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095
    “你手不是受伤了吗?我留下来给你做饭啊!”方翊道。

    “不需要!我有保姆!”韩子瑞直接拒绝了。

    方翊撅嘴:“你把我叫过来,连顿饭都不给吃吗?”

    韩子瑞看了看她:“我待会要出去。”

    方翊听后,不由来气:“韩子瑞,你用得着拒我于千里之外吗?”

    “我们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韩子瑞回了一句。

    方翊气得咬唇:“我就不!”

    韩子瑞看她:“即便刘焉有了男朋友,你也不会是我女朋友的人选。”

    方翊听了这话,快要气死:“刘焉不选你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韩子瑞对她这话极为敏感:“你什么意思?”

    “不然你可能还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喜欢你!”方翊扔了一句话给他。

    “那你干嘛还喜欢我!”韩子瑞顶了一句回去。

    方翊气炸:“我...我是瞎了眼!”

    韩子瑞扫了她一下:“既然认清事实,那就回头是岸!”

    方翊再次要被韩子瑞给气哭:“你真以为自己很稀罕啊!”

    韩子瑞从来不觉得自己稀罕,只是刘焉刚拒绝他,而昨天又搞出这个事情,让他烦躁不已。

    “你回去吧!”韩子瑞开口送客。

    “我偏不走!”方翊红着眼睛道。

    “你不走,那我走了!”韩子瑞说完,站起身。

    方翊看着韩子瑞站起身,往楼上走去,不由咬唇,狠狠的瞪着她的背影。

    在爱情的世界里,谁先认真了,谁就输了。

    她在韩子瑞的面前,便是输的一败涂地。可是那又怎样,即便看着他一直喜欢另外一个女人,她始终无法阻止去喜欢他。

    ————

    刘焉的微博被曝光后,不仅每天粉丝剧增,还收到各种私信。

    刘焉不懂网上怎么会有这么好事之人,自己的事情都没法管,却来操别人的心。但事实就是有这么多无聊的人,

    秦朔阳昨天让人降了热搜,今天又上去了,韩子瑞的意见又是冷处理,避免越描越黑,于是刘焉只能撒手不管了。

    姐妹几个都在群里安慰她,刘焉不想一个人呆着,于是便去找了孙贝贝玩。

    一来孙贝贝是明星,可以跟她分享一些应对绯闻的对策,二来跟她交流一些做军嫂的心得。

    此刻的刘焉便在孙贝贝刚搬进去住不到半年的别墅里。

    因为孙贝贝最近在休息,所以几乎都是呆在s市,平日里和生活助理一起带着两个双胞胎,今天是周末,生活助理也跟着放假。

    谢铁军一个人在厨房忙碌着,而刘焉和孙贝贝在客厅看两个小朋友玩耍。

    刘焉把手中的球抛给了谢旭阳:“阳阳,接着!”

    坐在刘焉旁边的孙贝贝看了下她:“现在听你叫我们家阳阳,感觉像是再叫秦朔阳啊!”

    刘焉侧脸,娇嗔一句:“你想太多了!我又不叫他阳阳!”

    孙贝贝笑,随后揶揄:“小阳阳,大阳阳!朔哥哥!”

    刘焉伸手捶了她一下:“神经病!”

    孙贝贝笑得更加开怀,刘焉又掐了她几下。

    孙贝贝往后躲,顺带抓住她的手,不让她掐。

    刘焉收回手:“我来你家是解闷的,心情正不好着呢,你就别再拿我寻开心了!”

    孙贝贝看了看她,随后安慰道:“绯闻没什么大不了的,过几天大家就忘了这事!你别太在意了!”

    “我也不想在意,就怕到时候某人介意!”刘焉道。

    孙贝贝知道她口中的某人是谁,不由道:“秦朔阳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小心眼的人,还有他要是根本不在乎的话,我心里也直发毛啊!”刘焉边说边伸手拿过拿了一个葡萄塞嘴里。

    孙贝贝听后,也觉得在理:“也是,要是完全不在乎,你肯定也难受!”

