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五章 演戏高手
    午后阳光是灿灿的从窗户里洒落了进来,秋日的阳光虽然灿烂非凡,但也温煦,并不刺眼,也不会让人感觉到灼热。

    窗外的树叶在清风的吹拂下,左摇右摆的浮动着,在地板上投下影影绰绰的浮光,舞姿翩跹婀娜。

    空气中飘荡清淡而优雅的花香,细细的闻一下,能察觉到,院子外面一坛坛艳丽而温柔的桔花,正在轻柔阳光的抚摸之下,轻轻的、徐徐的绽放着。

    因为师妮可要回来,何慧仪和秦岚午睡也就眯一下,便赶紧起床了。何慧仪在电话里对着孙女埋怨,可真把孙女弄回来了,便忙着吩咐保姆和秦岚准备很多好吃的,等着她疼爱的小公主回家。

    只要孙女回来了,她就能想方设法把孙女留在身边,不再让她只身在外漂泊。何慧仪筹谋了一天,要让孙女自觉地留在家只有一个办法——装病。

    于是她大动干戈地让秦岚把闲置了几年的轮椅又拿出来使用。这会她正坐在阴凉的花棚下和秦岚一起等师妮可回来,当然她是坐在轮椅上。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师妮可乖乖回来了,却非常不怪地把向南也顺来了。

    “奶奶!婶婶!”师妮可欢快地进了门,像小鸟一样雀跃着走向花棚,丝毫没有平日里的优雅气度,更像出远门的孩子回到家的兴奋。

    但走到花棚里,看到何慧仪坐在轮椅上,师妮可心里一惊,声音也立马滤去了欢快,“奶奶,你的脚不能走么?是不是又摔跤了?怎么没人跟我说过?”

    师锐开看到奶奶这副架势,也觉得很奇怪,昨晚不是好好的么,怎么一夜之间便不会走路了。

    师锐开看老妈秦岚一脸的平和,立马便知道这是奶奶演的苦情戏,心里不觉好笑,奶奶老了倒越发有意思了,为了把孙女留在身边,竟然用上了这么蹩脚的伎俩。

    师锐开笑看着这婆媳演戏,等着穿帮高.潮一幕的到来。

    何慧仪看到孙女脸上的担心和愧疚,心里大悦,她就知道可可是孝顺的孩子,自然会因为没有照顾奶奶而自责。只一个照面,她的计谋便成功了七八分了。如果师妮可身边没有站着丰神俊朗的向南,何慧仪只要天天坐轮椅,就能留的住孙女。

    “是啊,人老了不中用,走路都要人看着,你在s市也瘦了伤回不来,告诉你也只是让你担心”何慧仪心里在暗笑,但脸上的表情却带着几分垂暮之气,演技的精湛让师锐开咋舌,秦岚一直努力地憋着笑,只有师妮可看到奶奶别离一个月后带着老态的神情,心里一阵悲悯。

    “奶奶一点都不老,唉,我要知道奶奶也摔伤了,我一定赶紧回来看你”师妮可察看着何慧仪的双腿,能闻到药味,那是奶奶时常用来活络筋骨的药,却不知这次把哪摔了。

    师妮可也在轮椅上过了一个月,她是充分感受了行动不便的痛苦,对奶奶的受伤越发地心疼:“婶婶,奶奶摔了哪里,现在还会很痛么?”

    秦岚哪里配合演戏,但她还真不敢说摔了哪,怕一语成谶变成现实可就麻烦了。还好何慧仪怕秦岚露马脚,抢着道:“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就是这膝盖,旧伤加新伤,使不上力”

    “奶奶,你别担心,多按摩慢慢就会好起来的”师妮可安慰着,慢慢地进入了何慧仪的圈套。

    “老了还这么多事,我可不想这么劳师大众地让人按摩”何慧仪一副悲悯的表情回道。

    “奶奶怎么这么想呢,大家都希望你健健康康的”师妮可微微皱眉,撅嘴回道。

    “一个个都是有事业的,我这老太婆只可不想做拖油瓶”何慧仪又来一了一句气话。

    “奶奶,还在生我的气啊,赌气说这样的话”师妮可乖巧地给何慧仪按摩着膝盖,手法娴熟,按得何慧仪心里非常惬意。

    祖孙聊了这么久,何慧仪才抬眼看向跟着师妮可的向南。

    眼前的男人,身材高大挺拔,相貌英俊帅气,气度潇洒翩翩,浑身上下给人一种高贵儒雅的感觉。五官如同刀刻般,那灼灼的桃花眼,带着迷人的风采,流转着星星般的光芒,高而挺削的鼻梁,嘴角带着一抹让女人足于倾城的微笑,

