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113
    “嫣儿,就是一富婆啊,刚想买别墅,这会又想投资我的工作室!老秦,你可是娶了一只会下金蛋的女人啊!”孙贝贝道。

    “我以后就靠她养了!”秦朔阳笑着回道。

    “哈哈哈,你还真不客气啊!”孙贝贝笑道。

    秦朔阳伸手揽过身旁坐着的刘焉:“夫妻之间还客气,那多见外的!是不是,老婆!”

    还没登记,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她老婆,刘焉就算脸皮再厚,也变得有点不好意思,伸手掐了一下秦朔阳的腰:“胡说什么啊?”

    “我哪胡说了?”秦朔阳低头看她。

    “我可不养你!”刘焉娇嗔的回了一句。

    私下说什么包养啊,这些开玩笑的话,刘焉都可以接受,但是在众人面前,刘焉还是觉得要给秦朔阳立点形象。免得以后给大家留下她养他的印象。

    而且现在是刚在一起,这些话可能不会往心里去,但是时间久了,就怕形成一种心理压力。

    因为抛开双方家庭的背景,刘焉的经济能力肯定毋庸置疑的被秦朔阳好太多。

    贝贝以前也有过这样的疙瘩,谢铁军和她家条件悬殊,所以在各个方面她都得设身处地的为谢铁军设想。

    虽然秦朔阳跟谢铁军还是有所区别,他很自信,没有任何的自卑感,但是刘焉还是不想让人的注意点集中在这。

    秦朔阳似乎知道刘焉的想法似的,于是道:“那我养你行吗?”

    刘焉听了,不由嫣笑:“这个可以有!”

    哈哈哈,大家哄笑起来。

    “说正经呢,贝贝,你要是开工作室,要人参股,记得叫上我!”刘焉又把话题转到孙贝贝的工作室上。

    “没问题!”孙贝贝很是大方。

    “还有叫上我!”孙萌萌也加入。

    “必须的啊!老姐,你加入的方式就直接给我写几本书吧!”孙贝贝道。

    “哈哈哈,那我可是大股东啊!”孙萌萌笑。

    孙萌萌写的,现在的版权费一部就是几百万,非常的吃香。她现在手上还有三部影视公司的定制文,预付金几百万已经打在账上了,就等她写呢。可以说她这两年算是闷声发大财的主啊!

    “行,大股东!”孙贝贝笑着应道。

    “哎呀,我虽然当不了大股东,不过也想参一股!”叶子青道。

    “既然大家都参与了,那岂能少了我!”师妮可也跟着加入。

    孙贝贝看了下大家:“哈哈哈,看这情形,就别成立工作室了,直接成立影视公司得了!”

    “贝贝,你的这个想法不错!看看,要内容,有萌萌,要服装,有嫣儿,要地盘,有妮可,要演员,有你,而我没什么可取的,但勉强还够格帮忙做个管理或公关!”叶子青分析道。

    孙贝贝笑:“老姐负责剧本,嫣儿负责负责,妮可提供拍摄场地,你负责统筹,你负责统筹,这个组合好!齐活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合计合计?”刘焉道。

    “行啊,找个时间合计合计!”孙贝贝应道。

    几个女人聊着聊着,将话题扯到开公司了。

    男人们只好听着,因为在座的男士,在赚钱方面除了向南大总裁腰杆很硬之外,其余都在自家老婆面前弱势一些。

    孙贝贝不用说,她这几年拼命演戏,赚了不少钱,买了大别墅,让一家人生活的更加舒适。

    孙萌萌刚才也说了,这几年闷声发大财,前不久又投资买了两套房子,让人羡慕的不得了。

    而刘焉自己赚下的个人财产,也是让很多女孩仰望。

    至于叶子青,一直辅佐李浩的公司运作,可以说她是公司的半边天。

    而师妮可,即便嫁了向南这样的大总裁,却没有就此放弃自己的事业。在怀孕的期间,还参加两个房产的楼盘设计。赚的钱肯定没法跟老公比,但是她的设计室因为自己的努力越来越出名了。