    男女之间的爱情就是像一场拔河赛,互相拉扯着,彼此在乎着,将这场比赛进行到生命的尽头。

    而且吃醋,无论对于男人,还是女人而言,其实是件好事。至少证明彼此心中有他/她。

    孙贝贝接着道:“遇到这种事,确实心塞,你试图让秦朔阳理解一下你的处境吧,毕竟不可能因为有了爱情,就让事业停滞吧!”

    刘焉叹了下气:“其实还是我自己决策上的错误,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见刘焉自责,孙贝贝不由拍了下他的肩膀:“其实这也没什么,最坏的结果便是以前的恋情被挖出来,那又怎么样,谁没谈过几次恋爱啊!”

    刘焉苦笑:“你和萌萌不都是跟初恋结婚吗?”

    孙贝贝听后,不由嗤笑:“我姐是初恋,我可不是啊!”

    刘焉见自己记错了,连忙道:“对,你是老谢的初恋。”

    孙贝贝青少年时期,其实也有暗恋的对象,只是没有表白,朦朦胧胧的感觉。

    孙贝贝看了看她,随后阴阴一笑,压低声音道:“对了,我还有可能是秦朔阳的初恋!”

    刘焉听后,眼睛直接瞪着她:“什么?”

    “哈哈哈!”孙贝贝见刘焉这反映,直接哈哈大笑起来。

    “真的假的!”刘焉跟孙贝贝求证。

    孙贝贝见此,不由道:“事先声明啊,我跟老秦一直都是纯洁的战友关系,不过作为文工团团花的我,是很多男人的初恋也很正常啊。”

    “切!真自恋!”刘焉嗤了一句。

    “这可不是自恋,当年秦朔阳对我有那么点意思,不过他没太过表露出来,而我,你知道的,除了我家铁军外,不可能看上任何人!”孙贝贝道。

    刘焉听后,洋装吃味:“我是来你这解闷的,不是让你给我添堵的!”

    孙贝贝笑:“生气了?”

    “当然生气啦!”刘焉洋装生气。

    孙贝贝笑:“真的生气?”

    刘焉撇嘴:“你不告诉我这事,我还不知道呢,回头我好好审审他才行!”

    孙贝贝听后,便知刘焉没把她刚才的话往心里去,多年的姐妹感情,还是很了解彼此是什么性情的人,所以孙贝贝才敢跟她说这个。

    “所以啊,要是以后秦朔阳介意你以前的恋情,你就那这事噎他!问他是不是曾经对我有好感!”孙贝贝道。

    刘焉看了看孙贝贝:“现在才说,太不够姐妹了吧!”

    “其实也没什么,对我有好感,不正显示他有眼光吗?要知道,当年我对铁军的痴情,是多少男人羡慕的!”孙贝贝道。

    刘焉信孙贝贝的话,当年谢铁军去执行秘密任务的时候,在那种情况之下,孙贝贝接过了他的枪,换做她是男人,也会动容,也会爱慕她吧!

    “回头我好好审审他!还有什么秘密,你也一并告诉我,让我手上多几张底牌!”刘焉道。

    “没了!”孙贝贝道。

    “不信,你可别替他藏着掖着啊!”刘焉逼着孙贝贝招供。

    “真没了,秦朔阳别说在部队,就算把他放在地方,也是很多人眼中的金龟婿,他能一直单身到现在,说明眼光高着呢,这样的他却对你一见钟情,可见你是多么的有魅力!”孙贝贝把他们两个都一起给夸了一番。

    “他单身到现在,不会是心里还一直都默默喜欢着你吧!”刘焉道。

    “他要是还喜欢我,你觉得我们家老谢会跟他关系这么要好吗?”孙贝贝笑道。

    谢铁军也是出了名的醋王,对孙贝贝在乎的不得了,但是却又分寸,对于孙贝贝的工作他是支持的,但是同时也会对她立下一些规矩。

    刘焉听后,不由笑了起来:“这么说,秦朔阳当年其实也没多喜欢你啊!”

