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腹黑中校大结局(6):难于入眠
    师妮可酒量很好,从来没喝酒喝到吐,其实有肖宏伟阻挡着喝得也不多,大概是心情不好吧,酒不醉人人自醉。

    师妮可终于知道什么叫举杯消愁愁更愁了,这么一吐,感觉五脏六腑都快被她倒出来了,吐完了,胃舒服了点,可也把师妮可本来软绵的身体抽干了力气,整个人就那么软塌塌地靠向南的力量撑着。

    向南看到心爱的女人吐成这样,又是心疼,又是自责。

    看着吐得眼泪横流的师妮可,不知道那是胃酸还是心酸挤出的眼泪,第一次看到师妮可的眼泪,沾着发丝,说不出的狼狈,让向南心里的内疚得更加彻底。

    向南内疚的叹了一口气,轻声道:“宝贝,不要再折磨自己,看到你这么痛苦,我心里真难受。宁肯你骂我打我惩罚我,也不要看到你这样”

    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向南心里一慌,以为是秦岚过来,赶紧打住了话。

    门开了,看到捂着鼻子皱着眉头的师锐开,向南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臭死了,可可,你发疯了,喝那么多酒吐成这样想当酒鬼啊!”谁锐开把纸巾递给向南,向南拿了纸巾道了声谢,帮师妮可擦着脸,纸巾擦过师妮可的眼角,擦干了泪水,却没有擦去两人心里的疙瘩,彼此的心中都依旧如塞了棉花一样堵得慌。15gur。

    向南轻拍着师妮可背,柔声问:“好些了么?”

    师妮可点了点头,吐得说话都没力气了,只能由向南帮她理着凌乱的发丝。

    师锐开这个灯泡依旧在两人旁边杵着发光发热。

    师锐开倚靠在门边的墙上,看着向南的内疚,心疼,和着急,看着师妮可呕吐后苍白的脸色,摇了摇头,“可可不会喝酒,就别逞能。香槟美酒是哪来庆功的,不是当发泄的垃圾”

    向南怕事情外漏,赶紧打断师锐开的话:“锐哥,别说了,都怨我”

    师锐开拍了拍向南的肩膀,压低了声音道:“当然怨你。可可在我们家可没受过委屈,一直都是开心快乐的小公主。看看,跟你在一起才多久,就让她回家买醉。我真想狠狠揍你一顿!”

    天哪,大舅子,你是好人,别过来落井下石地添乱了!这里是卫生间,满室的污秽你不嫌臭啊,要训人也找一个空旷的地方!

    向南一脸沮丧地看着捂着鼻子的师锐开,而师锐开却不依不饶要继续挤在卫生间添堵。

    师妮可现在心里很乱,不管有多难过,她也不想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让大家骂向南,到时候不好收场,她不知道师锐开早知道两人的别扭,依旧维护着向南喘着气道:“哥,不关向南的事,你别在那瞎嘀咕。今天和肖宏伟吃饭碰上了一堆朋友,大家很久没见了,高兴就喝了点酒”

    向南听了,感到无地自容。可可都气成这样了,却还替他说话。她总是这样,宁肯自己一个人憋着委屈。

    三年前她也是这样独自默默地承受着失落的感情吧,向南想到那段日子,师妮可都是这样一个人吞咽着委屈。

    越是这样,向南愈发地心疼她,越发愧疚。

    自从和师妮可恋爱后,向南就决定要好好补偿她,安抚她曾经的酸涩。可是,他还是没能做到让她每天都幸福。

    好男人不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伤神落泪,向南感到非常地惭愧,他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做到让自己的女人和他在一块只有幸福,没有落泪。

    向南不知道说什么好,平常信口捏来甜言蜜语的他,此刻搜肠刮肚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表达他对师妮可的爱,心疼,内疚,最后只吐出干巴巴的话:“可可。先去躺一下吧,等会再喝点粥,暖暖胃”

    “好”师妮可没有反抗,若是旁人看到她在向南的怀里说着看似乖巧的话,便觉得这小两口已经相安无事了。

    门边的大舅子就是这么觉得的。

    师锐开泡过无数女人,但没经历纠葛的恋爱,所以也看不清这两人现在是怎么回事,似乎吐一下,被自己的话一激,两人已经言归于好,于是,他便再接再厉地添一句。“好了,可可,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就别闹腾了,向南这一天都过得魂不守舍,也算给他一个小惩了”

    师锐开说完便先离开了卫生间,向南扶着师妮可出门,秦岚和何惠仪也走了过来。

    “哎呀,可可,还说喝得不多,都吐成这样了,看看这脸色,很难受吧,何苦折腾自己的胃!”何惠仪心疼地念叨着,看着是责备师妮可,其实暗骂向南不懂得照顾人。

    秦岚也心疼师妮可,但她还是顾及向南的面子:“妈,别说可可了,她正难受这呢,让向南扶她上楼歇会吧。等会让可可喝点粥,填填肚子睡一觉就没事了。这次喝伤了下次她就知道吐得难受,不敢多喝了”

