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016
    刘焉瞥了秦朔阳一眼,要是再吻他一次,指不定又冒出什么奇葩的说法,而且她也发现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套路实在太深了!

    有点许烨磊的感觉!可惜她不是孙萌萌,才不上这个当。

    “你当我傻啊!”刘焉伸手推他。

    可是还是没有推动,秦朔阳禁锢住她:“你肯定不傻,你很聪明!”

    “少拍马屁,放开!”刘焉想要逃。

    秦朔阳提醒道:“不过我刚才的话,你可想清楚了?”

    “想得很清楚,不约!”刘焉怂了。

    “真的?”秦朔阳跟她确定。

    “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刘焉道。

    经过刚才两人斗嘴一番后,暧昧的气氛也没那么浓烈。刘焉总算恢复一点智商,为自己挽回一点点颜面。

    “好!”秦朔阳听后,缓缓松手。

    刘焉看着他的手臂一点点松开,心情有那么点复杂。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想睡的男人,可惜这个男人太过霸道了。她似乎有种感觉,要是跟他睡过之后,自己估计就会被他牢牢绑住的感觉。

    秦朔阳也觉得自己过于心急了一些,毕竟两人是在旅行中的相遇,即便他对她一见钟情,但彼此之间却连真正的姓名都不知道。

    而且他是军人,娶得老婆,那就是军嫂。

    军嫂是什么概念,是两个人的婚姻,却大部分时间由一个人独立支撑的家庭。

    即便现在很多女孩喜欢制服控,但真正和军人恋爱结婚,面临这个现实问题时,不是每一个女孩,都能接受的。

    想到这些问题时,秦朔阳回归了现实,彻底放开她,随后朝篝火堆走去。

    看着他高大的身体留下长长的背影,刘焉竟然也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她会后悔吗?应该不会吧!

    毕竟这种艳遇只是昙花一现。等旅行结束,彼此各奔东西。

    现在想想,看上去很潇洒的她,其实却又那么的胆小。即便嘴经常喊着及时行乐,但是只是吃喝玩乐方面,对于感情,她还是害怕失去,害怕挫败。

    或许正是因为露出,她不敢去触碰,觉得自己一个人挺好。

    当然,没有遇到自己心动的,确实一个人挺好。但是遇到了那个人,似乎一切都跟着改变。

    秦朔阳真的说到做到,之后的路程,真的没有再纠缠她,而单身的女驴友却一直在撩他,睡他的意图非常明显。

    但他似乎不敢兴趣,而女驴友却没有放弃。

    刘焉就这么看着,本来抱着看戏的态度,但是内心却又有那么一点小纠结。

    又到了一个宿营地,有两家原住民。

    大家很是开心,因为到了这里,终于可以洗头洗澡一番。

    不过水有限,大家得节约的用。

    刘焉排的比较后,其他女生洗好了才去,登洗完澡后,顿时浑身舒爽,从很简陋的浴室走出来时,却见这几天天缠着秦朔阳的女驴友朝与女浴室隔着三米的男浴室走去。

    刘焉以为她走错了,不由开口提醒:“女浴室在这边!”

    而女驴友却冲她笑了笑,依旧朝另外一边男浴室走去。

    刘焉顿时了然,其实她刚才已经洗过澡了。而她此刻走向浴室,不会是

    咳咳咳刘焉彻底折服了。

    但是眼睛刚好看到不远处的严峰,心头接着咯噔一下。

    不会吧!此刻浴室里的男人是秦朔阳!

    她这是要去浴室睡他!

    看来她是没睡到他是不死心啊!

    刘焉心里叹了一句,现在的女孩啊,真是pn。

    随后,拿着东西往外走,可是突然又停了下来,转过头看着那女孩伸手去敲了男浴室的门。

    没动静,又敲,还是没动静。

    不过下一秒,门打开一个缝隙,似乎里面的人还没看清外面的人,女孩便直接挤了进去。

    刘焉见此画面,莫名的觉得有些烦躁,气呼呼的转过头,正要跨步时。

    只听到男浴室传来一记男女的尖叫声,接着浴室的门被打开,刚才进去的女驴友跑了出来。

    刘焉呆了呆,心想这怎么回事啊?

    那女驴友看到刘焉,一脸尴尬的飞跑了出去。

    见此画面,刘焉不由浮想翩翩,难道是秦朔阳身上有可怕的纹身,还是说秦朔阳身材很好,但是某个地方却差强人意?女孩看到后,被吓到了?

    正当刘焉遐想不停时,身后冒出一句话:“愣在干嘛?”

    闻声,刘焉连忙转过头,看到手里拿着洗漱用品的秦朔阳。

    他在这?这么说,那浴室里面的人不是他?

    见此,刘焉的心里竟然产生一丝莫名庆幸的感觉。

    秦朔阳扑捉到眼底以上而过的开心,不由道:“赶紧去吹头发吧!”

    刘焉这次想到自己的头发还用毛巾包着,不过她想再等等,看看里面出来的男人会是谁。

    秦朔阳见她不走,开口道:“想跟我们一起洗!”

    刘焉听了直接瞪眼:“去你的!”

    这应该是那天晚上之后,他再一次调戏她。

    而秦朔阳听到她这句话骂声之后,微微勾唇:“后悔吗?”

    “我有什么好后悔!”刘焉回道。

    而秦朔阳道:“我后悔了!”

    刘焉听后,愣了愣:“你什么意思?”

    “后悔这几天故意对你视而不见!”秦朔阳道。

    刘焉看了看他:“这样不挺好的吗?井水不犯河水!”

    秦朔阳笑:“是挺好的!”

    刘焉见他笑,不由多看他几眼,这几天其实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虽然不像前面几天,处处抬杠,但却有总觉得有些别扭。

    即便她又见证了秦朔阳的很多优点和长处,但是却装着漠不关心的样子。

    而在玩闹的时候,眼睛却又不自觉的看向他。看着他被其他女孩缠着,崇拜着。

    本来可以不搭话,直接走,可是刘焉却冒了一句出来:“你笑什么?”

    “笑我,也笑你!”秦朔阳诚实的回道。

    “什么意思?”刘焉问。

    秦朔阳没有明说,却依旧笑,刘焉有些不爽:“觉得我们没睡成很可笑是吗?”

    “不是!”秦朔阳摇头。

    “那你是什么意思?”刘焉追问。

    秦朔阳嘴角扬起如月般的微笑,又说了四个字:“来日方长!”

    第四更。。。继续码字。。。我们的刘姑娘还挺怂的。。。。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