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腹黑中校大结局(5):横生枝节
    “可是可可不想见我”向南不知道师妮可是真有事,以为她不想见他,躲着他。

    “这还不简单”师锐开说完,直接拿起手机给师妮可打电话。

    手机几秒后被接通:“可可,在哪,出来帮哥哥排解一下心情!”

    早上被家长围攻,师妮可知道师锐开肯定很郁闷,不由笑道:“今天恐怕不行,我在这见客户呢!明天再帮你好好排解行吗?”

    “哦,这样啊,好,那明天得好好安抚一下我的小心灵啊!”师锐开笑道。

    “恩,哥,先这样”师妮可说完便挂掉电话。

    师锐开对着向南摊手道:“不是可可不想见你,她今天去见客户了。”

    向南听到师锐开的话,心里总算稍稍放松一下,可可对他说的话是真的,不过想到她一声不吭就这么回b市,向南的心情随之有变得沉重起来。

    “行了,等可可忙完再给她电话吧,我今天心情刚好有些小郁闷,你陪我一起去散心吧?”师锐开也一肚子的郁闷,揽着向南的肩膀说道。

    “你郁闷什么?”向南不解。

    “一言难尽啊!”师锐开一副很是感叹的表情。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b市的夜下起了秋雨,冲刷了白天蒸腾的暑气。

    在海滨城市s市这个时节雨后的气温非常舒适,清凉却清冷。而b市雨后的温差变化很大,秋雨带来了冬的冷意。

    雨一直下,夜变得朦胧。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如鱼一般徐徐滑入师家车库,车门打开,师锐开和向南下了车。

    两人今天一直厮混在一块,上午去打高尔夫球,下午去某高级俱乐部商谈合作上的一些事宜,晚上一起吃晚饭随后泡了会吧,这才回到家。

    两人打着雨伞走出车库,正准备进屋,一束亮光打在他和向南的身上。

    向南停住了脚步,转身,车灯熄了,便看到雨帘中,一辆黄色的法拉利停在师家的门口。

    师锐开也回了神,看到这辆骚包的车,再看看向南,师锐开拍了拍向南,意味深长地笑道:“可可回来了”

    向南走向法拉利,可是下一秒,向南彻底愣住了。

    从驾驶座走出一个熟人,向南看到帅气逼人的肖宏伟心里非常的震惊。他怎么也想不到,师妮可说的客户竟是肖宏伟。

    向南就觉得很奇怪,以师景仁的威名,在b市哪个客户会那么难缠,让师妮可跑个项目要耗去她一个周日,原来是这个情敌。

    向南早就不把肖宏伟当当回事了,可是现在正出于非常时期,他刚和师妮可有嫌隙,肖宏伟便见缝插针钻了进来,这时候向南才意识到,只要自己和师妮可一天不结婚,就会有人虎视眈眈地要吞.噬他的爱情。

    可可和向南谈恋爱后,一直都是个温顺的小女人,可是,真的让她生气了,她不吵不闹,却跑回家跟情敌谈了一天的工作。向南不知道知道师妮可是不是故意想气他的,但不管如何,向南这会真的被气到了。

    当然,情敌当前,不是比谁心里气体更多的时候。

    向南走到法拉利跟前,打开了车门,铺面而来的酒气让向南皱了皱眉,但还是微笑着弯下了腰。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肖宏伟很意外在师妮可的家门口看到向南,他知道向南和师妮可交往了,但是没想到一向被管教严格的师妮可,已经能让向南进家门。

    肖宏伟看着车窗外的师家别墅,他也不是第一次送师妮可回家,可是,以前总觉得那围墙是不可逾越的,而向南却轻松地踏进去了。

    肖宏伟嫉妒向南的运气!但表面上还是客气地打招呼:“向总,好久不见!”

    希望永远都不要见到你!我现在要面对的问题已经够棘手了,肖公子,肖帅哥你就别吃饱了撑着跑来凑热闹,让我和可可的感情再横生枝节!

