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八章 保驾护航
    师景仁一直都喜欢收藏古玩字画,看到眼前这幅清朝乾隆年间的作品,甚是喜欢。

    孟女士和师景和的礼物都是色泽圆润,光彩透亮的寿山石,即使不是行家,也能猜到它的不菲价值。

    何慧仪的礼物是一颗百年的野生人参,裴女士知道秦岚喜欢珠宝,特意选了一条祖母绿的项链。

    这是来提亲吗?

    师景仁夫妇身在仕途,最忌讳收礼受贿。向南拿出的礼物每一个都价值连城,随便沾手都可以让有心人说成手受贿。

    孟女士只看了一眼,没有接手,皱着眉道:“向南和可可锐开兄妹那么熟,来串串门就行了,不要带上这么贵重的礼物”

    在拒收礼上师景仁也和孟女士口径一致,他也点头道:“来家里玩,不要破费搞这些形式”

    向南赶紧解释:“这些也不值什么钱,只是我爸妈的一点心意”

    师妮可也笑着道:“爸,妈,你们也太紧张了,向南作为我男朋友第一次上门,给长辈带点礼物那叫礼貌,他又不是有求于你们拿钱买官搞项目财贿赂你们,别搞那么紧张嘛!”

    孟女士瞪着插嘴的师妮可,这丫头真是有了男人忘了爹娘。

    师锐开见向南尴尬,也帮忙着化解,不由开玩笑道:“做男人就是吃亏,第一次上女朋友家要是空手去,一定让人觉得不懂礼数,不是吃闭门羹也会被轰出门。就是选礼物吧也还得费很多心思,礼轻了让人挑刺,礼重了又烫手。所以还是不要找女朋友不要结婚,一个人过着多轻松自在”

    师锐开说完还对向南和师妮可抛了眉眼,暗道,看我对你们多好,顶着再次被拍死骂死的风险帮你们说话。

    向南和师妮可回了个大谢的笑容。

    果真如此,而师锐开说完立马就被挨批了。

    刚才楼上下来,屁股才落坐在沙发上不到两分钟的秦岚,第一个开口攻击:“可可都有男朋友了,你还成天到晚当闲云野鹤,你想气死我们啊!”

    师景和训着:“你这脑子怎么一天到晚想这么奇怪的事,哪有人会为上女朋友家送礼发愁不想结婚的,你就是给自己找借口!让你玩野了,心都收不回来!这话要是让你奶奶听到,一定会被气得跳脚”

    师景仁倒是温和地劝着:“锐开,你年纪也不小了,有喜欢的女孩子带回来让我们看看”

    孟女士也开口道:“你这孩子就会乱说话,你奶奶天天盼着你找个女朋友,早点结婚给她生个曾孙,你可别顾着玩啊!”

    向南和师妮可非常同情地看着引火烧身的师锐开,而师锐开却依旧嬉皮笑脸,没有对这些紧箍咒表现一点不耐烦的神色。

    等到各位老大都苦口婆心地教育了一遍,师锐开挠挠耳朵,然后笑着道:“看看你们做长辈的就会说些大道理。我和可可没有谈恋爱时,你们催着我们赶紧找个人。可真找来了,你们又不满意”

    “谁说不满意了,你这孩子就会乱说话。向南你别介意,锐开就是爱开玩笑。”秦岚怕向南听了不快赶紧解释着。

    “呵呵”向南也没多说,只是保持着一贯的优雅的笑容。

    而师妮可却紧追着秦岚的话道:“婶婶最好了,我还担心你们不同意我和向南交往呢。既然大家都没意见,向南以后陪我回娘家带点水果就行啦”

    “还没嫁人,就说回娘家,你还不害臊?”孟女士瞪着师妮可道。

    师妮可却甜甜地笑着:“妈,你总不能把女儿一直留着,留成剩斗士没有男人要,天天在家当怨妇吧!”

    孟女士没理她,秦岚笑道:“你这丫头就会乱说话”

    而师锐开看了看那些礼物,把跑远的话题又绕回去:“向南,你给大家都准备了礼物,我有没有?”

