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腹黑中校大结局(8):惨叫不已
    还好两人已经来到了师妮可的车上,不然,以向南的帅气,引发美女在大街上嚎嚎大哭,一定会吸引很多观众。

    师妮可终于一口气突出了心中的想法,而向南听了却觉得浑身冰凉。这事真的是个死结,他百口莫辩,越说只能让师妮可越伤心。

    向南小心翼翼地看着师妮可,他想把她揽到自己怀里,可是,却怕她敏感地反对。他的手举在半空,在离师妮可肩膀很近的地方停顿。

    “老婆,对不起,我我以前没想这么多,是我考虑不周。我不敢求你原谅,你恨我怨我都行,只是只是别难过伤了身体,伤了宝宝”向南的手颤抖地伸向师妮可的腹部,他想摸一摸宝宝,又怕此刻师妮可情绪太激动,挥开他的手时碰到了孩子。

    现在,大概只有孩子能救她了,他心里希望师妮可看在孩子的份上,忘了过去的伤心事,只和他看向未来,幸福地往前走。

    向南手足无措之间,还算找对了门路,师妮可刚才失控地发泄了情绪,但听到宝宝后,确实怕自己的情绪荼毒了宝宝,努力地平静下来。

    不管她有多难过,师妮可对肚子里的小生命还是万般疼爱的。她还没想好怎么原谅向南,但她心里也知道,不管有多伤,她还是爱着身旁的男人。她没想过和她分手,现在有了宝宝,她也不可能做一个单亲妈妈。师妮可心里乱成一团,宝宝的到来,她还没用喜悦来迎接,却要面对更多的难题。

    只要家里知道她怀孕,一定会叫她马上和向南结婚,那是她以前追期盼的事,可是,现在她的爱情除了状况,她暂时不想往前走了。

    她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奉子成婚,不想为了宝宝,这么委曲求全地嫁给向南,她不想人生最幸福的时刻心里却有一道阴影。

    可是,她又舍不得跟向南分手。她爱极了这个男人,别说分手,就是想到这个词,心里都会痛痛地。

    她想原谅向南,可是心意难平

    向南伸手擦着师妮可眼角的泪,这两天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流泪,他的心针扎地疼着。

    师妮可沉默了很久,她的沉默让向南的心在海浪中飘着。

    “老婆,你说句话好么?你不说话,我不知道你想什么,只能胡乱猜测”向南抚着师妮可的脸颊。

    过了好一会,师妮可才道:“我现在心里很乱,你让我先静一静吧”

    向南很无奈只能答应。“好,我陪着你,不打扰你”

    “不,你工作那么忙,还是先回s市吧”师妮可让向南先会s市。

    “你这样子,让我担心,我哪有心思工作?”

    “还是回去吧。让我一个人在家里静一静”

    “你不回s市么?”向南紧张极了。

    “我先请半个月的假”

    别说半个月,就是离别一天,向南都受不了,更何况,现在师妮可有了宝宝,他哪能让她一个人在b市呆半个月。

    可是,不等向南抗议,师妮可继续发话了:“如果你想让我原谅你,你就先回去吧。等我想通了,我会给你答案的”

    “可是,老婆”向南看向师妮可,她面上的表情很坚定,向南知道多说无益,已经这样了,现在只能盼着师妮可看在宝宝的份上,早点赦免他的过错。

    向南恋恋不舍的离开师妮可后,定了张机票飞回s市,而师妮可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跑去买孕妇装备,譬如平底鞋和防辐射衣,还有孕妇大全等书籍。

    至于怀孕的事情,师妮可还没想好怎么跟长辈说这事,所以决定暂时隐瞒,晚上回来的时候,师妮可回复长辈们说只是酒还没醒,没什么事。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在向氏大夏。

