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腹黑中校大结局:百口莫辩
    “算你聪明猜对了一点,不过,不是你的情敌,是你的烂桃花”师妮可嘟着小嘴回道。

    向南想了想,立马猜到是谁,能让昨天还好好的师妮可,今天心情有所起伏的肯定是办公室的人。

    虽然向南在公司很受女职员的欢迎,但唯一跟他表白过的就是自己的秘书张静玲。只有她公然袒露对他的野心,又知道他手受伤的事,联想到她的辞职报告,确定无疑是她了。150a。

    那天辞职的时候,向南站在公司的立场挽留了一下,但张静玲的态度很坚决,向南就直接批复了,可没想到她竟然想在离开之前破坏一下他和师妮可的感情。

    “可可,你能听我解释吗?”向南看着师妮可诚恳道。

    “好啊,你说”师妮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尽管向南的手受伤不是因为自己,但知道原因总比不知道来的强。

    于是,向南便把自己那天在ktv见到师妮可和顾怀远在一起,心情郁闷,师妮可离开后,他自暴自弃地在那锤树时颓废的心情告诉了师妮可。

    师妮可听完非常的震惊,没想到向南的黄金右手还是因为自己受伤。想到那时候向南追求她的心急和绝望,师妮可觉得心被揪着疼。

    师妮可握着向南的右手,十指交握,缠绵有爱:“真是同情你的右手!不管怎么样,你的右手不管是自虐还是救我,都在表达着你对我深深的爱。我很感动。”

    向南说出了秘密,心里特别畅快,没想到他一直掩饰的事情会有这样的大逆转。心情好了,向南又开始说暧昧的话了:“哈哈,是不是特别想对它表达谢意?这很简单只要你天天为我的黄金右手解忧,分担他的工作,努力地喂饱大南南就行”

    向南说话的时候,直接把师妮可的手拉到自己的腿间,师妮可赶紧抽手:“要命啊,这可是在大街上,人来人往的”

    “外面看不到车里风光的”向南眼底泛着一丝暧昧的光芒。“不行,我肚子饿了,我要吃饭”师妮可嘟嘴拒绝。

    “老婆,你看,大南南已经被你宽宏大量给感动了”向南毫不掩饰自己被师妮可感动后的清朝涌动。

    师妮可瞄了眼向南的身下,西裤被高高顶起帐篷,小脸不由嫣红起来:“不要啦,先去吃饭。下午还有很多工作呢!在车上花了这么多时间,再不赶紧去吃饭,下午可要迟到了。你是老板无所谓,我可不行啊!”

    路边有一家西餐厅,看装修还不错,师妮可为了不在车里继续跟向南暧昧,便笑着道,“好饿,就这边吃吧”

    向南虽然心里激荡,很想在车上吃餐点,但一听师妮可说饿,只好打消各种念头。

    师妮可先下了车,去了餐厅,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向南在车上平息了冲动,待帐篷不再鼓起,才戴上墨镜下了车。

    向南走进西餐厅,这个时候来吃饭的人基本吃完了,正陆陆续续地结账离去。向南进门一眼便看到玻璃窗下的师妮可。

    向南微笑着走向师妮可,才要入座,便被人叫住。

    “咦,这不是向总么?哈哈,真是向南,戴着墨镜我也认得出风度翩翩向帅哥!都快过了午饭时间才姗姗来迟,又是来应付相亲的吧?”

    向南抬头便看到一块大色板,只有黄头发是比较素的,那张脸上,已经被各种浓烈的色彩涂抹过,这还不算壮观的,再往下看一条黑色的紧身吊带裙松松地挂在白白的肩上,包得胸前的两团大白球就快憋不住蹦出来了。她波涛汹涌地走向向南,本来她火辣的身姿已经引来众多人的侧目,突然这么不低调的叫向南,连带着向南也被众多人看着。

    向南一眼便认出眼前打扮风骚的女人,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在向南众多的相亲对象中,这个女人出场时也是这么浓烈的装扮,让向南想忘记都难。

    刚才在车上,可可还特别叫他别招来烂桃花,没想到一下车就碰到这么惊心动魄的女人。

    向南从不**,其实也没什么紧张的,让他不安的是这女人的话。

    向南对师妮可如果还有一个不可言说的秘密,就是他相了很多亲,虽然没沾染那些女人,但是,和女朋友约会时碰到那些曾经相亲的女人,总是尴尬的。

    向南怕师妮可多心,特地握着她的手,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对走到跟前的女人道:“你好!”