    “啊哥对不住了,临时决定回家,准备不充分。下次再给你补个大礼”师妮可连忙赔礼道歉。

    “锐哥,不好意思,下次给你补上!”向南也跟着道歉。

    慧乾年猜。昨晚决定回家,这些礼物,都是向阳夫妇在早上准备的,一时也没想送大舅子什么,最后师妮可说哥哥那份等真正订婚了再送。

    “算了,我也不跟你们计较了。反正你们送的礼物,大老远带过来提的辛苦没人收,我就勉为其难代收吧”师锐开把自己说成收破烂的一样,对着价值连城的礼物胡说八道。他拿起项链道,“妈,这个项链比较显气质,你戴上去准年轻个一二十岁,我怕你被人拐跑,还是别祸害你了,给我拿去祸害小女孩吧”

    师锐开说完,大手便伸向那条祖母绿的项链,秦岚拍开他的手,她是真的非常喜欢这通透的项链,碍于师妮可的父母都还没接礼物,她不好先伸手。

    但这会听儿子这么一胡侃,还真的控制不住想戴一戴,她不比孟女士想虐虐女婿,收礼物又有那么多忌讳,也就第一个拿了向南的礼物,然后戴在脖子上。

    这时候师妮可睁大着眼睛左看看右看看,一脸惊叹地道:“哇,真的耶,哥真是太有眼光了,只看项链就能猜到婶婶戴着的效果。我也非常同意,婶婶可以戴着这项链出门泡几个小白脸”

    秦岚是个家庭主妇,自然非常看重容貌和装扮,听了师妮可拐弯抹角的马屁乐得那叫一个心花怒放,这项链戴上去就舍不得取下来了:“就会跟着你哥胡说。小孟,你看看怎么样?”

    “呵呵,确实不错,你的皮肤保养的这么好,配上这项链越发地显得青春”孟女士也赞道。

    而师锐开这个时候又适时地调侃道:“妈,连伯母都称赞,你现在相信我的眼光了吧。”

    这话说得好像是他送的项链一样,而向南巴不得师锐开帮她借花献佛,他由这师锐开在家人面前胡侃,自己坐收成果。

    秦岚笑道:“你就会满嘴跑火车,说得好像是你送的一样”

    秦岚也知道师锐开这么闹的目的,她其实挺喜欢向南的,也就第一个收了向南的礼物。

    秦岚对向南笑道:“向南,这项链真不错”

    “阿姨喜欢就好”向南感激地笑了笑,只要收了礼物,就等于同意他和师妮可交往了,只要攻下了第一个,后面的就容易了。

    送佛送上天,红娘当到底,大舅子真是个好人啊!向南此刻对师锐开的溢美之词有如滔滔江水。

    师锐开铁了心要为妹夫保驾护航,不负重托,又开始新的一轮进攻:“这两块寿山石拿去卖一定能挣不少,这个字画也不错,我看你们都那么廉洁,一定是不敢收了,不如都给我吧。哈哈,今天又发了一笔大财啦”

    师锐开把黄灿灿的寿山石拿在手上,左右手各一个,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还在手上颠一颠,抛一抛,这哪里是珍爱的鉴赏,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师锐开把滑润的石头在手上随意玩弄着,眼睛却盯着摊开的字画,似乎非常认真的鉴赏。而寿山石的知音孟女士和师景和看到这样玩弄宝物的师锐开,简直要吐血。

    他们看着师锐开耍宝一样玩着石头,看得心惊,真担心这两块宝石一不小心就掉落磨损。而师锐开似乎玩得上瘾了,还嬉笑道:“哈哈,这两块石头真好玩,每天颠一颠,还可以锻炼身体”

    噗真是个贵公子啊,这一块寿山石也得几十万,在他眼里不过是滑润好玩的石头子。

    师锐开玩得上瘾了,开始放大幅度地耍着,高高地抛着,大家就看着那石头直直地往下落,石头下的目标是向南献给师景仁的一幅画。

    “锐开,别闹了,别把这画给砸坏了”师景仁终于发话了。

    师妮可就在边上,赶紧扑过去,收起那幅画,才让它免遭一劫。师锐开被扑过来的师妮可撞一下,身体失去了平衡,寿山石就这么被他不受控制地往外抛了。

    “啊!”现场一片凌乱。

    最后,耍杂技的大舅子为了抢救石头把自己砸在了地上,两块寿山石倒好好地被人抓住了,一块在孟女士的手里,一块在师景和的手上。。

    客厅一片狼狈,师景和终于恼怒地训斥玩得太过分,此时却狼狈无人搀扶的师锐开:“锐开,真是越来越不像样了!这是向南送的礼物,这么贵重的礼物拿来这么玩,你让向南多难看”

    经过师锐开这么捣蛋的玩弄,向南送出去的礼物终于进入了各人的手里,虽然过程非常惊险,但结果却非常是去取所爱。

    向南笑着道:“这些东西本来就是给人赏玩的”

    师妮可也拍手笑道:“好啦,爸妈,叔叔婶婶,你们都接受了向南的礼物,就要把向南当自家人看了,别再给向南摆脸色”

    孟女士拿着寿山石,脸上一片囧色,在这块石头飞过来的时候,她怕石头磕花了,赶紧扑过去接了。

    现在师妮可直接当她急不可耐地收了礼物,逼着她接纳向南,手上的石头变得特别烫手。

    孟女士把寿山石放在茶几上,瞪着师妮可道:“可可,不要乱说话”

    “好了,大嫂也别恼可可了,既然喜欢就收下吧。咱家也不缺这些东西,但可可男朋友给的见面礼还是要收下的”第一个被攻下的秦岚笑着帮忙说话。

    孟女士扯了扯嘴角,想说什么,但这时保姆走了过来:“先生,太太,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饭了!”

