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六 百 章 无法自拔
    早上,向南是被闹钟吵醒的,他按了按太阳穴,让头脑清醒些。

    昨晚得了师景仁的开口,向南太兴奋了,陪师锐开喝酒喝得很晚才回来,现在还带着浓浓的困意。今天还要去师家讨好何慧仪,还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就是困也得早起啊。

    昨晚太晚了,没有打电话回家,他知道父母一定在家紧张地等着他的电话。

    向南拨了裴女士的号码,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接起。

    “南南怎么这么迟才打电话回来啊。”

    向南听到裴女士带着惺忪睡意的话,知道父母还没起床,便坏坏地打趣着:“妈,现在才六点,这个时候你还在爸的怀里吧。不好意思,我打扰你们两个的好事了。你们继续,我等会再打过来”

    “你这坏小子,说什么胡话?”裴女士被儿子调戏得耳根一红不由喝斥着,其实是欲盖弥彰。

    向阳平常会早起锻炼,周末也有睡得迟的时候。譬如说,昨晚老夫老妻做了一次功课,干活干累了自然睡得沉,早上自然没那么早起来。这会还真让向南说中了,夫妻俩还保持着昨晚的恩爱姿势呢。

    向阳也被电话吵醒了,瓮声问:“怎么了?”

    “哦,没事,南南又皮痒了乱说话”裴女士被儿子说的不好意思,从向阳的怀里抽身,继续打电话,“昨天去可可家怎么样?”

    “可可的家人都在家”向南回道。

    “师总也在啊?有没有提到你和可可交往的事?”裴女士好奇儿子去女朋友家里的进展情况。

    “呵呵,这肯定免不了的嘛,我都上门了,你儿子长得玉树临风,自然不会被人忽视”向南自恋的调侃道。

    “你就别卖关子了,结果到底怎么样?”裴女士急着想知道结果,追问道。

    “可可奶奶舍不得可可嫁太远”向南说出目前最大的障碍。

    “啊!这可就难办了。但是,也不远啊,现在交通这么便利,坐飞机也就两小时,一天能走好几个来回”裴女士听到这个消息,连忙为交通局打广告。

    “我可不敢跟她这么说”向南低低的笑着。

    “唉,距离算不了什么。人家是怨你当初怠慢了可可。前三年要是你去他们家,她老人家肯定都乐于见到你和可可好,现在,只能好好待可可,让她们先去了心结”裴女士叹着气。

    一颗心也被悬着忐忑,向南这么早打电话回家,那一定不是和师妮可住一块了,裴女士以为昨天儿子在师家一定看了不少脸色,心疼儿子,又道,“你也别太心急,先和可可交往,过段时间我和你爸一起去看可可奶奶,让她消消气”

    向南听到老妈的张罗,心里被感动了,他也不好再逗裴女士了,便直接笑着道了出来。“哈哈,妈,你也太小看我了,哪里需要你和爸出马啊”

    裴女士刚才还一片忧戚,听到笑声,知道又被儿子捉弄了,没好气地道:“臭小子,你能不能把话干脆地说出来。你想急死我啊”

    “妈,我没骗你,可可奶奶确实不想可可嫁远了,但是师总欣赏我啊,只要师总拍板了,奶奶闹点小别扭,逗逗她开心就行了。你要对你儿子有信心,我多抛抛眉眼,就能把可可奶奶迷得昏头转向”向南对自己美色相当的自信。

    “又开始胡说八道了。正经点,老奶奶喜欢美食,你早点起来去买点她爱吃的哄她开心”裴女士见儿子没个正行,不由轻骂一句。

    “我就是这么想的。为了取悦她老人家,我连闹钟都用上了”向南笑着回道。

    “少睡一次懒觉,能把可可娶回来,还是便宜你了。傻小子,别跟我聊天浪费时间了。快点去忙吧”裴女士催促儿子赶紧行动起来。

    “哈哈,谨遵裴美女的教导!”向南轻笑的回她。

    向南挂了电话,洗漱完了就离开了酒店,直接打车去了自己的鲜花餐厅,这么早餐厅还没开业,这个餐厅的客户基本是情侣,所以,不做早餐的。不过昨晚向南提前跟店长打了招呼,让厨师早上提前上班,做了八道拿手菜。

    向南到的时候,鲜花早点已经做好了。其实他也可以让店长做好了直接送到师家的,但为了显示诚意,他还是自己亲自去提早餐。

    向南到达师家别墅,已经七点半,何惠仪正在院子里,听着音乐打柔力球。睡了一个晚上,何慧仪已经恢复得精神抖擞了。虽然腿脚不灵活,下盘没那么稳,但她有舞蹈的底子,打的柔力球伴着音乐却非常有风姿。

