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068
    灼热的气息直接扑面而来,接着刘焉的唇直接被一片阴影覆盖。

    刘焉怎么也没想到秦朔阳会强吻她,当他的唇触碰到她的唇的时候,直接就像触电一样。

    太过分了!她跟他熟吗?竟敢强吻她。

    刘焉直接伸手推搡,但她的力气哪里敌得过秦朔阳,直接秦朔阳抱的更紧几分,整个人紧紧的贴着他的身体,感受着他胸膛的热度以及硬度。

    越是推搡,越是被他抱得更紧,刘焉最后被他抱得都快喘不过气来。

    而他唇似乎拥有魔法,让推搡的她慢慢的失去了动力,慢慢的不再反抗。

    他的唇间带着酒味,是香醇的茅台,刘焉平日里也挺喜欢这个酒。

    被他吻着就像被他喂了一壶酒,一点点的沉醉,一点点的迷糊,唇边传来甜甜的滋味,就像糖果一样,就像蜂蜜一样。

    感受她的妥协之后,秦朔阳抱着她的手也稍稍放松,唇间的动作也变得温柔几分。

    她的唇就像糖果一样,而他变成了一个嗜糖如命的小孩,吻着她的唇,吮着她的唇。

    她的身体是那么柔软,呼吸依旧那么清甜,红唇是那么的香甜。

    秦朔阳这一刻顿悟了,发现自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温柔乡。

    他对这个女人一见钟情,即便第一次相见的情形如此的离奇,但是迷上了就是迷上了。

    此刻,抱着她,吻着她,他全身的血液就像暴风中的海浪在那翻腾,不停的翻腾。

    这半个月来,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相思,一闭眼想想起她的容颜,想起的声音,想起的笑声,以及她的骂声。

    他的内心不再是无求无语,而是被一种叫幸福的东西塞满了心间。

    在这他对另一半,没有具体的概念,但是她的出现,让他知道她就是他想要的女人。

    ————

    昏黄的路灯照再他们的身上,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因为别墅都是独栋,间隔之间有些距离,所以根本无人打扰这对亲吻的男女。

    不知不觉中,刘焉的手攀上他的肩膀,迎合着他的吻。

    在无人区,她吻了他,但那只是蜻蜓点水,但是此刻不同,她与他唇舌交缠,唾液相融。

    而且她从亲吻这项发现,秦朔阳其实是个特别霸道的男人。

    即便她放软姿态,但是他的手就像藤蔓一样紧紧的缠着他,像是怕她逃走似的,唇间的力度,温柔之中带着一股狠劲,像是要将她吞进腹中一样。

    不知为何,刘焉莫名的喜欢这股狠劲,喜欢被他紧紧的抱着,狠狠的吻着。她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置身于舞会的中央,被他牵着手,随着节奏,轻舞着,跳跃着.....

    也不知亲了多久,两人彻底沦陷了,刘焉身上的力气一点点的散尽,如果不是秦朔阳抱着她,估计已经快站不住了。

    而秦朔阳也觉得快要克制不住自己了,才放开刘焉。

    两人的呼吸急促不已,眼神也极为涣散。

    即便灯光不是很明亮,但是秦朔阳还是看到刘焉的脸上染上了一朵迷人的晕红。

    面对如此迷人的她,他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吻很突兀,但想必这个吻已经征服了刘焉。

    刘焉慢慢的从刚才缠绵的亲吻中清醒过来,看着秦朔阳近在咫尺的脸,有种说不出的悸动。

    是的,是悸动。

    她的心脏正在打鼓般的响个不停。

    后背贴着车子,而前面贴着秦朔阳,两人有着一定的身高差,被路灯拉长的身影成了一道美丽的剪影。

    而这样一幅美丽的剪影,让人舍不得去打破。

    两人经历如此激烈的亲吻之后,其实各自的心境都有所变化。

    秦朔阳的脸在灯光下依旧是那么的立体,嘴角的笑容让他刚毅的气质柔和了几分。

    秦朔阳伸手轻触着刘焉那柔软的红唇,呼吸着她呼吸出来的气息,声音低低的开口:“刘焉,做我女朋友!”

    秦朔阳干脆利落的说出自己内心想说的话,当然做女朋友只是第一步。

    刘焉听到这句话,意识变得清醒无比。

    做他的女朋友?

    这个要求未免太快了些吧!

    脸颊的红晕还未褪去,身体的滚烫还未散去,刚才两人之间的甜蜜,还历历在目,甚至意犹未尽。

    看着刘焉呆怔的看着他,秦朔阳以为她没听清楚,不由重复一遍:“嫣儿,做我女朋友!”