    “现在是喝酒时间,别谈喝酒以外的事啊!”向南发话道。

    孙贝贝以及孙萌萌,连忙刹住话题,虽然夫妻感情很好,日子过得增增日上,但是却要更加的低调行事,因为他们的老公嘴上没说什么,但心中多少还是有压力的,因为自家老婆漂亮又能干,即便她们本身没其他想法,但是阻止不了别人有想法。

    刘焉虽然本身就很能干,但在秦朔阳面前,她还是想着能依赖他。

    “喝酒,喝酒,嫣儿,你们两个是不是得再来一轮啊!”叶子青道。

    “刚才贝贝不是说了吗?得从现在开始戒酒!”刘焉笑道。

    “那是老谢说的,贝贝可没说!”叶子青纠正道。

    “反正他们是一家人,谁说都一样!”刘焉道。

    “要戒明天再戒!”叶子青道。

    刘焉无奈,只好和秦朔阳又敬大家一轮。

    因为大家在酒桌上喝得很尽兴,于是袁斌的第二场便直接取消了,再者带着孩子来,也不方便去参加第二场。

    袁斌见此,叹了一口气:“大家都不给我请客的机会,我脱单岂不是跟渺茫了!”

    大家听后不由笑了起来。

    “小袁,你还怕没机会请客吗?”许烨磊笑道。

    “许队,能请你吃饭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袁斌道。

    “谁说不容易,明天你就可以请我吃饭!”许烨磊笑道。

    “许队,我可当真了,明天请你吃饭。”袁斌笑。

    “哈哈哈!”许烨磊大笑,“就冲你这话,我让你嫂子从明天开始给你留心身边的好姑娘!”

    “那我在这先谢过嫂子了!”袁斌笑着对孙萌萌表示致谢。

    孙萌萌温柔一笑:“别听他的,就算不请吃饭,我也会帮你留心的!”

    “谢谢嫂子!”袁斌笑道。

    “袁斌,你就光顾着谢我姐,那我呢?我们文工团可是一堆美女啊!”孙贝贝道。

    “谢谢贝贝嫂子,以及谢谢各位嫂子,我的个人问题就拜托各位嫂子了!”袁斌道。

    大家再次笑了起来。

    ————

    秦朔阳和刘焉送走他们之后,两人便一起刘焉的公寓。

    因为知道晚上肯定要喝酒,两人都没有开车,回去的时候,坐在的士的后坐,刘焉的头靠在秦朔阳的肩膀上。

    许会,秦朔阳问道:“明天要去看房子对吗?”

    “嗯!”刘焉应道。

    “你的意向是买别墅?”秦朔阳问。

    刘焉侧过脸看他:“你的意见呢?”

    “我听你的!”秦朔阳道。

    “你的意见也很重要!不过向南公司旗下的房子质量还不错,而且因为跟他熟悉,他会给个95折,直接省了几十万,还是很划得来的!”刘焉道。

    “这个我知道!”秦朔阳点头。

    “而且还离老许他们很近,大家都住一块也挺好的!”刘焉看着他,“不过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们也可以买其他,向南的集团要什么类型的都有,商品房,复式楼,大套房!”

    “明天去看看再说,你喜欢哪个就定哪个?”秦朔阳道。

    “房子很重要,必须是你我都喜欢!”刘焉道。

    “你喜欢更重要!”秦朔阳道。

    刘焉笑:“你这么依着我,我以后变得恃宠而骄怎么办?”

    秦朔阳勾唇:“以后都又你做主!”

    “我才不做主呢?”刘焉道。

    “为什么?”秦朔阳不解。

    “一旦接下做主的承诺,意味着以后大事小事都得自己拿主意,那多累人啊!我才不要这么辛苦呢!”刘焉像小猫一样,在秦朔阳的肩膀上蹭了蹭。

    秦朔阳笑:“那就一起商量吧!”

    “嗯,我们可以定个规矩,譬如大事你做主,小事我做主。”刘焉道。

    “我常年在部队,要是没能及时给你反馈意见呢?”秦朔阳问。

    “打电话啊!”刘焉道。

    “那要是电话打不通呢?”秦朔阳问。

    刘焉想了想:“那就抓阄做决定!”