    “奶奶,你的舞姿太美了,真看不出来,你跳舞的时候身姿这么轻盈,要是穿上年可可的衣服,绝对让年轻人流尽口水”向南知道何慧仪打柔力球,却偏偏把她说成跳舞,甜言蜜语一番。

    女人都是耳根软的,被这么委婉地却非常夸张地攒着,何慧仪心里当然很臭屁地乐了。

    不过看看说话人是向南,她可就不乐了,她没有停下动作,冷冷地看了眼门口的向南道:“嘴巴这么甜,难怪可可这么容易被你骗了”

    向南走进院子,来到花棚边,继续笑着道:“奶奶,我说的是真的。我看过很多老太太打柔力球,那都是打球,没有一个人能像你一样,这把年纪了,身体还这么柔软,你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舞蹈家吧”

    何慧仪本来不想搭理站在跟前的向南,但她却又无法忽视。这个美食家闻到了鲜花的芬芳,而这味道是向南带来的,可他手里并没有捧着鲜花。何慧仪终于看到向南两手提的便当盒。

    向南也注意到何慧仪那么随意地一撇,立马献宝:“奶奶,这个是鲜花菜肴,可可很喜欢吃”

    要是让师妮可吃,向南会和她一起去鲜花餐厅吃,比较浪漫有气氛。向南这么讨好何慧仪,却又不明说,就是怕何惠仪嫌他油滑。

    这话明显产生了效果,当然,到了何慧仪的耳朵,主要是鲜花菜肴起的作用。

    可可的嘴刁,她爱吃的,何慧仪基本也爱吃。面对美食,何慧仪是经不起you惑的,但她又想到昨天乌龙的演戏,脸上还是挂不住的。

    虽然动了心,何慧仪还是继续轻盈地抛着球,似乎随意地问:“是你自己做的?”

    向南一头的汗,要讨好这位老太太还真不容易啊,这么大早他还没睡够呢,亲自从城北跑城西那早餐赶到城东,已经够有诚意了。可老太太一句话就把他顶死了。

    向南没有气馁,依旧带着温雅的笑容道:“这鲜花菜肴是餐厅拿来的,奶奶要是也喜欢吃,以后我做给你吃”

    这话把何惠仪打动了,她有两个儿子,一个孙子,那些男人有空的时候也会陪他吃吃美食,可从没说过给她做美食。也只有她逝去的丈夫,曾经陪她吃尽美食,还学着做给她吃。

    何惠仪突然停了下来,拔了u盘,关了音乐。叹了一口气道:“你这孩子可真能哄人。你会做饭?”

    “不能跟大厨比,简单的菜会做一些,可可倒没嫌弃”向南微笑的回道。

    “哦,你做饭给可可吃过?”听到向南会做饭,何慧仪有些吃惊。

    “是。可可喜欢我做饭给他吃”向南笑回。

    何惠仪点了点头,看了向南,看到他丰神俊朗的面容上有滴滴细汗。她想到了自家的孙子,这个时候师锐开还在床上睡懒觉呢。向南一表人才,事业有成,能这么费心地带来早餐,也算是对可可上心了。

    何惠仪神色软了下来,便显得慈爱了。“进屋吧”

    噢耶!

    终于让奶奶允许自己进门了,向南心里非常地开心,今早算没白早起。

    向南欢笑着,桃花眼熠熠生辉,甚是动人:“是。奶奶,可可还没起床吧?奶奶,您来尝尝味道如何”

    向南进了客厅,秦岚也在,连忙打招呼:“婶婶,这么早就起床了!”

    “呵呵,你也好早。人来了就行了,怎么还带早餐?家里有保姆,不用这么麻烦的”秦岚客气了一番,和向南一起去了餐厅,把向南带来的的早餐拿了出来。

    茉莉汤,牡丹花银耳汤、木芙蓉豆腐,桂花丸子,芙蓉鸡片,兰花酥茄,梅花粥、槐花饺。鲜花早餐只闻着就让人流口水了,而打开后,花香更浓,做得太精致了,被热气笼罩着色彩缤纷,倒让人看了赏心悦目却舍不得吃了。

    何慧仪闻香而来,看到桌上的美食,终于没有节操地开始夸向南了:“向南辛苦你了,这么大早搞出这么多好看的菜”

    “鲜花菜肴美容养颜,就是不知道合不合奶奶的口胃”向南谦虚地笑着。

    秦岚拿来了碗筷,摆到了何慧仪的面前,何慧仪先喝了一口梅花粥,简单地道:“恩,不错”

    虽然点评简单,但何慧仪似乎很有胃口,各色菜都尝了尝,秦岚也跟着吃着。看他们婆媳吃得愉快,向南知道自己的美食you惑成功了。

    秦岚看到婆婆吃得那么开心,也对向南点头道:“呵呵,沾了可可的光,这么大早起来美容养颜。可可还在睡觉,向南你去叫她起来吃早饭吧。不然,可要被我和妈吃光了”

