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腹黑中校大结局(10):和好如初
    师妮可下了线,孙萌萌给向南发了条信息。

    向南还没想到怎么哄师妮可开心,意外收到孙萌萌的帮助,对她千恩万谢了一番,他决定乘胜追击,明天就去b市。这些天没有见到师妮可,每天都受尽了煎熬,只要可可原谅了他,就不会拒他千里之外。他已经迫不及待要见自己的老婆孩子了。

    定了机票,向南便给师妮可打睡前电话。

    两人虽然闹了别扭,但还好不是老死不相往来。向南不管师妮可会不会烦他的骚扰,每天都不厌其烦地主动给师妮可打电话,发信息。外人看不出他们打电话有什么异常,只有两人知道,他们之间的问题还没解决,有一块疙瘩横在那里。

    现在孙萌萌帮忙切了那块疙瘩,向南当做不知道,还是和平常一样讲着电话。

    “老婆,准备睡觉了么?”

    “恩”师妮可也是像平常一样应着向南,但此刻听到向南一声老婆,心里暖暖地酥麻。恋爱的感觉就这么妙不可言。

    和孙萌萌聊完后,她就开机了,她知道向南一定会给她打电话。心里不去钻牛角尖了,她已经很想向南了。

    听到向南的低低沉沉的嗓音,似乎看到了桃花眼的微笑,看到那性感的,轻轻呼唤她一声老婆。

    不知不觉,师妮可的嘴角也挂着淡淡地笑意。

    “老婆,这么多天没见到你,我好想你和宝宝”向南开始抒情,师妮可静静地听着,没有回应,但也没有嘴硬地顶回来,向南便挑了甜言蜜语尽情地说着。

    怕打太长的电话会有辐射,向南讲了十分钟便打住了:“老婆,乖乖睡,要想我!”

    “恩!”师妮可看似淡淡地应了一声,但心里却有很多不舍。

    她也想跟向南一样,倾诉对他的想念,但她却不知为何,话到嘴边却心口难开。

    挂了电话,师妮可才发觉,思念汹涌而来,就像向南再电话里说的那样,其实她也好想念他的味道,想念躺在他的怀里甜蜜,想被他拥着入眠。

    本来心情好了可以安心地睡觉,可是一听到向南的声音,师妮可却又难入眠了。

    第二天是周五,师妮可依旧去艺居上班,但没什么心思工作。

    她开始想念在向阳集团上班感觉,向南的办公室就在她的对面,抬头便可以看到他丰神俊朗的面容。

    师妮可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繁华的建筑。

    车水马龙,繁华的街市。这是生养她的城市,她在这长大,上学,创业,这里有安定的生活,可是她再回到艺居,已经没法像以前一样平静地工作。

    她的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随着爱漂泊,飘到了s市,飘到向南的身边,只有和他在的地方,她才能停下漂泊的的步伐。

    师妮可想回s市了,回到向南的身边,她想见他,很想很想。

    可是,她找不到回去的理由,她现在跟向南生气,如果自己跑回去,她又怕向南太得意了,以后要是吵架都得她低头。

    第一次生气谁先低头?师妮可开始计较这个问题。

    看过了无数,师妮可知道,低头是个技术活,是爱情里的一种姿态,是爱情里两人博弈的旗帜。一个男人真爱女人,不管谁对谁错,他都会先低头认错,给自尊又虚荣的女人台阶下。

    她希望向南来找她,像上周一样焦急地来看她,接她回s市。

    可是,她每天对向南都淡淡地,不知道,他敢不敢来。15gur。

    明天才是周末,以向南工作的繁忙,即便再想她,估计也得等到明天才来求和。

    师妮可胡思连了一番,最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惊异地发现一个问题,她该摆着生气的态度的,内心却迫不及待地想回到向南的身边。

    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深陷进去,爱一个人爱到最后,竟然没有一点原则了。

    师妮可捂着脸,按了按太阳穴,让自己恢复些理智。

    再抬头,看到马路对面的那个咖啡屋,想到某一天,在那看到乔装的向南,她又不自觉地笑了笑。

    “想了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师妮可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刚才一直想着向南,此刻竟然听到似乎来自梦里的声音,她身形一顿,却贪恋着这声音,没有回头,想继续听下去。

    腰间一紧,师妮可浑身轻颤,随之而来的是师妮可最爱的气息,师妮可的心差点蹦到了窗外。她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正对上了那一双想念到骨子里的桃花眼。

    妮线没对见。“你你怎么出现在这?我”师妮可想说是不是幻觉,但向南的体温,他充满阳刚的气息,他的眉眼就在眼前,他从天而降,但她知道这是真实的。她想他的时候,他便站到了她的面前。