    “婶婶,奶奶,我们先上楼了”向南说完,便扶着师妮可回到了师妮可的卧室。

    师妮可刚才在洗手间吐的时候,身上溅到一些污秽,浑身的酒气连自己都嫌弃。

    “没事了,我去洗澡,你也去休息吧”师妮可要拨开向南的手,独自子去洗澡。

    可是向南见她脚下打飘,一不留神就会摔倒的摸样,哪里肯放开:“我给你洗”

    “不要啦。我自己可以洗”师妮可心里还堵着呢,这个时候接受不了向南亲密的举动,就是被他搂着,她都不自在,何况洗澡。

    “老婆,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我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让你原谅”向南眼底尽是愧疚和自责。

    “好了,不说那些了。我感觉很累,想洗了澡早一点睡觉”师妮可不想谈那些问题,便赶着向南走。

    向南却一动不动,就是不肯离开,想让师妮可开心些,试着开玩笑道:“老婆,是我惹你不开心,受罚的应该是我。我犯了死罪,你罚我跪搓衣板吧,只要你不要拿自己的身体置气,怎么罚我都行”

    向南说得诚恳,一双桃花眼殷切地看着师妮可,师妮可叹了一口气。“好了,我没事了”

    “好,我给你洗澡吧”向南想扶她进浴室。

    “不,不要”而师妮可却拨开他的手,完全不领情。

    向南实在受不了师妮可这样,他宁肯她使劲地打她骂她,把她的不满不快都吐出来,把情绪都痛痛快快地发泄掉,而不要她这样看似不想伤感情不吵架,其实这样追折磨人。

    向南真的快要抓狂了!

    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这样冷淡自己,他受不了了,不等师妮可继续拒绝,向南便揽过她的身子,将她的话含在他的口里,不让她拒绝自己。

    “唔唔”面对突如其来的吻,师妮可有些措手无措。

    向南含着师妮可的唇,疯狂地吻着,只有把她含在自己的唇里,他心里的不安和忐忑才没那么沉重。

    师妮可却在他怀里挣扎着,她想推开向南,却又没力气,只能任向南强吻着。

    她的身体还是抵御不了向南的侵袭的,一天一夜没有亲热,两人的身体早渴望对方的安慰了,到最后,师妮可的双手挂在了向南的脖子上,忘情地和向南吻着

    最后两人都不知道怎么就滚在了床上。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师妮可今天出门挑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露出了白希修长的芊腿。

    向南撩起她的裙子,大手直接往小可可探去

    师妮可的身体和心脏顿时微微发起抖来。

    向南伏在师妮可身上,内疚的眼眸微微垂下看她抿着的红唇,紧接着是皮带解开的细微摩擦声,拉链下滑

    随之而来,身体被向南的纤细修长的手指沾染着。

    热,身体发软发烫的厉害。

    师妮可的手指有力掐着向南的腰际,娇媚的眼眸盯着身上的向南,无论自己怎么生气,怎么忍耐都无法忽视,他此刻带给她的燥热,她的难耐。

    随着他的撩拨,师妮可身体都更加动情几分。

    或许是自己实在太爱向南,身子被他一碰就瘫软了,就无法抗拒。

    向南似乎也不好受,英俊的脸上眉峰微蹙,大手箍住她的腰身将她抱起。

    师妮可面对面的承受他的进攻,向南低哑着嗓音命令道:“老婆,看着我”

    师妮可的目光陷进他幽沉的眸底,里面充满了男人的征服与**。

    向南忽然毫无预警的抽离,师妮可身体莫名的空虚下来,师妮可迷茫抬起双眼看他。

    随之向南,忽然的俯身而下

    温热的气息拂过肌肤,师妮可在慌乱中伸手拽住床单,紧紧的揪着

    但依旧无处着力,只好将虚软的手臂放下,可是身体却紧绷到发麻。

    师妮可咬着唇,最后还是继续揪着床单,床单被揪的起了一道道的皱褶,室内燃起煽情又炙热的温度。

    向南意犹未尽的不愿离开,娇媚的声音在耳边回荡,明明他给予的是她快乐的,却让师妮可痒得难受,渐渐觉得不够。

    在向南的努力下,师妮可慢慢的沉沦于他给的快乐之中。

    身体越来越燥热,原本生气郁卒的情绪和抵触一点点被融化,化成黏腻的妥协。

    向南那高蜓的鼻梁上沾染着透明花谷水,英俊的五官却性感撩人。

    这样的向南,师妮可从来没见过,正当她看得入神之时,向南携着大南南顺势而入。

    “啊——”

