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011
    刘焉脸上那复杂的表情直接落在秦朔阳的眼里,表面装着没事的样子,但心里却不免有些荡漾,那感觉就像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年轻第一次牵女孩的手一样,心悸不已。

    秦朔阳突然明白一句话:有些人,一旦遇见,便一眼万年;有些心动,一旦开始,便覆水难收。

    这算是他结束对孙贝贝的单恋之后,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心动的感觉。

    而即便当年第一次看到舞台上的孙贝贝的时候,也没有这样强烈的感觉。当年对孙贝贝确实眼前一亮,之后知道她和谢铁军的爱情故事后,对她感觉,从欣赏,到心疼,再到敬佩,当然最后只能用羡慕来结束这段单恋。

    即便是段无果的单恋,但秦朔阳觉得这段单恋是值得铭记一辈子的。

    因为孙贝贝这个女人,是值得他去爱的。任何一个男人遇见这样的女人,应该都会心动,因为孙贝贝对谢铁军的爱,应该是很多男人所羡慕的。曾经有段时间他对谢铁军有过嫉妒,因为他赢得孙贝贝的芳心。不过如今时过境迁,她与他无缘,但现在看到她这么幸福,秦朔阳也替她开心。

    当然一直单身的秦朔阳其实也并非被孙贝贝所耽搁。高中之前吊儿郎当,成绩不怎么样,但却特别讨女孩喜欢,经常收到女孩递的纸条和情书,差一点就早恋了。不过在他妈彭艳的高压下,没能成功。后面被秦师长拎进军校,进了军校之后,发现自己的知识储备严重不足,于是开始发愤图强,接着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最终成为军校的一个传说性的风云人物。

    秦师长见儿子转变如此之大,自然是开心的,很多老战友在他面前对他赞赏有加,秦师长也觉得脸上有光。可是这孩子就像掉进了书海里一样。读完军校,下部队几年又去读博,接着又去国外深造。

    当然他的这些年的深造,对于他自己的工作,以及部队的现代化信息建设是有很大帮助的。但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因为,打光棍到现在。

    秦朔阳也并非没有市场,相反他的人气相当的高,无论是在国内或国外的军校,都有妹纸追他,可是他自己不上心。而现在在部队,他也是一个香饽饽,很多人给他介绍对象,但是他都给推了。

    于是,就有人说,他眼光高,挑剔什么的。这些话传到他家母上大人的彭艳的耳朵,气得有些郁闷。彭艳虽为儿子感到自豪,但见他迟迟没交女朋友,有时不免吐槽他,是不是读傻了,都不懂的追妹纸了。秦朔阳却笑着回她,书中自有颜如玉。每每听到这个回答,彭艳竟然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当初不该阻止孩子早恋。

    刘焉虽羞,但还是看了秦朔阳一眼,对于刚才他一直护着她的举动,跟他道谢:“谢谢!”

    “不客气!”秦朔阳自然的回道。

    之后,刘焉坐直了身体,秦朔阳也坐的笔直,看似一切恢复如常,但是有些东西却在心底莫名的滋长。

    大家在车里继续呆了大半个小时,几个人一起经历的同生共死的劫难一样,感慨纷纷。

    后面的女孩开口:“秦哥,幸亏有你在,不然我们就糟了!”

    大家都不由想起秦朔阳上车前的那句话,不得不说,这次真的多亏了他。

    司机往后看了下秦朔阳,对着谢道:“兄弟,你是做什么的啊?”

    秦朔阳笑着回道:“我吗?旅游达人!”

    司机没有质疑:“看来你经验还挺丰富的,这条路线,一年下来,我少说也走了几十遍。也遇到这种天气,不过都是在宿营地,相对安全,刚才幸亏你反应快,不然挺麻烦的。”

    “师傅,你的车技真心没话说,我们也幸亏遇见你这么有经验的。”秦朔阳回道。

    司机听到夸奖笑了笑:“有惊无险,大家一路平安。”

    秦朔阳道:“嗯,一路平安,沙尘暴快过去了,待会等安全了再出发。”

    后面的男人开口:“秦哥,听说是你看出下午有沙尘暴的?”

    秦朔阳只是笑,没有回答。毕竟他历来都不屑求表扬。

    刘焉听了这话,不由对秦朔阳侧目。

    不过严峰替他回答了:“这次旅行幸亏有秦哥这样的旅游达人,等到晚上了宿营地,大家好好的敬秦哥一杯酒!”

    秦朔阳笑了笑:“回头我再给你们烤肉。”

    后面的女孩开始花痴:“秦哥,你真的是旅游达人吗?哇,好崇拜你啊!”

    “哈哈,不要崇拜哥,哥只是个传说!”秦朔阳笑道。

    大家顿时笑了起来。

    刘焉也笑了,此刻的她,看待秦朔阳的眼光也开始变得不同。

    对于这个男人似乎有些好奇了。

    “你真的是旅游达人?”刘焉的声音不高,询问一句。

    秦朔阳侧脸:“不信?”

    这话让刘焉怎么接呢?

    “信与不信,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相信秦哥是好人!”后面的女孩道。

    秦朔阳对这句话表示满意:“没错,我是好人!”

    刘焉听后,跟着开玩笑的说一句:“好人是不需要标榜的!”

    秦朔阳瞥她一眼,虽然这话有点抬杠的意思,但是口气却软了许多,还是能感受到刘焉态度的一丝丝转变。

    “我对于你而言,肯定不是好人。”秦朔阳接话道。

    刘焉被堵,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话,其实她跟他之间的矛盾,都是因为严峰的失误所产生的,要怪也不能完全怪他。只是两人因为那件事,变得极为不自在,杠了好几天。

    不过秦朔阳继续道:“毕竟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可不想当什么好人!”

    大家被秦朔阳的幽默逗笑,不过也听出秦朔阳对刘焉有意思。

    于是,在坐的其他人,不由自主的脑补一个毁三观的故事,一个帅气的未婚男子对一个已婚少妇穷追不舍。

    刘焉被弄得有些不好意思,瞪了他一眼,随后转移话题:“师傅,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继续出发啊?”

    司机看了下情况后,回道:“再等几分钟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