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096
    蜻蜓点水的亲一下,自然是不过瘾的,但是大街广众之下,也不好肆意妄为。

    刘焉有时候还挺羡慕在国外的氛围,即便在繁华的街头热吻,也不会有人围观,但是国内不行,他们要是在这亲热,保证过不了一会,就被人当猴子看待。

    刘焉没有多做逗留,直接拉着秦朔阳上楼。

    走进电梯后,两人明显跟上次不同,一进去刘焉便直接朝秦朔阳生扑了过去。

    秦朔阳的想法跟她一样,大手一把将她搂紧怀中,温热的唇直接压了下去。

    时隔一周的唇舌相缠,来得格外甜蜜,格外的幸福。

    秦朔阳的这个吻,可以用啃来形容,一周的思念全部化在这个吻里。

    于是,两人从电梯里一直吻到了家里。

    门一关上,刘焉直接一跳,整个人挂在秦朔阳的身上,双手缠着他的脖子,双脚缠着他的腰,而唇却始终与他相贴。

    秦朔阳抱着她那娇柔的身体一步一步的走到客厅,重重的坐了下来。

    刘焉有些恼,秦朔阳未免太规矩了吧,就不知道抱她...进房间吗?

    于是,刘焉伸手一推,让秦朔阳倒了下去。

    刘焉开始占上风,主导着这场甜蜜之吻。

    两人吻得忘乎所以,渐渐的开始衣衫不整。

    但是沙发就是沙发,不如床那么宽敞,还是限制了两人可翻滚的程度。

    于是秦朔阳只好放弃主动权,任由她发挥。

    而这一发挥的后果便是他的t恤不知不觉的被她给脱了,而刘焉虽然衣裳完好,但是内衣扣子也被他给解开了。

    两人一边亲着一边探索着彼此的身体。

    刘焉的手摸着他,对于他的身材,简直棒呆了。一块块成形的腹肌,简直让人爱不释手。

    而秦朔阳也是礼尚往来,将她把控在自己的大掌之中。

    它就像一块柔软的面团一样,在厨师的手里,捏出各种花样。

    而此刻秦朔阳就是那个厨师,包子,馒头,饺子,应有尽有。

    或许是太过忘我了,像是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一样,像对方索取甜蜜,索取爱意。

    然而就在两人如火如荼,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有人按了刘焉家门的密码,提着两袋东西走了进来。

    秦朔阳这个老兵第一次未能察觉,就此被人偷袭。

    直到耳边响起东西掉地的声音,在沙发的两人就跟在水上嬉戏的白鹭被人要喝一句,受惊的飞了起来。

    秦朔阳彻底的清醒过来,眼睛往门厅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老太太一手提着袋子,眼睛愣愣的看着沙发上的他们。

    刘焉也朝着秦朔阳的视线看去,羞得她想钻地洞。

    我的妈呀!竟然是母上大人——郭林。

    来也不说一声,让她撞见秦朔阳和她亲热的画面,刘焉死的心都有了,羞得直接将脸埋在秦朔阳的怀里。

    “那个...我先出去一下,你们....继续!”郭林主动提出离开,说完将手中另外一袋东西放在地上,转身往门口走去。

    紧接着,听到关门声。

    刘焉本身因为亲吻全身发烫,却被她妈的出现,背后直接一凉。

    而被刘焉压着的秦朔阳的气息也还没稳定下来,听到她的这句话,哪好意思继续啊!

    秦朔阳喘息的问:“刚才那位是你妈妈?”

    跟小猫一样埋在秦朔阳怀里的的刘焉,慢慢的抬起头,随后羞得尖叫一声:“啊!”

    秦朔阳知道了答案,因为刘焉跟她妈妈长得还挺像的。

    两人因为郭林突然到访,而停止了一周之后的甜蜜。

    刘焉爬了起来,身体的重力一时往臀部集中,接着秦朔阳闷哼一声,刘焉也瞬间脸热。

    两人太过激情了,自然而然的克制不住自己。

    如果郭林没出现,估计两人这会应该是再次突破进度。

    刘焉身体想站起来,但内心其实想这样赖着他。

    秦朔阳的想法其实跟她如出一辙,但他还是抱着刘焉爬了起来。

    此刻的两人暧昧极了,刘焉明显感受到它的巨大能量,感觉稍不留神就会破衣而入。

    “我去洗手间!”秦朔阳的声音略显沙哑。

    刘焉只能慢慢的站了起来,眼睛瞥了一下因她情动的它。

    即便这次没有看到它的庐山真面目,但是清楚的知道它跟他的主人一样,都是那么的强悍,霸道。

    秦朔阳三步两步的奔向洗手间,而刘焉则坐在沙发上整理自己的衣服。

    刚把肩带整理好,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刘焉瞄了一眼桌上放着的手机,来电显示赫然的出现两字——妈妈。

    不是说让他们继续吗,怎么还打电话过来,

    羞窘的刘焉有点不想接电话,而手机响了一遍停下来后,没过几秒又出现一条微信:“嫣儿,中午带跟他回家吃饭!”

