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腹黑中校大结局(4):联手逼婚
    向南愣了一下,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师妮可会跑回b市。

    “可可,你是不是在开玩笑啊?”向南有些不太相信,试探的问道。

    “没开玩笑,我刚下飞机”师妮可一下飞机,将手机开机,结果全是向南的未接电话和短信,正要把手机放回包里就接到向南的电话。

    “可可,对不起,我知道这事让你很生气,你就狠狠的骂我一顿吧,要不狠狠打我一顿也成!”向南主动求虐。

    “艺居这边有点事,我才赶了回来”师妮可没回应向南的求虐,轻描淡写的回道。

    可师妮可越是表现像个没事的人,向南就越是紧张:“可可,你就骂我几句吧,发发火也好啊!”

    “向南,我刚下飞机有点累了,先这样吧!”师妮可说完,便直接挂掉电话。

    耳边传来嘟嘟嘟的挂断声,向南一脸悔意,连忙打电话订机票,结果最早的航程也得明天早上。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清早,阳光轻柔的洒落在b市的各个角落,床头柜上的手机铃声铃铃作响,躺在公主床的师妮可缓缓的睁开眼睛,摸过手机,随后从床上爬了起来。

    昨晚师妮可回到家,秦岚给她煮了碗饺子,吃完后跟奶奶聊了几句便直接上楼洗澡休息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凌晨三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师妮可顶着一对熊猫眼,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秋日里灿灿的阳光争先恐后的挤了进来,阳光一丝丝一缕缕了的打在地板上,灰尘飘絮,轻缓的在空气中飘荡着。

    洗漱完后,师妮可便下楼吃早餐。

    师景和昨晚凌晨才回来,在餐桌上看到师妮可不由笑呵呵的说:“可可,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九点到家的”师妮可淡淡的笑道。

    “跟向南一起回来的吗?”师景和笑问。

    “不是”师妮可回道。

    “这就稀奇了,你们两个不是如胶似漆,出双入对吗?”师锐开插话进来。

    至从家里同意和师妮可交往后,向南陪着师妮可回家两次,自然认为热恋中的两人走到那多黏在一块。

    师锐开看到师妮可的精神状态好像不似上来回来那么欢快,不由道,“你们吵架了?”

    此话一出,立马招来大家的侧目,秦岚和何慧仪的眼睛盯着师妮可。

    师妮可嘴角挤着一丝笑意,连忙解释道:“哥,你胡说什么啊,我和向南怎么可能吵架,我因为公司有点事才回来的”

    “也是,你们俩正爱的你侬我侬,死去活来,怎么可能吵架呢?”师锐开轻笑道。

    “锐开,一大清早怎么说话的!”秦岚瞪了儿子一眼。

    “呵呵,说错话了,我掌嘴”师锐开连忙认错。

    师景和的目光也投向师锐开:“你这小子,也是该找个人好好管管你才行!”

    “恩,没错,可可都有男朋友了,趁奶奶身体康健,锐开你也该赶紧找个女朋友回来!”秦岚立马附议。

    师锐开连忙放下筷子,扯了张纸巾,擦了下嘴巴:“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说完,就想起身溜之大吉。

    “你跑什么跑,给我坐下!”师景和叫住他。

    师锐开扯了扯嘴角,无可奈何的重新坐回位置上。

    “一提到让你找女朋友,你就像耗子见了猫似的,跑得比什么还快”师景和唬着脸看着师锐开。

    “爸,我也想找啊,可是没遇到合适的,我也没办法!”师锐开表示无奈。

    “别跟我说这么借口,是你自己不上心!”师景和还不了解自己儿子,瞪着他说道。南下向试道。

    “我怎么不上心了,姻缘没到我真的无能为力!”师锐开摊手。

    “实在不行就去相亲,再这么放任下去,猴年马月才给我成家”师景和提议让师锐开去相亲。

    一提到相亲,师锐开连忙摆手:“别,别,别,相亲这么庸俗的事情,我可干不出来!”

