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092
    刘焉心里乐得开花,但也挺羞赧的,两人昨天才确立关系,今天就开始讨论生孩子的事,这速度堪比火箭了。

    刘焉娇嗔一句:“真霸道!”

    秦朔阳听得心酥不已,低沉着嗓音:“你不愿意?”

    那声音就像一壶陈年的老酒,让人一听便醉,刘焉的心明显加速,羞红着脸看他:“生孩子的事等合法了再说。”

    秦朔阳笑:“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合法?”

    刘焉听后,媚眼如丝的看着他:“今天肯定不行!”

    秦朔阳笑:“今天确实不行!”

    一来今天已经是下午时光,不易合法,二来作为军官的秦朔阳结婚要事先打报告申请。

    两人相视而笑,几秒后,秦朔阳开口:“下周如何?”

    秦朔阳要是打结婚报告上去,肯定三天之内绝对会审批。

    两人黏腻在一块的时候,心里就跟有着无数只蚂蚁在爬行,刘焉差点就点头了。

    不过女人嘛,即便再喜欢一个男人,也得稍微矜持一点,于是刘焉道:“下周肯定不行,三个月以后再考虑。”

    秦朔阳听到拒绝,不由笑问:“为什么要三个月后。”

    “谈恋爱啊!”刘焉道。

    “结婚后也可以继续谈恋爱。”秦朔阳道。

    “那不一样,男人结婚前,跟结婚后,可是两个人,我可不想冒险。”刘焉道。

    “放心,我表里如一。”秦朔阳笑道。

    刘焉摸了摸他的耳朵:“我现在只看到表,没看到里!”

    秦朔阳勾唇:“说的有道理,不过我的里不是给你看过了吗?”

    刘焉一时没理解他说的话,不由争辩:“我哪有看过?”

    坐着的秦朔阳不由稍稍顶了她一下,刘焉瞬间明白过来。

    它不是刚刚消停下去吗?怎么这会又复苏了?

    想起洗手间的画面,刘焉的脸自然的浮现一朵桃花,说话也变得支吾:“这个....只能算表!”

    看到她害羞的样子,秦朔阳的心跟着萌动,压低声音:“那这个表,你还喜欢吗?”

    刘焉的脸又烫了几分,随后应了四个字:“勉强还行。”

    听到勉强还行这四个字,秦朔阳明显表示不满:“什么叫勉强还行?”说完故意顶一下。

    她坐在他的腿上,被他这么一闹,想跳起来,逃离书房。

    但是秦朔阳似乎不给她逃离的机会,反而将她的身体往自己身上贴去。

    刘焉只好连忙改口:“喜欢。”

    秦朔阳似乎还不太满意,又将她揽进几分,刘焉节节败退,脱口而出:“我很喜欢!”

    秦朔阳的嘴角扬起一抹满意的笑容,随后在她的耳边道:“它也很喜欢你。”

    刘焉听得整个人麻酥酥的,于是直接将脸埋在秦朔阳的肩颈里。

    秦朔阳收紧手臂,紧紧的抱着她那柔软的身体,脸上的笑容灿烂的就像窗外的太阳,两人安静片刻,静静的聆听着对方的心跳。

    刘焉很喜欢此时此刻,不由伸手抱住他,她真的很喜欢他的拥抱,很喜欢他的气息,很喜欢他的温度,以及很喜欢他的...硬度。

    ————

    整个书房静悄悄的,耳边只有他的心跳声,而刘焉的心被幸福塞的满满的。

    让她不由想起周杰伦唱的一首歌里的歌词:爱情来的太快就像一阵龙卷风。

    而这句歌词来形容他与她的爱情之间,再贴切不过,她对他有感觉应该就是源于那场沙城暴。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那么奇妙。

    在某个时间,某个地方,让她遇上了他,爱上了他。那次旅行将是她生命中最美妙的旅行,终生难忘的旅行。

    两人在书房安静的相拥许会,才缓缓放开彼此,秦朔阳摸了摸她的头:“我差不多要去车站了。”

    刘焉连忙看了下时间,脱口而出:“才三点半。”

    “这边去车站要四十分钟。”秦朔阳道。

    刘焉不由撅嘴:“时间怎么这么快过啊!”