    “估计也就是一场浅浅的喜欢,那天在饭桌上,你们第一次见面,他对你多主动啊,当年我可没见他对我这么主动!”孙贝贝道。

    这话刘焉爱听,其实都是成年人,遇到一两个有好感的男女,很正常的事。

    刘焉偷乐,随后扬着眉头,故作神秘道:“我能说,我其实不是跟他第一次见面吗?”

    “不是第一次见面?”孙贝贝有些意外。

    刘焉嬉笑:“嗯,我跟他在这之前,一起旅行了七天!”

    孙贝贝倍感诧异:“他不会就是你说的你在旅途中想睡他的那个男人!”

    孙贝贝咬唇点头:“ngo!”

    “哇塞,真是亮瞎眼!”孙贝贝惊叹。

    刘焉扬起一抹得意:“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孙贝贝后知后觉道:“啧啧啧,你可真能装啊,那天吃饭的时候,竟然完全没看出你们之前有见过!我就说奇了怪,秦朔阳拒绝了跟你相亲,怎么一见面却变得这么殷勤,敢情是在一起旅行的时候就看对眼了!”

    刘焉笑:“这就叫缘分!”

    “你们两个,演技都快赶上我了!”孙贝贝戳了一下刘焉的肩膀。

    “过奖过奖!”刘焉嬉笑。

    孙贝贝凑了过来:“那你们现在,到底睡了还是没睡?”

    刘焉买了个关子:“秘密!”

    “得了吧,看你的样子,估计把人给生扑了吧!”孙贝贝道。

    “拜托,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每次老公一回家,直接先扑了!”刘焉道。

    孙贝贝笑:“你以后也一个德行!”

    刘焉听后,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羞色。

    而这时围着围巾的谢铁军走了出来:“美女们,吃饭了!”

    刘焉和孙贝贝这才收起话题,齐齐的站起身。

    “阳阳,冉冉,吃饭了!”孙贝贝道。

    两个小屁孩也从地上爬了起来。

    “走,我们洗手去!”刘焉道。

    两个双胞胎屁颠屁颠的跟着刘焉去洗手。

    谢铁军做了四菜一汤,都是家常菜,不过全是孙贝贝和小宝贝们喜欢吃的。

    刘焉跟他们太熟悉了,口味其实也差不多。

    两个小宝贝坐在儿童椅上,自己拿着勺子打饭吃。

    孙贝贝拿了一瓶红酒出来:“嫣,我们喝一点!”

    “好!”刘焉应道。

    谢铁军则是拿着筷子给两个小家伙夹菜。

    孙贝贝给刘焉倒了一杯,谢铁军和双胞胎则喝果汁,因为他现在只要一回家,都是帮着做家务带孩子。

    在外人的眼里他可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不过谢铁军心里最清楚,真正辛苦的人,是她老婆。

    两个小孩几乎都是她自己带,即便拍戏,也是带在身边,让专门的助理陪着。

    当然谢铁军的爸妈也时常会过来帮忙,只是最近孙贝贝刚好空闲下来,便回了趟老家。

    “老公辛苦了!宝贝们,我们敬爸爸一下好不好!”孙贝贝举杯

    谢旭阳和谢旭冉也跟着举果汁杯,奶声奶气道:“干杯!”

    刘焉也举杯,笑看着这一家子,或许是因为恋爱的缘故,内心对成家竟然有了一丝渴望。

    抿了一口红酒后,刘焉放下酒杯,拿起筷子开动。

    谢铁军给孙贝贝夹菜,刘焉也司空见惯了,好姐妹的几个老公,差不多都是宠妻无度的。

    作为昨晚才脱单的刘焉,这几年也是被虐的体无完肤。

    “老公,只要你一回来,就把我当猪养!”孙贝贝娇嗔道。

    “我看你又瘦了!喝这个汤补补!”谢铁军让孙贝贝喝汤。

    “我没瘦,只是天天练瑜伽,朔身,看上去瘦了一些而已!”孙贝贝解释。

    尽管如此,谢铁军还是让她喝:“喝吧,这个汤养颜美容的!”