    秦朔阳笑:“这个办法不错!”

    刘焉拉过他的手:“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秦朔阳的大手在她细嫩的手背上摩挲:“跟我结婚,以后在生活中大部分时间都得你一个人撑着,我即便心疼,也无事于补。这些你可都想好了?”

    “你是不是真的喝醉了,要是没想好能带你见我父母,要是没想好能玩能去见你的父母,要是没想好能带你见朋友?”刘焉用了三个排比句。

    秦朔阳嘴角微扬,或许是因为喝酒后的缘故,他也变的啰嗦起来:“我今晚是喝的有点多,但是没醉,不过成为我的妻子,比你想象中的还要辛苦。”

    “我乐意!”刘焉口气坚定的回了三个字。

    秦朔阳觉得这三个字是最令人动心的三个字,于是侧过脸,亲了一下刘焉的额头。

    而这一亲,似乎胜过千言万语,刘焉的心中流过暖流,像猫咪一样,又蹭了蹭他。

    回到刘焉的公寓,暧昧的气氛又开始了。

    两人晚上怎么度过?彼此的心里都在不停的幻想着。

    “哪个我给你准备了你的衣服!”刘焉的声音不自觉的变的别扭。

    “睡衣?”秦朔阳的眼底犯过一丝期许。

    “情侣的!”刘焉还不忘加一句。

    秦朔阳勾唇笑了起来:“我觉得我们要是一块,应该用不着穿!”

    刘焉的脸本身因为喝酒现在还泛着红,听他这么一说,直接红到了耳后根,看着他的眼睛,声音含羞的说:“那你今晚,想穿,还是不穿?”

    这话像是在邀请,又像是在让他做选择。

    秦朔阳看到她娇羞的模样,心猿意马一番:“听你的!”

    刘焉听后,看了看他,眼底掠过一抹促狭:“我想你应该是选择穿!”

    这丫头竟然将了他一军,看来这年头不能经常立fiag,不然就得看着自己被打脸。

    但是秦朔阳也是一只活脱脱的狐狸啊,于是将计就计的应下:“听你的!”

    刘焉一听,不由瞪眼:“你说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啊?”秦朔阳一本正经的表情看着她。

    “那我要是更改意见呢?”刘焉道。

    秦朔阳的“阴谋得逞”,不由勾唇:“那我得考虑考虑!”

    “给你三分颜色就开起了染坊了!”刘焉感觉自己被他牵着鼻子走,不由眼睛瞪大几分。

    见此,秦朔阳笑:“生气了?”

    “是,生气了,你今晚就睡沙发吧!”刘焉撂下一句话,自己走进了房间。

    秦朔阳眼疾手快的拉住她的手:“我错了,今晚我以身赔罪!”

    刘焉看着她:“你已经错过机会了,还有你不是说第一次要留在结婚之日吗?还是信守承诺吧!”

    “我真的错了,刚才不该调戏你!”秦朔阳再次道歉。

    “道歉不必,今晚睡沙发!”刘焉指了指沙发。

    秦朔阳也看了一眼沙发,随后道:“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刘焉问。

    “你跟我一起!”秦朔阳道。

    “no!”刘焉直接拒绝。

    秦朔阳见此,只好应道:“那好吧,你让我睡哪,我就睡哪!”

    秦朔阳去洗澡后,出来真的看到沙发上多了一条空调被。而刘焉的房间门却紧闭着。

    秦朔阳走了过去,敲了敲门:“嫣儿,睡了吗?”

