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108
    刘焉仿佛去看了一场焰火表演,一束束的烟火向天空中窜去,然后再暮黑的天空中绽放开来,天空被烟火彻底照亮,光芒映在她的脸上,她微微侧脸,看向身旁的秦朔阳,彼此对视一眼,彼此的脸上都露出幸福的笑容。

    烟火一束接着一束,而她慢慢的被这绚丽又灿烂的烟火给迷了眼睛。

    最后一束,像是为她量身定做,在绽放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心形,她开心又兴奋的尖叫起来。

    尖叫声特别的大,她自己都被吓到了,但是完全控制不住。

    等烟火熄灭之后,她便软软的依靠在秦朔阳的怀里,回味着刚才灿烂的一幕。

    刘焉的气息一点点的平静下来,秦朔阳凝视着她,低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喜欢吗?”

    刘焉与他相视几秒,随后羞得钻进他的怀里。

    “回答我!”秦朔阳附在她的耳边道。

    温热的气息扑在耳边上,让刘焉瑟缩一下,娇嗔的骂了一句:“讨厌!”

    “讨厌,那就是不喜欢的意思?”秦朔阳故意曲解。

    刘焉伸出软绵无力的手,捶了他一下:“我哪有说不喜欢?”

    声音娇媚无比,让人听了不由心酥。

    “喜欢就好!”秦朔阳嘴角勾起一抹得意。

    刘焉缓缓将头抬了起来,看着秦朔阳,随后道:“它还好吗?”

    秦朔阳知道他所指,在让她快乐的时候,他却无比的痛苦着。

    这不,它现在还在那抗议呢?

    “它不好,痛苦着呢?”秦朔阳嘶哑着声音道。

    刘焉听后,将手伸了过去,秦朔阳一把抓住她:“别碰!”

    “为什么不让我碰?”刘焉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他。

    “你一碰,我晚上就回不去了!”秦朔阳沉声道。

    晚上回不去,这么说持续待机的时间会很长?

    刘焉的脸红个彻底:“你...你有这么厉害吗?”

    “你怀疑啊?”秦朔阳对她的话有些不满。

    “没怀疑,就是觉得你会不会说的稍微夸张点!”刘焉支吾着道。

    “我是一个实事求是的人!”秦朔阳为自己辩驳。

    刘焉红着脸,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腹肌:“那什么就让我验证一下!”

    秦朔阳听后,嘴角不由勾起得意:“等你是我老婆的时候!”

    “你...你还真打算结婚后才让我验证啊?”刘焉支吾道。

    “嗯!”秦朔阳低声应道。

    “那...万一不属实,我岂不是不能退货!”刘焉说这话的时候,小心翼翼的看着秦朔阳。

    “放心,我保证货真价实!包你满意!”秦朔阳道。

    刘焉羞红着脸低声道:“那你就不怕我不适合你啊?”

    “你适合!”秦朔阳低哑着声音说了三个字。

    “你怎么知道适合?”刘焉的声音低的不能再低。

    “刚才已经验证过了!”秦朔阳在她耳边低语,“又软又小,我喜欢!”

    刘焉听后,羞得揪着他的t恤,故意曲解:“你在嫌弃我的胸?”

    “我说得是这里!”秦朔阳说这话的时候,不忘摸了一把。

    刘焉轻颤一下,连忙抓住他的手:“你...坏死了!”

    秦朔阳勾唇:“你不是说过喜欢我的坏吗?”

    刘焉娇瞪他一眼,随后咬了咬牙:“睡你可真不容易!”

    “等双方家长见过面后,我们就去办理结婚手续,到时候你想怎么睡我就怎么睡我!”秦朔阳道。

    刘焉听后,轻戳了一下他的脸:“你不让我睡你的目的,是不是想着让我早点跟你结婚啊!”

    “正有此意!”秦朔阳勾唇道。

    刘焉再次戳他:“太坏了!”

    “既然说我坏,那我就更坏一点!”秦朔阳不否认自己有点小坏,说完伸手抱起刘焉往浴室走去。

    “你要干嘛?”刘焉惊呼。

    “跟我一起洗澡,顺便礼尚往来一下!”秦朔阳说完,已经抱着刘焉跨进浴室的门。

    “不要,放我下来!”刘焉挣扎着。

    但是秦朔阳单脚一勾,将门给关上了。

    当他放刘焉下来的时候,刘焉想逃走,却被他牢牢地拽住手,秦朔阳的右手轻轻一拨开关阀。

    而下一秒,花洒喷水而出,直接淋在两人的身上。

    “啊——”刘焉叫了一声,“你怎么这么坏啊!”

