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九章 绵柔娇媚
    孟女士脸色有些挂不住,戳了一下师妮可的额头:“胡说什么啊!”

    “妈,你就答应了吧!别再考验啦!”师妮可撒娇的摇了摇孟女士的手臂。

    师景仁脸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随后钻进了轿车,孟女士也拉开缠着她的师妮可,没好气地低声道:“什么考验不考验的,你就使劲地倒贴吧”

    说完便上车了,关上了车门。

    师妮可一点都不恼,只要师家的大家长开口,认同了向南,其他人的反对都是无效的浮云。

    父母离开了,师妮可转身便奔到秦岚跟前,又楼又抱又亲地:“婶婶,我爸答应我和向南交往咯!”

    秦岚被师妮可腻歪得心里暖暖,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看你开心成这样,恨不得马上嫁掉似的”

    师妮可娇羞又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一脸灿烂道:“哈哈,当然开心啦,谢谢婶婶帮忙,婶婶真好,比我亲妈还更亲妈,我爱死你了!”

    师妮可甜甜地笑着,秦岚是最宽和可亲的,她第一个收了向南的礼物,才让向南没受冷落。这时候只要赞成师妮可和向南在一起的,师妮可便觉得是最亲的亲人。

    秦岚温和地笑道:“你这丫头,这话可别让你妈听了”

    “哈哈,我才不怕呢。我妈平常不管我,就会关键时候卡着我”师妮可亲昵的抱着秦岚,在她怀里蹭蹭了。

    师锐开见师妮可这么腻自己老妈,嘴角漾着一抹笑意,虽然是堂兄妹,但师锐开总觉得师妮可就是自己的亲妹妹。

    “可可,你应该谢的是我吧!”师锐开在一边叫嚷着邀功。

    师妮可放开了秦岚,也奔到师锐开身边,凑到他的脸颊亲了一下,倒把师锐开搞得不好意思了:“别搞得这么暧昧啊,向南看着呢,你不怕他吃醋啊!”

    “呵呵,向南不会的”师妮可娇笑着道。

    师景和夫妇知道他们三个年轻人会多聊一会,跟向南打了招呼,便进屋了。

    “哇,今天好开心啊,爸终于同意我们交往了”师妮可挽着向南的手,一脸的幸福样。

    “总算有惊无险地度过了难关,锐哥,谢谢你”向南也笑道。

    “是啊,多亏了哥哥”师妮可笑着,对师锐开道,“哥,大恩不言谢,等你带女朋友回家,叔叔婶婶反对的话,我也一定会力挺你的”

    有这样感激人的么?简直就是诅咒,师锐开感觉头上飞过一片乌鸦。

    师锐开道:“哈哈,我要带女朋友回家,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哪里可能会反对,你就别操心了”

    “也是哦,你要是熬到五六十岁还是个光棍,只要带磁性的物种就是带母猪回家,叔叔婶婶也会很开心的”师妮可太开心了,口没遮拦地开着玩笑。

    师锐开瞪着师妮可道:“没良心的东西,过河拆桥,以后不帮你了”

    向南笑着解释:“呵呵,可可这是希望你早点找个嫂子结婚,生个可爱的孩子逗婶婶和奶奶开心。这样可可跟了我在s市也过得安心些”

    “对啊,还是老公比较懂得我的心思”师妮可也不惧师锐开在一边,在向南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老公!师锐开听到这个称呼,不由全身了一层疙瘩皮:“呕呕你们两个别再我面前秀恩爱啦!”