    “干不出来也得干,你这小子就是野惯,得赶紧找个女人收收你的心!”师景和直接作出决定。

    “就是,是该找个女人收收你的心,别成天在外面花天酒地的!”何慧仪附和着师景和的话。

    “奶奶我那是应酬!”师锐开辩护道。

    “不管是应酬也好,花天酒地也罢,总之我的曾孙才是最头等重要的事情,趁我这把老骨头还在,快点把婚事给办了!”何慧仪义正言辞的说道。

    “没人怎么办啊?”师锐开一脸的纠结。

    “那就去相亲啊!我明天就跟京城四大媒婆打招呼帮你张罗”师景和似乎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师锐开快点摆脱光棍的生活。

    “爸,你还是别啊,要是让人知道你孙子要媒婆介绍才能结婚,那多跌份啊!我自己找,我自己找!”师锐开强调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

    “那你什么时候给我找回来?”师景和逼问。

    师锐开皱了皱眉头:“我会努力寻找我生命中的另一半,至于具体时间,这我可说不准!”

    “别给我打哈哈,给你一个期限,半年,在半年之内必须给我找一个老婆回来!”师景和直接给师锐开设定了一个期限。

    “半年时间也未免太短了,爸,你这是要赶鸭子上架啊,再说我又不是随便的人!”师锐开一听,连忙摇头。

    师妮可听到师锐开的话,不由抿唇轻笑,越说自己不是随便的人,随便起来越不是人啊!

    师锐开看了师妮可一眼,跟她求救,师妮可瞬间收到信号,为了报恩开口帮腔:“叔叔,半年的时间是有点短,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可不能儿戏,即使找到了女朋友了,也得相处一段时间啊,你要不给哥再长一点时间”

    师景和知道这两兄妹一直都是互帮互助,不过师妮可说的也并不无道理:“半年时间不够的话,那就一年,明年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你都必须给我结婚!”

    “两年吧,至少得培养培养感情嘛!”师锐开在那讨价还价。

    “你再给我啰嗦,三个月”师景和直接把期限缩减到最低。

    “好好好,一年就一年吧,不过在这申明啊,无论我找什么样的女孩,你们都不能干涉!”师锐开把自己条件也开了出来。

    “少废话,你把人找来再说!”师景和喝了一句。

    “好吧”师锐开皱着眉头,怏怏的回道。

    秦岚听到儿子答应一年之内找个女朋友回家,顿时很开心,这样拖下去的确不是办法,是得给他好好施压施压。

    “锐开,妈妈对你可是充满期望哦,期待你早点让妈抱上孙子,让奶奶抱上曾孙啊!”秦岚笑吟吟道。

    “锐开,奶奶也很期待!”何慧仪也跟着鼓励一下师锐开。

    “谢谢奶奶和妈的期望,我尽最大努力吧!”师锐开抿嘴回道。

    “是,没有最大努力,是一年之内必须结婚!”师景和纠正师锐开的想法。

    今天真不是什么好日子,说错一句话,竟却招来家人的联手逼婚。

    师锐开郁闷到极点,一脸的惆怅:“各位长辈,你们要是没其他的话,小的能不能先告退一下!”

    “恩”师景和松了口。

    师锐开没在逗留,哧溜烟的逃之夭夭。

    还好师锐开引开了话题,师妮可才没被长辈们发现异样,吃完早饭,师妮可便换了套衣服,随后出门了。

    去见客户的半路上,接到向南的电话,师妮可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接了起来。

    “可可,你现在在哪?”耳边传来向南低沉的嗓音。

    “昨天不是告诉你了吗?我在b市”师妮可一边开车一边回道,那声音听似毫无波澜,但却充满了生气的味道。

    “我刚到b市,现在去家里找你”昨晚向南也一夜未眠,早上坐第一班的飞机来b市,这会也是刚下飞机。

    听到向南来b市,师妮可心思微动,但嘴上却回了一句:“不用了,我现在在外面”

    “在哪,我过去找你!”向南懊恼了一个晚上,第一时间飞过来跟师妮可当面认错,请求原谅。

    “我现在在去见客户的路上”师妮可淡淡的回了一句,“晚上会很迟才回家!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挂了!”