    向南看到肖宏伟俊朗的笑容,感觉十分地刺眼。这个家伙载着我的老婆回家,还敢跟我笑得这么灿烂,敢这样挑恤,小心我赏你几拳,揍掉你的白牙!是我可起打。

    当然,向南只是在心里警惕着肖宏伟,表面上还是温文尔雅,绅士十足对着肖宏伟笑道:“肖总,谢谢你送可可回来”

    向南笑看着肖宏伟迷人的笑容渐渐枯萎,心里感觉特别痛快。恋爱中的男人估计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看到情敌时像战斗机,把情敌的士气压下去了,又像个小孩吃了糖一样兴奋。

    向南一句话轻松地战胜了肖宏伟,他开心了,肖宏伟则落败了。

    肖宏伟的脸上原本挂着灿烂夺目的笑意,听了向南如男主人自居的话,立马被打败了。当然他不是被向南打击,而是被身边的师妮可没有反对向南的话,感到失意。

    今天谈完项目,肖宏伟请师妮可吃饭,他发出邀请的时候已经准备听到师妮可的拒绝。但破天荒的,他收到了意外的惊喜。也不知道师妮可是因为公事应付他,还是因为两人很久没见面了,这段时间他没骚扰她,师妮可便把他当一般的朋友,应允了他的邀请。

    两人去吃饭的拾回还碰到了他们共同的朋友,于是,本来让肖宏伟非常兴奋的晚餐,便在一堆朋友的聚会中结束。

    肖宏伟知道师妮可是师家的宝贝公主,他请的晚饭,那么多人闹腾,自然保护着师妮可不让她沾酒。但平常不喝酒的师妮可却不领他的情。

    肖宏伟是个聪明人,他看出了师妮可心情不好,也立马猜到,能让师妮可不怕回家被骂,喝那么多酒,一定是跟向南闹别扭或者吵架了。

    送师妮可回来的路,是带着冰凉秋雨的夜路,而肖宏伟却兴奋地看到了爱情的曙光。

    知道此刻,听到向南的道谢,肖宏伟鼓胀的兴奋才一点点萎靡下去。

    师妮可察觉到肖宏伟情绪的变化,却狠心地没有出言安慰,这个时候如果让肖宏伟心情好了,那就轮到向南萎靡了。

    昨天下午是很气向南,没想到接下来该怎么面对,正好艺居的副总刚好来了一个电话,有个大项目要她回来洽谈接,于是师妮可立马定了机票回来。

    师妮可气了整整一夜都没气够,也会想虚荣一下让向南吃吃醋。看到雨中弯腰候着的向南,心里虽然委屈怨着他,但终究还是心软了。所以她最后还是很理智地没有拿已经失落的肖宏伟来做挡箭牌。

    对于自己的心,师妮可很清楚。就算和向南闹别扭,她也不会赌气招惹别的男人。今天她确实是在谈工作,她也知道一定是肖宏伟使的诡计,故意刁难艺居的副总,逼着她这个老板出面商谈工作。

    把向南晾了一天,估计也够他郁闷了。

    师妮可对肖宏伟笑着谢道:“肖总,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先回去了,下雨天,你开车小心点”

    她的声音如平常一样知性优雅,但最后一句话,只是出于朋友的关心,却让萎靡的肖宏伟心里暖了起来。

    向南地向师妮可伸出了手,师妮可抬眼看着向南,瞪着他,向南神色不变,笑脸相迎。

    师妮可看到他带着战胜肖宏伟的笑容,看到了向南的自信和得意,很想挫挫他的意气。但两口子闹别扭,关上门吵吵也就罢了,在外人面前,她还是给向南面子。

    只是犹豫了一下,师妮可还是把手搭在向南的手里,下了车。

    肖宏伟和站在门边的师锐开点点头,算打招呼了,便驱车离去了。师锐开非常自觉,也很快消失在门边,门口留着向南和师妮可。150a。

    本来喝了不少酒,下了车,被雨夜的冷风一吹,师妮可冷的哆嗦了一下。

    向南撑着伞,大手放开了师妮可的小手,伸到她腰间,搂着她,师妮可挣扎了一下,但向南却紧紧搂着,不放开,似乎怕这么一放开,就再也见不到师妮可,再也握不到手中的幸福。

    “你把楼得我痛了”师妮可反抗着。

    师妮可一说话便满嘴的酒气,向南不由皱了皱眉。

    向南当然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陪别的男人喝酒,但现在是自己夹着尾巴认错的时候,先把自己的问题解决了,可可的问题以后再计较。