    咳咳咳——这是什么的节奏。

    刘焉郁闷的咬了下唇,被她妈发现情况,那接下来她的恋爱还能好好谈吗?

    十分钟后,秦朔阳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此刻的他,已经恢复如常,但是因为没穿上衣,就这样出现在刘焉的面前,再次让她忍不住咽口水。

    刘焉把衣服递给他,秦朔阳三下五除二的把t恤穿上。

    接着听到刘焉吞吞吐吐的说:“我妈让我们中午回家吃饭。”

    秦朔阳愣了一下:“见家长?”

    “恩恩!”刘焉咬着嘴唇点头。

    这个提议很突然,但是秦朔阳也没太排斥,笑着问:“我现在去你们家,你爸妈会不会把我打一顿啊!”

    “应该是我被打一顿!”刘焉撅嘴道。

    “为什么?”秦朔阳不解。

    刘焉随后学着她老妈的语气说话:“我家郭女士肯定会这么骂我,有男朋友不带回家,跟小偷似的藏着掖着!你想干嘛啊,你想干嘛!然后开始动手,把我暴揍一顿。”

    秦朔阳听后,不由笑了起来:“要打也是打我啊!把他们如花似玉的女儿的心给拿走了!”

    “我爸妈估计巴不得你赶紧把我连心带人的娶回家!”刘焉道。

    秦朔阳伸手拨了一下刘焉的头发:“你这是宽慰我的对吧,怕我紧张?”

    刘焉伸手抱住秦朔阳的腰:“不是怕你紧张,而是我爸妈从我大学毕业之后就盼着我赶紧结婚生子!刚才被她抓个现行,你跟我回家,他们肯定让你赶紧把我带走!”

    秦朔阳笑:“那我今天中午必须去你们家吃饭!”

    刘焉将秦朔阳没有拒绝,心里也便放松不少,不过去了家里,秦朔阳面临的情况可能真的如她所说。

    “我去换件衣服!”刘焉道。

    “这套衣服就挺好看的!”秦朔阳看着身着墨绿色的上衣,白色长裤的刘焉夸道。

    刘焉也知道自己身上这套衣服好看,但是在沙发上亲热,衣服弄皱了不说,最关键她其实很动情了。

    “皱了,我去再换一件!”刘焉说完,放开他。

    秦朔阳看着刘焉转身往房间走去,不由坐在沙发上等她。

    可是一落座,两人在这恩爱缠绵的画面,自然而然的浮现在脑海里。

    她的手似乎还停留在她的腰间,而他的手停在她的面团上。

    进房间换衣服的刘焉,不仅换了身上的衣服,又挑了一条小**换上,而且是非常性感的那种,因为指不定今晚会发生点什么,所以她要做好以最美的形象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之后,刘焉拿了一件米白色的连衣裙,裙子不长,只到膝盖上方,上身后刘焉转了一圈,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刚下凡的小仙女一样。

    当然换完衣服之后,刘焉补了补妆,她的妆容一向很淡,看上去跟没画一样,但是在男朋友面前,刘焉还是拿起了那支具有杀伤力的口红。

    这支口红产品宣传语是:让男人想亲吻你的口红。

    涂上之后,刘焉抿了抿唇,随后看向镜子,镜子里的她,不用说男人看了想亲吻,就连自己看了都觉得想亲自己一口。

    剩下最后一道程序——香水。

    时尚界的元老可可香奈儿则说过:不用香水的女人,是没有前途的女人。

    还有非常著名的玛丽莲梦露还说过:她只穿香奈儿五号睡觉。

    香水对于女人而言,就是行走的性感衣服。虽然刘焉觉得自己魅力还行,但是她就是想诱惑秦朔阳。

    于是选着巴宝莉的一款香水,喷完之后,刘焉这才满意的拿起包,从卧室走了出来。

    秦朔阳听到动静,不由转过头,看到刘焉从房间走了出来。

    不得不说,男人都是视觉动物,换过一身衣服的刘焉,像是换了一种气质,犹如一朵高贵纯洁的莲花。

    见秦朔阳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刘焉盈盈的走了过去:“怎么样?”

    秦朔阳站了起来,再次打量她,随后嘴里发出感慨:“真美!”

    刘焉笑:“有眼光!”说完,伸手拉过秦朔阳的手,“走吧!”

    秦朔阳是开着路虎来的s市,不过去刘焉家里的时候,他直接坐她的车。

    第一次去见女朋友的父母,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心里担心他这个毛脚女婿不合老丈人的眼。

    尽管刘焉一直说家里什么都有,不需要买东西,但秦朔阳还是去买了一些伴手礼,因为初次登门,还是要做到礼数周全。

    ————

    今天已更完,明天见。。。求月票。。。求月票。。。大家猜猜秦毛脚女婿上门会发生啥趣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