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七章 在劫难逃
    向南和师妮可手牵手下楼,孟女士皱着眉看着两人紧握的双手,师妮可被老妈盯得不自在赶紧抽回手,但两人携手亲密的一幕已然公之于众。

    “爸,妈,叔叔”师妮可含羞带俏地打招呼。

    孟女士哼了一声,而师景仁和师景点了点头,两人目光却聚焦在向南身上,对他出现在家里感到非常的意外。

    向南谦恭地和三个巨头寒暄着,孟女士脸上带着微笑但还夹着疏离,倒是师景仁和师景和这两个气度非凡的男人显得更加和气。

    孟女士淡淡地道:“向南辛苦了,可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回趟家还麻烦你送”

    “向南是我男朋友,她陪我回家很正常嘛”师妮可不惧被孟女士眼神秒杀的,猛不丁地突然公布自己和向南的关系。

    其实她们交往的事,家里都知道,但由她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她就想快到斩乱麻,只要师景仁不反对,那就不用再看奶奶令人捧腹的演戏,不用向南这么委屈地面对孟女士的冷淡。

    孟女士简直要被师妮可的这句话气得吐血,她在s市和师妮可聊过之后,便做了决定,如果师妮可执意要跟着向南,她这个当妈的最后肯定拧不过女儿的,但怎么也要让向南受受搓,她们师家的宝贝女儿是决不能轻易地送个他。

    只是女大不中留啊,看看可可都干了什么,哪还有一点女孩子该有的矜持。把男人带回家还不避嫌地带到楼上,亲密地走到众人面前,现在更是没脸没皮地直接宣布他们的关系。。

    孟女士虽然非常恼火,但不管多大的火气也就在心里燃烧,却不会当着向南的面发作,她知道比她还更不想让师妮可跟了向南还有何慧仪,她做事向来滴水不漏,但何慧仪那么心疼孙女才可就不会在乎当当恶人了。

    只是奇怪一向爱热闹的老太太,这会怎么不见踪影。越想越奇怪,婆婆应该在家啊,那向南怎么能和可可跑楼上去暧昧,现在听到可可宣布两人的关系,婆婆怎么还没跳出来制止?

    于是,孟女士目光越过向南和师妮可,疑惑地问:“可可,回来见到你奶奶了么?她天天盼着你回来,怎么没在家?”

    孟女士这么一问,师景仁和师景和也环视着别墅。

    “对啊,妈那么爱热闹,怎么老半天了还没看到她的身影。秦岚,妈呢?”师景和边询问着边走向餐厅。

    刚才下楼后继续看电影的师锐开发现自己干了件蠢事,把奶奶调戏得躺床上了,等会一定会被轮流臭骂。他早该找个由头离开的,偏偏鬼使神差地在家看电影,坐以待毙。似乎没人注意他,于是他赶紧站起身,准备溜之大吉。

    但太着急了,想悄无声息地离开避避风头,偏偏倒霉地撞到了花瓶,嘭的一声,把所有人的视线都吸了过来。本来走向餐厅的师景仁也回过头,看到新买的花瓶竟然被儿子撞碎了,皱了皱眉:“锐开,你怎么这么毛躁?奶奶呢?”

    师锐开顿时在劫难逃了。

    师妮可看到师锐开求救的眼神,赶紧道:“叔叔,奶奶在楼上睡觉”

    “对啊,奶奶在睡午觉”谁锐开跟师妮可递了个眼色,然后装作有急事要出门的样子边走边道,“大伯,爸,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向南,你们玩,我回头再给你电话”

    “妈现在还在午睡?”师景仁问。

    师锐开巴不得立马冲出家门,但为了不引起怀疑,只能故作优雅镇定地迈着步伐,他已经走到客厅的门边,除了这道门便可以快速消失了。可就差那么一步,师锐开被叫住了。

    “锐开,回来”声音不疾不徐,甚至还是和悦好听,但却有一股震慑人的威力,让师锐开抬出去的脚哆嗦地缩了回来。

    这便是师锐开在师家最怕的家长,身居高位的师景仁,他在家不多话,但凡出口都是很有分量的话。

    师锐开快郁闷死了,但还是乖乖地转过身,嬉皮笑脸地走回来。

    “大伯,有什么任务,请指示”在师景仁似乎有透视力的目光中,师锐开心里一片忐忑,为了显示自己真的是有事要出门,他还特意抬手看着表。

    “你做了什么事,惹奶奶生气了?”师景仁也不管家有客人,立马拉下了脸。

    师景仁知道何慧仪作息很有规律,人老了都不爱睡觉,她午睡顶多睡一个小时,一个下午都过去了,还带在屋里,那一定是被谁惹毛了。

    刚才大家看到向南出现在家里,也猜测可能是老人家不待见向南,用避而不见的方式。现在看到师锐开的反常举动,已经大概知道答案了。

    师锐开陪着笑道:“奶奶没生气,真的在休息”

