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105
    “嘴巴可真甜啊!”刘焉笑道。

    秦朔阳勾唇:“今早喝你妈妈泡的蜂蜜水!”

    刘焉听了,嫣笑不已,挽着他的胳膊往电梯口走去。

    不知为何,秦朔阳突然停下脚步,往右边的方向看去。

    刘焉问:“怎么啦?”

    秦朔阳看了下四周,随后收回目光:“没事!”

    刘焉看着他,故意使坏:“不会说看到前女友了?”

    秦朔阳微微勾唇,跟刘焉一边走进电梯一边道:“哪来的前女友?”

    “你不会说,我是你第一个女朋友吧?”

    “不可以吗?”秦朔阳笑。

    “我怎么听说,你以前暗恋某个女孩,而且暗恋了好几年啊?”刘焉故意这么一说。

    “你听谁瞎说啊?”秦朔阳不承认。

    “贝贝说的!”刘焉把孙贝贝供了出来。

    提及孙贝贝,秦朔阳眼神不免微闪几下:“孙贝贝?她说了什么?”

    “说你暗恋别人啊!”刘焉看着他,想知道他会怎么解释这事。

    “别听她瞎说!”秦朔阳道。

    “这么说,你不承认?”刘焉歪着头看他。

    “没有的事,我承认什么啊?”秦朔阳笑道。

    “真的没有的事?”刘焉跟他确认。

    “我要是喜欢一个人,肯定会直接去追,不会缩着去做暗恋的事!”秦朔阳道。

    刘焉听了,微微眯眼:“真的吗?”

    “我是行动派!”秦朔阳道。

    刘焉看着他,随后道:“那如果这个女孩已经有了男朋友的呢?”

    秦朔阳听后,觉得话有些不对,不由道:“孙贝贝跟你说了什么呀?”

    刘焉摇头:“没什么!”

    “坦白是情侣之间的基础!”秦朔阳说了一句。

    “你都不承认,我还说得它干嘛呢?”刘焉笑。

    “我想知道孙贝贝是怎么编排我的?”秦朔阳道。

    “你这么在意孙贝贝的说法吗?”刘焉望着他。

    电梯刚好到五楼,秦朔阳没接话,而是拉着刘焉走了出来。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刘焉追问。

    对于这个问题,秦朔阳其实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于是道:“不是在意的问题,而是想知道她的说词,再做解释!”

    刘焉其实也没在意孙贝贝的那些话,但是就像故意逗秦朔阳一番:“她说你暗恋过她!”

    秦朔阳听后,咳嗽一声:“她真这样说?”

    “要我打电话求证她吗?”刘焉笑。

    秦朔阳摆手:“不用,她开心就好!她开心就好!”

    刘焉笑出声来:“是有这回事,还是没这回事啊?”

    秦朔阳不知道自己说真话会不会影响刘焉跟孙贝贝之间的感情,但是既然孙贝贝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也只能道:“我当时很欣赏孙贝贝!”

    “这么说,是你暗恋她是真事咯!”刘焉见他承认,满是意外。

    “比起暗恋,我觉得欣赏是更为准确的!”秦朔阳解释。

    “欣赏一个人,其实也就是喜欢,这跟暗恋没什么区别啊!”刘焉反驳他的话。

    “这不一样好吗?”秦朔阳为自己辩解。

    “要是没有老谢,你会追她吗?”刘焉做了一个假设。

    秦朔阳侧脸看她,知道她这是挖坑给自己跳,但却突然承认了:“如果没有老谢,我会追她!”

    这样的答案,换做其他女人,肯定立马跟男朋友翻脸。

    而刘焉却凝视他一眼:“终于说出心里话了!”

    “我要是说不想追她,那肯定是虚伪的话,当时她对老谢的爱情,令全军上下多少人动容,这样的女孩,对于我们军人而言,不仅是喜欢那么这个层面,更多的是敬佩!敬佩她的这个人,向往她的这段情。”秦朔阳将自己当年的想法如实告诉刘焉。

    其实秦朔阳能这么坦然,对于刘焉而言,其实还挺开心的,不过她却接着问:“那现在呢?现在看到贝贝又是怎么一副感想!”

    “现在看到她没什么感想,一个战友或战友的老婆!”秦朔阳道。

    “怎么可能,好歹也是暗恋过的女孩啊?”刘焉故意使坏。

    “我现在只对你有感想,其余的女人没多大感觉!”秦朔阳表忠心。

    刘焉笑了起来,边走边戳了一下他的腹肌:“你刚才跟我坦白,就不怕我吃醋或生气吗?”

    秦朔阳笑:“既然孙贝贝都这样跟你说了,你要是生气,估计也跟她绝交了。”

    “我才不是那种见色忘义的人,在我眼里,闺蜜比男人更靠谱!”刘焉道。

    “这么说,我还有待努力增强在你心中的地位!”秦朔阳笑。

    “这是必须的!”刘焉回。

    秦朔阳勾唇:“好,我会好好努力的,争取做到你心中的no.1!”