    何慧仪淡淡地看了眼桃花灼灼的向南,阅人无数,咋见这么俊的男人,也被他勾魂夺魄的桃花眼恍惚了。而向南只是微笑着,神情自若,对刚才何慧仪的冷落不以为意。。

    师锐开给他打了预防针,向南原以为师家全班人马都会在家里候着,只待他一来,一个个发招让他应接不暇。没想到,回来就两娘子军在花棚下纳凉。

    向南很快分辨出秦岚虽然不说话,但看向她的目光却温和,她是师妮可的婶婶,不会干涉侄女的婚事。

    那向南要应对的也就这个行动不便的老太太了,当然,刚才听了他们祖孙两的交谈,向南也知道这根老骨头大概是嘴硬最难啃的。

    迎上何慧仪近乎犀利的审视,向南温文尔雅地笑着:“奶奶,我是向南。早该来看您的”

    明明只是微微一笑,却能让人觉得坚如铁石的心房也要软化,冰山样的意志也要被消融。

    阳光在他墨黑的头发上勾勒出了几道旖旎的光华,就像是上帝亲手投下的璀灿光环。

    不得不承认,孙女带回来的男人的确长得倾国倾城,很有魅力,难怪魂都被他给勾走了。

    师锐开却适时蹦出来打趣:“哈哈,向南,你可真是个祸害,老幼通吃,连我奶奶都被你迷住了”

    何慧仪回了神,微微有点窘,但很快又恢复了淡淡的神色,虽然不待见向南,但还保持着修养,对向南点了点头。

    师妮可抬眼看了看向南,笑着道:“太好了,奶奶也喜欢向南”

    何慧仪不好反驳,只是干瞪着她的孙子孙女,秦岚嘴角绽放开一朵犹如牡丹般的雍容笑意:“这日头太毒,还是在屋内吹空调比较凉快,大家赶紧进屋吧,可别中暑了”

    向南和师妮可推着轮椅,就这么轻巧地进了师家的大门。

    一进门,好闻的檀香扑鼻而来,有一种古典的意味。师锐开的家里的布置特别的古香古色,让人有种穿越到古代的感觉。

    大家在客厅坐了下来,秦岚热情的招待着向南。

    何慧仪依旧只顾着和师妮可亲近,完全不把向南当客,但也没有轰他出门。向南便厚着脸皮和师锐开闲聊,还好有女主人秦岚端茶送水,又有精心准备的美食招呼着。

    向南有吃有喝被秦岚和师锐开招待得很好,何慧仪心里有点恼,却又碍于两家的交情不方便让向南滚蛋,只能一直霸占着师妮可。

    而师妮可实在是个孝女啊,听奶奶说按摩后舒服多了,她便非常勤快地继续给何慧仪当仆役,蹲在奶奶的跟前,细心地揉捏着。

    按摩了很久,小手都捏得酸疼了,何慧仪看着孙女这么有孝心,心里已经很满足了,便对师妮可道:“可可,歇一会吧。被你按摩后已经不怎么疼了”

    听到奶奶这么说,师妮可心里的愧疚少了些,其实很累了,但为了讨奶奶的欢心,她还是继续服务,她笑着道:“只要奶奶舒服点,我就开心了”

    何慧仪抚着孙女的头发,慈爱地感叹道:“还是孙女贴心,锐开可从没对我这么细心过”

    师锐开中了枪,立马抗议:“奶奶又说我坏话!”

    师锐开觉得奶奶的苦情戏演得有些过火了,便心生一计。

    师锐开拿了一大片西瓜,走到何慧仪面前讨好地笑道:“奶奶,我没有可可的身手,但我也是孝顺的,您再屋外晒了那么久太阳,吃吃瓜解解暑”

    秦岚一看那么大块西瓜,立马猜到儿子的恶作剧,赶紧拦着,“这瓜太凉,妈哪能吃吃这么大块”

    人老了,肠胃功能差一些,西瓜又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平常何慧仪也不多吃,怕吃了拉肚子。