    “睡了!”在房间的刘焉应了一句。

    “那晚安!”秦朔阳道。

    而刘焉听到这句话,却没有回话。

    秦朔阳见此,停留了秒,便转身走向客厅的沙发。而刘焉听到脚步声,郁闷的扔枕头。真是一个呆瓜啊,她的房间门没反锁,开一下就进来了,他却这么有原则的转身就走。

    既然他这么有原则,那她倒是要看看到底最后谁能忍到最后。

    于是,刘焉把灯一关,直接睡觉了。

    而即便隔着门,秦朔阳也察觉到里面的动静。

    他也把客厅的灯给关了,静静地躺在沙发上,看着那刚熄灭的灯,还带着一丝光圈。

    其实,即便今晚睡沙发,他也觉得额外的幸福,因为他和刘焉就一扇门之隔。

    有多少个夜晚他想着她,梦着她,在梦里抱着她,吻着她,爱着她。而此时此刻,他们在同一个屋檐下。

    这里的空气都是香甜的,这里的夜色都是静美的,这里的空间都是充满记忆的。

    刘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甚至有些后悔她自己说的话,毕竟两人一周也就这么点时间在一起,她想粘着她,就像糯米粘手一样,粘糯的粘着他。

    可惜自己太装,导致现在睡不着。刘焉又翻了一个身,窗帘没拉,柔美的月光斜照进来撒了一地。

    刘焉想起来爬起来拉窗帘,不过灵机一动,于是叫了一声:“朔阳,吻窗帘没拉,进来帮我拉下窗帘。”

    可是话说出口,又觉得自己挺不要面子的,自己说的话要被自己打脸。

    但是她也不是那种矫情的人,无论说过什么话,也没有比两个人开心在一起来的强。

    秦朔阳听到刘焉的叫喊声,不由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走到刘焉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

    还敲门,真是呆瓜啊!直接冲进来就好了啊!

    刘焉心里没好气,但是声音却很柔和:“进来!”

    秦朔阳开门走了进去,房间没开灯,夜色照了一地,于是他摸着走到窗前,把窗帘给拉上。

    “好了,睡吧!”秦朔阳道。

    躺在床上的刘焉没知声,秦朔阳于是蹑手蹑脚的往门口走去。

    刘焉有点抓狂,要不要这么正人君子啊!

    就在秦朔阳要走出门口的时候,刘焉再次开口:“我渴了,给我倒杯水!”

    秦朔阳听后,应了一声:“好!”

    于是,秦朔阳去给刘焉倒水,端进来后,这次还特意开灯了。

    秦朔阳走到床边,坐了下来:“来,喝水!”

    刘焉看了他一眼,这才爬起来,喝了几口之后,秦朔阳正要起身离开的时候,却被她叫住他。

    秦朔阳愣了下,刘焉娇嗔一句:“你是装,还是呆!”

    “装的!”秦朔阳勾唇回道。

    刘焉的眼眸瞥了他一眼:“那你就继续装吧!”

    但是秦朔阳却将杯子放下,看着躺在床上的她,穿着吊带的她将那雪白的鹅颈全部多露了出来,再往下一点,若隐如现,性感极了。

    喝了点酒,外加上彼此本身就对对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于是秦朔阳慢慢的将身体靠了过去。

    刘焉只觉得自己被他高大身躯的影子笼罩住,耳边传来他那磁性的嗓音:“我不想装了!”

    刘焉听了耳朵都酥了,亲启红唇,眉眼如水的看着他:“你想干嘛?”

    “你!”然而秦朔阳只回答了一个字。

    然而就这么一个字,却让刘焉彻底红了脸。因为连着她的话,那是一句无比粗俗的话,但却充满了霸道。

    看着刘焉那嫣红的脸,以及散落黑色的秀发,秦朔阳心动无比,于是跟着行动起来,头直接低了下去,正要吻她,开启他与她的幸福生活时,床头柜的手机响了起来。

    这通电话可真是够扫兴的,秦朔阳顿了一下,而刘焉却郁闷的直接拉住他,让他别停滞不前。但是电话却一直响个不停。

    于是,刘焉只好摸过手机,准备关机,但是看到来电显示,却不得不放开秦朔阳接了起来,没过几秒,脸色忽变,对着电话那头道:“妈,你别急,先别动我爸,我马上回去!”说完,便挂了电话。

    秦朔阳听后,连声问:“怎么啦?”

