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005
    毕竟她就是摸了人家,这点是耍赖不掉的。但是比起她被他看光,这一摸根本就不算事。

    “两清?你想得美,酒店的事,你一辈子都清不了!”刘焉道。

    刘焉一直自喻自己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女人,可是至从碰到这个秦朔阳,她好像就变得斤斤计较起来。

    秦朔阳听后,诚恳的回道:“一辈子清不了,那就两辈子?”

    “你!”刘焉瞪着眼睛,可是却又词穷,不过脑回路很快接上,“我这辈子都不想在见到你,你竟然还想两辈子。你这人还真是会自作多情啊!”

    “我承认我是自作多情!”秦朔阳很坦然,“不过你已婚的事是骗人的吧?”

    话题突然一转,刘焉有些跟不上:“我为什么要骗人,你再这样骚扰我,小心我给你发律师信!”

    秦朔阳勾唇:“直觉告诉我,你是未婚!”

    刘焉一愣:“那是你的错觉!”

    秦朔阳嘴角的幅度更深:“刚才我那么一抱,你就急的跳脚,感觉就像未经世事的小白兔!”

    秦朔阳本想说处女,但是又觉得不妥,于是改了一个词。

    咳小白兔!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她是小白兔。

    她是谁?她是刘焉啊!刘大老板啊!

    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女人,竟然说她小白兔。还有好歹她也是交过几个男朋友的女人好吗?

    再说,她可是御姐,全身上下哪里有小白兔的特制啊!

    “小白兔?恐怕你看走眼了,我可是出了名的母老虎!少招惹我!”刘焉瞪眼回道。

    爱情似乎真的很魔幻,刘焉生气瞪他,落在秦朔阳的眼中,不仅觉得可爱,而且特别有意思。

    刘焉见他再笑,觉得这人脑子有病:“你笑什么?”

    “觉得你可爱!”秦朔阳直白道。

    咳咳咳可爱?她已经三十有一,而不是三岁。可爱这个词,根本不适合她好吗?

    刘焉哼一句:“我觉得你可恶!”

    秦朔阳嘴角笑意更甚:“你可爱,我可恶,感觉像是天生一对!”

    天生一对!我呸!什么狗屁逻辑?

    刘焉觉得自己不该多跟他废话,否则自己的脑子也会有病。

    “蛇精病!”刘焉白了他一眼,扔下这句话,便直接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秦朔阳觉得特别有意思。不仅这个女人有意思,而他自己也有意思。从小达到,一般都是女人对他胡搅蛮缠,而他对一个女人胡搅蛮缠,这应该是人生中的第一次。

    看来他真的遇见了所谓的爱情。

    不过这个女人的个人情况,他必须得先了解清楚才行。

    如果是单身,他直追。如果是已婚,他作罢。

    本来是去洗漱的,结果被秦朔阳给打乱了。刘焉气呼呼的回到回帐篷,把东西放下之后,便去旁边走走。

    因为这里是无人区,不太熟悉地形,所以不敢走远。此刻的她站着的地方,离篝火差不多五百米的样子。

    仰头一看,布满星辰的天空,美不胜收。

    换做以前,欣赏到这样的美景,绝对心情舒畅又愉悦。

    但此刻刘焉却有些心情浮躁,觉得自己这几天脑子有病。她和秦朔阳的纠缠,源于酒店的事,不过他这么一抱,她怎么就变得这么敏感了呢?确实有点像个未经世事的小女孩。

    **这种事,最近是做的比较少,但被男人惹毛似乎好久没发生过了。

    难道是太久没恋爱,患上了男人排斥症?

    要真是这样,那她回去得找个心理医生瞧瞧。

    不过去看心理医生似乎有些扯,因为她刚才鬼使神差的摸了他的胸一把,说明她对男人还是有想法的啊!

    而想起刚才那么一摸,秦朔阳的身材,不禁让刘焉联想翩翩。

    不过刘焉也没想到她的刚才一摸,一直占上风的局面就此改变。而经年后,每次想起这一摸,都不由感叹四个字:一摸成瘾。

    次日,车队继续前行。

    昨晚刘焉的结婚论一出,起到非常好的效果,首先秦朔阳不再死缠烂打了。

    刘焉为此开心不已,当然严峰也开心,至少他不用担心秦朔阳去骚扰刘焉。以此说明,秦朔阳这个男人还是有点三观的。

    一辆辆的越野车在荒无人烟的沙漠穿行。

    坐在第三辆车的秦朔阳,拿着卡片机拍下一路上的风景。

    如此文艺的军人,在军中实在不多见。这是他们司令孙耀武的原话。

    不过就算有颗文艺的心,也没耽误他扛起保家卫国的钢枪。相反还成了他在部队训练士兵的一个利器。

    在很多次演习的时候,他就是采用文艺的思维,迷惑演戏的对抗部队,从而将对方最高将领进行斩首。

    拍完几张照片的秦朔阳,突然开口:“车队的行驶速度要加快了。”

    司机听了微愣:“什么?”

    “我说下午三点之前,我们必须到达宿营地!”秦朔阳道。

    司机笑:“下午三点估计才到峰谷窟!晚上六点左右才能到达宿营地。”

    秦朔阳听后,对司机道:“你看到右边的云朵没有?”

    “看到了,怎么啦?”司机道。

    “下午估计有沙尘暴!”秦朔阳道。

    “沙尘暴?不可能,我在这条路走了n回了,今天天气这么好,不会有什么沙尘暴的!”司机自信满满道。

    不过一驴友听到秦朔阳这么说,还是多留个心,不由道:“师傅,你要不问问你们车队的队长一下?”

    师傅虽然有些不太乐意,不过驴友这么提议,还是拿起对讲机呼叫最前面的车队队长:“老刘,有人说今天有沙尘暴,你看看?”

    没过一会,车队的队长回复一句:“鬼扯!”

    师傅听后,不由对着秦朔阳和车上的其他人道:“听见了吧,没有沙尘暴,大家放心吧!”

    其他人听后,都安心下来,但是秦朔阳却不这么认为:“让我直接跟你们车队队长说话!”

    师傅无奈之下,只好将对讲机递给秦朔阳。

    秦朔阳接着开口道:“队长,请你细看一下右边云朵的移动速度。依照这个速度,下午肯定有沙尘暴。”

    几秒后,队长回复:“抱歉,刚才我疏忽了。我马上让车队全速前进,争取在下午三点之前到达宿营地。”

    亲们,觉得我们家秦中校如何啊?有月票的娃,记得投月票哦,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