    “啊——”

    大南南和小可可终于团抱在一起,彼此脸上都少了许多痛苦神色,多了几分舒畅的神情,

    向南粗重的喘息轻轻喷洒在师妮可颈间,大手将她身上裙子的拉链拉下

    露出师妮可漂亮的锁骨和迷人的风情,若隐若现的,随着颠簸而摇曳生姿,妖娆万分。

    绝对多数的女人坚信爱与性结合才是最美好的,而且很多时候,夫妻吵架都是床头吵床尾合。

    但这是师妮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景,尽管在欢好中感觉无限的快意,但心里还是有根刺在那梗着。

    她想呼喊,却有些呼喊不起来,只好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唇,迷离的双眼看向落地窗外。

    温馨的公主房室内只剩两具汗湿躯体。

    向南伏在她身上久久不愿离开,随着欢愉,师妮可似乎看到了满目的璀璨烟花,徐徐绽放,漂亮得让人炫目。

    两人激烈地亲密着,但这次抵死地缠绵却没有平常的那般甜蜜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结束了酸涩的纠缠,师妮可的心里还空虚着,一场欢爱并不能抚平她心里的伤。她那单纯的爱真的受伤了。

    她是那么相信向南,他说他只追求她一人,她便信了。可是她做梦也想不到向南在追着她的同事还去相亲,不是一场两场,一顿饭都能碰上那么多相亲的对象,向南大概把整个s市的名媛都相亲过了。

    那她算什么?师妮可想到这个问题心里便澎湃着酸涩,比起之前的暗恋还更加的难过。

    昨晚一夜没睡,她便纠结着这个问题。她那么骄傲,怎么能容忍向南对她那么随意,只是把她当备胎一样追求。难怪,向南追她的那三年,若即若离,不温不火。他根本就是心不在焉。师妮可高傲的自尊被狠狠地伤了一把,她真的没法原谅向南。

    可是,她又恨自己那么没用,就是这样了,她还是对向南不能免疫,被他强吻了,她应该努力地推开他,可是,她竟然没原则地跟他滚在了床上,她的身体还能享受欢爱的块感。

    或许内心深处,她想原谅他的,她想让自己不要纠结过去的事,只要享受现在的爱情。

    可是,她发现向南相亲就像一根刺扎在了她的心底。当他们的身体没有间隙时,她和他的心却无法像昨天之前一样融合。

    师妮可知道爱情的问题,不能用兴爱来解决。

    可是,她现在还没想到解决的办法,心里依旧烦躁,不想理会向南。

    向南感受到了师妮可的疏离,他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抱起师妮可走进了浴室,再帮她洗澡。

    师妮可没有拒绝,任由向南的大手在她的身上轻轻地游过。若是以往,两人在浴室,那是怎样的旖旎风光啊。

    心境变了,原本美好的东西却感受不到了。

    爱情原来只是一个念想,一念之间,天差地别。

    洗完澡,向南帮师妮可穿了睡衣,让她躺在了床上。向南穿好了自己的衣服,把房间清理完,便听到了敲门声。

    向南开了门,秦岚端着粥站在门口。

    “怎么样?可可好点了么?”秦岚询问向南。

    “恩,好点了”向南点了点头。

    “让她喝点粥再睡,刚才吐光了,胃里空着,晚上睡不好”秦岚把手上的碗递给向南,交代道。

    “好,谢谢婶婶”向南接过了粥,来到床前。

    看着坐在床头的师妮可,向南温声道:“老婆,喝点粥吧”

    “我不饿”师妮可冷冷的回了一句。

    “不饿也点吃点”向南没有因为她的回答而泄气,继续劝道。

    妮很肖情脏。“不想吃”师妮可坚持道。

    “那我替你吃吧”向南含了一口粥,俯身要喂师妮可,师妮可赶紧别过头。

    “你要是不吃,我就这么喂你!”向南见此,不由直接用这招拿来威胁师妮可。

    “还是我自己吃吧”师妮可最后还是妥协了。

    师妮可只好起身,向南打着喂她喝,她虽然食之无味,但还是乖乖地喝着。

    喝了半碗便再难咽下了,推着向南道:“吃饱了,我要睡了。你也去休息吧”得不到师妮可的原谅,向南今晚是没法安睡。他恳求道:“老婆,叫我一下。你今天一天都没叫我”

    师妮可没有叫。

    向南心里一片难过,他好想听到师妮可娇媚地叫他一声老公:“老婆,叫一下嘛,你不叫。我就不离开”

    师妮可抬眼看着向南,看到那宝石一样黑眸边多了一丝血红,那是她最爱的桃花眼,可是今晚那双迷人的眼睛却带着几分沧桑,看得让人心疼。

    师妮可叹了一口气,只好叫道:“向南”