    “我爸在洗澡的时候,在浴室摔了一跤,可能伤到骨头了,我得马上回去送他去医院!”刘焉一边说一边推开秦朔阳,从床上爬了起来。

    两人的洞房又没戏了,不过眼下已经没时间考虑这些。

    秦朔阳站了起来:“我跟你一起去!”

    刘焉点头:“嗯!”刘焉说完,便走向衣柜,拿了一套自己的衣服以及一套男装给秦朔阳。

    或许是因为心急,刘焉完全没在意秦朔阳也在,直接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秦朔阳刚好看到这一幕,她的身体她不是第一次看,但喉结还是忍不住滑动了一下。

    刘焉这才意识到秦朔阳的存在,害羞归害羞,但现在遮掩已经来不及了,而且也显得特别矫情,于是拿起衣服穿了起来,随后背部向着他:“帮我扣一下!”

    秦朔阳看着她那姣好的身材,心里自然是有想法的,但眼下的时间,没办法让他脑海的想法化为实践。走了过去,伸手帮她。

    但是由于经验不足,秦朔阳没能一下子完成,又试了一遍还是没能成功,于是道:“这个好像不太好扣!”

    “笨!”刘焉娇羞的埋汰他一句,自己来了,直接扣上了。

    “嫌我笨的话,以后就多让我练习。”秦朔阳一把揽过她,让她贴着自己。

    此刻的刘焉,只是穿了里面的,被他这么一抱,再次产生了暧昧的气氛。刘焉伸手戳他,娇嗔道:“就算练习,你也只会练习脱!”

    秦朔阳听后,勾唇一笑,大手顺带揩油一下。

    刘焉拍掉他的手,转过身去换上了衣服,秦朔阳也没回避,直接在她面前换下睡衣。

    ————

    两人喝了酒都不能开车,于是打了一辆快车回家里。

    到了刘家,郭林开的门。

    刘焉和秦朔阳快步的奔向浴室,只见刘明亮躺在浴室里,身上盖着浴巾。

    “爸,你现在的感觉怎么样?”刘焉蹲下身体,询问刘明亮。

    “疼,疼!”刘明亮皱着眉头吐了两个字。

    “我现在带你去医院!”刘焉道。

    刘明亮皱着眉摇头:“不,不去医院!”

    “不去医院怎么行呢?”刘焉道。

    “不去,不去!”刘明亮摆手。

    “伤到哪了?”秦朔阳询问。

    “腰!”刘明亮抽气道。

    秦朔阳看了下刘明亮,作为男人的他,自然知道腰对一个男人来说有多么的重要,于是道:“那暂时别动!”

    刘焉看向秦朔阳:“不去医院怎么行啊?”

    “看看能不能让医生来家里!”秦朔阳道。

    “我没熟悉的骨科医生!”刘焉皱眉。

    “我去问问!”秦朔阳说完,站起身,拿起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刘焉看了下他,心头不由一暖,这应该便是有人可依靠最为直接的感受。家里有什么事,有人会替你分担,替你排解。

    许会,刘焉将目光移至躺在浴室地板上的刘明亮,伸手帮他拉了一下浴巾:“爸,你这样会不会冷!”

    刘明亮摇头:“不冷!”

    刘焉叹气:“幸好不是冬天!”

    刘明亮心里也庆幸幸好不是冬天,不然肯定被冻得瑟瑟发抖。

    “妈,拿条旧毛巾过来!”刘焉喊了郭林一句。

    郭林拿了一条毛巾给她,刘焉接过后,将地板周围擦拭一遍。

    “我擦过了!”郭林道。

    但刘焉还是又擦了一遍,接着道:“妈,再拿两条浴巾过来!”

    郭林很快的拿了两条浴巾过来,刘焉小心的将浴巾铺在地上,让刘明亮趴的地方暖和一些。

    许会,秦朔阳打电话回来:“医生二十分钟后到!”

    刘焉听后,不由看向秦朔阳:“骨科医生吗?”

    秦朔阳点头:“嗯!”