    “不可能,你小子别忽悠我”师景仁不相信师锐开的说辞。

    “我上楼去看看”孟女士上楼了,敲了敲门,再推门进去,看到一向红光满面的婆婆,此刻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哼哼唧唧地躺床上。

    孟女士吓了一跳。

    何慧仪平常身体健朗,但毕竟是老人家,被冰西瓜零食加上那么多水灌得猛拉肚子,稀里哗啦之后身体虚脱了般,虽然躺了好一会,但还是浑身乏力,气色没那么快恢复。

    孟女士第一次见到婆婆这么憔悴的面容,走到床边摸了摸何慧仪的手,冰凉一片,她惊得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妈,你怎么了?哪不舒服?昨天都还挺精神的,怎么成这样了?”

    何慧仪很想说都是孙子害的,可是,自己用轮椅装病演戏最后演砸了,闹了大笑话,这么丢脸的事她可没法对儿媳妇说不口。

    何慧仪有气无力地抬了眼皮没有回孟女士的话,只是淡淡地道:“你们回来了”

    “妈这是怎么回事?看你病成这样怎么没去医院?”孟女士担心的看着她。“哦,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了”何慧仪声音软软的回道。

    “说话都没力气了,还是赶紧去医院吧”孟女士做事果决,她立马扶起何慧仪,准备带婆婆去医院。

    “真没事”何慧仪从床上起来,却没站稳,一下跌坐在床上,把孟女士吓得更加地紧张。就在这时突然听到一声咕噜咕噜。

    仁双老呼。难怪全身都没力气,何慧仪现在才知道肚子被掏空了。她羞得老脸都快红了。

    孟女士刚才紧绷的弦稍微松了些,笑着道:“妈,你是不是被可可气坏了,午饭都没吃啊”

    “不是,不是。你下楼吧,让我在这好好躺一会”何慧仪让孟女士离开房间。

    孟女士也就不在多说,下了楼把师妮可抓来问问就知道了。

    不过孟女士去问之前,先去了厨房,秦岚也在里面。

    秦岚怕何惠仪拉肚子伤了肠胃,让保姆煲了粥,这会粥凉了,刚好可以吃了。

    秦岚把粥端到楼上,孟女士回到客厅,师景仁问:“妈还在睡么?”

    “没有,好像没吃饭,肚子有些饿,弟妹已经端粥上去了”孟女士回道。

    “就快到晚饭时间了,妈怎么不等大家一块吃”师景仁不解。

    师锐开,师妮可胡递了眼色,偷偷地笑着,老太太闹了一下,越发像小孩了。

    兄妹俩的勾搭没逃过孟女士的眼,没好气地道:“你看他们两个笑得那么诡异,一定是他们干的好事”

    “可可,怎么回事?”师景仁看向师妮可,虽然没有拉下脸,却比师景和板着的脸更为犀利。

    两兄妹闯祸,向来都是师锐开背黑锅,可可是小公主,师锐开从来都不让妹妹被训斥。所以,一心想逃却逃不了的师锐开,这时候没等师妮可开口便赶紧老实交代了。

    那后果可想而知,师景仁,师景和,孟女士轮番批斗。

    “你这臭小子,这么大了还不懂事,奶奶的身体是可以开玩笑的么?”

    “奶奶要有个好歹,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奶奶上了年纪,她的肠胃哪里经得起这么折腾!”

    师妮可见师锐开被骂的这么惨,有些于心不忍,好歹老哥是为了帮自己,才恶作剧戳穿奶奶的演的悲情戏。

    趁大家歇口气的时候,师妮可插话进去:“爸,叔叔,锐开哥也不是故意的,你们就别骂他了!这事要怪就怪我吧!”

    孟女士听到这句话,不由瞪了师妮可一眼,婆婆演戏是帮自己留下女儿,结果锐开在那为他俩保驾护航。

    师景仁看了看女儿,这事的确因她而起,见向南也在此,也就停止对师锐开的批斗,随后那深沉又锐利目光落在向南身上。

    师景和也转移注意力,向南虽然经常有联系,但今天来家里的身份不一样,不由笑笑的说:“向南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向南礼貌的笑了笑,淡淡的回了四字:“没有,叔叔”

    这事他不便多嘴,毕竟锐哥是为了他才犯下这样的错误。

    师妮可见此,连忙把话题转移到自己带男朋友回家见长辈上:“爸,妈,向南第一次来家里见你们,带了一些礼物过来”

    上午师妮可在向南家里醒来吃完早饭后,见向南爸妈准备的礼物吓了一跳,全是价值不菲的东西。

    当师妮可把礼物呈上的时候,无论是师景仁夫妇和师景和见了不由吃惊了一把,这些礼物的分量有种下聘的感觉。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3000字)更新。。。下午在处理工作上的事情,断断续续的码字,还请见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