    从老公变成向南,向南对师妮可对他的称呼感到万分的失落,可又只能无奈。

    向南俯身亲了亲师妮可的额头,哽咽着道:“乖乖睡,不要胡思乱想。我去面壁思过”

    向南离开了师妮可的卧室,在门关上的一刹那,师妮可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流出了一滴泪。

    爱情带来最甜的幸福,也带来最酸的苦涩。

    爱情让人笑得最美,却也撼动了坚强的心,滴下最脆的泪。

    百转千回,让人欲罢不能,想直接跳过又不甘心。

    师妮可在床上转转反侧,她和向南也就隔着一个房间,却感觉两人瞬间离得很远很远。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秋雨还在窗外的树上滴答,敲落着夏的热烈,过滤着叶的绿意,也许,明天的枝头繁绿的树上会有一片萧瑟的黄叶,让人开始惆怅,悲秋。

    师妮可向来乐观,这一夜却听着雨声难于入眠。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师妮可昏昏沉沉地醒来,肚子空荡荡的,头却晕乎乎的,感觉又一双手帮自己按摩着太阳穴,那烫烫的温度让她的头晕缓解了些。

    师妮可缓缓睁开了眼,却看到了熟悉的眸。桃花眼失去了灼灼的光华,又多了几条红丝。

    “你没睡么?”师妮可有些意外。

    “睡不着,后来偷偷地进你的房间看你睡觉,只有看着你,心里才踏实”向南一边帮师妮可按摩,一边温柔的回道。

    “你一直在给我按摩么?”师妮可的目光看着向南的脸。

    “宿醉后,头还会晕,老婆,你好些了么?”向南目光充满了爱怜和宠溺。

    “恩,好多了,谢谢你”师妮可的语气比起昨天变得柔和几分。

    “别跟我这么客气,太生分了,让我听得难过”向南的大手摸着师妮可的额头的发丝。

    “我肚子饿了”师妮可似乎无法抵挡向南的柔情,连忙回避道。

    “那起来吃饭吧”向南缓缓的抽身。

    两人干巴巴地讲着话,师妮可起床去洗漱,向南怕师家的长辈说他乱来,也只能退出师妮可的房间,回到客房洗漱。

    两人下了楼,除了师锐开,其他人都已经起床了。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空气很清新。何慧仪在院子里练柔力球,秦岚在客厅给师景和泡早茶,师景和在看早间新闻。

    “你们两个昨晚干什么去了,怎么都这么没精神?”师景和看到向南和师妮可很惊讶地问。

    向南和师妮可不知要怎么回答,两人现在看起来还是很恩爱的样子,一同起床一同下楼。

    秦岚看道师妮可的脸上涌现了一片红潮,笑着道:“哪有这么问人话的,你让他们两个多不好意思!”

    “哈哈,白天都在一块,也就一个晚上把你们分开,就难熬成这样了。我看要催大哥赶紧把你们的婚事给办了,免得你们两个天天晚上都想着对方,睡不着觉”师景和打趣道。

    “叔叔!”师妮可非常不好意思地娇嗔着。

    师妮可心里那一口气还没喘过来,她才不愿意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嫁给向南。

    而向南听到师景和的话,本来很萎靡的心情,被输血了般很快振作了起来,勾唇笑着道:“谢谢叔叔!”

    “哈哈!看看,我说对了吧,向南早盼着结婚了”师景和大笑着,秦岚也跟着笑了。

    而师妮可则羞恼地瞪着向南,别想得那么美,得罪了我,我才不会轻易原谅你!

    听到笑声,何慧仪也结束了晨练,走进了客厅。秦岚拿了条毛巾,递给何慧仪,何慧仪擦着汗,坐了下来。

    早餐还没做好,大家坐着,施景仁起床后有喝茶的习惯,向南陪着喝茶,三个女人则喝着白开水。

    “可可,感觉好些了么?”何慧仪看师妮可额头翘起的小毛毛,知道她昨晚肯定没睡好,又心疼地问着。

    广而告之:亲们,第三更(6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有月票的娃把月票投给亚亚吧!新文月中上架,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啊!亚亚在这谢谢大家咯!

    亲们,亚亚的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正式步入大结局,谢谢亲爱的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厚爱,亚亚在这深表感谢,今天大图亚亚会尽力加更,希望给大家呈现向南番外篇的完美大结局!!!很多读者提议亚亚写师锐开大舅子的爱情故事,亚亚这里有两个文案:一、和本文的美女刘焉在一起;二、和新文里小妞来段老牛吃嫩草,大家更喜欢哪种,可以留言告诉亚亚,亚亚会根据大家的意愿再做定夺!!!在这群么所有支持亚亚的亲们,亚亚爱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