    刘焉在一旁看着,心里在想,要是秦朔阳这会在身边该多好啊!也不至于被这对夫妻喂狗粮。

    孙贝贝乖乖的喝了,尽管她知道这些汤喝下去又会产生多少卡路里,要多做几个小时的瑜伽,但是老公为自己做的羹汤,她就算成胖子也会喝的。

    “刘焉吃菜!”谢铁军还不忘招呼刘焉。

    刘焉笑;“我又不是外人,不用招呼我!”

    谢铁军笑:“哎呀,你跟老秦在一起,我们以后可就更不是外人了!”

    刘焉听后,也跟着笑:“你和老许又多了一个酒友是不是?”

    “是!”谢铁军憨笑道,“不过话说回来,老秦真的不错,你很有眼光!”、

    “你不用再给我推销他啦!他是好是坏,我自己会慢慢看的!”刘焉傲娇道。

    谢铁军笑:“也是,你能看到的一面,未必是我们看能看到的!”

    其实谢铁军也就随口一说,但是刘焉不自禁的害羞了起来,因为昨天他们就在一起谈论看表面,里面的问题。

    孙贝贝瞧见了她脸上的红云,不由意味深长的说:“确实要你自己慢慢看!”

    好姐妹几个的讲话方式太过熟悉,刘焉知道孙贝贝的潜台词,便没有接她的话。

    孙贝贝接着举杯:“来,祝贺你脱单,加入我们军人这个光荣的大集体来!”

    刘焉笑:“军嫂前辈,还请多多指教!”

    谢铁军也跟着加入:“敬未来的军嫂!”

    谢旭冉和谢旭阳也跟着嚷嚷:“我也要干杯!”

    几秒后,五个杯子轻轻的碰在一块,餐厅顿时响起清脆的玻璃声。

    ——————

    方翊从韩子瑞别墅出来后,气呼呼的直接回家。

    好闺蜜何依依赶了过来,安抚着这个被韩子瑞气的不轻的大小姐。

    何依依伸手抚着方翊后背:“你跟他吵架又不是第一次了,别气了!”

    方翊握拳:“昨天来我家里聚餐也就六个人,帮我查查看,到底是谁在背地里给我扣屎盆子!”

    何依依听了这话,看着方翊道:“都是好姐妹,不可能做这种缺德事的!”

    方翊冷哼一声:“谁知道呢,也许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何依依连忙道:“是不是韩子瑞搞错了!”

    “他叫我过去就是把证据甩我脸上,不查出来是谁,我就白被冤枉了!”方翊道。

    何依依见方翊脸色很难看,不由小心翼翼的问:“那你心中有没有怀疑的对象!”

    方翊摇头。

    何依依试探道:“会不会萧萧啊?你上个月跟她好像发生过一次口角!”

    方翊微微眯眼:“萧萧?不可能是她,她跟人吵架,一会就消气了!”

    “那我就不知道了,你跟我们几个都很要好,像我是不会做出这种事去陷害你的!”何依依道。

    方翊看了下何依依:“昨天用过我电脑的人有哪个?”

    “我,柳柳,萧萧,豆豆,都用过!”何依依回道。

    方翊问:“你用我电脑做什么?”

    “给萧萧他们看我的最新设计的服装,让她们挑,喜欢那件,我送她们!”何依依道。

    方翊是记得这事,当时姐妹几个都对何依依大呼:我爱你。

    “白白没有用过我电脑?”方翊问。

    “没有,白白那个游戏狂,拿着自己的手机一直在那玩游戏呢!”何依依道。

    方翊皱眉:“柳柳,豆豆,她们不可能干这种事的!”