    所以,此刻紧搂着师妮可的向南,只是用自己手里的力量表达他对师妮可的担忧和忐忑:“老婆,我好想你。你这样一声不响地回b市,让我吓得六神无主,昨天,打不通你的电话,我快吓疯了,我到处找你,找不到你想跟你的朋友打听,又怕别人知道你生我气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闹了别扭,担心你。你不知道,昨天,你关机的那两个小时,我过得有多惶恐。我不知道你去了哪里,担心你憋着气乱跑出事,我,真的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老婆,我我好怕你不理我,躲着我,不要我了”

    向南语气急促,说得情真意切。昨天,他把手机都给打烂了,也不知重复拨了师妮可的电话拨了多扫遍,拨到手机没电,换了一块电池,又换了一部手机

    向南患得患失地搂着师妮可,虽然她此刻在自己的怀中,可是,却感觉不真切,感觉她随时都可能逃离自己,丢下他一个人茫然无措地寻找她的足迹。

    昨天之前,他们的心紧贴着,他们的爱情浓如蜜,可是,只是一个午餐的时间,爱情绚丽的天空失去了色彩,爱情的果实成熟的时候,他就快摘到了,可是爱情树突然被拔高了,他只能远远地看着够不到,心急如焚。

    向南第一次感受到了从爱情的天堂坠下来,找不到方向的心慌。

    雨滴滴答答地怕打着雨伞,伴着向南的话敲打着师妮可的心。听到自己心爱的男人说这样的话,她做不到心硬如铁。

    冷风吹来,浑身一片凉意,她本能地靠着向南,紧贴着他臂弯,在他的胸膛取暖。

    师妮可低着头,没有看向南,听到向南的话她已经心软了,她怕自己此刻看着向南的眼睛,会没有原则地原谅他,沉溺砸他的担忧,关心,和柔情里面。

    师妮可对那对勾魂夺魄的桃花眼没有免疫力,所以,她虽然怨他的时候更想着他,但他在面前的时候,她却铁着心不看他,只是低声道:“下雨了,天气一下变冷了,先进屋吧”

    师妮可的声音有些颤抖,不知道是气温的影响,还是情绪的因素。但向南怕她酒后吹风受凉,还是赶紧拥着她进了屋。

    屋里暖和多了,还能感觉到现在是夏天,室内室外的温差之大就如向南和师妮可昨天中午前后天差地别的心情。

    但进了屋,向南便找不到和师妮可单独谈话的机会了。

    师家同意了两人的交往,向南一到周末只要有空就会陪师妮可回来,因为是师妮可正牌男友,何慧仪特赦让住在师家,当然,住的房间只是客房。

    但是小两口却在半夜里暗度陈仓,不是师妮可偷偷的跑到向南的客房,就是向南偷偷的钻进师妮可的闺房。

    当然现在,师妮可正生向南的气,晚上自然不可能会有这样的戏码。

    向南心里无奈,很急,可也得承受着这份煎熬。

    他算是知道了,在爱情里,绝对不能犯错,否则,就是杀无赦,急死你没得商量。

    客厅里,秦岚剥着向南上次提来的榛子给何慧仪吃,师锐开打开了电视听着财经新闻,见到向南亲密的搂着师妮可进屋。

    何慧仪便笑着道:“你们两个也真够粘的,在s市一天看到完还不够,可可回来上班,向南也大老远过来陪着”

    秦岚也笑道:“妈,人家小年轻热恋的时候当然是如漆似胶”

    向南听了一愣,看了看师锐开,心里暗道这个大舅子真的不错。看来奶奶和婶婶误会了,以为自己是和师妮可一道回来的,可可没有回来诉委屈。

    只要各位妇女长辈没有疑心他和师妮可之间的微妙变化,情况就不会太糟,至少,晚上还是可以继续扮恩爱,留宿在师家。

    向南笑着跟何慧仪和秦岚打招呼:“奶奶,婶婶,还没睡啊?”

