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040
    对于刘明亮的说辞,刘焉立马表示不满:“爸,你那只眼睛看到我一直为他单身啊!”

    “两只眼睛!”刘明亮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不然你这五年干嘛不找啊,我和你妈为你介绍多少好人家,你都不要,还有你那些好姐妹也没少给你介绍。你说,不是忘不了韩子瑞才这样的吗?”

    咳咳咳刘焉没想到这五年的单身竟然让刘明亮这么误解成这个版本,真是有点扎心。

    刘焉必须得纠正他的观点:“爸,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啊!我跟韩子瑞已经是过去式了,我单身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即便他现在回来找我,也不可能重新开始。劝你还是少收他的东西,免得后面难堪啊!”

    见刘焉把话说道这份上,刘明亮依旧不急:“嫣儿,现在的韩子瑞已经不是以前的毛小子,成熟很多,稳重很多,靠谱很多。”

    “我知道,我今天见过他了。”刘焉道。

    刘明亮一听,立马问:“你见过他了?”

    刘焉点头:“嗯,中午见的。”

    “是不是跟爸爸说的一样!”刘明亮道。

    刘焉直白道:“是,他是跟你说的一样,但是我对他没感觉了。所以啊,你就别白费心机了!”

    不过她的话,立马遭到郭林的斥责:“嫣儿,你这话说的?什么叫白费心机,我和你爸不就想看着你找个可靠的男人结婚生子吗?”

    刘焉却反问一句:“妈,照你这话,现在的韩子瑞就是你们眼中的可靠的男人?”

    “以前的他是不可靠,但是现在可靠了!”郭林也不偏袒。

    刘焉听后,不由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郭林看着她包含深意的笑容,有些不太舒服。

    “笑你们啊!对于你们而言,这个世界上,最可靠的人,是我这个女儿,而不是其他人!”刘焉道。

    郭林自然赞同刘焉的说法:“嫣儿,我知道你爸爸妈妈最可靠的女儿,但我跟你爸爸不希望你那么辛苦啊!想着有个人能让你依靠。”

    而刘焉却道:“我不觉得辛苦!”

    这些对话都是陈词滥调了,郭林也实在拿刘焉没办法,只能叹气:“我懒得管你了!”

    “谢谢妈妈!”刘焉却嬉笑的道谢,随后嘱咐刘明亮,“爸,记得把鱼竿还给人家,要是还有其他,也一并归还。”

    刘明亮有些不太高兴:“就鱼竿!”

    刘焉知道他不高兴,不由哄着道:“回头我给你重买一个!”

    刘明亮眼睛一亮,但很快又灭了,摇头道:“不用了,那么贵的玩意,买它做什么。”

    刘焉笑:“买它送给你,表示我的一片孝心啊!”

    刘明亮看了下女儿:“嫣儿,我知道你孝顺,可是结婚也是人生中的大事。”

    还没等刘明亮继续往下说,刘焉就打断他的话:“我知道,我知道!”

    刘明亮满眼的无奈:“你说你,到底想要找什么样的男人呢?”

    刘焉回了一句:“反正不是韩子瑞这样的!”

    刘明亮听后,不由叹了一口气:“人生只有一次,错过了就再也不回来了!”

    刘焉知道父母用心良苦,频频点头:“知道,只要是我喜欢的,我是不会让自己错过的!”

    刘明亮夫妇双双的看着女儿,心里是又着急又无可奈何、

    吃完晚饭,刘焉在客厅坐了一会,便离开了。

    因为有段时间被父母念叨的快要爆炸,刘焉便趁机搬了出去,自己一个人独住。

    一住就是好几年,对彼此都有好处,就像刘焉说得,至少父母眼不见心不烦了。

    一个人住,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偶尔姐妹们来家里吃吃饭,喝喝酒什么的,惬意无比。

    不过一回到家,刚把灯打开,刘焉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是韩子瑞的。

    刘焉没接,直接把电话放到茶几上,去浴室泡澡。

    刘焉懒洋洋的躺在浴缸里,一边品着红酒,一边陶醉在小提琴中。

    而就在这时,门铃响了起来。

    刘焉有些纳闷,这个时候谁回来找她。

    于是起来冲掉身上的泡沫,披上浴袍,走出浴室,前往玄关,看了下视频,竟然没有人。

    难道是她听错了?

    正当刘焉以为自己误听时,门铃再次响起。

    刘焉的目光再次落在视频里,竟然被画面的那张脸吓了一跳。

    不是人脸,而是一个面具。

    这里可是高级住宅,竟然有人在那装神弄鬼。

    刘焉被吓得捂住自己的胸口,等反应过来后,第一时间打电话给物业。

    物业很快抓住了恶作剧的人,但刘焉被吓得不轻,不敢自己一个人呆着。

    可是这个时间打电话给姐妹们,让她们过来陪她是不可能的。因为她们都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生活。

    打电话给高婕,高婕的手机竟然关机了。

    这个时候又不可能回家住,不然父母肯定拿着这件事借题发挥。

    刘焉最后只能卷缩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第一次感觉到单身狗的可怜。

    而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刘焉再次被吓了一跳。

    看来被吓过之后,有点草木皆兵。

    是陌生电话。

    刘焉握着胸口,缓缓的接了起来:“哪位?”

    “是我!”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刘焉第一时间听出声音,脱口而出:“秦!”

    秦朔阳听后,微微勾唇:“看来你没有忘了我?”

    刘焉随之镇定:“我个人对声音的辨识能力很强!”

    秦朔阳笑。

    接到秦的电话本是意外,但在这种氛围下,刘焉觉得他来拯救害怕的她的骑士一样。

    “笑什么?”刘焉道。

    秦朔阳笑道:“没什么!谢谢你没有直接挂断电话!”

    刘焉撇嘴,现在的她恨不得有人跟她聊上一晚,以此排解心中的害怕。

    不过在秦朔阳的面前,她还是表现出强势:“你打电话给我干嘛?”

    秦朔阳的回答,三个字:“想你了!”

    刘焉听了这句话,直接愣怔一下,这人也太直接了吧!

    可是这话却又让她受惊的心稍稍安定一些,想要反驳,但是却不由自主的结巴起来:“谁谁要你想啊!”

    第四更。。。继续码字。。。求月票,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