    向南觉得师家最宽和的人就是秦岚了,非常温和,又善解人意。

    他一个晚上没见到师妮可,早就想死了,现在听到秦岚的话,看何慧仪没有出言阻止,便非常激动地道谢,当然面上还是优雅的:“是。奶奶和婶婶先吃,我上楼叫可可”

    向南离开了餐厅,便匆匆上了楼,来到师妮可的闺房前,敲着门。

    过了好一会,门才开,向南迅速挤了进去,非常激动地抱着师妮可又啃又咬。

    直到两人喘息不已时,才放开师妮可。

    “小懒猪,告诉你一件非常开心的事”向南喘着气,额头抵着师妮可的额头说道。

    “什么事?”师妮可小脸嫣红一片,呼吸明显有些絮乱。

    “奶奶应该不会反对我们了”向南嘴角漾着一抹得意。

    “哦,这事啊,昨晚,奶奶就不在作左后挣扎了”师妮可听到向南的话,脸上没有一丝波澜。

    “什么,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让我一个晚上都担心着。你是怎么说服奶奶的”向南有些诧异。二昨得何。

    提到这事,师妮可伸手捶了一下向南:“还说呢,还不是你这个坏蛋,在我身上留那么多羞人的记号,被奶奶看了,真是羞死人了”

    “哈哈,原来奶奶的思想这么传统。早知道,我昨天应该在你的脖子上种点草莓的,那是不是一进门就同意了”向南听完师妮可的解释,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得了便宜,还卖乖。我被你羞死了,现在都不好意思见婶婶和奶奶”师妮可娇羞的瞪着他。

    “没事。我已经把她们攻下了。现在她们正在吃我送来的早餐”向南的大手摩挲着师妮可那光洁嫣红的小脸。

    “真的么?哈哈,太好了”搂着向南脖子的师妮可开心的踮起脚尖,在向南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师妮可胸前那两团柔软,紧贴着向南,眼眸不由泛起一丝深沉:“宝贝,我也饿了,我要吃早餐”

    “不要”师妮可娇羞的拒绝,可向南却已经开始付诸行动。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得到师妮可家人的同意后,向南和师妮可更是爱的热火朝天,恨不得时时刻刻都黏在一起,一有空就在床上啪啦的做着欢愉的双打运动。

    不过这几天向南却自己一个人孤枕难眠,因为师妮可出差去g市跟进那边的工程进度。

    窗外夕阳渐渐落下,空气染上烟雾般缥缈的绯红,像是恋人的脸,迷人的润泽.

    今天下午连续开了好几个小时会议,感觉有点疲累,向南刚回到办公室,靠坐在椅子上,伸手慢慢揉着额头。

    桌上的手机突然闪了一下,向南拿起来看了一眼,嘴角立马露出了微笑,是师妮可发的短信:在干嘛?后面还加了一个可爱的表情。

    向南嘴角微扬,笑意直达深邃的眼底:“刚开完会,准备下班”

    “哦,晚上准备吃什么?”几秒后,师妮可又回了一条过去。

    “想吃你”向南嘴角勾着一抹好看的弧度回复道。

    刚出差回来的师妮可,看完内容,心里忍不住甜蜜地骂了一句”色狼”,嫣然的笑意映着绯红的脸颊,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娇媚动人。

    而向南的脑海也在想象师妮可收到后的表情,肯定很羞涩。

    “那你快点回家来吃我吧!”师妮可脸红的回他。

    向南收到这条短信,兴奋的从椅子跳了起来,立马拨电话过去:“亲爱的老婆你回来了?”

    师妮可一脸含羞:“恩,半个小时前到家的,现在家门口的超市买东西”

    至从两人同居后,师妮可俨然成为幸福的小女人,虽然不会下厨,但是偶尔会去超市买菜,或者购买家里的生活用品,刚才一回来见冰箱空空的,便下楼去买东西。

    “太好了,老公马上就回来!”向南挂完电话,迈着欢快的步伐离开总裁办公室。

    打开办公室的大门,和抱着一摞文件的张静玲撞在一起。

    “向总,对不起”张静玲连忙道歉,蹲下身子捡散落一地的文件夹。

    心情愉悦的向南蹲下来帮她一起捡。

    “谢谢,向总”张静玲感激的笑道。

    捡好后,向南站起身,嘴角笑意十分的迷人:“张秘书,我先下班了,要我签字的文件直接放在我办公桌上,我明天来处理”

    “哦,好的,向总你慢走”张静玲很职业的回道。

    看着向南健步如飞的往电梯的方向走去,张静玲眼底划过一丝失落,想必是师小姐出差回来了吧!