    师妮可趁机连忙道:“爸妈,叔叔,你们就把礼物收起来吧,我上楼叫奶奶下来吃饭!”说完,师妮可连蹦带跳的上楼了。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夜幕降临,迎着天边的最后一抹红霞,师家别墅院子里的那颗枝叶繁茂葱茏苍翠的榕树迎风舒展,翩跹起舞,沙沙作响,犹如在轻吟浅唱,婉转动听。

    星星像是苍穹的眼睛,一颗一颗的从天际蹦了出来,为苍茫的天空蒙上了一层虚幻的光影,朦胧中,像是飘渺的梦境。

    秋风渐起,后山上的林间,枫叶红黄两色纵横交错,如铺上一层金毡,分外美丽迷人。

    秋叶纷飞,在最后残留的一抹夕阳的映衬下,格外美丽,浪漫。

    师家全家齐聚一堂,外加上可可的男朋友向南的到来,秦岚特别让保姆做了一桌的好菜。

    师妮可上楼叫何慧仪吃饭,下午被师锐开恶作剧的折腾一下,老人家拉了好两次肚子,气色明显比刚进门时差一些。

    师妮可扶着何慧仪下楼,大家立马围了过来。

    “妈,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点?”师景仁询问道。

    “下午吃了药,现在已经没事了,只是觉得浑身有些没力气”精神有些不佳的何慧仪温软的回道。

    “锐开,瞧你干的好事!”师景和转过头,再次喝了师锐开一句,“这么大的人,还这么不懂事,拿奶奶的身体开玩笑!要是奶奶有什么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啊,锐开,以后别这么调皮捣蛋了!”孟女士见婆婆脸上不太好,从旁说了一句。

    师锐开站在那,低着头,一副像做错事被家长教训的孩子。

    “好了,好了,锐开也不是存心的”何慧仪在床上躺着的时候,就听到楼下客厅在开批斗会,连忙打住。

    师锐开缓缓抬头,想奶奶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

    不过身为受害者的何慧仪,下午孙子这样一闹,面子上有些过不去,不免叨念一句:“下次再顽皮,奶奶饶不了你!知道吗?”

    “恩,我知道了,奶奶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师锐开乖乖的承认错误。

    秦岚看了眼儿子,下午就一直阻止儿子戏虐婆婆,结果成这个样子,挨全家长辈的骂,可她这个做妈的自然还是有些心疼儿子,连忙救场:“妈,我今天叫保姆做了一桌您和可可喜欢吃的菜,吃饭去吧”

    “恩,肚子是有些饿了!”拉了几次肚子,下午喝了一碗粥,但现在腹中又是空空如也,何慧仪点了点头。

    全家齐齐坐了下来,快两个月没回家的师妮可,看到平时喜欢吃的菜肴,开心的眉眼弯成一条直线。

    一向以美食为天的何慧仪看到这一桌的佳肴,却有些提不起食欲。

    “妈,怎么啦?不合你口味吗?”长期伺候婆婆的秦岚,从她的一举一动就知道何慧仪的心思。

    “没有,没有,大家吃饭吧!”好不容易把可可叫回来,一家人团聚在一块,何慧仪可不想因为自己破坏吃饭的气氛。

    “向南,别客气啊,当自己家里一样!”秦岚热情的招呼着向南。

    “是,婶婶”向南嘴角含笑礼貌的回道。

    婶婶这个称呼立马引来何慧仪和孟女士的目光,这个向南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师景仁和师景和倒不是特别在意,师景和笑笑的提议:“今天喝点酒吧!”

    师景仁点了点头,师锐开立马嚷了起来:“呵呵,那我去拿酒了”

    能出现在师家饭桌上的酒,那绝对是好酒。

    鼻尖飘来一阵香醇的酒香,师锐开帮忙倒酒,师家上下全部都会喝酒,何慧仪因为身体不舒服,只能用果汁代替。

    师锐开端起酒杯,第一个敬何慧仪,给她赔礼道歉:“奶奶,下午的事情,真的很对不起,孙儿以后再也不敢调戏你老人家了”

    “你要是还敢,我非扒你一层皮”师景和喝道。

    “好了,饭桌上禁止大声喧哗”何慧仪再次制止。

    家里这点事全被向南给看去了,何慧仪真觉得有些没面子。

    向南也积极的端起酒杯,从何慧仪开始:“奶奶,我敬你,祝你身体康健,快乐常在”

    师妮可见向南拘谨又客套的说辞,不由抿唇而笑,还是在向南家里的气氛来的轻松自在,哪像现在自己家,老爸老妈都是威严的角色,大伯父也很严厉,家里就属婶婶和奶奶比较慈爱,当然哥哥和她勉强算是开心果吧!

