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100
    但是姨夫话刚落,姨妈便开口拆了他的台:“什么独家秘方,不就加了八角吗!”

    哈哈哈——大家哄笑了起来。

    姨夫自己也笑了:“除了八角,我还有放了别的!”

    姨妈没接他的话:“现在不是你的美食讲坛,吃饭吃饭!”

    大家开始动筷,不得不说,三位长辈做的菜还真的很美味。

    即便是常年不做饭的刘明亮做的,也是让人赞不绝口。

    秦朔阳时不时给刘焉夹菜,刘焉的家人都看在眼里。而刘焉毫不自知,觉得像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一样。

    可是这个习以为常的事,也就一起吃过几顿饭而已。

    刘焉的姥姥见此,忍不住开口:“嫣儿,你也跟小秦夹下菜!”

    姥姥发话,刘焉立马遵循:“哦,好!”说完,给秦朔阳夹了一块肥肉,还不忘冲他笑了笑。

    秦朔阳看到那鸡腿,再看看她脸上的笑意,有种小孩子恶作剧的感觉。

    不过既然是女朋友夹给自己的,不管瘦肉还是肥肉,秦朔阳都无条件会吃下去。

    刘焉的妈妈有些看不下去了:“嫣儿,别欺负小秦!来,小秦,吃个鸡腿!”

    历来有丈母娘疼女婿的说话,她妈现在就开始上演了。

    姨妈见此,笑着道:“大嫂,现在就开始疼女婿了!“

    郭林听后,笑了笑:“你不也疼小林吗?”

    姨妈也生了一个女儿,已经结婚七八年了,今天是带着七岁的外孙来家里吃饭。

    “就是,五十步笑百步!”姑妈道。

    “这我们家可是传统,我妈历来都疼这两位!”姨妈笑着道。

    姨妈口中的两位自然是刘焉的妈妈和姨夫。

    姨夫接话道:“咱妈确实疼我和姐夫两个!来,妈我和姐夫敬你一杯!”

    刘明亮没说话,但是很主动的举起酒杯。

    喝果汁的姥姥开心的接受两人的敬酒,笑着道:“明亮,以后你得多疼小秦!”

    秦朔阳听了有些感动,第一次见家长,但是一家人没有一个把他当外人。

    刘明亮笑了笑:“听妈的!”

    秦朔阳见此,也举杯:“谢谢姥姥,我也敬你一杯!”

    “好好好,小秦,我们嫣儿以后就交给你了!”姥姥笑着道。

    “我一定会好好待嫣儿的!”秦朔阳保证道。

    坐在一旁的刘焉听了,感觉自己像是吃出嫁前一天的饭一样。

    不过第一次带秦朔阳回来,便得到大家的认可,这也让她安心不少。来之前,其实她还是有点担心,家人知道秦朔阳的职业,会有所顾忌。

    刘焉猜想,可能是因为和萌萌和贝贝这两位军嫂是闺蜜的缘故吧,家人对军人的了解会多一些,所以能快速的接受秦朔阳。

    秦朔阳敬姥姥酒后,自然不能落下在座的长辈,接下来的饭局里,他成为焦点,在敬别人酒和别人敬他酒之间周旋。

    酒一杯接着一杯下肚,气氛越来越好。

    “小秦的酒量不错!”姑父夸道。

    秦朔阳淡笑:“一般吧!”

    “在部队,哪个不会喝酒,来,小秦,姨夫敬你一杯!”五分钟前才敬秦朔阳的姨夫再次上阵。

    秦朔阳没有拒绝,伸手端起酒杯,仰头将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坐在一旁的刘焉,已经不知道秦朔阳灌了几杯,不由轻轻的扯了下他的t恤。

    秦朔阳侧脸看她,不知道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气氛使然,越发觉得刘焉漂亮,而且看她的时候,心里就想注入一股暖流,将他全身上下都暖和通透。

    “小秦,阿姨敬你一杯!”廖姨也跟着举杯。

    秦朔阳二话不说,再次举杯。

    见秦朔阳又那么干脆的把酒喝完,刘焉有些着急了,身体靠了过去,压低声音道:“小心喝醉了!”

    秦朔阳听后,勾唇一笑,附在她的耳旁:“即便喝醉我也乐意!”

    刘焉身体撤了回来,娇瞪了他一眼,低声道:“喝醉我可不管你!”

    刘焉的声音虽小,但还是被廖姨听了去:“嫣儿,小秦要是喝醉,你不管,我管!”

    哈哈哈——客厅再次响起了笑声。

    不过秦朔阳如此干脆的态度,也直接成了灌醉的目标。

    一杯又接着一杯,秦朔阳的脸开始变红。

    刘焉见此,也不管了,因为拦不住亲戚对他敬酒。

    于是,接着开始百态生,刘明亮平时喜欢哼s市的本地乡剧,直接给大家哼了一段。

    姑丈和姨丈也给大家说了一段相声,而轮到秦朔阳,给大家唱了一首当兵的人。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

    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

    自从离开了家乡就难见到爹娘

    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

    都是青春的年华都是热血儿郎

    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

    一样的足迹留给山高水长

    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

    头枕着边关的明月身披着雨雪风霜

    ......

