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腹黑中校大结局事情败露
    师妮可怔怔的看着那盒子,心想,这盒子里面不会是求婚戒指吧?

    可是求婚不是应该有个浪漫的烛光晚餐,悦耳的琴声,然后男主角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跪在地上,对女主角深情的说一段情话,恳求她嫁给自己,一辈子会好好照顾自己吗?

    要是向南就这么跟自己求婚了,那也实在太不浪漫了!

    “老婆”向南向她眨了眨桃花眼,示意师妮可接过礼物。

    师妮可缓缓的伸过手,接过盒子:“是什么礼物?”

    向南嘴角微勾:“你自己打开看看”

    师妮可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缓缓的打开盒子。

    额——不是戒指,而是一条设计精美的紫色钻石手链。

    “哇,真漂亮”师妮可看到盒子里静静躺着的钻石手链,钻石在灯光的折射下,变得璀璨夺目。

    “喜欢吗?”向南搂着师妮可的芊腰,嘴角漾着一抹好看的弧度。

    “恩,很喜欢”原本以为是戒指,没想到却是手链,师妮可的心有些欣喜,又有些小小的失落。

    “那我帮你带上”向南含笑的拿起盒子里的手链帮师妮可带上。

    淡淡的紫色,衬得师妮可手腕的肌肤更加的白希柔嫩,紫光贴着肌肤流转,交相辉映,说不出的好看。

    师妮可看着自己的手腕,嘴角扬起一抹嫣然的笑意,刚洗完澡嫣红的小脸显得特别纷嫩晶莹,令人格外心动。

    “谢谢亲爱的老公”师妮可踮起脚尖在向南的脸颊在亲吻一口。

    向南指了指自己的嘴唇,师妮可笑着满足他的要求。

    欣赏够了,师妮可想把手链取下来,却被向南制止,温热的大手从后面环住师妮可,熟悉的男性气息笼罩着师妮可的身心:“别取下来,带着吧,这条手链戴在你手上,特别的好看”

    师妮可脸上笑意嫣然:“是手漂亮,还是手链漂亮”

    “当然是我老婆的手漂亮”向南托起师妮可的小手,宠溺的哄道。

    师妮可嘴角微微扬起,白希的双颊间染着淡淡的红晕,幸福的依偎在向南的怀里。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在向氏大夏。

    窗外,尉然的天空一望无际,万里无云,纯净得如海,无垢毫无杂质。

    在师妮可办公室里,埋头绘图一个多小时的师妮可缓缓的抬起头,脖子有些酸痛,不由伸手按摩。

    眼眸看向桌旁娇嫩嫣红的还沾着露水的玫瑰花瓣,淡淡地花香冲入鼻尖,师妮可的嘴角微微弯起,不由自主的浮起一丝甜蜜的浅笑。

    活动了几一下,师妮可拿着杯子,站起身,往茶水间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几位小秘书们在那嘀咕着。

    “静玲怎么就辞职了呢?”郭小琴不解的询问。

    “是啊,不知道什么原因,问她,她也不回答,就说家里有事!”姚美清回道。

    “我估计不是家里有事吧,或许有其他难言之隐”郑莹莹猜测道。

    “有什么难言之隐?”郭小琴追问。

    “这我哪知道啊?”郑莹莹耸了耸肩膀。

    “唉,向总的秘书唉,这职位别人想求都求不来”姚美清感叹道。

    “是啊,不知道是谁接她的班?”郭小琴也在思索着问题。

    “呵呵,难不成你想?”郑莹莹戏虐一句。

    “我倒是想啊,不过时总待我这么好,易主这种事我还是不干为好”郭小琴在那表忠贞。

    师妮可轻哼一声,走了进去,笑嘻嘻的说:“你们三位也在这啊!”

    三位女秘书连忙站起身:“师小姐”

    幸好刚才只是在讨论张静玲辞职的事情,要是讨论向总,那她们前面做的巴结工作都没做了。

    “师小姐,你要喝咖啡还是绿茶,我帮你泡”郑莹莹殷勤的询问。

    “没事,你们忙,我自己来吧!”师妮可淡淡的笑着拒绝。

    “呵呵,那我们先会办公室了!”郭小琴连忙告辞。

    “恩”师妮可点了点头,端着杯子走到咖啡机旁。

    不过姚美清倒是特别的眼尖,看到师妮可手上的紫色钻石手链,不由询问:“师小姐,你这手链真漂亮!”