    向南希望这个女人有点眼力不要破坏人家的好事,但是,那是不可能的。这世上少的是知趣的女人,多的就是喜欢搅混水的女人。

    面前的大色板见向南只是不温不火地一句招呼,似乎怕她叨扰他相亲,连名字都不叫,太无视她的存在了。以她的花容月貌,谁能不对她过目不忘?

    所以她有意破坏向南的相亲,便笑着道:“真没想到向总相亲了三年还是没选到合适的,我也一样。我看我们都不要挑了,今天这么有缘碰到,我们就凑合着相处吧”

    向南偷偷地看一眼师妮可,还好她脸上还保持着优雅的笑容,只看了一眼面前的女人,便低头翻看着餐单,只等着向南给个说法般,连看都不再看一眼面前的女人。

    这块大色板打扮得这么风骚,师妮可相信向南的品味,自然不把她看在眼里。

    “呵呵,小魏还是那么青春无敌,爱说笑话。不过有些玩笑可开不得,要是让我女朋友误会生气了,我不能保证会不会告诉顾阿姨为什么你每次相亲都把男人吓跑”

    这个叫小魏的女人看师妮可无动于衷,知道挑拨没用,又听了向南的恐吓,只好做做鬼脸扭着屁股走了,带走了一阵浓的刺鼻的香水味。

    师妮可这才看着向南,笑着打趣道:“找一个高富帅的男朋友还真麻烦啊,才说不要给我招揽烂桃花,你就给我找来了”

    见师妮可没在意,还能开玩笑,向南紧绷的弦稍微松了一下,笑着道:“呵呵,可可,别介意。当初我爸为了逼着我进公司,天天逼我相亲。我为了免得招来烂桃花,出门还得强装打扮,把自己彻底毁容一番。把头发染色,或者把上衣和裤子穿得很不搭”

    师妮可想象着向南奇装异服的样子,越想越好笑,向南的气质是优雅的,做事的时候很沉稳,可是骨子里其实是非常捣蛋的。

    师妮可觉得很有趣,笑道:“我觉得刚才那块大色板说得很在理,你跟她还真是很般配啊!”

    “哈哈,大色板,这个名字是在太贴切了”向南被师妮可给逗乐了。

    师妮可似无意地笑问着:“你的记忆力可真好,几年前见过一面的女人,现在还能叫出名字”

    向南终于闻到了淡淡的醋味,赶紧解释:“你都说了,那样一块大色板,论谁见过都会很有印象。那是我爸一个朋友的女儿,现在还在上大学,但是太会惹祸了,她爸就想早一点找个男人接手。我那时不是被逼着相亲么?我爸为了逼我接.班可是不择手段拿女**害我”

    “哈哈,你以前相亲那么多,就没看上一个么?”师妮可盯着向南问道。

    “没有。我不喜欢相亲,更对那些为了结婚来相亲的女人不感兴趣。以前对结婚不感兴趣,现在嘛,遇到了自己喜爱的女人,就情不自禁地想用婚姻把她套在自己的身边”向南的眼底尽是爱意和宠溺。

    师妮可眨了眨眼睛,这是求婚么?可是没有婚戒!

    师妮可当没听到,但听了向南的甜言蜜语已经心情大好,交了服务生点了餐。

    师妮可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午餐已经端到餐桌上,向南温柔地笑着为她拉开了座椅,帮她切好牛排,举手投足十分绅士,体贴入微。

    但师妮可还没走到位置,便看到一个女人捷足先登了。

    师妮可看着那个短头发,一身套装打扮得干净利落的女人,这么没礼貌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虽然想着可能是向南的熟人,可是心里却不舒服,因为那女人皮肤很白,五官也长得很漂亮,看向向南的眼神带着闪亮的光。

    “这位是?”师妮可问向南。

    向南还没回答,那个女人抢先回答了,“我是莉莉,去年就在这个餐厅和向南相亲。没想到向南这么念旧,也和你在这相亲。向南是不是对我念念不忘,才选择这?”

    向南听到去年两字,吓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三年前的相亲说给师妮可听,她会一笑而过甚至还有心思打趣自己,但去年相亲,如果让师妮可知道后果一定很严重。

    向南郁闷到家了,刚才在车上也没注意,自己曾来过这个餐厅。以他的身份来这样人多的餐厅吃饭,一般都是在包厢,刚才之所以坐这,是因为师妮可选的位置,她不介意热闹,他便陪着。

    谁想才一会功夫,已经有两个女人蹦出来揭他老底。

    人怕出名啊!更怕当相亲专业户,走到哪都有人过来认脸!