    “小秦,谢谢你了!”郭林连声谢道。

    “阿姨客气了!”秦朔阳道。

    刘明亮看了眼秦朔阳:“小秦,让你看笑话了!”

    “伯父别这么说,待会让医生看看情况,如果能去医院,就叫辆救护车!”秦朔阳道。

    “好!”刘明亮皱着眉头道。

    二十分钟后,门铃响了起来。

    刘焉去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一男一女,微微愣了一下。

    “嫂子!”袁斌主动给刘焉打招呼。

    刘焉自然是认识袁斌的,但是他身边站在的一个短发女孩完全没见过,看上去年纪不大,应该比袁斌小几岁。

    袁斌见刘焉愣怔,不由解释:“嫂子,她是军区医院的骨科大夫杨静!”

    刘焉回神:“哦,是杨医生啊,快请进!”

    “病人在哪?”杨静走了进去,开口询问。

    “在浴室!”刘焉道。

    “带我去看看!”杨静很利索的说道。

    于是,刘焉连忙领着杨静去浴室,杨静看到在浴室蹲着的秦朔阳,不由连忙打招呼:“秦营长好!”

    秦朔阳抬眼看她:“杨医生,你快帮我岳父看看!”

    岳父!杨静听到这个词,不自觉的多看了秦朔阳一眼。

    刚才在来的路上,袁斌跟她说的时候,她还不太相信,结果现在亲耳听到。

    这还真有些突兀啊,前段时间看到秦朔阳的时候,他可还是一只单身狗啊。

    不过作为医生,杨静还是先救死扶伤一把,于是道:“你先让一下,我看看他的情况!”

    秦朔阳立马给杨静腾出地方,杨静蹲了下来,给刘明亮查看了一下,随后道:“建议最好马上送医院!”

    “医生,能不能不去医院,我感觉自己一动,下半身就要残废了!”刘明亮道。

    杨静看了下刘明亮:“不去医院的话,你的腰部会肿的厉害!到时候再处理会更麻烦!”

    “我真心动不了,我不想残废!”刘明亮开口道。

    杨静很想说是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但是目光刚好看到秦朔阳,于是忍住了口:“你要是实在不想去医院的话,那就先吃几片止疼药,以及冷敷。等白天再去医院做全面检查!”

    “好!”刘明亮应道。

    杨静随后站了起来,对着站在一旁的秦朔阳道:“家里有止疼药吗?”

    “有!”郭林应道。

    “让他先服用两片,接着给他做冷敷!明早要是能稍微动的话,你们再送他去医院。”杨静道。

    “好,谢谢医生!”郭林谢道。

    杨静从浴室走了出来,坐在客厅沙发上的袁斌站了起来:“看好了!”

    杨静点头:“好了!”

    “我送你回去!”袁斌直接说送人走了。

    “喝杯水吧!”刘焉给杨静递上了一杯水。

    “没洗手!”杨静抱歉的笑了笑。

    “这里有洗手间!”刘焉道。

    于是杨静去洗手间洗了下手,出来的时候,接过了刘焉的果汁,眼睛还不忘稍微打量了一下她。

    “杨医生,我爸情况严重吗?”刘焉知道杨静在看她,也没躲避,跟着她询问刘明亮的具体情况。

    “经肯定偏到了,至于骨骼方面要去拍片才能知道具体情况!”杨静道。

    “他现在不去医院行吗?”刘焉询问。

    “他现在动弹不了,在地上躺着也好,不过一定要给他冰敷!”杨静道。

    “好!”刘焉道,“谢谢杨医生了!”

    “客气了,明早什么情况给我电话,要是你爸还是不想去医院,我再过来一趟!”杨静道。

    “真是太麻烦你了!”刘焉再次谢道。

    杨静笑了笑:“不麻烦!”

    杨静的目光随后看向秦朔阳:“秦营长,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啊!”

    当场讨喜酒喝,秦朔阳自然不会拒绝:“农历九月!”

    杨静听后,很是意外:“真的假的!”

    “怎么说话的!”站在一旁的袁斌埋汰道。

    杨静瞥了他一眼:“我跟秦营长确定一下,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啊!”