    秦朔阳笑看着她:“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刘焉捶他,但是他却抓着她的手,在唇边亲了亲。

    既然已经被淋了落汤鸡,刘焉不得不留下来跟他一起洗澡。

    当他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了,刘焉看到那高高耸立,不由心肝颤颤。

    而秦朔阳的眼睛看着她,因为衣服被淋湿,紧贴着,他捏过的面点顿时若隐若现,让他看了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刘焉看着他喉结滚动,不由偷笑,她还完整如初,而他只剩下一条了,刘焉有种优胜者的感觉。

    即便心惊胆颤,她还是鼓足勇气去面对它。

    秦朔阳的身材真的绝了,让刘焉忍不住去触摸,去轻抚,像是在欣赏一件大师级别的雕刻作品。

    秦朔阳觉得就像被人浇过油是的,轻轻一点火,开始一路燃烧。

    当轻触到它的时候,秦朔阳不自觉的闭眼,呼吸跟着深沉起来。

    他说她小,是建立在他大的基础上,他说她软,是建立在他硬的基础上。

    男人和女人是如此的不同,但是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契合的生命。

    再经过刘焉孜孜不倦的努力下,总算让它平静了下来,不过刚才秦朔阳对她使坏,刘焉也不由对她调皮一下,用指甲轻轻刮着。

    秦朔阳有种抓狂的感觉,刘焉还故意学着的口气,在他耳边吹气:“喜欢吗?”

    但是她的话刚落,就被他直接给报复了。

    她的面点被他给抓住了,搞得她一顿心惊。

    但是秦朔阳觉得不太公平,于是伸手将她的娃娃装给脱了,顺带把扣子也解了。

    两人算是上面对彼此彻底坦荡了。

    秦朔阳想继续脱的时候,刘焉阻止了:“你不怕今晚真的回不去!”

    秦朔阳只好停手,因为真如刘焉所说,要是真的脱了,他估计还真会忍不住。

    “嫣儿,你真的很美!”秦朔阳看着她,赞道。

    “哪美?”刘焉问。

    秦朔阳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随后划到她的唇,鹅颈,锁骨,再到两团,再到芊腰。

    刘焉的身材确实很好,该有的都有,该细的都细。

    刘焉也再次抚摸着他:“知道吗?昨晚你的福利让做了一个美梦?”

    “跟我一起的美梦?”秦朔阳问。

    “嗯!”刘焉一点都害臊。

    “我也做了美梦,不过再美的梦,都不及此刻!”秦朔阳道。

    刘焉却不赞同他的话:“此刻也不算最美的!”

    两人的思想都很默契,秦朔阳笑:“嗯,我们的第一次应该才是最美的!”

    “第一次?”刘焉念着这两个字。

    “你我的第一次!”秦朔阳低沉嗓音道。

    气氛很是暧昧,刘焉伸手揽住他的脖子:“你以前...有过经验吗?”

    “你觉得呢?”秦朔阳看着近在迟尺的刘焉,低声的反问。

    “我不知道,男人不像女人,有过一两次根本察觉不出来!”刘焉道。

    “如果曾经有过,你会在意吗?”秦朔阳问。

    “不在意,只要你以后专属于我就好了!”刘焉道。

    秦朔阳微微勾唇:“我保证,今生今世都专属于你!”

    刘焉听后,眼睛怔怔的看着他:“这么说,你是......”

    “黄花大男人一个!”秦朔阳道。

    刘焉听后,心里乐呵着,嘴上却说:“原来你这么没行情!”

    “我是因为遇见你才肯献身!”秦朔阳道。

    刘焉戳他:“没人要就是没人要!”

    “你现在不是要我了!”秦朔阳反驳他的话。

    “我可没要你啊!”刘焉羞赧戳他。

    秦朔阳抓着她的手,亲了亲:“我很想要你。”

    “那为什么还坚持?”刘焉望着他。

    “我就是想让你睡我的想法达到最渴望的境地!!”秦朔阳回道。

    刘焉戳他:“坏透了!”

    事实证明,秦朔阳的话是对,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刘焉甚至怀疑秦朔是精通心理学的人,把她想睡他的心里牢牢的抓住,却不让她得手,倒是刘焉更想着扑他,而且脑海呈现了无数个方式或方法将扑他的情形。

    不过两人的关系其实也算是很亲密了,至于第一次就留到两人的结婚之日,也是一件浪漫的事。

    ————

    刘焉的热搜被迅速的撤了下去,而且相关搜索还被设立为禁词,网上那些无聊人士,对刘焉的背景越发的好奇。

    他们一致认为刘焉的背景强大,就算她的背景不强大,跟他在一起的男人背景肯定无敌。于是更是想八卦今天跟她一起被拍到的男人,但是始终找不到这个人的任何相关信息。

    不过有了这个被跟拍的前车之鉴,刘焉的行事越发的低调,毕竟她不想秦朔阳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忙出面处理的她的绯闻。

    而对于刘焉的这些绯闻,高婕其实一直还蛮内疚的。

    因为她突然生病,导致刘焉绯闻缠身,但是这些天看到刘焉春风满面,也不由为她高兴。

    高婕问:“男朋友什么时候介绍给我认识一下?”

    “下周末吧!”刘焉笑着回道。

    ————

    今天三更合一起。。。明天见。。。。求月票。。。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