    这次连称呼都一起改了,不是刘焉,而是随着她的闺蜜叫她:嫣儿。

    刘焉看着眼前这张俊逸的脸,说不心动是假的,毕竟心跳是藏不住,而且她对他的吻,从最初的抗拒到慢慢的享受,这一过程足以证明她对他是有感觉的。

    “被你强吻,就得做你女朋友吗?”刘焉仰着头看着他回道。

    “既然吻你了,我就会负责!”秦朔阳回道。

    咳——一张口就是负责!刚才吻技那么娴熟,也不知道吻了多少个女孩子,你负责得过来吗?

    “我不需要你负责,不过还是要给你一个好评,吻技不错!”刘焉回道。

    这句话其实带着刺激的意味,但秦朔阳一点都不生气,微微勾唇:“谢谢你的好评,我会再接再厉。”

    还再接再厉!想得美!

    刘焉很想赏他一个大白眼,但是此刻她的眼神非常的柔媚,即便是瞪人,看上去更像是一种勾引。

    “仅此一次,我就当你耍酒疯!”刘焉伸手推他。

    秦朔阳依旧没有让她离开自己怀抱之中:“嫣儿,我不是在耍酒疯,在见到的你那一刻,我就想抱你,就想吻你,这是我这些天一到就寝之后,脑子所想的事情。”

    秦朔阳的话非常的赤果果,想抱她,想吻她,而且还是晚上想着这些事,是不是还有一些少儿不宜的想法呢。

    刘焉听了这话,明明觉得他有些色,但内心却莫名的开心。

    但刘焉还是有自己的原则:“秦朔阳,如果你当初不骗我,直接跟我说你是军人,我可能会考虑做你的女朋友,但是你撒谎了,也就是说,你失去资格。我不会接受你!”

    “撒谎是不对,这点我不会为自己做任何辩解,但是刘焉,我对你也很有感觉。而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我们就不要在给自己设立任何的条条框框!浪费宝贵的时间!”

    浪费宝贵的时间!

    刘焉听完这句话,其实内心是赞同的这样的观点,两情相悦的感觉就无需折磨对方,浪费过多时间,但是这人吗,沾染上爱情之后自然就会变得矫情一些,觉得浪费时间这个词,觉得有些刺耳。

    刘焉看着他:“我不觉得是浪费时间?或许你做事向来利索,但是在爱情这方面是行不通的。”

    “真的行不通?”秦朔阳听后,询问一句。

    “对!”刘焉斩钉绝铁的应道。

    秦朔阳没有生气,而是再次勾唇,随后道:“我会让它直接通行!”说完,他的唇再次压了下来。

    这个男人,怎么这样啊!

    动不动就强吻!未免太急色了吧!

    可是秦朔阳的话是对的,他的吻就是最好的通行证。

    刘焉再次被吻,再次推搡,但也再次被屈服,最后再次沉沦。

    这一次的吻,比刚才还要激烈,秦朔阳就像要把她给吃了一样。

    狠狠的,重重的,似乎在证明,似乎在征服。

    而刘焉,平时是那么拽的一个女人,到了他这,直接成了软面条。

    导致这样的局面,无非是她心中其实有他。

    要知道这半个月,她就跟神经病一样,一会把他拉黑,一会把他放出来,不断的猜测他是什么人。

    现在知道了,他是军人,一个如狼似虎的军人。

    而这个军人是她嘴上拒绝的相亲对象。

    这样的缘分,刘焉自己都不得不承认,是有多么的奇妙,是有多么的浪漫。

    是的!是奇妙,是浪漫!

    她对军人是敬爱的,但是内心却有些排斥军人做男朋友,觉得自己没有勇气,觉得自己没有毅力,会忍受不住寂寞,会忍受不住等待。

    可是当她被他抱着,被他吻着,她的心里所有的想法就此瓦解。

    她的心为他悸动,她的心为他沉沦。

    而秦朔阳就像抓着了她的弱点一样,进行不断的攻击,再攻击。而她也一点点的败北。

    这次刘焉依然不知道自己被他吻了多久,但是她清晰的体会到秦朔阳的可怕。

    这个可怕的男人,无法让你拒绝,无法让你抵抗。

    他就像一滴剧毒的毒药,一点点的渗透到她的血液里,让她慢慢的中毒。

    当秦朔阳放开她的时候,刘焉觉得自己就快中毒身亡。

    而秦朔阳带着喘息,在她耳边开口的第一句依然是那一句:“做我女朋友!”

    要不要这么霸道啊!

    刘焉整个人窝在他的怀里,不停的呼吸,不停的喘息,几秒后才开口:“不敢...不敢...做你的女朋友!”

    听到这个答案,秦朔阳明显不满意:“为什么?”

    刘焉喘息着,断断续续的回道:“因为...因为怕你再次吻我,这吻简直...简直就是体罚!”

    秦朔阳听了这话,嘴角弯起一抹好看的弧度,随后在她耳边道:“这不是体罚,这是爱你!”

    ————

    今天三千字已更完,明天见。。。求月票。。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