    “谢谢”何慧仪客套的回道。

    本想给他一个下马威,但是被师锐开这么一折腾,暂时没力气管这事了。

    敬完奶奶,自然是未来的岳丈大人,虽然礼物是收了,但师景仁还没开口表态,不过向南还是能隐隐感觉到,未来岳丈对自己还算满意:“师总,我敬您”

    按理说,向南应该称呼师景仁为叔叔,但是还没正式得到许可,只能乖乖的喊师景仁为师总。

    师景仁深沉的眼眸泛着一丝笑意,端起酒杯接受向南的敬酒。

    轮到孟女士态度不冷不热,但师景和夫妇却特别的热情,在师锐开插科打诨下,饭桌上的气氛渐渐的活跃起来。

    “向南,多吃一点”第一个被攻下的秦岚时不时的热情招呼着向南,让人有种错觉,似乎她才是真正的丈母娘。

    秦岚结婚后就没出去工作,在家相夫教子,照料婆婆,在她心里自然觉得女人找到一个好归属,才算是完整的。

    不过秦岚也是真心把师妮可当成自家闺女,见她一闪一闪如天上星星般的眼睛,从下午大家在一块聊天时到现在一直都追随着向南,眼底尽是热恋中小女人的情态。作为婶婶看到可可找到自己喜欢的男人,自然是为她开心。

    见气氛这么好,师妮可咬着筷子,一脸的开心,柔顺的秀发盘了起来,发髻慵懒的半垂在脑后,墨黑的发丝在灯光下,泛着流水似的荧光,优雅修长的脖子,像是一件完美的雕塑品。

    “家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这一切归功于向南,看来我以后得经常带他回家吃饭才行!”师妮可趁机为向南说话。

    此话一出,招来孟女士的瞪眼:“你这丫头真是没脸没皮!”

    “呵呵妈,难道你这顿饭吃的不开心吗?”师妮可撒娇道。

    这话抛给孟女士,让她有些为难起来。

    自己要是说开心,那就是直接承认向南的身份,要是说不开心嘛,又显得很不妥当。

    “吃你的饭啦,话这么多”孟女士没有正面回答,但不得不承认,女儿和向南坐在一起,确实还蛮般配的。

    师妮可撅了撅小嘴,桌下的的小手扯了扯向南裤子。

    向南淡淡一笑,抓住她的小手温柔的摩挲着。

    一顿下来,向南的表现也算是进退得体,没有刻意的献殷勤,但也没因孟女士和何慧仪的态度而萎靡,这些师景仁都看在眼里。

    吃完晚饭,大家在客厅稍坐了一会。

    师景仁和孟女士还有事得先回山庄,向南立马起身跟着一起告辞。

    秦岚见此,客套的挽留:“向南,家里有客房,就在这住下吧!”

    孟女士和何慧仪的目光瞬间再次相聚在向南身上。

    “阿姨,不用了,我已经订好酒店房间了!”向南落落大方的回绝。

    虽然已经跟师妮可同居,但还没把她给娶进家门,在师家的地盘自然要做到尊重师妮可,免得给大人留下轻薄的印象。

    “那好,那明天再过来”秦岚作为女主人,非常得当的笑回。

    这话回得孟女士也没法反驳。

    师景和夫妇还有师锐开起身送师景仁和孟女士及向南到门口。

    向南心里有些郁结,这到底是同意她和师妮可在一起了,还是没同意呢?

    警卫打开车门站在那候着,师景仁上车之前看了向南一眼,淡淡的笑道:“向南,有空常来家里玩”

    此话一出,向南心里的郁结,顿时烟消云散,心花怒放,但还是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激动,赶紧恭敬的回道:“谢谢师总”

    “哈哈,太好了,爸你终于开口答应了!”师妮可兴奋的蹦了起来,奔到师景仁面前,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谢谢爸!”

    孟女士愣怔一下,就见师妮可转到她面前,挽着她的手臂:“妈,爸都答应了,你就别再考验我们啦!”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6000字)已更完,明天见。。。有月票的娃把月票留给亚亚新文吧!本月15号上架,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亚亚的支持!

    亲们,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火热连更中,因为吧禁止用中校等军衔字眼,所以书名改成警官,也就是军官的意思,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