    何依依看她:“那会不会被人黑了!故意陷害你的!”

    方翊摇头:“是显示在我家,用我家的ip地址操作的!”

    “反正我是不可能做这种事来害你的!”何依依道。

    方翊看了下何依依,她跟她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姐妹,比其他四个都还有来的亲密。

    方翊想了想:“难不成真是萧萧?”

    “不懂,感觉她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何依依又为萧萧说话。

    方翊看了下她:“这事你给我保密,我一个个的查,要是真是好姐妹其中之一干得,我绝对不会客气、”

    何依依默默点头:“我要是你,应该也不会客气!太缺德了!”

    方翊仰了仰头,随后跟何依依道:“跟你说件事!”

    “你说!”何依依道。

    “韩子瑞失恋了!”方翊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似乎带着一抹小窃喜。

    “失恋?他现在不应该是热恋吗?看昨天的新闻,都已经开房了啊!”何依依道,

    “那个女人有了新男友,韩子瑞没能跟她重续旧缘。”方翊道。

    “你怎么知道的?韩子瑞告诉你的?”何依依追问。

    “他自己亲口说的,但是即便没能跟那个女人重续旧缘,他说我跟他之间还是不可能!”方翊的语气骤变。

    “韩子瑞怎么这么过分啊!”何依依不由替方翊打包不平。

    “他越是过分,我便越放不下他!”方翊道。

    “你啊,就是太傻了,怎么就把自己吊死在他这棵老铁树上呢?”何依依戳她,为她表示不值。

    “没错,他对我而言,就是一棵老铁树,可惜我一心盼着老铁树能为我开一次花!”方翊叹道。

    “痴情种一个!”何依依吐槽道。

    方翊将头搭在何依依的肩膀上:“这应该就是命!”

    何依依低头看她:“唉,劝了你这多年,我也懒得劝了,你说命就是命吧!”

    “命苦啊!”方翊撅起嘴巴,大呼道。

    何依依听了,只能无奈的摇头。

    ——————

    事实证明,孙贝贝说的话是对的,即便上了几次热搜,但是一旦发生其他重大事件,几乎就没人会在关注你。

    这几天娱乐圈发生一件重磅新闻,一个男明星声称他刚才出道那会差点被他老板给潜规则了,而且这个老板还是个男老板。

    这种新闻绝对炸锅,实在太吸引人眼球了。

    一堆闲的没事干的网友,有的嚷着让他拿起法律武器制裁那个老板,有的则嚷着干脆和老板一起出柜算了。

    正所谓,三观尽碎。

    刘焉在工作闲暇之余,也成了看客之一。

    这周的每一天,她都心心念念的盼着周末赶紧到来。

    有人说,当你发现自己深爱上一个人的时候,那一定是在两人分开的时候,见不到那个人,不由自主的对他产生思念,产生依恋。

    想起他,眉眼会笑,想起他,心脏会跳。

    好不容易盼到周六,当看到秦朔阳的身影时,刘焉毫不顾忌形象,像小孩看到出门回来的妈妈一样直接飞奔了过去,一把抱住了秦朔阳。

    秦朔阳的胸口被猛撞了一下,微微疼,但他喜欢这种撞击,长长的手臂直接将刘焉拢在自己的怀抱里。

    两人不顾他人的目光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想我了没?”秦朔阳在她耳边低语。

    “现在抱着你就不想了!”刘焉窝在他的怀里道。

    秦朔阳勾唇;“即便抱着你,我也很想你!”

    刘焉从他的怀里仰起头,凝视着他,几秒后笑嘻嘻的开口:“要抱抱,亲亲,举高高。”

    秦朔阳没听明白:“什么?”

    在部队待久的秦朔阳估计不知道这些话的意思,刘焉只能害羞道,“亲亲!”

    秦朔阳总算领悟,随后低头啄了一下她的红唇。

    ————

    亲们,今天(6000字)已更完,明天见。。。求月票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