    秦朔阳笑着揉她的头发:“下周末我休假我来看你。”

    “今天才周六,你明天不是也休息吗?”刘焉道。

    “我明天要值班!”秦朔阳道。

    “跟人换一下可以吗?”刘焉跟他商量。

    “不行!”秦朔阳回道。

    刘焉不想听这句话,于是赖在他的怀里:撒娇道“可我不想你离开。”

    秦朔阳见她像猫咪一样蹭着他,嘴角笑意更浓了几分:“我也不想离开。”

    美人在怀,那个男人舍得离开。

    刘焉窝在他的胸口:“我接下来是不是要变成织女啊!”

    “织女?”秦朔阳没明白过来。

    “牛郎织女!一周见一次。”刘焉娇嗔道。

    然而秦朔阳没有安慰她,反而道:“有可能一周未必能见一次!”

    刘焉听后不由抬头看他,秦朔阳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蛋:“我说得事实。”

    是啊,这就是残酷的事实。跟军人在一起,一周回一次那绝对是一种奢侈。孙萌萌有的时候,几个月才能见到一次许烨磊。

    刘焉抓着他的手,看着他道:“那我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那口气像是认命了一样,但是对于秦朔阳而言,非常的感动,嘴角扬起幸福的笑意,眼神漾着深情的涟漪,大手在她的脸上温热的摩挲着:“刘焉,谢谢你。”

    刘焉明白这句道谢里面的含义:开口道:“我也谢谢你,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两人四目相对,彼此的爱意,尽在不言中。

    ————

    刘焉在依依不舍中送秦朔阳去车站,看着他进站的背影后,站了好一会才离开。

    离别,是一件令人伤感的事。但对于刘焉而言,又是一种期盼。因为离别是为了下一次更甜蜜的重逢。

    在回到自己的车上后,刘焉打开手机,发了一条只有几个好姐妹能看到的微信:最美的爱情就是在一起时把对方放在眼里,分开时把对方放在心里。

    不出一分钟,就看到叶子青的留言:祝性.福。

    本来几个好姐妹就知道她跟秦朔阳对上了眼,所以接着在下面齐刷刷的留言:祝性.福。

    刘焉看到之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回了一句:“感谢楼上所有姐妹的祝福。”

    刘焉刚回复完微信,又有电话进来,这次不是别人,而是生病的高婕,因为她不想去签约,才导致今天的绯闻头条事件发生。

    刘焉接起电话:“高高,好点了没?”

    “我刚睡醒,打开手机看到新闻的事了!你没事吧!”高婕的声音带着一股浓重的鼻音。

    “没事!”刘焉回应道。

    “真没事?”高婕不太相信。

    “真没事!”刘焉轻笑。

    “抱歉,都是因为我,害你一夜之间成了名人!”高婕随后给刘焉道歉。

    “说什么呢?不关你事,是有些人居心叵测,背地里害我,不过也无所谓了,就当品牌签约之前的宣传吧!”刘焉很大气的说道。

    高婕听后,心里还是过意不去:“嫣儿,我知道你忌讳这些,跟韩子瑞合作完全是为了我,唉,早知道我当初不答应你去见他的!”

    “高高,你就别说这些傻话了,跟丰瑞合作,是我们赚到了!”刘焉安慰道。

    “可是对你私生活有损啊!”高婕道。

    “过去的事,就算扒出来也是过去了,再说谁没有过去呢!只要韩子瑞那边不胡说八道就可以了!”刘焉道。

    “嫣儿,委屈你了!”高婕道。

    刘焉笑:“没什么委屈的,一切向钱看!”