    师妮可看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手链,嘴角漾起一抹淡笑:“谢谢”

    “什么时候买的?”郑莹莹围了过去。

    “这个昨天收到的!”师妮可的眼底闪着甜蜜的光芒。

    “是向总送的吧!”姚美清笑吟吟的猜测道。

    师妮可的脸微微一红,默认了姚美清的提问。

    姚美清托起师妮可的手:“哇,这手链的钻石是紫钻啊!”

    “那岂不是很贵?”郑莹莹的话有些二。

    “当然啦!这可钻石可不是辐射改色的,而是真真正正的紫钻,这条手链少则也要几百万呢”姚美清很肯定的回道。

    “真的吗?”郭小琴眼睛猛眨了几下。

    “恩,当然是真的,彩色钻石可是非常稀有的,价格也非常昂贵。全球一年约出土一亿克拉的钻石原石,其中只有不到一成为宝石级。而紫色钻石更是十分稀有和珍贵”姚美清一本正色的表情极像珠宝专家。

    “哇,真的吗”郭小琴细看着师妮可手上的手链,眼底尽是羡慕。

    “天然的彩钻只有在拍卖会才能见到,而其他的地方基本上见不到的,师小姐,这条手链我记得在珠宝杂志见过,好像是意大利名师设计的!”姚美清说的头头是道。

    师妮可对珠宝的认知勉强还行,但是叫她鉴定到没这能耐,昨晚向南把这手链送她,只是感觉就是很美,至于价值几何,倒是没想过,听姚美清这么一说,不由低头细看了一下手链,越看越美。

    “师小姐,向总真的对你好好哦!”郑莹莹称羡道。

    “是啊,向总实在太爱你了!”姚美清也跟着称羡拍马。

    确实如此,钻石本身就是女人最爱,这么稀罕昂贵的紫钻,更是让人着迷,哪有女人会不羡慕呢?

    “呵呵,还好啦”师妮可嘴角上那抹幸福笑意止都止住,一个劲的往外溢。

    “唉,我们别光顾着羡慕师小姐,回去上班吧!”郭小琴提醒一句。

    逢源拍马得适度,毕竟师妮可是未来的向总夫人,想必还是更想看到她们兢兢业业的工作。

    姚美清和郑莹莹才适可而止,和郭小琴一同离开了茶水间,但刚走到门口,张静玲就走了进去。

    张静玲冲她们笑了笑走了进去,可没想到师妮可还在里面:“师小姐”

    刚倒好咖啡的师妮可,见张静玲进来,淡淡一笑应了一声:“恩,张秘书”

    张静玲走到她身旁,拿了一包花茶放进杯中,正要倒水进去的时候,只听到师妮可说:“张秘书,听说你辞职了?”

    张静玲怔了一下,转过头看她:“恩,是的.”

    “怎么就突然辞职了呢?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师妮可出于关心,询问张静玲辞职的原因。

    张静玲毕竟是向南的秘书,跟随多年,肯定视为心腹,如果辞职换人顶替,肯定得磨合一段时间。

    张静玲放下手中的水壶,转过身,定定的看向师妮可:“师小姐,想知道真正的原因吗?”

    师妮可看到张静玲的目光,似乎已经猜到了答案,淡淡的笑道:“恩”

    “因为向总”张静玲毫不忌讳的说出自己真是辞职的原因。

    果真如此,前期师妮可还没跟向南确定关系时,张静玲天天跟随左右,难免深陷其中。

    “因为向总?他怎么啦?对你胡乱发脾气?还是天天让你加班?”师妮可明知故问道。

    还以为她会震惊呢?没想到师妮可却是如此的淡定,这完全张静玲的意料之外。

    不过既然话已经挑明,张静玲也不在绕弯子,反正自己过几天就走人了:“因为我喜欢向总”

    “哦这样啊?”师妮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你不意外吗?”张静玲似乎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

    师妮可笑着摇了摇头:“不意外,向南本来就很招女孩子喜欢,张秘书你跟着他这么多年,喜欢上他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见师妮可如此不以为然,张静玲的心顿时像针扎一样,似乎自己对向南的爱,在她眼里微不足道一样。

    其实师妮可不是完全的不以为然,张静玲这么直白的告诉她,多多少少心里还是有些忌讳,只是她隐藏的很好,身为高官之女,无论是见识还是休养,都是一流的。况且向南本身就很讨女孩子喜欢,

    “呵呵,是吗?在你眼里这都是正常的事情?”张静玲有些挫败。

    “张秘书,在职场上,一定要学会公私分明”师妮可淡淡的回了一句。

    公私分明!这句话深深的刺激着张静玲,每天看到向南和师妮可卿卿我我,她心里变得极为嫉妒,想公私分明几乎不太可能,选择辞职,就是想眼不见为净。

    “呵呵,师小姐真不愧是高官之女,遇事临危不惧,如此淡然”张静玲看着师妮可嘴角挤着一丝笑意,“那我就告诉你一件让你不淡然的事情!”。

    说到这,张静玲的目光泛着一丝挑衅,其他三位秘书这一个月来经常对她逢源拍马,张静玲无意间听到一段师妮可开心之下讲述自己如何答应和向南交往的浪漫桥段,此刻正好派上用场。

