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017
    来日方长!这趟无人区之旅,其实也就剩下明天一天的时间了,哪来的来日方长。

    刘焉脸上挤着一抹笑:“我可不想跟你后会有期!”

    “是吗?”秦朔阳勾唇,语气充满了怀疑,“刚才你看上去可是有点紧张啊?”

    刘焉有点被抓包的感觉,但是却死不承认:“我有什么好紧张的!倒是你,不需要在我面前装成柳下惠!,及时行乐,及时行乐!”

    刘焉话落,秦朔阳正想开口的时候,浴室的门打开,走出来的是一个司机师傅。

    司机师傅看到两人,冲他们笑了笑,但是笑容里藏着尴尬。

    刘焉没再逗留,转身离开了。

    晚上大家不再围着篝火吃饭,而是在原住民那边吃一顿饱餐。

    吃完之后,大家闹腾一会,便各自散去。

    刘焉也回到帐篷,躺了下来,这几天也挺疲惫的,于是很快就入睡了。

    而等她醒来的时候,确是凌晨一点。

    她不是自然醒来的,而是被吵醒的。

    可能是因为洗过澡的缘故,而且旅行也马上要结束,情侣们似乎想体验一把戈壁之爱,于是半夜开始活跃起来。

    帐篷虽不是紧挨着的,但还是能清晰的听到那低低的呻吟,以及喘息声。

    大半夜听活春宫,这实在虐单身狗啊!

    嗯嗯啊啊,慢点慢点

    恩恩啊啊,快点快点

    刘焉不由爬起来,从包里掏出耳塞,塞住耳朵。

    世界瞬间安静下来,但眼睛无意间往外面看去,不由呆了呆。

    备用灯挂的有点远,但是光线还是能辐射整个宿营帐篷区,五米外的敞篷正在恩爱缠绵的男女,在昏暗的光线下若隐若现。

    看到光影而言,两人现在不是躺着,而是跪着。

    咳咳咳真的有点劲爆啊!

    不过刘焉也不觉得恶心什么的,毕竟情侣在一起恩爱缠绵是正常之事,只是他们这样落在别人的眼里,不免让人脑补很多。

    面对这样的春宫皮影戏,刘焉点到为止的收回目光,躺了回去,正要闭上眼睛继续入睡时,却察觉有人在拉她帐篷的拉链。

    刘焉顿时警觉了起来,有些人想在旅行中寻求刺激,跟在一起的旅伴来个露水姻缘什么的,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重点是你情我愿。

    但要是突然闯入,那性质就变得不一样了。

    刘焉连忙坐起,不想惊扰五米外的鸳鸯,轻声道:“谁?”

    “我!”传来一句熟悉的声音。

    是秦!在一起旅行的这几天,她只知道大家叫他秦哥,姓名什么的都没透露。

    半夜来她帐篷,他是想结束之前跟她睡一觉!

    哼!把当她什么了!

    刘焉的帐篷有安全装置,外面是打不开的,对于这个设计,刘焉甚为满意,毕竟一个女孩出去,安全还是第一的。

    “你想干嘛?”刘焉低声的问。

    “让我躲一下!”秦朔阳低声的回道。

    躲一下!难不成

    刘焉有点想笑,一路上展现强大魅力的秦朔阳,被妹纸缠成这样也是醉了。

    “你就成全人家妹纸呗!”刘焉忍住笑,回了一句。

    本以为秦朔阳会被挡在外面,可是她这句话刚落,帐篷的拉链就被拉开了,高大的身躯直接挤了进来。

    刘焉瞬间急了:“你!你出去!”

    秦朔阳快速将拉链拉上,随后一把将刘焉给摁倒,捂住她的嘴巴:“嘘!”

    刘焉被吓了一跳,立马挣扎,可是却被他禁锢在身下。

    而接着看到帐篷外面有个人影,还是一个长发人影,这样看到有些渗人。

    人影晃了晃,便离开了。

    刘焉对于这个一路上想睡秦朔阳的女孩,表示深深的佩服。

    实在太没自尊了!也太不自爱了!

    当然这是别人的自由,她无权干涉。只是因为她,秦朔阳吓得半夜跑到她的帐篷里,这就有点殃及池鱼了。

    见人走后,刘焉不由伸手推开秦朔阳。

    秦朔阳也稍稍松了一口气,他也是怕了那女孩了。

    幸好他聪明说去去上趟洗手间,不然直接就被扑到。

    这种犯原则的错误,他是肯定不会干的。

    “抱歉!”秦朔阳低声跟刘焉致歉。

    刘焉不需要他的道歉,低声道:“人走了,出去吧!”

    “恐怕不行!”秦朔阳回道。

    “什么不行?难道你想”刘焉说到一半,卡住了。

    因为秦朔阳的目光落在了五米外的帐篷里。

    咳咳咳那对情侣看来是兴奋了,到现在还没结束。而且好像还换了一个姿势。

    刚才自己看到也没觉得什么,但是此刻跟秦朔阳挤在一起,刘焉瞬间变得不太自在:“出去。”

    秦朔阳收回目光,接着昏暗的光线看着刘焉:“我不能出去!”

    “那我出去!”刘焉可不想跟他呆一起。

    不过话落,直接被秦朔阳给拉住。

    刘焉甩开他的手:“你不出去,我就喊人了!”

    而秦朔阳听了这话,却直接躺了下来。

    刘焉顿时急了,这人怎么这么无赖啊!

    有种被他吃定的感觉,让刘焉有些不爽,低声道:“你别以为我不敢喊啊!”

    而秦朔阳却回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什么鬼?拿来的救人一命啊!

    “我要是出去,今晚肯定**!”秦朔阳接着道。

    “关我什么事!”刘焉低声道。

    “你就行行好吧!”秦朔阳央求道。

    “不好!”刘焉断然拒绝。

    秦朔阳保证道:“我不会碰你的!”

    鬼才信呢?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吗?男人的话要是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具体表现,我就抱着你睡,绝对不会乱来。我就蹭蹭,绝对不会进去。我就动一下

    咳咳咳胡思乱想什么啊!

    “给我出去!”刘焉伸手拖他。

    然而秦朔阳却躺在那一动不动。

    “你!”刘焉伸脚踹了他一下,还是一动不动。

    这人简直就是无赖!倘若让他在这睡,明天早上起来,可就麻烦了。

    刘焉实在没辙了,最后只能用这一招了:喊人!

    正当她想张口喊得时候,秦朔阳快速的捂住她的嘴巴,再次将她摁倒在床。

    今天一万字更完,明天见。。。累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