    高婕听后,也跟着笑了起来,刘焉话是这么说,但是内心估计也是郁闷的慌。

    “我看热搜已经下来了,后期都有我去跟进,你就别再出面了!”高婕道。

    “嗯!”刘焉应道,“你好点没,要不要我买鲜花水果慰问你啊!”

    “不用了,我明天就去上班了!”高婕道。

    “多休息两天吧,身体第一,工作第二。”刘焉道。

    “我要是多休息两天,15号接的高定就完不成了!”高婕道。

    “你悠着点!”刘焉提醒道。

    “嗯,知道,上午的事真的很抱歉!”高婕再次道歉。

    刘焉觉得多说无用,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没事,既来之则安之吧!”

    挂掉高婕的电话后,刘焉便直接开车回家。

    而坐在动车上的秦朔阳,目光看着窗外,铁路两旁的花草树木一一被甩在身后,但是关于爱情的幸福却留在了心间。

    ————

    秦朔阳回到基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拎着军装直接去了食堂。

    此刻食堂没几个人,刚好看到二营营长高志军和几个连长在吃饭。

    高志军看到秦朔阳的身影连忙起身招呼:“老秦!还没吃饭吧,过来一起吧!”

    高志军是谢铁军担任代理营长之后,被提拔上去的,做了两年的代理营长才正式转为营长。原本一营和二营关系没那么融洽,在事事方面进行着竞争。但是高志军上任营长之后,两营的关系缓和不少。当然这一切归功于谢铁军,在他担任代理营长的时候,就开始消融两营互相看不顺眼的局面。

    秦朔阳见此,走了过去:“你们几个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吃啊?”

    “等你啊!”高志军道。

    “少来!”秦朔阳不领情。

    高志军笑了笑:“周末,连长会餐!”

    “那我就不打扰了!”秦朔阳笑道。

    “打扰个屁,一起喝酒!”高志军伸手拉他。

    二营二连的连长宋晓飞连忙去拿了一副碗筷过来。

    秦朔阳落座后,高志军给秦朔阳倒了一杯酒:“刚从家里回来?”

    “不是!”秦朔阳应道。

    “那去哪了?集结整队回来的时候就没看到你!”高志军道。

    “去了一趟s市!”秦朔阳边说边拿起筷子夹了一个炒蛋塞嘴里。

    “去s市?找老谢喝酒去了?”高志军道。

    “嗯!”秦朔阳点头。

    “唉,老秦,问你一个事,你是不是要调到特种大队了!”宋晓飞压低声音。

    秦朔阳听后,扫了他们一下:“我要是走了,你们会不会哭啊!”

    “哭个屁,敲锣打鼓欢送!”高志军笑道。

    秦朔阳勾唇:“就这么不待见我?”

    “当然不待见你!”高志军道。

    其他连长肯定不敢说这话,也就跟平起平坐的高志军敢说。

    秦朔阳看他:“老高,你心里对我的意见就这么大!”

    高志军笑,随后叹气:“对你的意见可积压了好几年啊!”

    秦朔阳知道高志军是在开玩笑的,但却故意道:“那我可得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我本人将继续留在特战旅!”

    “什么,你不调走了?”高志军眼睛发亮。

    “不调走啊,你对我的意见就继续积压在心里吧!”秦朔阳道。

    “那我怎么听说,特种大队那边在挖你啊!”高志军问。

    秦朔阳看他:“喝酒,喝完酒我再告诉你!”

    “好!喝!”高志军也很爽快的端起酒杯。

    几人齐齐举杯碰了一下。

    秦朔阳放下酒杯后,旁边的刘明祥给他又续上一杯。

    秦朔阳吃了几筷子的菜,才开口:“接下来又得累啊!”

    “什么意思?”高志军看他。

    “营长继续当,还兼特种部队的教官!”秦朔阳道。

    高志军听后,不由哈哈大笑:“是由你累的!”

