有词道。

    刘焉冷笑:“真的要我赔偿!”

    “不赔偿,就别想离开这!”记者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状态。

    刘焉见此,内心怒火中烧,于是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师总,我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刘焉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看着记者。

    而记者很嚣张,一副等她赔偿的样子。

    电话那头的人自然是师锐开,听到刘焉说遇到小麻烦,立马问了一嘴:“什么事?”

    “我现在在北京,xx私人会所的停车场,被一个记者骚扰!他不仅纠缠我不说,还让我赔偿经济损失!你说我该怎么处理比较好!”刘焉询问师锐开。

    “我马上过来!你等我一下!”师锐开发话道。

    “好!”刘焉挂掉电话之后,眼睛看着记者,“你最好别逃跑!”

    记者看了看刘焉,有种来者不善的预感,于是道:“麦我不用你赔了,就当我倒霉吧!”说完,转身想逃跑。

    高婕见此,喊住他:“有种别走啊!”

    记者不傻,撒腿就跑,可是跑到出口的方向没一会,却被会所的两个穿黑色西服的保安架了过来,朝另外一个方向拖去。

    刘焉和高婕怔怔的看着。

    接着另外一名工作人员直直的朝刘焉和高婕走来:“刘焉女士对吧,师总让你到518包厢等他!这边请!”

    于是,刘焉和高婕随着那名工作人员往电梯口走去,重新回到会所的包厢里。

    记者也被架到这里,还不忘嚎叫:“你们要干什么?”

    “老实在这呆着!”保安命令道。

    “你们这是侵入我的人身自由,我要告你们!”记者嚎叫着。

    “尽管告!”保安一副不拽他的样子。

    “你们......”记者还想叫嚣。

    但是保安没等他说完话,便发出警告:“你要是再叫,我就把你嘴巴封起来。”

    记者本来还想继续嚎叫,但是看保安黑着一张脸盯着他,慢慢的怂了起来,不敢再吭声。

    工作人员给刘焉和高婕送了花茶和糕点过来。

    刘焉和高婕优雅的品尝着糕点,偶尔不忘瞥蹲在地上的记者一眼。

    说实话,那样子实在有些令人鄙视,刚才的嚣张劲全无,一副窝囊样。

    过了好一会儿,包厢的门被打开,只听到一句:“师总,请!”

    接着,师锐开那俊逸的身姿出现在包厢里。

    “师总!”见到老熟人,刘焉主动站起来打招呼。

    师锐开冲她笑了笑,随后直接问:“那个骚扰你的人呢?”

    “师总,人在这!”保安应话道。

    师锐开的目光落在角落蹲着的记者,缓缓的走了过去:“他吗?”

    记者一眼便认出师锐开,心里跟着咯噔一声。

    师锐开是谁啊!谁敢惹他啊!除非这辈子不想在国内混了!

    “师总!”记者很识相的跟师锐开打招呼。

    师锐开看了他一眼,笑着道:“看来你认识我!”

    “师总你名声在外,哪有人不认识你的啊!”记者挤着笑容在那拍马屁。

    师锐开勾唇:“刚才是你骚扰了我朋友?”

    “没有,没有的事,我就是不小心撞到你的朋友,还望你的朋友大人大量,原谅我的不小心!”记者道。

    师锐开听完记者说的话:“跟我说说,你是怎么个不小心?”

    记者挤着笑,跟哈趴狗一样:“师总,实在对不起,我瞎了狗眼,撞了你朋友,瞎了狗眼!”

    刘焉听了不由觉得好笑,在停车场不是还挺嚣张吗!现在这副哈趴狗的德行,真是让人恶心。

    “你们这些记者啊,成天就知道乱写,损害他人名誉,尽干缺德事!”师锐开看着记者数落道。

    “是挺缺德的,我以后不敢了!”记者连忙承认错误。

    不过听到他的话之后,刘焉走了过来:“你只要老实交代谁指使你的,我这次就不跟你计较!”

    “真没人指使我,我这就是想混口饭吃而已!”记者连忙摆手。

    “你觉得我会信你的话吗?”刘焉见他不承认,不由冷笑。

    师锐开听了,不由开口:“你要是老实交代,我可以既往不咎,但要是你敢隐瞒,我肯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师锐开就是师锐开,不愧是京城几少之首,听似语调平和的话,但是却让有种瑟瑟发抖的感觉。

    “师总,真没人指使我!”记者还是不承认。

    “真的没人指使你?”师锐开微微眯起眼睛。

    记者摇头:“没有!”

    “要知道我要查你,只需要几分钟的事,劝你最好自己说出来!”师锐开开口道。

    看到师锐开的脸色,记者的眼神恍惚了几下,似乎在犹豫。

    “快说!”刘焉跟着开口。

    她屡次被上热搜,就猜到肯定有幕后黑手,而这次她来北京办个事都能被记者堵个正着,这个幕后黑手简直就是把她的动向了解的一清二楚了,她可不想再坐以待毙。

    记者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师锐开的脸色,随后低下头,支支吾吾的张口:“是...是有人指使我!”

    “谁?”刘焉问。

    “杭州方氏集团的大小姐方翊!”记者说出了幕后指使人。

    “方翊?”刘焉愣神一下。

    “就是她!”记者道。

    刘焉的眼睛看着记者,她分明记得韩子瑞说过,不是方翊干得。但现在记者招了,也算是铁证如山了。

    刘焉拿起手机,开启了录像功能:“你再说一遍!”

    记者下意识用手挡住自己的脸:“刘焉女士,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家里老母亲生病了,方小姐给我打了一笔钱,让我在这等候你,采访你,回去写篇报道。”

    刘焉拍好之后,收起手机:“你可以走了!”

    记者缓缓的将手拿开,看了下刘焉,再看了看师锐开。

    师锐开接着开口:“滚吧!”

    记者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谢谢师总!”说完,赶忙滚了。

    记者走后,师锐开看了下刘焉:“你什么时候和杭州方氏集团的千金产生了过节!”

    “你认识她?”刘焉听师锐开的话,不由问道。

    “认识!”师锐开点头。

    “能帮我引荐一下吗?”刘焉对师锐开道。

    “你要找她算账?”师锐开问。

    “她让我成为名人的这笔账是一定要算的!”刘焉道。

    师锐开看了看她:“既然要算账,你得先告诉我这里面的恩怨情仇!”

    “这是我要问她的话!”刘焉道。

    师锐开听后,猜测道:“这里面的恩怨情仇,不会跟你的前男友有关吧?”

    刘焉看了师锐开一眼,应了一声:“嗯!”

    师锐开一副了然的表情:“他现在也在这会所里!”

    刘焉微愣:“他现在也在这?”

    “对啊,要不要叫他过来一下!”师锐开道。

    “你怎么知道他在这?”刘焉问。

    师锐开勾唇:“这家店我可是股东,你给我电话后,我很快便知道你在这见谁了。”

    刘焉顿时明白一些事:“你们能回避一下吗,我想单独见他一下!”

    “不需要我帮忙?”师锐开看着刘焉。

    “不需要,我自己去解决!”刘焉道。

    “那好吧,我和高婕先出去,你要是有事,给我电话!”师锐开道。

    ————

    今天第二更(一万字)奉上。。。继续码字。。。。求月票。。。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