    何慧仪道:“是啊,天气凉快了些,在这吃着零嘴看电视”

    秦岚拨了一个榛子对师妮可道:“可可,要不要吃,向南上次买的,挺香的”

    师妮可怕接近婶婶,被她闻到身上的酒味,笑着道:“香的东西都很热气,你们光顾着看电视,不知不觉吃了这么多,小心吃多了上火”

    “哈哈,这丫头,什么时候吃东西这么有节制了”何慧仪看着孙女红扑扑的脸颊笑着,她以为那是孙女谈了恋爱,脸上特有的娇红,一定是回来之前又跟向南在外面腻歪了一番了。

    而秦岚毕竟比何慧仪的鼻子更灵敏,嗅了嗅,闻到了酒味,刚才师锐开回来也带着酒味,所以也没多疑,却拿了剥好的榛子走到师妮可面前,塞到师妮可的嘴边:“等会你可别念叨向南买的东西被我们吃光了”

    秦岚还没说完,便皱了眉:“可可,你也喝酒了?”

    师妮可被逼着张嘴,呵出了浓重的酒气,边嚼着榛子,边说:“喝了一点”

    “这么重的酒味不止一点吧!你这个小酒鬼,晚上在哪吃的这么欢,喝了这么多酒?”秦岚闻到师妮可身上的酒气不由念叨一句。

    听秦岚这么一说,何慧仪立马跟着念叨起来:“喝酒伤身体,向南怎么没劝住可可,让她撒欢地喝啊?”

    向南不好回答,只能背着黑锅,开心询问秦岚:“婶婶,蜂蜜在哪,我去给可可调杯蜂蜜水”

    秦岚道:“厨房的柜子里有,我来调吧”

    何慧仪看到师妮可微皱着眉,像是难受的样子,心疼地道:“你这孩子,喝那么多酒干什么?现在知道难受了吧!”

    师妮可嘴角挤出一丝笑意,一副没事的样子:“奶奶,我没事”

    “还说没事,要是被你爸妈知道你这么喝酒,不骂你才怪!”何慧仪念叨着。

    秦岚去厨房一会,端着一杯蜂蜜水出来,走到师妮可面前,递给她:“就是,这丫头不知道喝酒伤胃啊,有什么事这么开心,让你喝成这样”

    哪有开心的事啊,尽是生气的事!

    师妮可看了身旁的向南一眼,眼底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但却笑着回秦岚:“婶婶,我真的没喝多少啦!”

    但师妮可接过水杯的手却晃了一下,向南赶紧帮她端着水杯,喂她喝。

    “还说没喝多少,水杯都拿不不稳了!”秦岚笑道。

    师妮可正口干舌燥,一口气便喝光了蜂蜜水,但喝下去的温水混在灼烧的胃里,却发生了化学反应,紧接着,翻江倒海。

    “呕——”师妮可呕了一声,小手捂着嘴巴。

    “向南,快扶她去洗手间!”何慧仪吓了一跳,连忙叫向南帮忙。

    向南赶紧扶着师妮可奔向洗手间,紧接着,便听到洗手间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作呕声。

    广而告之:亲们,第二更(5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今天大图亚亚会尽力加更。。。有月票的娃把月票投给亚亚吧!新文月中上架,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啊!亚亚在这谢谢大家咯!

    亲们,亚亚的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正式步入大结局,谢谢亲爱的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厚爱,亚亚在这深表感谢,今天大图亚亚会尽力加更,希望给大家呈现向南番外篇的完美大结局!!!很多读者提议亚亚写师锐开大舅子的爱情故事,亚亚这里有两个文案:一、和本文的美女刘焉在一起;二、和新文里小妞来段老牛吃嫩草,大家更喜欢哪种,可以留言告诉亚亚,亚亚会根据大家的意愿再做定夺!!!在这群么所有支持亚亚的亲们,亚亚爱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