    “哈哈,锐哥羡慕了吧!”向南得意的大笑起来。

    “真受不了你们两个的腻乎劲,向南,你干脆别去酒店了,直接留下来住得了”师锐开颇有成人之美的想法。

    “我也赞成。反正家里那么大,你随便挑一间客房嘛!”师妮可巴不得向南留在家过夜,当然,在自己家和心爱的男人睡一块又感觉不好意思,现在师锐开只是开玩笑地揶揄,她也顺口说出了想法。

    “我还是住酒店吧”向南还是知礼数的,在没有结婚前,在s市可以为所欲为,但在师妮可家一定不能表现得轻浮。

    向南压低了声音在师妮可耳边道,“明天就回s市了,就分别一个晚上,我可以忍一忍。”

    师妮可听到忍字,小脸霎时开始发烫,害羞道:“那好吧,我送你去酒店”

    师锐开听到他俩的话,眼底流露出一丝羡慕,虽然他的炮友不少,但目前却没心意相通的女朋友。

    向南是想答应,但师妮可要是送她过去,以两人的性情,一定会缠得难舍难分,最后也让师妮可住酒店了。

    向南理智地道:“我打车去就行了。你回去陪奶奶说会话,早点睡吧”

    “可可,要是放心的话,我帮你送向南吧”师锐开插话进来。。

    “呵呵,有点不放心,我怕向南被你带坏了”师妮可俏皮道。

    她可隐约记得向南跟她说的那些话,老哥的私生活她的确不是很了解,但男人没女朋友,又不会为谁守忠贞的话,估计多多少少会在外面招蜂引蝶吧!

    师锐开伸手弹了一下师妮可的脑门:“小丫头,说什么呢?”

    “啊——没什么,没什么,哥帮我把向南送到酒店吧!在这先谢过了!”师妮可连忙躲到向南的伸手。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师锐开载着向南离开了别墅,夜生活才开始。

    师妮可是不舍得让向南去住酒店,但师景仁的话让她吃了定心丸,就是小别也变得开心了。

    只要家里同意两人交往,分开一个晚上没关系,回到s市有的是时间朝朝暮暮地甜蜜。目送师锐开的劳斯莱斯离开后,她也回到屋内。

    师景和去书房了,客厅里只有秦岚和何惠仪。

    原以为会愁云惨雾的孙女,没想到竟然蹦蹦跳跳地回到了客厅,师妮可开心了,但何慧仪却闹心了。

    师妮可奔到何惠仪身后,帮何慧仪捏着肩膀,笑着道:“奶奶,爸已经同意我和向南交往了,所以,反对无效,你老人家可别再那么辛苦地给我们设置障碍了”

    何慧仪想到白天的事,心里还一肚子火,冷着脸道:“我什么时候给你设置过障碍?”

    “呵呵,奶奶,看看你,心情不舒畅,皮肤都没那么有光泽了,我给你覆面膜吧”师妮可见奶奶这番表情,连忙转移话题。

    “去去去,我都这把年纪了还敷什么面膜。你不给我闹心就行了”何慧仪拨开腻在她身旁的师妮可。

    师妮可依旧缠着她:“呵呵,保养无期限,奶奶慈眉善目看起来还是很年轻的。来,我给你弄个面膜。让你也青春一回”

    师妮可不待何慧仪反对便跑开了,本来要上楼拿自己的面膜,但走到楼梯时又拐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了两根黄瓜。冰凉冰凉的,在这个天气做面膜最舒服了。

    师妮可拿了水果刀,削了皮,然后削出一片片薄薄的黄瓜,用小碗装着。削好后,端着碗来到何慧仪跟前:“奶奶,躺好,开始贴面膜咯!”

    何慧仪瞪了师妮可一眼,但是这么可人的孙女要帮自己贴面膜,半推她就之时还不忘说一句:“别以为跟我贴贴面膜,就能收买人心”

    “嘿嘿,奶奶,孙女才不是为了收买人心呢,只是为了尽孝心而已,你快点躺下吧!”师妮可让何慧仪靠在沙发上半躺着,然后把黄瓜片一片片地贴在她的脸上。

    缠什啊进。“奶奶,感觉怎么样?”贴好后,师妮可征询何慧仪的意见。

    “还真凉快”脸上贴黄瓜的何慧仪微微动了动嘴。

    “就是嘛,用黄瓜片贴脸,又滋润皮肤,又凉快”师妮可嘴角微扬的笑道。

    “就你花招多,平常也没见你贴黄瓜”何慧仪盯着孙女,眼底尽是宠溺的回道。

    “哈哈,总得留点绝招,关键时候巴结奶奶嘛”师妮可给何惠仪的脸上贴满了黄瓜,顺利地封住了何惠仪的嘴,心里一阵偷笑。

    回头看到秦岚也在笑着,似乎看出了她的小伎俩,吐吐舌头,“婶婶,我也给你保养保养皮肤吧”