    听到这句话,师妮可的目光直视着张静玲。

    张静玲缓缓张口:“你不是说,你是因为向总英雄救美,才答应和他交往吗?但我告诉你,向总的手是在之前受伤的,根本不是因为救你而受伤的,所以啊,晒幸福之前先确定一下事实再说”

    “什么?你说什么?”师妮可听后,有些不解,又有些意外。

    张静玲笑了笑:“师小姐,失陪了!”说完,张静玲便离开茶水间。

    师妮可怔怔的愣在那,脑海一直回旋着张静玲刚才的那番话。她虽不屑张静玲的挑恤,但真正面对向南时,心里却老是想起张静玲当时说话时眼里的轻笑,便感觉有一根刺般,总是不自在。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恼张静玲这个即将离开的秘书故意给她爱情泼水,还是为自己本该带有传奇色彩的爱情遗憾。

    当初她就是被向南的英雄救美感动得一塌糊涂,才软了心接受了向南。现在知道向南的右手并不是救自己时受伤,她也不怪向南,只是觉得她们的爱情少了那份惊心动魄,似乎少了一份完美。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中午,师妮可和向南一起吃饭,向南也察觉道师妮可的异样,似乎有什么心思,但又不想破坏两人吃饭气氛般,不说出口。

    向南左手打着方向盘,右手拉着师妮可的手问道:“老婆,发生什么事了?”

    “恩,没事”师妮可笑着回道。

    此刻她的左手正在向南的右手里。每一次向南的右手这么拉着她的时候,她心里都会有一份感动,现在对着向南的右手,她想起张静玲,真是恨死那个想迷惑老板的女人了。

    那个充满野心的女人破坏了她对向南刻骨铭心的爱慕。

    师妮可想抽出自己的手,向南却不放手。

    “老婆,我们朝朝暮暮地相处,你哪根汗毛发情我都知道”

    师妮可听了拍了向南一下,撅着嘴道:“你的汗毛才会发情”

    “呵呵,快说吧。我可不想看到宝贝老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向南转过头笑着询问师妮可。

    有那么明显么?师妮可嘴硬地道:“我才没有”

    “反正你现在没有一点恋爱中的人和男朋友在一起的幸福感,这会让我很受挫的”向南的右手捏了捏师妮可的小手,师妮可喜欢被他揉捏的感觉,酥麻舒服。

    但现在向南在开车,她不想让他分神,便推开他的手道:“专心开车啦”

    师妮可想着心事,不告诉向南,向南哪能专心呢,他的右手依旧缠着师妮可,不依不饶:“你不开心,又不告诉我,我心里会很惶恐的”

    “呵呵,想哪去了。其实也没什么事啦”师妮可默想了一会,觉得自己小题大做了。现在正是两人如火如荼的热恋中,应该享受这份甜蜜恩爱,干嘛为过去的是纠结而毁了现在两人难得的甜蜜呢。

    她不想让自己恋爱后变得小家子气,便豁达地自我安慰着,想明白后脸上又展开明媚的笑容。

    这阴转多云,变幻得莫名其妙,却让向南更加不安心。

    本来师妮可这边没事了,现在轮到向南心里堵了。他希望恋爱中的两人心里没有压抑的秘密,可是,很显然,可可不愿和他分享。

    向南默默地开着车。

    他们的午餐准备在s市的各餐馆轮着吃,他要陪着心爱的女人吃尽s市的美食,今天去的比较远,开车也要半个小时。

    车内安静地让师妮可很不习惯,自从两人恋爱后,向南都是甜言蜜语地哄着她开心的,从来没有这样的冷场。

    师妮可本来不想去追究向南右手是否为救自己而受伤,可现在把向南惹得闷闷不乐,她觉得无奈,只好揭开那个秘密。

    “老公,你不说话,感觉好不习惯。在想什么呢?”师妮可撒娇着道。

    “我在想什么事能让你明明不开心却又不理会了,一定和我有关吧”向南转过头看着师妮可,那娇媚的容颜,不管什么时候看着都让他心动,突然向南嘴角一勾,右手又探过来,抚摸着师妮可的小腹:“老婆,是不是有了?哈哈,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刚才想破了头都没想到,原来你有了宝宝。哈哈,真是个傻老婆,你是不是因为没结婚有了孩子为难?那太简单了,这个周末,我爸会去b市上门提亲,我们马上结婚”