    “加油!”刘焉还不忘给他鼓劲。

    两人手牵着手四处逛了逛,但是刘焉总觉得秦朔阳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因为他偶尔会停下来四处张望,那感觉就像电视剧里演的反侦察的手段一样。

    “看看这件如何?”刘焉拿起一件男版t恤,让秦朔阳看。

    但是却没有看到人,刘焉愣了愣,刚才还在这的,这会却不见踪影了。

    刘焉连忙放下t恤,走到店门口,四处张望一番,然后再右边的电梯口方向看到了秦朔阳的身影。

    此刻秦朔阳手里多了一个相机,而旁边站着一个戴眼镜的男人,那人试图抢回相机,却被秦朔阳用手挡了一下。

    刘焉快步走了过去:“怎么回事?”

    “我们被人跟拍了!”秦朔阳道。

    “跟拍?”刘焉的目光落在旁边的那个男人身上。

    “把底片全部删除!”秦朔阳对着那男人道。

    “大哥,我真不是跟拍你们,只是见你们男才女貌很是养眼,就忍不住来了几张街拍!”那男人辩解道。

    “我看看!”刘焉对着秦朔阳要相机。

    秦朔阳给了她,刘焉扫了十来张那男人镜头拍下的他们,随后眼睛落在那男人身上:“谁花钱雇你来拍我的?”

    “美女,我真的只是无意拍几张街拍,你看看,我拍了好几对男女呢!”那男人在一旁举证。

    刘焉看了一眼,但是不相信他的言辞:“你最好实话实说,不然我直接送你去警察局!”

    那男人皱眉,无奈的说道:“我都跟你们说实话了,就算去警察局我也不怕!”

    看样子这人是老手,根本不怕事。

    “你是哪家报社的,还是哪家自媒体的?”刘焉问。

    “我什么都不是,就是摄影发烧友!”那男人道。

    见他应对自如,刘焉不由冷笑:“你觉得我们会相信吗?”

    “你们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啊?”那男人死皮赖皮道。

    “你以为你不承认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刘焉冷着脸看他。

    “美女,我拍你,你不喜欢,我表示道歉,但是你别把人想的那么坏好吗?”那男人还在辩解。

    “嫣儿,别跟他废话了,送警察局吧!”在一旁站在的秦朔阳做出了决断。

    刘焉的目光移至秦朔阳,随后点头:“好!请你跟我们去趟警察局!”

    “帅哥,美女,你们要不要这么过分啊,不就是拍了你们几张照片吗?我删了不就得了,你们至于这么计较吗?”那男人见两人当真了,脸上故作镇定,但是眼神却泄露了慌张。

    “你侵犯了我的肖像权,我有权利维护,跟我们去当警察局!”刘焉不跟他啰嗦。

    “我道歉还不行吗?”那男人慌了,连忙道歉。

    “不需要道歉,你只需要告诉我,谁花钱雇你拍我的,如果你说了,我会考虑放你一马?”刘焉道。

    但是那男人却咬牙坚持道:“真没人雇我!”

    秦朔阳见此,不由道:“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走吧!”

    “你们....这样太欺负了人!”那男人看着两人,似乎有些气急败坏。

    而旁边已经围满了人,旁边的人大多数是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有几个却明白怎么回事。

    “你偷拍别人,还说别人欺负你,你还要不要脸啊!”一围观的年轻小伙子站出来说话。

    “太不要脸了,好好的人不当,当什么狗仔啊!”另外一个人也跳出来说话。

    被人围着参观,刘焉虽然占理,但还是有些自在。

    “快说幕后人是谁?”刘焉逼问。

    “我没有什么幕后人,你们把照片都删除了,就把相机还给我!”那人还是死咬着不说。

    “去警局!”说完,秦朔阳直接嵌住他的手腕。

    那男人被秦朔阳的大手握住之后,不由大叫:“打人啦,打人啦!”

    刘焉见此,真心恨不得给那男人几拳,秦朔阳二话不说,直接将他拽走。

    然而那男人却用另外一只手抓住旁边的栏杆,嘴里一边喊:“打人啦,打人啦!”

    被这么一喊,围观的人更多,楼上一群人也靠着栏杆看热闹。

    刘焉见事态发展成这样,郁闷的不行,有种踹那个男人几脚的冲动。

    “遇到这种无赖,真是跟踩了狗屎一样!朔阳,我们走!”刘焉对着秦朔阳道。

    秦朔阳看了看刘焉,其实他跟希望用法律的手段去让这个男人如实招来。

    但是刘焉却走上前,狠狠的瞪了那男人一样:“下次别让我再遇到你!朔阳,我们走!”

    ————

    今天三更合一起。。。明天见。。。亲们,本文已出版,书名为全世界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在各大网站有买,大家多多支持购买实体书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