    向南把师妮可搂在怀里,师妮可没有推却,分别了这么久,她早已不能抗拒他的怀抱,投入他舒服的怀里,她才感觉安心,却也还有很多别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激动得又流出了眼泪。

    向南捧着师妮可的脸,吻干了她的泪花,而后才哽咽地道:“宝贝,别哭了,都是我不好,以后再也不惹你伤心了”

    他这么一说,师妮可心里的委屈全部都倒了出来,在向南的怀里哭了个稀里哗啦,向南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看到自己的女人哭成这样,他又是心疼又是自责。以后再也不敢惹她伤心了,看似那么坚强的女人,真到伤心处,也有那么多的泪水,自己确实把可可伤得太深了。向南自我反省着,又担心有人进办公室。

    还好他进师妮可的办公室时,关了门,不然,让她的同事看了,估计会愤怒地把自己扔出窗外。

    还好向南知道师妮可已经原谅了自己,不然,此刻估计会急死。

    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就任由师妮可发泄着情绪。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委屈化作了这么多泪水,流都流不完,那温热的泪水滴在向南的肩上,痛在了他的心里。

    向南怕师妮可哭得太伤心,影响宝宝的情绪,便温声劝着:“老婆,别伤心了。都是我的错,让你这么难过。唉,怎么廋了这么多,以后宝宝出来肯定会骂我这个不称职的爸爸”

    向南肩上的衬衫已经湿了一大片,师妮可惊觉自己的失态,终于止住了哭泣。但这么伏在人肩头头哭一番,泄去了委屈,心里感觉舒服多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见到向南就变得这么脆弱,流了这么多眼泪。向南那么昂贵的衬衫就这么报废了,她有点不好意思,却撅着小嘴,梨花带雨地道:“知道就好。看你还敢不敢惹我伤心”

    向南紧张地擦着师妮可眼角的泪花,温柔地安慰着:“不敢了,再也不会了。我疼你爱你都来不及,哪里舍得让你这么伤心。看到你哭泣,我好心疼”

    向南低头亲着师妮可的眼睛,吻干了她的泪水,吻去了她的心伤,他轻轻地吻着她的唇,小心翼翼地,如含着失而复得的至宝。

    不用太多的解释,不要华丽的语言,只是一个灼热的眼神,一个温暖的怀抱,一个缠绵的亲吻,彼此之间便没有一丝隔阂。失落的心终于回到温暖的港湾,和爱人的心紧密地相贴。

    体内严重缺氧,师妮可头有点晕,无奈嘴被堵住,怎么分也分不开。

    一次深过一次的纠缠,缠绵的情丝,濡湿的唇,向南温热的舌滑过她口腔里每一个角落,恋恋不舍的眷恋,煎熬几天终于不用再背负内疚和自责,终于可以和好如初的拥抱她。

    向南的唇缓缓离开,挺立的鼻尖蹭着她的鼻尖,看着怀里的女人,明眸皓齿,双颊醉红,说不尽的温柔妩媚。

    “老婆”声声呢喃,醉人心神,痛彻心扉。

    “恩”师妮可喘息着温柔的应道。

    “老婆,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惹你生气!”向南跟师妮可保证。

    “你要是还敢,我就和宝宝一起不理你!”师妮可撅嘴小嘴,回道。

    “呵呵,我绝对不敢,以后眼里只看着你和宝宝两个人!”向南温柔的说道。

    “我和宝宝两个人?那要是以后再生一个呢?”师妮可眨着眉眼回道。

    “对哦,以后我们还会生好多好多小孩啊!老婆,我真是爱死你了!”向南恍然大悟,性感的唇叫拉开优美的弧度,大手搂着师妮可的腰间,醉人的气息迎面扑来,令师妮可舒服的弯了弯眼睛。

    “你当我是母猪啊!”师妮可眼底尽是一片娇媚。

    “我当你是陪伴我一生一世的妻子和爱人”向南深情的看着师妮可,大手抚着的师妮可平坦的小腹,“我孩子的妈妈”

    师妮可看着眼前的向南,心里流动着满满的温暖和感动,像这初夏的阳光一样,暖得令人睁不开眼。年少时脑海里似乎有过那么一片风景,一个帅气的男人无比深情地看着她,说着世界上最为动听的话,笑着将她视若珍宝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3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有月票的娃把月票投给亚亚吧!

    亲们,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火热连更中。。。月中上架。。因为吧禁止用中校等军衔字眼,所以书名改成警官,也就是军官的意思,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