    听着秦朔阳铿锵有力的歌声,大家齐齐的鼓掌。

    然而,闹到最后,结果就是,家里的几个男性长辈以及秦朔阳,全部喝醉了。

    刘焉和妈妈一一送走亲戚们之后,再看看趴在餐桌上的秦朔阳,以及直接靠着椅子呼呼入睡的刘明亮。

    刘焉微微皱眉:“真是的!”

    郭林听后,笑问:“你现在是心疼你爸,还是心疼小秦啊?”

    “我谁都不心疼,叫他们不要喝那么多,偏偏喝那么多!”刘焉撇嘴回道。

    郭林笑:“还那不是因为你带男朋友回来啊,不然你爸我能让他喝那么多!”

    “那还不是你让我带他回来吃午饭的吗?”刘焉反驳。

    “谁让你被我逮着啊!”郭林回了一句。

    刘焉脸上露出一丝尴尬,随后道:“现在先抬哪个去卧室啊?”

    “抬你爸吧,不然待会醒来脖子肯定疼!”郭林还是心疼自己的老公。

    于是,刘焉跟郭林一起合作将刘明亮弄进卧室,接着轮到秦朔阳。

    刘焉想着带秦朔阳回自己的公寓,不由道:“妈,我们回去了!

    但是郭林却说:“回哪去,就让小秦睡楼上,别路上吹到风,对身体不好!”

    刘焉听后,呼了一下气:“那好吧!”

    郭林走向前要去帮忙,但是刘焉却阻止了:“妈,我自己来吧!”

    “你自己一个人能行吗?”郭林怀疑。

    “可以的!”刘焉道。

    刘焉说完戳了戳趴在餐桌上的秦朔阳,但是秦朔阳却一动不动。

    刘焉只好弯下腰,拿起他的胳膊往自己肩膀上一搭,用力的将他拽了起来。

    话说回来,喝醉酒的秦朔阳重的秤砣一样,刘焉举步艰难的拽着他往楼梯口走去。

    郭林在一旁扶着,不过到了楼梯口,三个人挤不上,于是只能全靠刘焉了。

    也就是三十六个台阶,但对于刘焉而言,这绝对是她走过最累的台阶,心里不由抱怨秦朔阳干嘛喝那么多。

    好不容易到了二楼,刘焉已经一脸是汗了。一步接着一步的往自己的卧室挪。

    进了房间,到了床边,刘焉随后直接将秦朔阳整个人抛在他的床上。

    刘焉长呼一口气,伸手摸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累死我了!”

    看着趴在床上的秦朔阳几秒后,刘焉摸上床,将他翻了个身,往床头拖去。

    秦朔阳呼呼大睡,一点感觉都没有。

    刘焉见此,不由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脸:“猪!”

    调好空调后,刘焉关上房门,下楼来。

    郭林和保姆在收拾餐具,刘焉也跟着帮忙。

    郭林见此,不由笑:“看来要嫁人了,我们家嫣儿也开始变得贤惠起来了!”

    刘焉听后,不服:“妈,我以前也有帮你收拾好吗?”

    “屈指可数!”郭林笑着回了四个字。

    刘焉撇嘴,将狼藉的餐盘一个个的叠了起来。

    许会,郭林再次开口:“嫣儿,你实话跟妈说,你跟小秦谈了多久了?”

    “9天!”刘焉算了一下回道。

    这个回答,直接让郭林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你这个丫头,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我没说谎啊。就是9天!”刘焉道。

    郭林看她:“你拿我寻开心是吧?”

    “没有,我跟朔阳就谈了9天,上周六确定关系的!”刘焉说明道。

    郭林的眼神尽是怀疑:“真的假的?”

    “妈,你一直教我做人要诚实,你说我会对你说假话吗?”刘焉边收拾边笑道。

    郭林半信半疑:“你们真的上周六才确定关系的?”

    “嗯!”刘焉点头。

    郭林看刘焉的表情,相信她的话,但是接着有些生气:“嫣儿,你这简直胡闹啊!”

    刘焉见此,知道郭林为什么生气,不由笑道:“妈,确定关系九天就带他回来见家长很正常啊,有些人认识第一天就去结婚登记呢!”

    “你可别拿感情开玩笑啊!”郭林道。

    刘焉听后笑着道:“妈,朔阳可是军人,我哪敢跟他开感情玩笑啊?”

    郭林听后,瞪了刘焉一眼:“你爸要是知道你们猜确定关系九天,看他不扒了你的皮!”

    刘焉嬉笑:“我才不怕呢?我爸今天喝的这么开心,说明已经接受朔阳了,还有你不也跟高兴,不也接受了他吗?现在你要是想反悔可是也来不及了啊!”

    ————

    今天三更合一起。。。明天见。。。。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