    袁斌被她堵得没话说,秦朔阳似乎见怪不怪,随后对着袁斌道:“小扬,今晚实在麻烦你了,袁斌你帮我送她回家!”

    “谁要他送啊!我自己打车回去!”杨静道。

    “那可不行,你这么漂亮,一定得让袁斌护送一下才行!”秦朔阳坚持道。

    “秦营长,你太会说话了,那我先走了,你有什么事,直接给我电话!”杨静道。

    “好!”秦朔阳应道。

    秦朔阳和刘焉送杨静和袁斌出门,秦朔阳还特意交代袁斌:“袁斌,小杨就麻烦你送一趟了!”

    “知道了,就算你不说,我也会送她到家的!”袁斌道。

    看着他们进电梯后,秦朔阳才将门关了回来。

    刘焉看了下秦朔阳,顺口说了一句:“袁斌好像不太诚实啊!”

    秦朔阳微愣:“什么?”

    “他晚上不是还拜托我们给他介绍女朋友吗?我看他跟杨医生有些情况啊!”刘焉说道。

    “他们啊,不可能有情况!”秦朔阳笑道。

    刘焉侧脸看秦朔阳:“难不成他们是表兄妹或堂兄妹?”

    “那倒不是,不过也差不多,在一个大院长大的!”秦朔阳道。

    “难怪!”刘焉叹了一句,随后往浴室走去。

    郭林正在帮刘明亮冷敷,刘焉走了过去:“妈,我来吧!”

    “不用,你跟小秦去休息吧!这有我就行了!”郭林道。

    医生来看过之后,郭林虽稍稍安心一些,但还是心疼老公。

    “妈,我来吧,你蹲久了,腰又该疼了!我来!”刘焉道。

    郭林看了看女儿,随后将冰袋给她,但嘴里还是不忘数落一下刘明亮:“你啊,进来之前就跟你说,要穿鞋偏偏不听!”

    “老婆,你就别唠叨了好不好,我都快疼死了!”刘明亮郁闷道。

    郭林心疼的看着他:“止疼片吃下去没有用吗?”

    “你以为神丹妙药啊,一吃就不疼了!”刘明亮道。

    “那要不我给你一根棒棒糖含着!”郭林道。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刘明亮顶了一句。

    “你不就是三岁小孩吗?不我的听话,现在就在这躺着!”郭林顶了一句。

    “老婆,你能不能别气我了!”刘明亮郁闷道。

    “是你气我才对,接下来得伺候你吃喝拉撒!”郭林道。

    帮刘明亮冷敷的刘焉,听着父母的对话,不由插话进来:“妈,爸都已经这样了,你就少说两句吧!”

    郭林这才不说了,看了下门口站在的秦朔阳:“小秦,这里有我们娘俩,你先去休息吧!”

    秦朔阳怎么好意思去休息,不由道:“伯母,晚上我来照顾伯父吧!”

    “不用,我来就行!”郭林道。

    “嫣儿说你腰不好,还是我来吧,嫣儿,你帮伯父冷敷完,跟伯母先去休息!”秦朔阳道。

    “那怎么行!”郭林道。

    然而刘明亮却开口:“你们待会都去睡吧,我有什么事会叫的!”

    刘焉帮着刘明亮轻轻的冷敷:“我留在这照顾你!”

    “我没那么娇气!待会你们都去睡.....”刘明亮还没把话说完,就猛地抽气一声,“疼,疼!”

    刘焉连忙放轻手中的力度,郭林见此,不由道:“还说不娇气!”

    不过争执到最后,还是由秦朔阳留下来照顾刘明亮。

    这是刘明亮自己做出的决定,觉得家里两个女人太啰嗦了,他需要耳根清净。

    ————

    袁斌送杨静回家,路过一家小龙虾店,杨静对司机喊停:“师傅,在这停!”