    向南伫立在办公室的巨大的落地窗前,灯火阑珊,披上夜裳的s市格外的美丽。

    站在高高的大楼,俯瞰窗外,夜的喧嚣和璀璨,一览无遗,尽收眼底。

    向南身着一件剪裁合身的浅灰色衬衣,流畅的线条勾勒出他有型的身材,透着着一种属于男子的性感与气魄,但看着窗外的眸光却透着一抹浓浓的郁色。

    上周末在师家,师妮可晨呕不止,上午便陪她去看医生,结果检查得知师妮可怀孕了,这消息要是换做两人没有嫌隙的时候,肯定会开心的大叫,激动不已,可是师妮可却很冷静的叫他回来,让彼此冷静一下。

    转眼过了好几天,向南这几天上班明显不在状态上,心里一直惦记着师妮可,虽然还和平时一样跟她打电话,发短信,但是师妮可的态度还没转变,所以革命尚未成功,仍需努力请求得到她的原谅。

    唉,都是那些该死的相亲啊!

    向南悔不当初,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他绝对不会干出让师妮可伤心生气的事情。

    向南的眉头皱成一团,懊恼自己先前的所作所为。

    这时,听到敲门声,办公室的门随后便被打开,张静玲走了进来:“向总,已经6点半”

    向南没有转过身来,却应了一声:“恩,知道了”

    张静玲没有立马离开办公室,而是看着向南那伟岸的背影,犹豫了几秒,缓缓启唇:“向总,谢谢你这几年来对我的栽培,真的很感谢!我会一辈子铭记在心的!”

    向南闻声,缓缓转过头,迷人的桃花眼泛着一丝锐利的光芒,沉声道:“张秘书,我不需要你铭记在心,而且我明明跟你说的很清楚,你为什么还要去挑衅可可,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周一,向南一上班就很想让张静玲直接混蛋,可是就差几天的时间就月尾,而且师妮可这几天又没来公司上班,向南不想让人无端猜测,所以才强忍了下来。

    张静玲愣了一下,难道是因为自己师妮可这几天才没来上班,看来自己那些话起到一定的破坏效果。

    可是看到向南的犀利中带着锋芒的目光,张静玲心一颤,连忙低下头,支吾着辩解:“我我没有挑衅.”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向南的嗓音比平时更加低沉。

    张静玲不禁感到一阵心虚,可是想了想,就这么点小事就能让向南和师妮可的感情起波澜,那个官小姐好像也没自己想象的那么大气嘛。

    “好啊,我承认是我跟她说你手是如何受伤的,可是为了这么点小事,就跟向总你闹别扭,这样的女人配你嘛!”张静玲将话锋一转,波澜不惊地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甚至带着一丝藐视师妮可的意味。

    提及师妮可,向南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薄唇轻动,不耐地道:“你没资格和我谈论这些,你走吧!”

    张静玲动了动嘴唇,可是最终还是被向南的脸色和眼神给吓了回来。

    不管如何,向南对她来说,永远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能拥有他的女人唯独只有师妮可一个。

    唉,算了,既然不能拥有,就彻底放弃吧!

    张静玲对向南低了低头,转身离开,可是到了门口却突然停下脚步,她没回过头,却说了一声:“向总,不管怎样,我都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说完,张静玲便打开办公室的门,身影消失在门后。

    张静玲离开后,向南两道剑眉微微蹙起,眉宇间的郁色渐浓。

    好经然哭浑。张静玲跟在他身边这么些年,从未犯过任何错误,在工作上算得上向南的左右手。可是爱慕这种事情,是他无法阻止的,她对师妮可的挑衅不是他和师妮可之间产生嫌隙的关键,但也算是小小的导火索,不过这一切最终还是自己的原因。

    向南走到办公桌前,正想那根烟抽时,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裴女士的。

    向南接了起来:“妈”