    秦朔阳瞥他:“别幸灾乐祸!”

    高志军笑:“那也是你自己自找的!”

    秦朔阳端起酒杯:“对,自找的!”

    高志军,宋晓飞,刘明祥,王阳也跟着一起举杯。

    “老秦可说我们的陆战旅的金字招牌,特种大队都想来抢人!我们几个平日里还得多跟老秦学习才行。即便他到时候真走了,我们至少可以用他的招数来对付他,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高志军说道。

    秦朔阳听后,不由呛了下他:“老高,你什么意思啊?”

    “意思是你身兼两职,以后就是一个典型的特务。你们说是不是?”高志军笑道。

    几个二营的连长们,齐齐点头:“言之有理。”

    “有理个屁!”秦朔阳骂了一句。

    大伙笑了起来,高志军笑着将酒杯跟他碰了一下:“开玩笑的!你身兼数职,也算是间接升官,我们敬你高升。”

    秦朔阳知道是开玩笑的,自然是不会放在心上,至于升官这一说,简直就是瞎扯,只是高志军是后面提拔上来的,虽然军事素质过硬,但是在气势上却输了一营一截了。

    大家喝完这一杯之后,开始总结刚结束的选拔训练的事情。

    谈完之后,又开始转移到个人问题。

    宋晓飞连长已经申请国庆结婚,于是开口邀请秦朔阳:“老秦,我结婚你可一定要来啊!”

    “一定去!”秦朔阳应下。

    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的高志军,看了下秦朔阳:“老秦,什么时候轮到你请我们喝喜酒啊!”

    换做平时,秦朔阳肯定觉得这些人是跟他父母统一战线的对他催婚,但此刻的他一脸笑意:“争取今年之内!”

    这话瞬间让大家炸锅。

    高志军眼睛瞅着他:“这么说,你有目标了?”

    “不是目标,而是有既定人选了!”秦朔阳纠正他的话。

    “老秦,是不是真的啊?”宋晓飞表示不信。

    秦朔阳看他一眼笑道:“就允许你结婚,不允许我有女朋友啊?”

    哈哈哈——大家笑了起来。

    高志军不由伸手拍了下秦朔阳的肩膀:“行啊,老秦,够能瞒的,我到今天都还以为你是单身狗,没想到你竟然一直瞒着我们。”

    “本来还想给老秦介绍我家妹妹的,看来是没希望了!”刘明祥开玩笑道。

    秦朔阳笑,故意找他岔:“老刘,我以前怎么一直没听你跟我提过事啊!”

    “开玩笑的,我妹妹已经结婚了!”刘明祥笑着道。

    “看吧,我就说你怎么舍得把妹妹介绍给我!”秦朔阳笑道。

    “老秦,话可不能这么说,我是觉得我妹妹配不上你,所以一直不敢提!”刘明祥道。

    “得了,不给我介绍就不给我介绍,找这么多理由!”秦朔阳道。

    “老秦你这可是倒打一耙啊,连旅长给你介绍给拒了,我们还敢给你介绍!”高志军插话道。

    “就是,老秦,知道你眼光高,所以我们不敢凑上前!”王阳道。

    “我哪眼光高,是你们坐着不管!”秦朔阳直接将责任推给他们。

    “得了吧!”高志军笑道。

    秦朔阳只能无奈的笑了笑:“这么说,我在你们的眼里是眼高于顶的人?”

    高志军道:“在择偶方面,用这四个字形容你一点都不为过!”

    几个连长,齐齐的附和:“就是!”

    秦朔阳知道自己一张嘴说不过他们,只能认错:“抱歉,我真不是那样的人,只是当时根本不想个人的事。”

    “切!不想个人的事,那怎么突然敢放话出来,说争取今年之内结婚啊!”高志军道。

    秦朔阳嘴角扬着笑意:“我是昨天才脱单的!”