    “不用了,累了一天了,你去休息吧”秦岚笑着摇头。

    “没事,还有削好的黄瓜片”师妮可走过去把秦岚拉了过来。

    有这个小公主在家,的确热闹许多,秦岚心里也有些舍不得她嫁的那么远。

    师妮可吧秦岚也按在沙发上,给她贴着黄瓜片。

    当然给秦岚贴的时候不敢耍花招,没有贴住眼睛和嘴巴,而是非常用心地给秦岚做保养。给秦岚贴完了黄瓜,师妮可又非常殷勤地跑到何慧仪身边给她按摩着头,边按摩边继续做奶奶的思想工作。

    师妮可能说的自然是向南的好,她把向南跨上了天,让何慧仪听得都吃醋了,要坐起来和师妮可计较,师妮可赶紧把奶奶按下去。笑着道:“奶奶,做面膜不能皱眉,不能说话,不然适得其反”

    黄瓜片贴在脸上舒服,蒙着眼睛,堵着嘴巴可就不舒服了,何慧仪才不管师妮可的花言巧语,一把拿开了嘴巴上的黄瓜片,然后道:“可可,你是我孙女,我还不了解你么?向南确实长得很俊,一般的女人见了他,魂都被迷了。我看你八成也是被他的美色所迷,看你说得天花乱坠的”

    美色!

    师妮可听到奶奶的用词,心里一乐,便打趣道:“呵呵,奶奶,你也被向南迷住了么?”

    何慧仪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孜孜不倦地教育道:“男人长得太好看只会招来桃花,中看不中用,跟他在一起会很辛苦的”

    师妮可窃笑着,在心里偷偷地反对,她觉得向南中看又很中用,领导能力没得说,作为她的男人,在床上的能力能是让她**。

    想到和向南亲密的动作片,师妮可心神一荡,浑身都感觉发软了,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更加绵柔娇媚:“所以,奶奶要在我结婚前多多教我怎么驾驭男人啊”

    何慧仪简直要呕血,她要师妮可离开向南,而师妮可一句话便拐着她传授经验,而她听到师妮可用从没有过的娇软声音说话,便感觉很怪异,急得又想坐起来,却又被师妮可再次按回去。

    “奶奶,黄瓜片还很湿润呢,再多贴会”师妮可哄着,越发卖力地给何慧仪按摩。

    何慧仪心里被堵得慌,又伸手拿开了蒙着眼睛的黄瓜片。

    师妮可又继续鼓吹着向南家的好:“奶奶,向南的家人都很喜欢我,他奶奶跟你一样,也很疼我。我去他们家跟会自己家一样开心,跟他家人相处就跟自己家人相处一样亲切自然”

    “你这丫头真是没心没肺,别人家怎么能跟自己家相比,他们再好怎么可能更自家人一样亲”何慧仪吃醋道。

    “反正,我就是觉得他们待我很好”师妮可嘟嘴坚持道。

    “他们现在巴望着你和向南在一起,当然对你好”何慧仪没好气的回道。

    “奶奶,向南他是一个公司的总裁,才貌兼备,只要他招招手,多的是女人喜欢。你别把他想成一般的男人,他不需要巴结我们,他的父母更不需要巴结我们,倒是哥跟向南合作多挣了很多钱”师妮可继续为向南辩护和说好话。

    这时在一旁安静地听祖孙两谈话的秦岚也插了话,“可可说的没错,我也听景和经常提到向南很有眼光,跟他合作的项目都做的很不错”

    何慧仪听了儿媳妇的话没有吭声,师妮可又继续道:“奶奶,你反对我们在一起,不就是嫌s市远么?你放心吧,以后我还是每个周都会回来看你,给你敷面膜”