    “不是回家吗?怎么在这停!”袁斌道。

    “我想吃小龙虾!”杨静道。

    “都半夜了还吃,你也不怕胖成球!”袁斌损了一句。

    “胖成球也跟你没半毛钱关系!”杨静回击道。

    “谁说跟我没半毛钱关系的,你那次吃夜宵,不是我付的钱啊!”袁斌回道。

    “今晚是你叫我出来的!夜宵的钱,你必须得付!”杨静不依不饶道。

    “那东西多脏啊,也就你爱吃!亏你还是个医生!”袁斌嫌弃一句。

    杨静听了不由来劲:“我就爱吃小龙虾,碍着你什么事了!”

    前面的司机听了,不由道:“两位,你们是继续走啊,还是下车啊!”

    “下车!”杨静抢先回答,说完,打开车门直接下来了。

    袁斌见此,也只能乖乖的下车。

    杨静走进小龙虾店,直接要了四斤小龙虾,还不忘回头对袁斌道:“付钱!”

    “我不吃,两斤就行!”袁斌对着老板道。

    然而杨静却对着老板再次确定:“四斤!”

    小龙虾店的老板看了下他俩,最后还是按照杨静要的斤数打包,袁斌则是乖乖的去付钱。

    两人一起回了家,袁斌想直接回家睡觉,却被杨静拖住:“去哪?”

    “回家睡觉!”袁斌回了四个字。

    “这些小龙虾怎么办?”杨静将手中的小龙虾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我说了我不吃!”袁斌道。

    “我没说让你吃,是让你负责剥!”杨静道。

    “你能不能再无耻一点啊!”袁斌瞥她。

    “我无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要是不想剥,今晚别想睡觉!”杨静霸道的说完,便拎着小龙虾上楼了。

    袁斌很是无奈,不过乖乖的跟上。

    一进门,袁斌看到凌乱无比的客厅,不由皱眉:“杨静,你的猪窝就不能稍微收拾一下吗?”

    杨静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将小龙虾放下之后,把沙发上的衣服收了一下:“我是让你来剥虾,不是让你来检查卫生的!”

    袁斌一脸嫌弃:“亏你还是一个女孩子!”

    杨静扫了他一眼:“你要是看不顺眼,就帮我收拾一下吧!厨房还有碗没洗,去洗吧!”

    “我又不是你家保姆!”袁斌直接坐了下来。

    “那就别废话!”杨静道。

    “提个意见也不行啊!”袁斌道。

    “不行!”杨静断然回道。

    “你还是个女人吗?”袁斌嫌弃道。

    “你要是再废话,我揍你啊!”杨静来气了,直接威胁道。

    “就凭你!”袁斌的口气明显蔑视。

    杨静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袁斌的对手,估计还没出手就已经被他制服,于是道:“少啰嗦,剥虾!”

    袁斌一脸无奈,拿起手套开始剥虾,还不忘道:“去拿一个盘子!”

    杨静这才停止跟他杠,去厨房拿了一个盘子以及几瓶啤酒出来。

    袁斌剥好了几只龙虾,杨静开心的拿了一只塞进嘴里,看着她一副吃山珍海味的表情,袁斌不由道:“就这么喜欢吃小龙虾!”

    “当然!”杨静道。

    “你能不能有点追求啊!”袁斌道。

    “说的好像你很有追求似的!”杨静边吃边回击道。

    袁斌看了她一眼:“我当然比你有追求!至少没你这么邋遢!”

    “袁大头,你能不能别像我妈一样唠叨啊,再说我妈唠叨归唠叨,至少还会帮我收拾,你呢,就知道一张嘴巴拉巴拉的数落我!知不知道我连续加了十天的班,今天好不容易在十点下班,刚回家眯一眼就被你给叫醒。”杨静回击道。

    袁斌被堵得没话说,不过还是低声的回了一句:“我帮你收拾的还少吗?”

    杨静听见了,开口道:“那待会再帮我收拾一下!”

    “你还要脸吗?”袁斌看着她。

    “脸是什么?”杨静直接耍无赖。

    袁斌看她的样子,真心想把隔着手套却沾满油的手戳她的脸几下。

    ————

    今天爆更啊!!!第一更(一万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求月票,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