    “南南,妈今天晚上做了一桌好菜,你带可可回家吃饭!”裴女士笑呵呵的说。

    “妈,那个”向南吱唔一声。

    “就这样,锅里还闷在猪脚,挂了!”裴女士没有察觉儿子语气的不对劲,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听到嘟嘟嘟的挂断声,向南眉头一皱,缓缓的坐了下来,高大的身躯靠坐在椅子上,眼睛慢慢的闭着。

    自己和可可这事,该怎么化解才好啊!而且可可已经怀有他的孩子。

    想到这,闭着眼睛的向南,眉头不由皱的更紧了。

    凝思了许会,向南缓缓睁开眼睛,随后站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月笼轻纱的华美夜色,恬淡的月光笼罩着大地,夜幕上低垂的星斗。

    路旁的树叶随着夜风缓缓摆动,华丽而娇艳异彩的霓虹灯流萤般的从后视镜里划过,好像是流水般盈盈动人,一脸沉闷的向南开着车往海边别墅驶去。

    听到开门声,正在餐厅摆碗筷的裴女士立马奔了出来:“南南,可可回来了,刚好要开饭”

    不过走到玄关,裴女士却没见到自己那可爱的儿媳妇师妮可。

    “南南,可可呢?”裴女士不由询问。

    换好鞋的向南,没回答裴女士的问题,而是直接往洗手间。

    待向南洗完手,从洗手间出来,才回复裴女士:“可可回b市了!”

    “什么时候回去的?”裴女士一遍询问一边尾随儿子身后,一同走进餐厅。

    向南见奶奶和向阳已经落座,闷闷的回道:“上周五”

    向阳瞅了儿子一眼,立马察觉到他不对劲的地方:“你跟可可吵架了?”

    果然是当过兵的,火眼金睛啊!

    “没有”向南知口否认。

    “那你干嘛摆着一副要死不活的表情!”向阳盯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向南。

    可可不原谅他,当然很要命啦!

    “南南,你和可可闹别扭了?”奶奶也担心的看着向南。

    既然被大家一眼就看出自己情绪,向南忍不住幽怨的看了看裴女士,这事一切都是因为老妈一手的安排。

    向南叹了一口气:“还不是因为老妈”

    额——裴女士一听,愣了愣:“南南,我怎么啦?可可对我有意见?”

    向南的话被裴女士听去,立马产生了歧义。

    “不是这个,可可这么喜欢你还有奶奶,怎么可能对你有意见”向南连忙澄清,以免造成误会。

    “那你怎么说因为我啊?”裴女士顿时变得特别紧张。

    至从知道向南和可可交往后,裴女士每天的心情都特别好,就盼着儿子能早点把可可娶回家,每次师妮可来家里吃饭,她都把她当成自己亲闺女一样,绝对没有怠慢过她。

    “还不是因为你以前老是帮我安排这样那样的相亲”苦恼了几天的向南,说话的口气明显有怨气十足。

    向阳一听,脸色立马突变:“什么意思?”

    “以前相亲的事情被可可知道了,她很生气,回了b市!”向南如实道。

    “相亲?什么时候的相亲!”向阳一脸严肃的追问道。

    “这个你自己问妈?”向南把话题抛给裴女士。

    向阳的目光移到裴女士的身上,裴女士见老公脸色这么严肃,心里咯噔一声:“那个”

    “快说”向阳不耐烦的催促道。

    “我”裴女士吱唔着,“我不是着急嘛,南南一直都不找女朋友,我就叫朋友帮忙张罗帮他介绍......”

    除了以前为了逼向南进公司,向阳亲自给他安排了一堆相亲以作胁迫,但后面他接手公司后,向阳偶尔会催促他赶紧找个女朋友,但相亲一事到此为止。

    “我是谁什么时候的相亲?”向阳再次重申自己的问题。

    “最后一次在三个月前”裴女士坦白的回道。

    向阳听完,啪的一声,大掌落在餐桌上:“胡闹”

    难怪可可会这么生气,瞧这对母子干的好事!

