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015
    刘焉在吻上去之后,便慌了,因为她的行为出格了,在秦朔阳的心里应该会觉得她就是一个轻浮的“已婚妇女”。

    不过刘焉的这一吻,却让她后悔了一辈子,因为某人以后只要提到这一吻,死死的认定是她先喜欢他的。

    被她吻的秦朔阳整个人呆住了,脑子有那么一瞬是空白的。

    他没想到她会如此大胆,大胆到主动亲他。这意味着什么?

    他没有勾引一个“已婚妇女”的想法,但是却被“已婚妇女”所勾引,而且还是一个自己一见钟情的“已婚妇女”勾引。

    他该怎么应对?是推开,还是迎合?还是暧昧?

    不过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刘焉作出了行动,撤回身体,结束这个冲动之吻,接着就想撒腿逃走。

    可是脚步还没迈开,却被秦朔阳的手给抓住,接着猛地一搂,整个人再次撞进了她的怀里。

    是的,是撞!刘焉清晰的感受到一丝疼意,意识变得格外的清醒。

    完了!完了!她真是饥渴过头了,才会去亲他!

    这事要是被那些姐妹们知道,肯定分分钟鼓励她不要停,继续继续。

    接着耳边传来秦朔阳的声音:“你刚才什么意思?”

    咳咳咳能有什么意思啊?就是冲动是魔鬼,一时被男色冲昏了头呗!

    可是下一秒,刘焉的回答却非常的劲爆:“我想睡你!”

    说完,她恨不得咬舌自尽。

    她到底是怎么了?明明不该怎么说的啊!却脱口而出!

    她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

    秦朔阳再次被她惊到,低头看她,而刘焉也刚好抬头看她。

    两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阵阵火花,而秦朔阳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好。

    想睡他的人很多,但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直白的。

    仰着头看着她的刘焉,心里的那只虫子再次作祟,因为此刻彼此的角度真的非常非常适合接吻。

    目光交织一会,秦朔阳开口:“你想睡我?”

    刘焉虽然觉得自己脑袋坏掉了,但她的个性也是利落的,既然说了出来,那就不反悔了。而且难得遇到一个她想睡的男人。

    睡吧!睡吧!睡吧!

    心底有个声音,一直在怂恿她!

    好吧!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嗯,我想睡你!”刘焉再次道。

    秦朔阳听后,刚毅的脸庞泛起一丝笑意:“我不会跟已婚妇女睡的!”

    咳咳咳直接被拒绝了!

    刘焉表示不服:“那你还抱我?”

    而秦朔阳的回答是:“你占了我便宜,我占点回来!”

    呕血!刘焉想伸手推开他,不过下一秒,秦朔阳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承认你未婚吧!”

    既然想睡人家,要是以已婚的身份,确实是名不顺言不正。

    可是现在改口,却有狠狠打脸的感觉。

    “不承认,你能怎么着?”刘焉倔强的回道。

    秦朔阳也回答的很干脆:“那你睡我的意愿是不可能达成的!”

    “那你还不放开我!”刘焉不爽。

    “放开可以,不过你要考虑清楚,你只有一次机会,若不承认未婚,我这次放开你,就再也不会招惹你,你也别来招惹我!我们井水不犯河水!”秦朔阳道。

    这个男人为毛太霸道了吧!感觉像是要吃定了她。

    刘焉很想不甩他,可是她觉得此刻的自己像是被人下了降头,他的怀抱很温暖,他的气息很好闻,她对他像是中毒了一样。

    于是接着秒怂了:“好,我承认我未婚行了吧!”

    刘焉的秒怂之举若是被姐妹们知道,绝对是大跌眼镜。

    见她承认后,秦朔阳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果然是骗人的,于是道:“你如何证明你是未婚?”

    噗嗤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逼她承认未婚之后,却又让她去证明。

    刘焉有种捶她的冲动:“你什么意思啊?”

    “睡我的条件只有一个,证明你真是未婚,没有男朋友!”秦朔阳接着道。

    呸!还提条件!真把自己当菜了!

    “那不睡了!”刘焉来气了。

    什么人啊!要是跟他睡一觉后,是不是得跟扯证结婚啊!

    没劲!不睡了!不睡了!

    刘焉伸手推开秦朔阳,没想到却被他牢牢的困在怀里。

    “你干嘛?”刘焉微恼,“我已经说了,不睡了!”

    “在我这,可不允许出尔反尔的事发生。”秦朔阳道。

    刘焉听后,觉得很滑稽:“你当你是古代的帝王啊!还不允许出尔反尔。”

    “是你自己主动吻我的,就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秦朔阳有理有据的说道。

    “不就一个吻吗?难不成就得以身相许了?”刘焉反驳。

    “是的,你得以身相许!”秦朔阳道。

    咳咳咳刘焉觉得不可思议,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以身相许!

    苍天啊,大地啊!她好不容易想艳遇一次,却遇见如此的奇葩。

    于是,刘焉表示不约:“你真的有点可怕,你是不是脑子这边有点不太正常啊?”

    “我脑子很正常!这点你放心!”秦朔阳道。

    “既然正常,就放开我,不然我可要喊非礼了!”刘焉道。

    “你喊吧!”秦朔阳无所谓道。

    噗刘焉觉得自己真正遇到对手了。

    其实她这么一吻,难不成就得对他负责终生?

    莫非莫非是初吻?

    怎么可能?看他的外表,至少也是三十来岁,要是还有初吻,这得多古董啊!

    刘焉想了想,抬眼看他,打量了几秒,缓缓开口:“初吻?”

    其实她真心不是有意这么说的,毕竟问初吻,是对男人泡妞能力的一种否认。

    可是刘焉万万没想到,秦朔阳的答案是:“是!”

    噗刘焉觉得这是她最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于是道:“你还是放开我吧!”

    “不信?”秦朔阳问。

    “当然不信,我现在都怀疑你说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刘焉质疑道。

    秦朔阳笑了笑:“你可以验证一下!”

    “验证?怎么验证?”刘焉仰头看他。

    接着,秦朔阳回了四个字:“再吻一次!”

    你们猜刘焉会再吻秦中校一次吗?月票,月票,月票,奖励一下如此亲妈的我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