    耳边再次传来嘟嘟嘟的挂断声,向南的心变得更加忐忑不安。

    昨天真是tmd破日啊!张静玲的事情刚化解,又冒出来这么多相亲对象,可可肯定很生气,非常生气。

    怎么办?怎么样才能求得她的原谅呢?

    向南眉头皱成一团,和煦的阳光洒在他匀称的身躯上,愈加衬得他的体形英挺颀长,不过却化不开他脸上的郁色。

    向南想了想,还是给师锐开打了一个电话。

    师锐开正开车出门去散心,缓解一下郁闷的心情,接到向南的电话:“妹夫,有何贵干啊!”150a。

    “呵呵,锐哥在哪呢?”尽管心里阴郁,但向南表面上还是一副若有其事的样子,嘴角微勾的询问师锐开。

    “在b市啊!”师锐开回的答案跟师妮可一模一样。

    “呵呵,我也在b市”向南笑笑的回道,“你在哪,我过去找你!”

    师锐开报了一个地址,向南随后打的过去。

    半个小时后,两人碰到面,师锐开有些不解:“吃早饭的时候,可可还说昨晚就她自个一个人回来的,你现在是从哪蹦出来的?”

    “呵呵,我坐今天早上最早的那班飞机过来的!”向南如实道。

    “哦”师锐开瞅了瞅向南,“你们吵架了!”

    “没有”向南摇了摇头,“不过我惹可可生气了?”

    面对一直支持自己的大舅子,向南还是非常坦白从宽。

    “难怪我早上看可可一副精神萎靡的样子,原来跟你再闹别扭啊!”师锐开笑道。

    “比闹别扭还要严重”向南把自己现在的情况上升到危机状态。

    “怎么回事啊?”师锐开盯着向南。

    “就是”向南有些犹豫,要是告诉师锐开实情,说自己在追可可的时候,还去相亲的话,肯定会大舅子给暴揍一顿。为了避免血腥事件的发生,向南决定避重就轻的给师锐开一个说法。

    当然这个说法,必须给人感觉有三分真。

    “事情是这样的,我身边有个秘书,这个月提出辞职,要离开之前,公然跟可可说她一直都很喜欢我”向南开口解释道。

    “不是吧,向南你还招惹你身边的小秘书!”师锐开眼睛睁大,打断向南的话。

    “不是,我一直都很洁身自爱,没有招惹她”向南连忙否认表清白,“锐哥你先听我把话说完行吗?”

    “好,你说!”师锐开回道。

    “我那秘书还跟师妮可说了一件事,就是我手受伤的事情,可可一直以为我的手是因为救她而受伤的,其实不是,而是自个捶树受伤的,可可早知道这件事情后,觉得是我骗了她,所以很生气!”向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略的解释一遍。

    师锐开听完,不由啧啧道:“向南啊,向南,难怪我就说可可怎么一下子就被你搞定了,原来你是假用手受伤博取她的同情,你用这招骗了多少女孩子啊!”

    “哪有骗多少女孩子,就唯独骗你妹妹一个!”因为这不是师妮可真正生气的原因,向南不由弱弱的回道。

    “最好如此,不然我饶不了你!”师锐开摆着大舅子威严警告向南。

    “锐哥,我发誓,我保证,心里唯一喜欢的女人就是你妹妹可可!”向南发誓保证道。

    师锐开瞥了他一眼,想了想,可可平时不是那种小心眼,爱计较的女孩,为这种事情生气,似乎有些过了。

    不过可能是恋爱中的女人吧,难免对男人耍小性子什么的。

    “锐哥,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啊?”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忐忑不安的向南不由向师锐开求救。

    师锐开皱了皱眉头,女儿家的心思他一个大老爷们也猜不着,摸不透,再说这种事情他也没碰到过,无从给向南支招,最后只好道:“你就诚心去赔礼道歉,请求她的原谅咯!”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4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今天大图亚亚会尽力加更。。。有月票的娃把月票投给亚亚吧!新文月中上架,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啊!亚亚在这谢谢大家咯!

    亲们,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火热连更中,因为吧禁止用中校等军衔字眼,所以书名改成警官,也就是军官的意思,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