    大概真是因为在门口等师妮可等太久,虽然有花棚遮阴,还是被热出了汗,拿着冰凉的西瓜便觉得惬意,再者,师锐开这孙子难得给她递个食物,何慧仪却不听秦岚的,兀自吃着瓜。

    待她吃完了瓜,师锐开又殷勤地递上盐津葡萄,何慧仪越发的高兴,孙女给她按摩,孙子也破天荒地殷勤,一时开怀便吃得多,盐津葡萄又咸又甜的,吃了多了便觉得口干想喝水。

    秦岚看着焦渴的婆婆不停地喝水,等着嬉笑的师锐开,而师锐开却当没看到,还吆喝着:“奶奶,还要不要水”

    师妮可一向聪明机灵,哥哥的反常行为,自然引起她的注意,到最后,她也猜到几分。

    师妮可细看这奶奶的膝关节,虽然有药味,却不会浮肿,终于知道有诈。

    不过师妮可也没有道破,继续乖巧地给奶奶按摩,但她怕奶奶喝太多水坏肚子,赶紧制止:“奶奶,先歇一会吧,一下喝这么多水,肚子受不了”

    牛饮一番的何慧仪浑然不知自己被孙子戏耍了,摆手道:“不要了,再喝,肚子都快爆了”

    师锐开终于爆笑出声,而秦岚则拍打着师锐开,“你这孩子,要是把奶奶喝伤了,看你爸怎么收拾你”

    “多喝水可以排毒养颜,哪里会喝伤,放心吧”师锐开笑道。

    而何慧仪终于明白孙子无事献殷勤就是为了整自己,她正要训师锐开,尿道却突然膨胀,很急,非常急!

    老人家的肾脏储水能力本来就差,吃了西瓜又灌那么多水,穿肠过后便澎湃而来,汹涌至极。

    何慧仪憋不住尿,让人推着去洗手间绝对是来不及了,她忘了演戏要演到曲终人散,直接腾地站了起来,把蹲在她身边献爱心的师妮可吓了一跳。

    接着,老太太竟然用着年轻人都没有的速度,火速冲向卫生间,留下师锐开和师妮可的爆笑。

    “哈哈!奶奶,你慢点,你膝盖的伤还没好利索呢!”师锐开大笑着道对狼狈的何慧仪背影喊道。

    “你这臭小子,等会再收拾你!”何慧仪丢下一句话便闪进了洗手间。

    “哈哈哈!”

    “哈哈哈!”

    师锐开见到奶奶的戏码被自己揭穿,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而向南这个局外人现在才看清这场戏,他也被逗乐了,这师家一个个都是演戏高手啊!

    向南看了眼古灵精怪的师妮可,原来是有遗传的!还好,她手下留情没把这整人功夫拿出来娱乐他。

    “哈哈,太好玩了,奶奶太有意思了!”师锐开大笑道。

    “锐开,你这玩笑玩得过火了,你奶奶大概要被你气死了”秦岚也掩不住脸上的笑意斥责这师锐开。

    “奶奶这是唱哪一出戏啊?”师妮可笑问着。

    “还不是想把你留在家”秦岚看着师妮可额头都冒出了细汗,拿了纸巾帮她擦着:“你这丫头不在家,奶奶不习惯,看她拉下老脸演戏,还被锐开破坏闹了个笑话,怕会气坏了”

    “哈哈,我都快笑死了。奶奶也真有想象力,连这破椅子都搬出来用了,我是怕她大热天老坐着长座疮”师锐开笑得肆意。

    舞凡也地。向南听了也觉得老太太很可爱,但也感受到了何慧仪对他和师妮可的心有多坚决,这会看到她老人家出丑,一定更加反对个彻底了。

    过了好一会,卫生间还是没有动静,师妮可怕何惠仪拉坏了肚子,赶紧跑到卫生间敲门:“奶奶,好些了么?”

    里面没有应答,师妮可只好在门口等着,过了好一会,才有动静。

    何惠仪真是丢大发了,想到客厅训师锐开一顿又碍于向南在场,不好意思让外人看笑话。还有她真的拉肚子了,这么一泻千里,浑身都没了力气,想骂人都底气不足。

    “扶我上楼吧,我累了,去躺一下”何慧仪有气无力地道。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第二更(4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亲们,今天也是月票翻倍的最后一天,再不投就作废鸟。。。

    亚亚的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最后一次冲月票榜,希望能够完美收官,月票,月票,有月票的亲们,把月票投给亚亚吧!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