    高志军几个人听到之后,视线统一集中在他的身上。

    “你不是找老谢喝酒吗?难不成是孙贝贝帮你介绍的?”高志军认识孙贝贝,当然也模模糊糊的知道当年秦朔阳对孙贝贝有那么点意思。

    反正老许老谢都是一家人,秦朔阳也便没将他们分开,再者孙贝贝跟刘焉也是好闺蜜,于是回了两字:“算吧!”

    “哎呀,老秦,要是孙贝贝给你介绍的女朋友,那肯定漂亮!”高志军笑道。

    “必须的!”秦朔阳一点都谦逊,自信满满的回道。

    “哈哈哈!看你的样子,是真谈恋爱了,恭喜恭喜!”高志军说完,端起酒杯。

    秦朔阳高兴的接受他的道贺,很爽快的跟他喝了。

    几个连长也跟着敬秦朔阳几杯酒,大家说说笑笑一个小时后才散席。

    秦朔阳回到宿舍,第一时间把手机拿了出来,坐在办公桌旁的椅子给刘焉电话。

    刘焉发了好几条短信给他,但都没回,心里着急,接到他的电话,不用一秒就接了起来:“你回到部队了?”

    “嗯!”喝过酒的秦朔阳,声音更加的浑厚低沉。

    “吃饭了没?”刘焉询问。

    “刚吃完!”秦朔阳回道。

    “你喝酒了?”刘焉听他的声音,不由问。

    “喝了几杯!”秦朔阳如实汇报。

    “应该是几瓶吧!”刘焉纠正他的说法。

    秦朔阳笑:“你怎么知道?”

    躺在沙发上的刘焉,没再往下关心,而是问了一句:“你几点到的?”

    听到这话,秦朔阳感觉有些不妙:“七点多!”

    果然不出他所料,刘焉听到这句话后,有些生气:“到了,也不跟我联系,你就不怕我担心你,还是说,你转头就忘了有我这个女朋友啊?”

    秦朔阳摸了摸额头,确实是自己考虑不周,前面单身习惯了,对手机没有过多的执念,到了部队直奔食堂而去了。

    “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啊!”秦朔阳开始哄刘焉。

    “你就忘了我!”刘焉回了一句。

    秦朔阳微微皱眉:“绝不再有下次!”

    刘焉听后,绷着的脸松了下来,开口道:“我感觉自己好亏啊!”

    “这话怎么说?”秦朔阳笑道。

    “你还没适应有女朋友的状况,而我却比你更快的进入女朋友的角色里,你说我亏不亏!”刘焉道。

    秦朔阳闻言笑:“我心里一直想着你!”

    “切!”刘焉嗤了一句。

    “真的,刚才跟战友一起吃饭,还介绍了你!你现在可是名声在外!”秦朔阳笑道。

    刘焉一听,立马消气了,因为男人在自己的朋友提及你,说明你在他心中是有分量的。当然也不乏一些low男纯粹是为了显耀,但是就秦朔阳而言,更多的是分享吧。

    “你太高调了吧!”刘焉道。

    “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当然要高调一点!”秦朔阳道。

    刘焉抿唇而笑:“高调一点也好,省的别人再给你介绍女朋友!”

    秦朔阳跟着笑了起来:“放心,以前我都是拒绝的,现在彻底绝缘!”

    刘焉开心的拿过一个抱枕塞在自己的怀中,随后声音放软:“知道吗,你离开后的四个小时,我就跟中邪了似的,做什么事都想到你!”

    秦朔阳勾唇:“me too!“

    刘焉跟着嬉笑,秦朔阳听到笑声,心里不由漾起一层层的涟漪。

    两人静默了几秒,随后秦朔阳才开口:“新闻热搜没了吧!”

    “没了!”刘焉应道。

    “那就好!”秦朔阳道。

    ————

    今天(6000字)更完,明天见。。。谢谢大家在八月为亚亚投的每一张月票。。。爱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