    师妮可看着自以为想到答案欣喜若狂的向南,不由好笑,这男人的想象力也太奇葩了,当然,她喜欢这样乐观的向南。她挥开向南的右手没好气地打击着:“老公,你这是在梦游么?我们在一起才几天,哪来的孩子?还有啊,谁跟你马上结婚?没有浪漫的求婚,没有婚戒,没有鲜花,哼,别想得那么美,我才不会这么稀里糊涂地嫁给你”

    向南熠熠生辉的桃花眼在师妮可的小小抱怨中暗了下去,真是空欢喜一场!

    向南不乏浪漫的幻想,他已经策划浪漫的求婚,但师妮可是提前出差回来的,他的惊喜还没来得及亮出来。爱到一定程度,两人都想结婚了。

    向南想到昨晚送手链给师妮可时,她还以为是戒指呢。难道她为这事闹心?应该是了,女人从爱一个男人开始,便期待着婚姻,可可是爱他的,看这一脸的幽怨,一定是怨他迟迟没有求婚。

    向南开着玩笑道:“老婆,我现在去买戒指。呵呵,没有求婚的经验,准备不充分,请老婆见谅”

    “你敢背着我跟别的女人搞求婚的经验!”师妮可眉眼娇瞪道。

    “呵呵,不敢,我以为你恨嫁,没看到戒指,心里不开心”向南嘴角微勾的笑道。

    “恨你个头”师妮可被向南胡乱地猜测搞得晕了,为了不让向南再钻牛角尖,她咬咬牙也不管是否会挫伤向南直接道了出来。“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说了,你别往心里去。我刚开始听到的时候,心里很震惊,不是失望,只是觉得有些遗憾”

    “到底什么事啊?被你说得我好紧张”向南摸不准师妮可的心思,真的有些紧张起来。

    “就是你的黄金右手啊,这只手原来一直是我膜拜的英雄,只是今天,有人告诉我这个英雄是个冒牌货”师妮可拉着他的右手抖了抖。

    师妮可这么一抖出来,向南脸上的笑容立马僵了,非常紧张地看着师妮可调侃的笑容,不知道要怎么去解释。

    关于右手受伤的事,有很多人知道。其实他没骗过师妮可,只是师妮可一厢情愿地认为是因为救她而受伤,向南当初为了接近她,不敢否认,后面为了维持那片美好就拖着没有坦白。如果不是师妮可此刻提起,他还以为所有人都忘了这事。看来没有不透风的墙

    向南知道这事迟早会败露,只是真到这一刻,心里却有些害怕。怕师妮可以为他用欺骗的方式骗取她的感情。

    “老婆,你现在是不是对我很失望?”向南抽回了右手,从裤兜里摸出烟盒。他随身都带着香烟,没有烟瘾,烦闷地时候才会抽烟,当然这段时间,掉进爱情蜜罐的他是没有机会抽烟的。带着的烟基本就是为别人提供的。师妮可曾笑他走到哪都当好人,派好烟。

    “你想多了。你也从没说是因为救我而受的伤”师妮可握住了向南香烟的右手,向南看着师妮可,她眼里没有责怪的意思,而是温柔的豁达,让他心里稍微安定了些。

    师妮可随后继续道,“其实,我心里也挺矛盾的。你的手因为我两度受伤,我心里总存着一份愧疚,却又心生感激。知道不是因为救我而再度受伤,心里释然了,却又觉得我们的爱情缺了点英雄救美的传说少了几分浪漫。不过,我已经想通了,那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我只知道成了你的女人,我很幸福,很知足”

    向南停下了车,他凝视着师妮可,握着她的手,说不出的激动和感动。他没想到师妮可会这么宽容他:“老婆,你真好!”

    “哈哈,现在知道我的好了吧。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我不会跟你计较。看你这么紧张,一定瞒得很辛苦吧”师妮可眼睛盯着向南笑道。

    “呵呵,什么是原则性的问题?”向南不解。

    “你的桃花眼别给我招来烂桃花”师妮可直白的说出自己的底线。

    “我更担心你招来情敌呢?这事是不是哪个情敌看我们情浓如蜜不顺眼故意告诉你的吧?”向南听完,立马反戈一番。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6000字)已更完,明天见。。。有月票的娃把月票投给亚亚吧!新文本月15号上架,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啊!亚亚在这谢谢大家咯!

    她吧该深。亲们,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火热连更中,因为吧禁止用中校等军衔字眼,所以书名改成警官,也就是军官的意思,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