    向南偷偷看了眼站着的师妮可,她脸上还带着笑,但向南已经能感觉到师妮可其实心里不开心了。

    “可可,s市就一个小城市,走到哪都能遇到熟人”向南谄笑着,师妮可只是哦了一声,向南不敢拖延,得赶紧赶走这个多事的女人。

    向南看着面前的莉莉淡淡地道:“莉莉小姐,真是凑巧,这是我女朋友选的餐厅,没想到这个餐厅还兼职当红娘。”

    向南巧妙地回了面前女人的话,还好这是个要强的女人,听向南这么说非常知趣地站起身,给师妮可让座,但临走之前还不忘多看一眼向南。

    向南对师妮可道:“可可,要不要换个地方吃饭,在这一口饭还没吃老是被打断”

    师妮可看了眼紧张地向南,只是淡淡一笑,埋头拿了叉子叉了快牛肉默默地吃着,但是味同嚼蜡,咽得很吃力。

    向南看了心里更急,非常怕师妮可听到了去年两字,但非常不幸,此刻的师妮可与其说叫着辛辣的牛肉,还不如说嚼着酸涩的去年两字。

    向南知道自己理亏,弱弱地道:“可可,我”

    “去年你真忙啊!”师妮可瞪着向南,愤愤地叉着牛肉,一块一块地往嘴里递,把嘴巴撑得慢慢地,狠狠地嚼着,似乎嚼的是面前的向南。

    师妮可吃饭一向都很优雅,从来没这么难堪的吃相,实在是被气糊涂了。向南真是太过分了,到哪都甜言蜜语,还以为他真的只对自己好,这三年都守着桢襙追求自己,谁想到他根本就是骗人。他竟然去相亲,相亲!

    向南去相亲,这是事实,他百口莫辩,悔不当初,现在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但又不能不解释,平常能言善道的他,此刻变得口拙:“我,我可可,你听我说”

    向南不知道要怎么掩饰相亲的事实,这一刻,他真想借个月光宝盒让时光重回到车上,他把车直接开到早上就预定好的餐厅,就不会有现在棘手的难题。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屋漏偏逢连夜雨,祸不单行常有,月光宝盒只有一个都让至尊宝那只猴子玩废了。

    就在向南费尽心神地想着怎么才能把师妮可哄开心时,天杀的兼职做红娘的餐厅又进来一个女人,长得瘦瘦弱弱,长发飘飘,一袭绿裙衬得她像一弯柔弱的柳枝,让人看了我见犹怜。

    这个女人进了餐厅,看到向南,双眸一亮,便径直走了过来。

    “向南,好久不见!”刚才在门口让人感觉羸弱的女人落落大方地向向南伸出纤纤玉手。

    向南后背直凉,本来已经坐如针毡的他,巴不得立马离开这个餐厅,可是师妮可不发话,他不能走。他真怕在这个餐厅再听到有女人过来叫他。

    可是,偏偏今天不知道吹了那阵风,吹来那么多烂桃花。一而再再而三地有女人打扰他和师妮可的就餐,一个比一个更加让他胆战心惊。而面前这位,根本就不让他躲避,直接伸着纤细的手掌等着他有力地一握。

    向南别说握手,连面对都不敢了,只能装傻充愣:“你好,你是”

    “向总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四个前才相亲,没想到今天迟一点吃饭,碰到你又来相亲了”弱柳的女子也不计较向南的忘记,只是嫣然一笑,声音温柔如她的气质,如果她没有大胆地伸手等向南相握,她的气质就更加天然了。

    师妮可手里还拿着刀叉,吞咽着牛肉,听到这柔媚得近乎发嗲的声音,心里更堵了,后果是,喉咙也被堵住了。

    向南赶紧端了水帮师妮可。你对算到昨。

    师妮可好不容易把喉咙理通畅了,可心里却无法舒畅。向南也是,他恨不能把这家餐厅掀了!

    在这家餐厅一口饭还没吃竟然遇到三个相亲对象,向南实在有些崩溃,今天是衰到家了。

    这顿饭就这么砸了。

    师妮可从来没这么丢脸过,气得真想狠狠地骂向南一顿,但这里是公共场合,以她和向南的身份自然不会再这闹不愉快。

    向南拿了纸巾擦着师妮可的嘴角,一边非常不快地对坏事的女人道:“我不是相亲,这是我女朋友”

    “哦,是吗?”弱柳女子打量了一下师妮可,淡淡地道,“原来向总喜欢的这款女孩啊!”