    何慧仪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师妮可又道:“奶奶要是怕我离开了,家里没那么热闹,也好办。我们催催哥,让他赶紧结婚,给你生一个像诺一一样可爱的曾孙,到时候你和婶婶就有的忙了有的乐了,估计都不会想起我了”

    “再没有比你更能说的了”何慧仪感叹的回了一句。

    师妮可一句话直接把何惠仪和秦岚说得动心了,婆媳两偶尔跟师文茹打电话,总是听到师文茹提到许诺一有多讨人喜欢,两人也很希望自己家里也多个活宝。

    何慧仪再做最后挣扎时,开了个条件:“要我同意你的事也不是不行,你先帮锐开找个女朋友吧”

    “啊不是吧!奶奶,这条件太苛刻了。爸已经同意的,你”师妮可没想到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巨大的坑,给老哥找女朋友,谈何容易!

    不是说她身边没有适龄的女人,而是老哥玩得野了,谁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收心啊。

    面对这不平等条约,师妮可坚决反抗,但话还没说完,就被何慧仪打断了:“你和向南在一起,不想得到我的祝福么?”

    何慧仪非常得意地睁开了眼睛,老脸绽开的笑容让黄瓜片被挤压得纷纷掉落。同时陨落的还有何慧仪绽放的笑意,只一秒,没有师妮可的狡辩,何慧仪就被彻底打败了。

    半躺着的何慧仪,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俯身为她按摩的师妮可,而师妮可倾身时,衣领下的景观便倾...泻而出,被何慧仪看了个彻底。

    那壮观的草莓被师妮可的衣服遮蔽着,此时却刺伤了何慧仪的眼。听到孙女费尽唇舌地讨好自己说着向南的好话,原来她不仅心被向南勾走了,连身体也彻底交代了。

    何慧仪毕竟是保守的老一辈,现在亲眼看到孙女被向南睡过的痕迹,便感觉自己最宝贝的东西被抢走了般,心里很不是滋味,

    何慧仪把脸上的黄瓜片都抓了下来,却不再言语。

    “奶奶,怎么了?”何慧仪突然变得沉寂,让师妮可紧张了。

    刚才不管何慧仪怎么反对,但还是说着话,即便是反对的声音,那也好过突然的沉默。

    秦岚也感觉气氛不对,也睁开眼睛看着何慧仪,看她脸色不好,立马想到下午的拉肚子,以为老人家肠胃除了问题,赶紧问道:“妈,是不是哪不舒服?”

    何慧仪摆摆手道:“我没事”

    “奶奶!”师妮可担心的看着她。

    何慧仪看着师妮可,怜爱地抚摸着她的脸道:“唉,奶奶老了!”

    “妈,怎么突然说这么丧气的话”秦岚不知道何慧仪为何这样,担心的问。

    “孙女长大了,总有一天要离开的。晚了,早点睡觉吧”何慧仪说完话便站起身上楼了。

    师妮可收拾着沙发上的黄瓜片,紧张地问着秦岚:“婶婶,奶奶这是怎么了?”

    秦岚看向弯腰的师妮可,正好也看到了衣领底下鲜红欲滴的草莓,不由脸红耳热,突然明白婆婆为什么突然消沉了。

    侄女真的长大了,不能留在身边了,留也留不住了。

    还好秦岚是乐于见到师妮可和向南一起的甜蜜样,不由微笑着道:“奶奶已经同意和你向南在一起了”

    “真的么?我怎么没听出来?奶奶为什么突然不反对了?”师妮可眨着天真无邪的眼眸。

    秦岚倒不好意思了,但面对师妮可的追问,她只好指着师妮可的衣领,师妮可低头一看,立马会意了,羞得赶紧扔下了黄瓜片冲上了楼。

    广而告之:亲们,待会要出去吃饭,今天暂时(5000字)已更完,明天见。。。有月票的娃把月票投给亚亚吧!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亚亚的支持!

    亲们,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火热连更中,因为吧禁止用中校等军衔字眼,所以书名改成警官,也就是军官的意思,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