    裴女士的身体颤了一下,好久没见老公这么生气了,连忙解释:“我当时不知道南南在追可可,要是知道,我怎么可能安排呢?”

    裴女士的话立马让向阳转移目标,锐利的目光逼视着向南,大声的斥骂:“你这个臭小子,既然当时已经在追可可,为什么不跟你妈说一声,搞出这样的事情,你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啊?”

    师妮可可是师景仁的掌上明珠,要是他知道,自己儿子一边追着他女儿,一边去相亲,那还了得。

    “我”向南自己也无言以对,当时返回去追师妮可,一直处于保密状态,不告诉家人,就是怕被他们骂,二来当时也没有很大的把握。

    “你这臭小子”向阳直接站起身,伸手过去揪住向南的耳朵。

    “啊——”向南的耳朵被向阳那老虎钳的手一揪,痛的大叫起来。

    “向阳你这是干什么呀!”向奶奶见儿子要教训孙子,不由拉住向阳的手。

    “妈,你走开,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你一下不可,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不懂事”向阳叫向奶奶靠边。

    “是要好好教训一下他才行,这事要是被可可妈妈知道那还了得!”裴女士赞成老公教训一下儿子。

    上个月孟女士来时,明显就感觉得到她对向南的不满意,要是听说这事,肯会会再次出面反对的。

    向南要是跟可可分手,其中的厉害关系,裴女士想想都觉得后怕。15gur。

    于是,裴女士也加入教训向南的行列中。

    “啊——”向南惨叫不已。

    左耳被老爹扯着,右耳被老妈揪着,好苦逼啊!

    “你们夫妻俩这是向干嘛呀,快给我放手”向奶奶见儿子媳妇联手教训她的宝贝孙子,心疼不已,上前将他们扯开。

    几经拉扯,向阳和裴女士才松手。

    向奶奶看了看眼前这三个,叹了一口气:“有什么事坐下来好好说,对孩子动手动脚,像什么样子!”

    向南的耳朵红的快要滴血,一脸怒气的向阳瞪着他:“混小子,你迟早要把我给害死!”

    说完,向阳看向裴女士:“还有你!”

    向南的脸揪成一团,伸手揉了揉自己那可怜的两只耳朵。

    被向阳吼了一声的裴女士也瞪了瞪向阳,这小子,也要把她给害死啊!怎么就这么不人不省心呢!

    裴女士瞪完向南,随后看着向阳,弱弱的询问道:“老公,那现在该怎么办啊?”

    “凉拌!”向阳黑着一张脸,吼了两字。

    裴女士顿时变得有些难安,伸手又揪了一下向南的手臂;“你这孩子,真是气死我了!”

    向南吃痛的抽气,今晚真是回家找虐啊!

    “事情已经这样了,骂南南有什么用,行了,先吃饭吧,吃完饭再说!”向奶奶出面调和气氛。

    向阳气呼呼的坐了下来,裴女士看了向南一眼,儿子要是因为她而跟可可分手,她心里肯定会很自责,所以想亲自跟师妮可道歉。

    “这事因为我而起,我明天去b市一趟,见见可可,跟她解释,跟她道歉!”裴女士口气稍稍缓和一些,宣布自己的决定。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50字)更新。。。明天见。。。本文在10号全本完结,有月票的娃把月票投给亚亚吧!新文月中上架,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啊!亚亚在这谢谢大家咯!

    亲们,亚亚的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正式步入大结局,谢谢亲爱的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厚爱,亚亚在这深表感谢,今天大图亚亚会尽力加更,希望给大家呈现向南番外篇的完美大结局!!!很多读者提议亚亚写师锐开大舅子的爱情故事,亚亚这里有两个文案:一、和本文的美女刘焉在一起;二、和新文里小妞来段老牛吃嫩草,大家更喜欢哪种,可以留言告诉亚亚,亚亚会根据大家的意愿再做定夺!!!在这群么所有支持亚亚的亲们,亚亚爱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