    什么叫这款女孩啊!师妮可的脸色慢慢转阴。

    看到向南神色不悦,弱柳女子很是识趣:“那打扰了,我朋友在那先过去了”

    弱柳女子一走,师妮可立马沉下脸,这估计是师妮可第一次给向南脸色看:“向南,你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吗?”

    在这家餐厅竟然遇到以前的三个相亲对象,向南实在有些崩溃,连忙解释:“可可,我”

    话还没说完,又来一个:“哎呦,这不是向总吗?”

    这又是谁啊?

    可是坐在对面的师妮可,没等那女孩再次开口,直接拿起包包离开了餐厅。

    上午张静玲把向南手受伤的事情告诉师妮可就让她心里漾起一层不愉快的涟漪,结果吃饭的时候,又碰到向南前面的相亲对象,师妮可即使气量再大,修养再好,但深陷热恋中的她也难免因为生气而情绪失控。

    今天可真是衰到家了,向南懊恼不已,连忙起身追了出来,在餐厅门口抓住师妮可的手:“可可,你听我解释”

    师妮可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向南:“好,我听你解释?解释你去年八月去相亲,解释你三个月去相亲?”

    吃一个饭竟然能遇到三四个相亲对象,向南估计是普天之下第一人吧!

    “可可,相亲这事是我妈安排的,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去走下过场”向南知道这次逃不过了,现在只能坦白从宽。

    “迫不得已?”师妮可不可思议的看着向南。

    “可可,这事是我不对,我不该去相亲,真的很抱歉”向南从来没见过师妮可用这种表情看着自己,连忙承认错误。

    这毕竟是大街上,师妮可看了看向南,随后却轻描淡写道:“好了,不说了,回公司吧”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回到车上,向南连连道歉,师妮可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专心开车!”

    向南知道师妮可是真的生气了。她越是表现没事,向南就越是担心,越是紧张。

    一个下午向南都心不在焉,眼睛时不时看向师妮可办公室的玻璃窗,却坚定师妮可在那认真地工作。

    这让向南更是坐立难安,他宁愿师妮可狠狠的骂他一顿,打了一顿,把心中的生气说出来,发泄出来。

    可师妮可的修养实在太好了,既不骂他,更不会打他,只是把气闷在自己心里。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到了下班时间,向南刚开完会,没有直接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去了师妮可的办公室。

    打开门一看,不见师妮可的身影。

    “不是吧,可可下班了?”向南嘀咕一声,从师妮可的办公室退了出来。

    在门口,刚好碰到时启元从办公室出来,一副准备下班的样子。

    时启元见向南从师妮可办公室出来,不由笑着走了过去:“向总,可可好像有事,一个小时前跟我打了声招呼,提前下班了!”

    一个小时前?那时候向南还在开会呢!看来这丫头真的生气了,而且还气的不轻。

    向南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冲着时启元笑了笑:“哦,我知道了!”

    待时启元离开后,向南回到办公室,拿起手机给师妮可打电话,殊不知竟然关机了。

    向南悬了一个下午的心,变得更加紧张起来,连发了几条短信过去,询问师妮可在哪,随后第一时间冲回家,结果家里漆黑一片。

    不知道可可是不是回姑妈家里,于是向南给孙萌萌打电话。

    刚回到家的孙萌萌,边走进家里边接听向南的电话:“向南”

    “萌萌在哪啊?”向南试探的问。

    “刚回到家,有什么事吗?”萌萌温声的回道。

    向南想确定师妮可是否在姑妈家,不由打哈哈道:“我和可可想请你和叶子青几个吃晚饭!”

    “你不早说,我都已经回到家了,真没诚意!”孙萌萌笑笑的回道。

    听到孙萌萌的声音没有丝毫异样,想必没和可可在一起:“呵呵,我和可可刚下班,既然你已经回到家,那就改天吧!”

    “恩,好,有饭吃记得提前通知!”孙萌萌笑着提醒一句。

    “好”向南挂掉电话后,又想给叶子青打电话,不过想来想去还是没打。

    叶子青不比孙萌萌,这丫头鬼精着呢?要是知道自己和师妮可发生不愉快,铁定明天大家都会知道。

    于是,向南只好不停的给师妮可打电话发短信跟她道歉。

    直到八点半,晚饭还没吃的向南才打通师妮可的电话,焦急的询问:“可可,你在哪?”

    只听到耳边传来师妮可的声音:“在b市”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60字)已更完,明天见。。。明天大图会尽力加更,有月票的娃把月票投给亚亚吧!新文月中上架,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啊!亚亚在这谢谢大家咯!

    亲们,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火热连更中,因为吧禁止用中校等军衔字眼,所以书名改成警官,也就是军官的意思,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