    向南一路飞驰,不出十分钟便赶了回来。

    师妮可拎着东西走到门厅时,看到向南那挺拔的身影,迅速跑过去,因为跑得急,快到他身边时,突然收不住脚,硬生生扑进他的怀抱里。

    向南把温香软玉接个满怀,语带宠溺:“老婆,小心点,别摔着了!”

    师妮可抱着他的腰,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害羞道:”还不是因为看到亲爱的老公,一下子太激动,控制不住自己”

    师妮可那娇软的声音传到向南在耳朵里,心都快要被她给酥透,伸手亲昵地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子,低低在她耳边说道:“嗯,晚上尽情的对我失控吧”

    师妮可听完,小脸嫣红一片,娇嗔地看着他。

    向南接过师妮可手上的袋子,拥着她一起往电梯走去。

    一进家门,向南便放下手中的袋子,迫不及待的捧着师妮可的脸颊,攫住她的红唇。

    向南的舌头撬开她的贝齿,勾住她的香she,温柔而霸道地吸吮着。

    温热的气息包裹着师妮可,被他吻得动情不已,白希的藕臂勾着他的脖子,微微踮起脚跟,让他吻得更深,两个人陷在浓浓的**中,几乎无法自拔。

    彼此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扣在师妮可腰间的大手也似乎带着熨烫,一阵阵传到自己身上,两人唇齿缠绵间,师妮可忍不住低低嘤咛出声。

    向南的唇突然离开,弯腰抱起师妮可大步的往卧室走去。

    身上的衣服被向南迫不及待的给脱去,曼妙的身材一览无遗的呈现在向南的眼前,身上白希的肌肤透着粉粉的光泽,透着说不出的诱.惑。

    向南快速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高大的身躯随之附了上去。

    结实的胸肌一沾到师妮可胸前的柔软,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

    彼此不是第一次在床榻上痴缠,但师妮可身体上的每一丝感触都那么奇妙,那么新鲜,敏感的程度丝毫不逊于处子之身,这让向南爱不释手,沉沦不已。

    见她羞涩却又热切的反应,立马挑起向南的**,薄唇轻启,密密匝匝的湿吻落在师妮可的身上,一路向下滑去

    燥热不已,渴求之至..

    向南那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小可可同学,小可可如娇艳欲滴的玫瑰花般的在他的指缝中悄然绽放开来

    动作如此温柔,却带着无尽的you惑

    师妮可双颊泛着嫣红的晕色,全身酥软,不由自主地弓起身子,润红诱人的红唇也跟着发出娇媚的声音。

    听着她极为压抑的呻.吟声,向南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低哑着嗓音大:“要我吗?”

    师妮可娇媚的眼眸透出迷离的波光,羞涩无比地吐出两字:“讨厌”

    向南勾唇一笑,不由分说拉过师妮可的小手,探向自己的双腿探去

    和大南南同学握手之时,师妮可的手指微微一颤,俏丽的美颜一片羞红,心里极度渴望让大南南同学和小可可同学亲密的接触。

    在师妮可小手的安抚之下,原本精神抖擞的大南南同学身材变得更将雄伟起来,硬度也跟着激增几分,仿佛要爆开似的。

    “嗷呜——”向南的喉间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

    亲爱的老婆显然实在抗议啊!

    向南快要濒临崩溃的时候,一个翻身,将师妮可压在身下,挺的眉宇间流转着浓烈的**,沉声说:“老婆,你真坏”

    “你才坏呢”师妮可娇媚的嘟嘴回他,明明知道她想,却迟迟不给。

    “好吧,我现在就坏给你看”向南说完,猝然向前一顶,大南南同学顺利的一举攻城。

    “啊——”师妮可被他这么冷不丁被塞得满满当当的,不由惊呼起来。

    不过磨合几下后,一种难以言喻的欢愉在身体激荡

    欢爱结束后,向南抱着师妮可去冲了个澡,

    师妮可裹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打开衣柜挑了一件睡衣,向南看着那抹娇美的背影,走了过去,从身后抱住她。

    “老婆,老公给你变个魔术和怎么样?”向南附在师妮可耳旁温柔道。

    “好啊”师妮可眉宇之间尽是笑意,不过比起变魔术,她更希望他快点去做饭,肚子好饿啊!

    向南有模有样的学着电视上那些魔术师比划着,在师妮可的耳旁打了个响声,随后手上多了一个精美的盒子出来。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6000字)已更完,明天见。。。有月票的娃把月票投给亚亚吧!新文本月15号上架,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啊!亚亚在这谢谢大家咯!

    亲们,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火热连更中,因为吧禁止用中校等军衔字眼,所以书名改成警官,也就是军官的意思,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